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27)
2005年05月09日12:48:29 网易文化 易阳

  第二十七章 战苦难酬国 仇深敢忆家

  曾经半载而重做冯妇,手上枯涩,心中懵懂,虽知我全无驾驭长篇之能,但深夜梦徊,未尝不为之一叹,终于提笔,稍慰己怀,暂污诸君子之眼耳。

  东方天际一抹鱼肚白晕开了乳白色的天光,将夜幕浓重的颜色染成铅蓝,随着月色的暗淡,明亮的金星开始闪烁着清冷的光芒,将群星都逐下天去。夜将去了,新鲜的一天即将开始,牧民们早已将牛羊的奶水挤下灌进了木桶中,开始驱赶着牛羊在清晨的风中舒展已蜷了一夜的四肢。在草原上喧闹开来稍后,兴庆城中赶早的人们也三三两两出现在街头买卖什物,间或有早朝官员的大轿马队呼啸而过,引得街道上一番骚动,又很快平息了下去。

  高高的宫墙一如既往,不动声色的巍巍耸立,这全仿唐制所建的皇宫,似也如中原皇宫一般令人肃然而起敬畏之意,但它的主人却是塞外胡儿,除了一个中原皇帝所赐的汉姓,便与中原全无瓜葛。不,自古胡儿多伟志,一座小小的宫城,一个中原前朝皇帝所赐的汉姓,又怎能满足这里的主人——青天子的平生夙愿,许是中原入他手中,坐拥四海,才可稍稍满足罢。浅淡的晨光渐渐增强,朱红宫墙之上也被映射出了金黄耀眼的光芒,金红交加,华丽绝伦,令得许多过往的臣子也忍不住向墙头瞄上一眼,又匆匆走上御道去了。

  正殿。

  众臣礼拜已毕,禀事的禀事,上谏的上谏,野利遇乞猛可里抬头向高高王座右边望去,本属无意,却令得他陡然一震,差点失声惊叫了起来,心下忐忑不已。那右边护卫班中首位紫袍纱冠,卓然而立的男子,不是展昭却又是谁!野利遇乞已有半月多未曾听人提起展昭这两个字,没想到今日竟在煌煌朝廷之上,看到他无灾无殃,好端端的上朝站班。不免惶恐不安起来。

  今日本是常朝,事务不多,很快就可退朝,野利遇乞蹑手蹑脚,尽量将自己高大的身子缩入一同向外走去的同僚身前,想要避开展昭的目光,趁机遁去,却不防早已有人盯住了他。

  李元昊唇角带笑,直到野利遇乞靠近了殿门,只剩一步未跨出之时,才出声留住,野利遇乞耳边却如炸雷一声霹雳,他身子一僵,缓缓的转过了身,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大……大王有什么事要问我的?” 野利仁荣心中有数,面沉如水,向李元昊行了一礼,眼角也不扫野利遇乞一下。

  李元昊招手示意展昭过来与野利两人立在一起,自己却起了身,围着他们三人绕了两三圈,一言不发,又回到王座之上,叹了口气,意兴阑珊。他这一番作态分明是要人出来询问,野利仁荣眼中无奈之色闪过,说道:“我国国势日盛,眼看着就是立国大礼,大王何故叹息?莫不是臣等有什么缺失?”李元昊扫视他们一眼,叹道:“说什么国势日盛呢!我朝中这许多俊杰,却随便挑出几人,也互有猜忌,上下不能一心,只有目前国势强盛又有什么用处,横竖只是几年好光景,却不知灾祸只在眼前。”说完又是长叹一声,沉痛之极。展昭一直沉默不语,等李元昊这话出口,走前一步,抱拳道:“大王说的骇人,臣也是一股寒意上心,却不知会有什么灾祸,还请大王明示,臣子们也好消弭祸端于未发之时。”李元昊叹道:“我向来爱读中原汉人的书籍,历朝历代的史书莫不告诫王者要有视四海如一家的心胸,臣僚要有待同僚如兄弟一样的忠诚,团结而国昌,离析而国亡,综观古今,莫不如是,我一向以大夏的臣子个个忠诚而勇敢自豪,却不知道,我麾下的臣子之间竟有私相斗殴的。臣子不和,可不是国家离乱之兆么?要我怎能高兴的起来。”野利遇乞心中有鬼,心头猛然跳了一下,将头几乎要低到裤裆里去,再不敢露头。

  野利仁荣叹息道:“臣子间的私相争执,有时千头万绪,难以调和,臣等虚忝相位,不能有所作为,确是失职!但大王举手之劳,以臣子们来说,一班同僚,有亲有故,难免投鼠忌器……”他声音沉痛萧索,只差就没有悲痛欲绝,连旁人听来也是动容,野利遇乞心中却暗暗骂道:“老狐狸!我也是你弟弟,打量着把事情推给大王处置,自己不牵涉到么?想的倒好!若大王要翻脸,我就先把你供了出去!”主意打定,也就唏嘘道:“仁荣说的有理,大家都有错处,请大王不必心疼,将有牵涉之人都重重的惩治!臣前次犯了错,也要请罪。”说着就跪了下来。

  李元昊欣然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其实这朝中的臣子,哪一个不是随我李元昊多年征战的好兄弟,好汉子?即使是犯了天大的错,也决不是有心之过。只要真心悔悟,哪里有加罪的道理?是么?”视线转向展昭那边。

  展昭淡淡一笑:“臣身属异国,本不该对朝政多有置喙,但臣在大宋常听人言‘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有错则改,光明正大,这等的好汉子可不正是大夏男儿的模范么。”

  野利仁荣欣然道:“展大人胸怀宽广,不愧是中原男儿,下官佩服。从此之后若再有什么人敢找展大人麻烦,我野利家第一个不能容他!” 野利遇乞脸色一僵,强笑道:“以前种种是我不对,今后若有再犯,大王取了我头就是!”心下咬牙不止:这老狐狸,竟将整个野利氏都牵了进去!

