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宋庆龄画传》二十三

2006-08-25 11:03:08     网友评论 0 条
 

毛泽东心中的崇敬——宋庆龄

日本投降后的1945年8月30日。

中共领袖毛泽东魁梧的身躯走进了宋庆龄在重庆居住的松籁阁,他要拜见心中崇敬的孙夫人。

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他们互致问候。

这是两位同年出生的同龄人。他们都非常关心对方的情况,都对对方怀有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自从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在武汉分别,他们已经有18年没有见面了。

这18年中,他们都在为实现孙中山的革命遗愿而战斗。他们采取的是不同的方式,但是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们互相支持,合作得非常好。

抗战的胜利,也给中国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战后的中国究竟向何处去?

早在抗战还没结束时,蒋介石就准备抢夺胜利果实,恢复战前的独裁统治。他出版了《中国之命运》,公开宣扬法西斯主义,鼓吹国民党一党专政,叫嚣要“解散共产党,交出边区”。

毛泽东则写出了《论联合政府》一文,提出为了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并保证中国战后的进步,必须实现孙中山未完成的革命遗愿,并以联合政府来取代蒋介石的国民党独裁政府。

全国人民希望建立一个和平民主的新中国,美国政府也出面对国共两党进行调停。

蒋介石不敢贸然发动内战,他想了一个计谋:把内战的罪名加到共产党头上。日本一投降,他就给延安的毛泽东一连发去几封电报,邀请他到重庆谈判建国问题。他的如意算盘是,毛泽东不是不知道他蒋介石心狠手辣,断不敢到重庆来。那样,他就可以对全世界说:看!毛泽东不来谈判,共产党要发动内战!国民党只好应战了。那么,国民党师出有名,就可以一举消灭共产党,荡平解放区,中国就仍将是他的家天下了。

令蒋介石措手不及的是,毛泽东等人识破了他的阴谋,他置个人生死安危于不顾,大义凛然地来到了重庆。

蒋介石连一个谈判方案也拿不出来,只好现抓人拼凑。

毛泽东这次拜访宋庆龄,是在到达重庆后的第二天。

一个星期后,宋庆龄以保卫中国同盟主席的名义,宴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

隔了一天,毛泽东、周恩来招待各国在重庆的援华团体负责人。而这些援华团体主要是通过保盟向解放区提供援助的。宋庆龄自然是座上嘉宾。

毛泽东致词说,感谢各方人士的援助并希望这样的援助能继续下去。

所有这些活动都空前地提高了保盟在国际国内的声望。

宋庆龄对18年后再见的毛泽东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她感到他不但是一党的领袖,并且思想敏锐,识见远大,令人钦佩。

而宋庆龄的妹夫、自称是孙中山继承人的蒋介石却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不久后,宋庆龄回到了她久违的上海。

她原先在上海与孙中山度过多少难忘岁月的故居——莫里哀路29号,遭到日本占领军的严重破坏,自来水管被掘走了,保险柜中的珍贵物品被洗劫一空,连最珍贵的她与孙中山的结婚誓约书也被掠走了。她无力重修这所房子,不得不向国民党政府申请住房。当面对宋庆龄说过多少甜言蜜语的蒋介石,只拨给宋庆龄一所矮小的房子。“国母”遭此冷待,舆论纷抱不平。

蒋介石充耳不闻。他从鼻腔里哼出一声:“不跟我合作,住这房子就不错了!”

