文化频道

台北喜晤华文漪

2006-04-20 12:47:49  作者:沙叶新   网友评论 0 条
 

1994年10月23日。星期日。阴雨。晚10点56分于台北环亚大饭店630室。

今日上午8时半贡敏接我去鼎泰园与华文漪一同吃早点。刘厚生和郭汉城两老也一同被邀请。

这是我非常期待的一次会面。

我不能算是她的朋友,我只是她的"发烧友"。她第一次让我心醉神迷是看她演出的《游园惊梦》。那是一次上海戏剧界人士和日本山村春子所率领的访华团举行的联欢,华文漪没穿行头没化装,也没在舞台上,只在我们和客人围成一圈的空地里,只在一只横笛的伴奏下,演出了这出已经经过几代艺人千锤百炼的精品。我看过华文漪这出戏的表演已多次,可是这样近距离地这样没有任何"包装 "地看还是第一次;也许正是这样一种最为"本体"的表演,它的情绪直接感染力也就特别强烈,"袅晴丝,吹来闲庭院......"你听着听着、看着看着,渐渐地你就分不出是华文漪在扮演杜丽娘,还是杜丽娘还魂在华文漪身上。华文漪不但是天生丽质,更是天生气质,她是一个活脱脱的杜丽娘!这次演出极大地震撼了我,我心想:华文漪是不可替代的!

我和华文漪同在上海几十年,同为文艺圈内人,又一同担任过剧团的院团长,可是我们几乎从未交往过。我记得我和她唯一一次的交谈是在1989年春天的一天下午,那个下午在文化局开会,好象是请我和华文漪之类的文艺院团的负责人座谈当前的时局。我不知道我胡乱说了些什么,华文漪则一言未发。她给我的印象是个娴静少言的人。

散会后,我和她同路,只短短的一小段路,所以我和她也只说了短短的一小段话。说些什么也忘了,也许是些不着边际的客气话。这以后没多久,她随团访美演出,很快就发生了那次令文艺界镇静震惊的事。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她,只是偶尔从报章上得知一些她在海外的行踪。以后我每逢看昆剧演出,总是想到她,仿佛在舞台上还能听见她的绕梁余音,还能感觉到她的衣香鬓影。

今年6月我在美国,从报上得知华文漪正在纽约演出,我连忙托朋友打电话找她,可惜没有联系上。这次来台湾,贡敏说她在台北,并有她的地址和电话,这才有了这次的会面。

华文漪来了,她衣着淡雅,薄施粉黛,身体较以前丰盈,可是风采依旧,一样的清水芙蓉,天然无饰。我和她握手问好,说:"我们在上海很少见面,没想到在台湾见面了。"她说:"在上海我听过你的讲话,你讲真话,我很要听。"我问她近况,她说,她如今在美国加里福利亚州ARCADIA办了个一自己名字命名的"昆曲研究学社"。得到美国政府一定的财政支持。在纽约还有十几位上海戏曲学校昆剧小班的毕业生,如史洁华等,也成立了一个松散的剧团,叫"海外昆曲社",行当齐全。她常和他们联合演出。她这次来台湾是接受复兴戏校的聘请,前来教戏。她直言不讳地说她不大喜欢台湾,觉得人与人之间也很倾轧,因此她想早点回去。我误会了,惊喜地问:"回大陆?"她淡淡地说:"回美国"。我一时说不出话来,见面之后所产生的那种"他乡遇故知"的浓浓乡情立即变成将要日东月西、天各一方的怅然......

刘厚老问道:"你要是不在这里教课,回美国怎么生活?"华文漪头一甩,调皮地答道:"咦,靠老公呀!"她现今的先生是原来在戏校时的同学,昔日落种,今日开花,这也是缘分吧。华文漪说这话时的表情和动作使我觉得她的性格略有变化,也许这是这两年她在美国生活的印记。我问她在美国生活是否习惯,她说:"怎么说呢?有事做就会习惯一切,没事做就会寂寞。有一个黄派(黄桂秋)的传人,在洛杉矶闲得发慌,就登报招收学生,欢迎到她家免费来学戏,可见寂寞得难耐。"

交谈中说起国内将隆重举行纪念梅兰芳、周信芳诞辰100周年的活动。她说:"我在美国演出时,还在宣传我是小梅兰芳,我都老成这个样子了,还小?"刘厚老说:"为什么是小梅兰芳呢?你应该是大华文漪!"郭汉老在一旁插话说:"你已经到了应该总结自己艺术经验的时候了,要趁早进行。"她说她是想整理自己演过的戏,拍成录象带,可惜没有时间。刘厚老说先录成音带也行。停了一会,她似乎不经意地问:"听说上海变化很大?"这当然不是普通的一问,这是一种潜在的情结,是永远也扭不断的"恋母"情结。我不知怎么地突然想起王维的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也许是"漪"联想到"绮",而"华"和"花"本来就是一个字。我回答说:"变化是很大。"可心里想的却是晏殊的两句词:"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了:"你什么时候能回上海演出?"她笑了一笑,说:"我现在怎么回去?等我......"她没再说下去。

我们没有谈过去的事,我没问,她也没说,过去的真的是过去了,当初的惊愕、恼怒、疑惑、揣测都已淡化了。她是个艺术家,我不相信她有其他方面的野心和不可告人的企图;她也许是为了清静而遁身,为了揖让才出走,于是今日就来到了这个叫做"ARCADIA"的地方栖身。我不知道华文漪是否知道"ARCADIA"原是古希腊的一个山区,那里风光明媚,人情淳朴,是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她是否有这样的感受呢? 张汉辉

今日推荐

精彩推荐

 
网易文化,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文化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