一直到1948年冬天,蒋介石眼见朝不保夕,又想利用孙夫人的身份和她与共产党的交情来维持他的统治,这才讨好般地下了一道手谕,把霞飞路1843号的一座花园别墅拨给宋庆龄作为永久住宅。这就是人们今天看到的上海宋庆龄故居。

在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她早就作出了选择。她把中国和平、民主、富强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中国共产党身上。

她仍然要为自己的选择贡献最大力量。

鉴于日本侵略者已经被赶走,保卫中国同盟的任务已经完成,她宣布保卫中国同盟即日起改名为中国福利基金会,致力于战争创伤的恢复和建设工作。

随着宋庆龄迁往上海,中国福利基金会总会也迁往上海。

1946年5月的一天,宋庆龄组织了700多艘船,满载支援华中军区的医疗器械,从上海出发,驶往华中军区所在地淮安湖心寺,航程约三天三夜。当时内战虽未全面爆发,但蒋介石早已磨刀霍霍。

船队沿运河前进,第二天,到达了苏州附近。一支国民党部队拦住了去路,要上船检查。“这里有孙夫人、贵党中央执行委员宋庆龄女士写给沿途部队的亲笔信,还有联合国救灾总署的物资分发表。如果你们胆敢阻拦……”国际友人严斐德把信和分配表拿了出来,在军官面前晃了晃。

浩浩荡荡的船队驶离了国民党部队的最后一道关口,直向淮安进发。

当初,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在日本投降后不久,为了顾全大局,主动撤离了江南鱼米之乡,回到了抗日老根据地苏北平原,组成了华中军区。张鼎丞司令员、粟裕副司令员开始筹建军区直属医院。但解放区的条件太有限了,一时如何能组建得起来呢?宋庆龄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即派严斐德来到军区,了解了计划组建医院的规模和所需的物品。这700多条船上装的东西,就是宋庆龄按照军区医院所需,由中国福利基金会配套提供的。

不久,宋庆龄又请到了曾参加过西班牙战争医疗队的美国外科医生薛尔茨,以及内科医生、化验室主任、高级化验师和总护士长等。这些外国医生医术高超,富有正义感,他们来到医院,不仅大大提高了医院的医疗水平,还帮助军区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为解放区做的工作越多,宋庆龄越高兴。

这天,她又收到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的来信。信中说,欣闻孙夫人将派员到苏皖边区筹建国际和平医院分院,非常高兴。希望和平医院能有自己的新建筑和完全适合于医院的全部设备。建筑费、设备费加起来,约需7000万元。此外,还望能够甄选介绍院长和内科、外科、产科的主治医师、护士长,还有附属医学院的院长等。

对于这些要求,宋庆龄一一给予满足。

到1948年,宋庆龄领导的中国福利基金会帮助全国八个解放区建立了八个国际和平医院、42个分院,总计床位达11800张,还有几十个巡回医疗队和几家颇具规模的制药厂。捐去的现款有20亿元之巨。

火热的心肠,了不起的贡献!

在两个中国命运决战的关键时刻,宋庆龄一刻也没有忘记担负着重大历史使命的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一次她利用两架美国军用运输机,给延安运去200多箱药品和医疗设备。这些东西卸在机场上堆积如一座小山。

她给艾黎的养子黎雪送去了一封信。

黎雪是战前宋庆龄送到延安参加中国革命的。

宋庆龄给黎雪的信中说,这些物品中有一部分是奶粉和葡萄糖,请从中抽出两箱,分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他们的健康并不是他们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前途。

面对风流韵事谣言的恶意攻击……

1946年7月22日深夜,天空浓云密布。

自以为内战已经准备好,胜券稳操的蒋介石,突然以几十万大军包围、攻击中原军区李先念部,彻底撕毁了他与毛泽东在重庆谈判中订的《双十协定》,把内战强加到了共产党和人民头上。而此时的美国国会,却在审议继续给国民党以军事援助的法案。

宋庆龄愤怒了!

几年来,宋庆龄对蒋介石不愿多说一句话,但在此关键时刻,她却不能再沉默了。

宋庆龄在上海发表了《关于组织联合政府并呼吁美国人民制止他们的政府在军事上援助国民党的声明》。

宋庆龄指出,必须制止蒋介石发动内战。国民党是不能在这场战争中取胜的。

她说:“我向美国朋友们呼吁,你们应当阻止所有的军事援助,并帮助一个属于中国人民的政府。”

在香港的何香凝等人首先通电全国,表示热烈响应。他们还致电美国国会说,撤退驻华美军,停止军事援助,就是对中国人民的最大友谊和援助。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发表谈话,赞成宋庆龄的声明。等宋美龄再去美国周旋时,罗夫人则向宋美龄板起了面孔。

解放区的妇女团体致电宋庆龄,拥护她的声明。

国统区的各界知名人士,响应宋庆龄的声明。

面对强大的舆论呼声,美国政府不得不作出决定,从下个月起,停止批准向中国出口军事装备的许可证;暂停交付计划中的一切军用物资。

“杀杀杀!”蒋介石气急败坏,又召来了戴笠死后的特务头子,“子弹、炸药、车祸,什么都可以用,只要她不再说话!”

…………

1946年11月,美国人西尔维亚·坎贝尔从上海寄回美国的家信中说,“在这里,也在美国,肯定在进行一场把她抹黑的运动。”

1947年底,对宋庆龄的人身攻击加强了,因为国民党看到它所预期的内战的胜利正在变得渺茫起来,又因为——如西尔维亚所说——“稳操胜券都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正在美国进行着一场政治迫害。”

12月10日,美联社发自上海的一则电讯说:

“孙逸仙夫人……发表了一项正式声明,否认华盛顿专栏作家德鲁·皮尔逊所传她同前美军上尉杰拉尔德·谭宁邦的风流韵事……”谭是孙夫人领导的中国福利基金会的总干事。

接着,在美国报纸上,纷纷争相转载这段“孙夫人同美军上尉谭宁邦之间风流韵事”的文字。一石激起千重浪。一时闹得满城风雨,宋庆龄也感到了精神上的压力。

“卑鄙的人身攻击!”宋庆龄向美联社记者发表了一则简短的声明:“德鲁·皮尔逊关于我的说法是一种恶意的诽谤,毫无事实根据。它的荒谬同它的恶意可以等量齐观。我相信,皮尔逊先生将有足够的公允之心,全面地、公开地撤销这一不实之辞。”

“国民党中有的人太下流了,竟然制造这种谣言,这在政治上帮不了他们任何忙,只暴露了他们自己的无耻和无知。”中外有识之士一致这样认为。西尔维亚认为,这个谣言是国民党当局制造出来的,并专门向外国散播的,借以给宋庆龄抹黑,破坏中国福利基金会在美国及世界各地的筹款活动。

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蒋介石把宋庆龄抹黑的阴谋又落空了。

光阴荏苒,1948年人民解放军已经饮马长江,直逼金陵城下。

紧急之中,有人又想出了绝招:请宋庆龄出任南京政府的首脑。她多年一直被视为民主和正义的化身,她领导的政府,共产党总不能再说是反动统治吧?她是共产党的老朋友,共产党总不能来攻她的城吧?共产党不能攻,那就划江而治吧,中国历史上又 多了一个南北朝!

说客盈门。亲笔信、保证书、诺言、誓词。万民仰望,众望所归,非你莫属,解民于倒悬,救国于水火,你是转世的菩萨,党国的救星!蒋介石已退,李宗仁暂代,专候莅京,交椅都擦亮了。

任你口吐莲花,宋庆龄稳如泰山,不为所动。

尽管宋庆龄不答应,可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先把舆论造出去。觉得这样可以先抵挡一阵。

宋庆龄不日出任南京政府首脑的谣言进了美国国务院,说得有鼻子有眼。据驻尼加拉瓜马那瓜中国外交官透露,消息绝对可靠!世界报纸风传。最新消息,内幕消息,可靠消息!

宋庆龄不能容忍他们的造谣。1949年1月10日,报纸上适时刊出了《中国福利基金会主席宋庆龄声明》:“孙中山夫人今天宣布,关于她将在政府中就职或担任职责的一切传说,是毫无根据的。孙夫人进一步声明,她正以全部时间和精力致力于中国福利基金会的救济工作。她是这个中国福利机构的创始人和主席。”

声明一出,妖氛廓清。

蒋介石在溪口老家面对祖宗牌位,喟然长叹。

李宗仁在南京顾影自怜:“事实证明,所有这些都只是我的如意算盘。因为共产党的胜利已成定局,民主人士就不愿回到国民党冷冷清清的屋子里来了。”

一封来自西柏坡的信,令宋庆龄心绪难平

这天,宋庆龄收到一封发自西柏坡的电报译文:

宋庆龄先生:

中国革命胜利的形势已使反动派濒临死亡的末日,沪上环境如何,至所系念。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将在华北召开,中国人民革命历尽艰辛,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参加此一人民历史伟大的事业,并对于如何建设新中国予以指导。至于如何由沪北上,与告梦醒和汉年、仲华熟商,总期以安全为第一。谨电致意,伫盼回音。

毛泽东 周恩来

子皓

这是毛泽东、周恩来1949年1月19日从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发出的电报。

随着解放军在全国战场取得节节胜利,中国战事和政局开始出现历史性的转折。1948年5月1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其中第五条提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中共中央的这一号召,得到各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的热烈响应。5月5日,香港各民主党派与民主人士李济深、何香凝(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同盟)、马叙伦、王绍鏊(中国民主促进会)、陈其尤(致公党)、彭泽民(中国农工民主党)、李章达(中国人民救国会)、蔡廷锴(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谭平山(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郭沫若等联名致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赞同中共中央“五·一”劳动节口号提出的召开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

11月25日,中共中央的代表与已经到达解放区的各界民主人士,就成立新政协筹备会以及新政协的性质、任务等问题进行讨论,并达成协议。

在中共中央领导人看来,新政协无论如何不能缺少一个人,这就是宋庆龄。于是,有了1949年1月19日毛泽东、周恩来联合致宋庆龄的电报。

这封电报是附在中共中央发给在香港的中共中央华南局领导人方方、潘汉年、刘晓的指示电之后,并要他们设法送给宋庆龄的。指示电指出:“兹发去毛周致宋电,望由梦醒译成英文并附信,派孙夫人最信任而又最可靠的人如金仲华送去并当面致意。万一金不能去可否调现在上海与孙夫人联络的人来港面商。”周恩来在审定这次发电时,亲自加上了一段话:“总之,第一必须秘密,而且不能冒失;第二必须孙夫人完全同意,不能稍涉勉强。如有危险,宁可不动。”

中共中央华南局领导人收到电报后作了认真研究,非常慎重地提出了一个方案:先把宋庆龄接到香港,然后同何香凝一起北上。

四天之后,一位商人模样的年轻人,趁着夜色来到上海腊菲德路上一幢西式房子前。这里是宋庆龄的秘书柳无垢的住宅。来客头戴礼帽,左手指上的戒指在灯影中闪着金光,一看便是个少年得志的富商。柳无垢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就是中共华南局赫赫有名的地下工作者华克之。

华克之从潘汉年那里接受了护送宋庆龄赴港的任务后,乘上一艘由香港驶往青岛的外国货轮,历尽颠簸到达上海。

华克之见到柳无垢,递上毛泽东、周恩来电报的译文,陈述自己的任务及对下一步行动的打算,同时,再三表示一切听候孙夫人的安排。

宋庆龄看到毛泽东、周恩来发来的电文,心绪难以平静。她既为中共中央领导人对自己的尊重和深情所感动,更为中国革命大业终将告成而兴奋。不过,对北上之事,宋庆龄有她自己的考虑。2月20日,她伏案疾书,用英文写下了给中共中央的复信。

华克之如约再次来到柳无垢家。柳无垢向华克之转达了宋庆龄的口信:“接获大札,敬悉伟大的主席和全党同志对我的关注,至为感激。经长时间考虑,确认一动不如一静。我将在上海迎接解放和诸公见面。根据我的预计,蒋介石是无可奈何我的,请勿念。”华克之虽然未能接送宋庆龄离沪赴港,但却带回了宋庆龄的亲笔信。

一个多月后,已随党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移驻北平西郊香山的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传阅了宋庆龄致中共中央的复信。

亲爱的朋友们:

请接受我对你们极友善的来信之深厚的感谢。我非常抱歉,由于有炎症及血压高,正在诊治中,不克即时成行。

但我的精神是永远跟随着你们的事业。我深信,在你们英勇、智慧的领导下,这一章历史——那是早已开始了,不幸于23年前被阻——将于最近将来光荣的完成。

谨致

敬礼!

宋庆龄

宋庆龄信中所说的“23年前被阻”,指的是1927年,蒋介石在得到帝国主义列强和江浙大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的支持后,恣意践踏并破坏第一次国共合作,发动“四·一二”事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惨遭失败。而今,在中国革命胜利的前夜,历尽风雨的宋庆龄抑制不住欣慰之情,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中国共产党的敬意和祝福,这完全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

尽管国内外明眼人都看得出,国民党统治大势已去,但隐居奉化溪口的蒋介石依然要做最后的挣扎。他任命亲信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指挥25个军45万人守备湖口以东整个京沪杭地区。特别是为了固守上海,在纵深数十里的防御区域内,国民党修筑了密密麻麻的碉堡,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地雷,企图负隅顽抗。

与此同时,蒋介石下令在上海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和爱国进步人士,整个上海风声鹤唳,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国民党的行刑队在街上频繁出没,抓到“共匪嫌疑分子”就地处决。报上每天都有枪毙所谓要犯的消息。“七君子”之一的史良,也被汤恩伯列入“不择手段,立即逮捕”的名单,她只好东躲西藏。中国民主建国会创始人黄炎培之子黄竞武,也在他的工作单位中国银行被国民党特务绑架。丧心病狂的特务们,竟然将黄竞武活埋于南市监狱里。

在这极为险恶的日子里,人们有一种误传,说宋庆龄离开了原来的寓所,躲藏在外国友人家里。事实上,宋庆龄一直住在家中。她不仅没有动,而且时刻关心着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福利站、儿童剧团的工作人员和其他革命者的安全,秘密地为他们安排稳妥可靠的住处,还组织中国福利基金会参加了中共领导的上海临时联合救济会,保存了许多重要的物资和部分资金。由于中共地下组织和外国友人的保护,由于宋庆龄所享有的特殊地位,蒋介石最终未敢对宋庆龄下毒手,甚至连把她劫持到台湾的阴谋也没有付诸实施。

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之快,大大超过了人们的预料。1949年4月22日,周恩来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对此作了准确而权威的描述。他说:“目前形势的发展,在最近半年多起了质变。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在去年9月间估计形势的时候,还认为革命战争有可能要在两年半以后胜利。若从1946年7月大打开始算起,就是五年左右基本上打垮了蒋介石,得到全国的胜利。可是,在我们估计以后不久,济南就解放了。接着,辽沈战役彻底胜利,东北完全解放。淮海战役获得了历史上空前的消灭50万敌人的大胜利。以后,平津又解放了。在这五个月当中,整个形势起了质的变化。”

就在周恩来这次讲话的前一天,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向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与完整。”

在邓小平担任书记的总前委的统一指挥下,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雄师,在西起九江东北的湖口,东至江阴长达500余公里的战线上,强渡长江,一举摧毁国民党苦心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

4月23日,南京解放,宣告了国民党反动派在中国大陆统治的覆灭。

5月27日,人民解放军在炮火声中攻占上海。这座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的东方名城,终于落入人民的怀抱。负责指挥上海战役并被任命为上海市长的陈毅,一进上海就向地下党负责人打听宋庆龄的住处,当即派出部队将她的住处严密警卫起来。随后,陈毅在潘汉年副市长的陪同下,来到林森中路1804号,亲自登门拜访了宋庆龄。

陈毅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与宋庆龄热烈地握手致意。这位豪爽威猛的名将,一改平日的风趣洒脱之状,充满了对宋庆龄的恭敬之情,并诚恳地向她征询对接管上海的意见,令宋庆龄十分感动。

第二天,史良赶到了宋庆龄的住所。两人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重逢,感到格外高兴。

史良的兴奋与喜悦溢于言表:“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胜利来得这么快!”

宋庆龄握着史良的手说:“解放了就好了,国民党的失败,是我意料之中的,因为它敌视人民,反对人民,压迫人民;共产党取得胜利是必然的,因为它代表人民,爱护人民,为人民谋福利。”她又看着英文秘书卢季卿大声说道:“现在全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翻身了,整个民族有了光明的前途!”

就在宋庆龄欢呼上海解放的同时,中共中央正在北平紧锣密鼓地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邀请全国人民尊敬的宋庆龄北上之事,又一次提到了最高领导人的议事日程上来。

6月15日至19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召开,新的人民共和国即将诞生,中共中央真诚地邀请宋庆龄来北平共商建国大计。

毛泽东和周恩来商量,要派一位特使专程去上海迎请宋庆龄。派谁去最合适呢?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和宋庆龄交谊至深的邓颖超。

毛泽东伏在宽大的写字台上,铺平信笺,提笔写来,一行行遒劲豪放的字迹跃然纸上:

宋庆龄先生:

重庆违教,忽近四年。仰望之诚,与日俱积。兹全国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同志趋前致候,专诚欢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请教,至祈勿却为盼!专此。

敬颂

大安!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九日

周恩来也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亲笔信:

宋庆龄先生:

沪滨告别,瞬近三年。每当蒋贼肆虐之际,辄以先生安全为念。今幸解放迅速,先生从此永脱险境,诚人民之大喜,心亦为之大慰。现全国胜利在即,新中国建设有待于先生指教者正多,敢藉颖超专诚迎迓之便,谨陈渴望先生北上之情。敬希早日命驾,实为至幸。上。

敬颂

大安!

周恩来

一九四九年六月二十一日

6月28日,邓颖超带了毛泽东、周恩来的亲笔信,和鲁迅的夫人许广平以及与宋庆龄有着长期交往的罗叔章一起,从北平前往上海。

在上海,邓颖超等终于拜见了宋庆龄。

宋庆龄微笑着对邓颖超说:“我决定接受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先生的邀请,去北平!”

动身前,细心的邓颖超委婉地问宋庆龄:“北上途经南京,要不要停留一下去晋谒中山先生的陵墓?”

宋庆龄想了一下说:“不必了,去了徒增伤感。中山先生在天之灵,知道今天中国革命的胜利,也会欣慰的。”

8月26日,宋庆龄在邓颖超、廖梦醒、上海军管会交际处长管易文陪同下,从上海乘火车前往北平。北去的列车上,宋庆龄和邓颖超这两位中国现代史上的杰出女性,相对而坐,围绕着一路上看到的人群景物,异常兴奋地交谈着。宋庆龄在后来回到上海后所作的题为《华北之行的印象》的广播讲话中,专门谈到了她此行路上的感受:

路上的景色启动了我无穷的想像力。这也使我明白,中国人民如果要从天然资源中获得最高生产量,必须面对巨大的工作,但是我也看到,任何成就都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人民的力量将是我们的推动力,而这种力量随处都看得到。不论在穷乡僻壤或城市的每个地段,人民在克服艰难和障碍。

宋庆龄还列举了一些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

在华东,农民和水灾大力地斗争着,抢救他们的田地,抢救他们的谷物。铁路工人、造桥工人和人民解放军在伟大英勇地劳动着,抢修被反动派所毁坏的主要的铁路干线。使人印象最深的,是横跨波涛汹涌的淮河临时大桥,这对于沟通华北与华南的交通有无上巨大的意义。所有这一切,使我深信我们的工人和农民在劳动工作中,决不会比我们伟大友邻苏联的斯塔哈诺夫英雄落后一步,在每一个表示进步的例子中,我看到中国迅速复兴建设的另一个希望。

宋庆龄与邓颖超一路上畅谈甚欢,“上海到北平的旅途好像一闪眼,火车就进站了”。

summer

今日推荐

精彩推荐

 
网易文化,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文化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