  李元昊听得这几位臣子都已表明了心迹,不由抚掌大笑。心中暗暗道:母亲呀母亲,你可说的错了,展昭即是桀骜不驯的海东青,遇到我这草原上的霸主,哪有不俯首称臣的道理!他虽忠心宋国,但经了一番熬炼,可不是听话许多么。

  ……

  展昭在夏国殚精竭虑周旋于国主臣僚之间的时候,宋夏边境密云不雨的情势也走到了尽头……

  公元1040年十月十一日,宋康定元年,李元昊于兴庆南郊祭天登极,国号大夏,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元年。

  延州。

  范仲淹吁了口气,左手手指按着桌子上刚刚写好的奏折底稿,轻声念诵,待念到展昭那一节是,却忽然停住,手中毛笔若千斤重量一般,欲举欲放,拿不定主意。沉思良久,眉头一轩,毛笔轻轻向底稿上刷出一道浓黑墨迹,遮盖了所有相关展昭的部分后,淡淡叹息。

  白玉堂对那边轻瞥一眼:“我辈江湖中人从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展昭却连荣辱也视若浮云,你划就划了,倒不必歉疚。”范仲淹深叹一声,正待开口,白玉堂已是挥手阻住了他说话,笑道:“有人来了,步履匆忙,必有要事。”范仲淹愕然细听,屋外依旧是寂静如死,哪里有什么人声,心里只道白玉堂与展昭尚有芥蒂,不愿多说,也就不再勉强。过得片刻,只听门外亲兵轻叩房门,恭声禀告道:“种通判求见大人。” 这“种通判”就是种世衡了,他当年得罪了章献太后族人被发配望窦州,又辗转多年,方能申冤,做了个卫尉寺丞闲职,本以为今生休矣,不料范仲淹赏识他谨慎有能,奏请将他调来身边,以通判之职兼领军中辎重事务,通判不是什么高官,但素来是进身之阶,种世衡落魄已久,对范仲淹这伯乐感激之至,处处谨慎在意。范仲淹见是他,情知必有要事,佩服的看了白玉堂,这才道:“请他进来罢。”

  种世衡早已等不及,进得屋来,只纳头便拜,涩然道:“恩相,适才军前来报,白豹城……失了。”他说话总是干巴巴的无甚感情,此时声音嘶哑更是难听,有如铁铲在砖地上刮过,范仲淹却宛若不觉,眼中亮光一闪,缓缓道:“已是一月来的第四座城了,是么。” 种世衡低下头去,讷讷道:“是……是。”范仲淹将他扶起,嘴角轻扯,缓缓道:“世衡不必如此,我们初来时西疆兵备不修,防御松弛,几年来筑城固寨,治军牧民,已有成效。这一时之胜负不必挂怀。”

  白玉堂拍的一声把杯子摔在桌上,竖眉道:“连丢四城,士气早已低落不堪,若再不战,咱们何颜以对延边军民!” 范仲淹抚掌道:“泽琰说的不错。时机已到,正宜出战。” 种世衡迷茫的看着两人,似是有些明白,又似还是糊涂,范仲淹见他神色,一笑道:“多日困于书房,倒有些疲倦。泽琰,世衡,陪我出去走走。” 种世衡连忙躬身答应,就去揭帘,白玉堂低笑道:“范相公敢莫是有些事拿捏不住?”也同着他们走出书房,下楼而去。

  天空澄净无云,月明如素,看来更是寒冷,远近营帐之中细细鼾声此起彼伏,间或有巡哨兵士小声盘问行礼,却依然寂静安宁,若非城头时有兵刃寒芒闪烁,直令人产生太平无事的虚幻感觉,但这却是四处隐伏杀机——连整个延州城,真正的本地百姓也不多,几乎成了一座庞大的兵营,严阵以待敌军进犯。

  书房里生有火炭,不觉严寒,范仲淹才一出来,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再深吸口气,已是精神一振,向种世衡笑道:“世衡可是有些迷惑?” 种世衡点头道:“下官看恩相意思,对目下军务早已胸有成竹?”范仲淹一笑:“夏人一月之内连下三城,气焰高张,以为宋人不过尔尔。但若立刻出兵救城,我们还正修军备武,决计打他不过,一胜不足以驱敌,一败足以葬送军威。而今次事事妥当,已有一战之力,此时出战,既有全胜之望,又有立威之效,可谓一举两得!”种世衡“啊”的一声,喜动颜色道:“恩相运筹精准,定能歼敌获胜!”顿了顿,神色便有些郁郁:“可惜那些战死的兄弟已看不到了……”

  范仲淹亦是有些黯然,强笑着张开双臂深深吸了口冷若寒冰的空气,说道:“文牍劳形,多出来走走,虽然冷,却是舒畅许多。” 种世衡不在纠缠刚才那话题,脸迎着冷风,忧心忡忡的道:“恩相,这已入冬,将士们的棉袄冬衣还未下发,穿的都是去年旧物——朝廷粮草冬衣5日后才能运到,弟兄们都已开始骂娘了。”

  范仲淹“恩”的一声:“ 运到之后,你可留意发放,大战在即,莫要为了这个折损士气。” 种世衡拱手道:“下官领命!”却又犹豫的望着范仲淹,欲言又止。范仲淹道:“怎么了?有什么难处么?” 种世衡点头道:“本来这细枝末节之事,不该在战前让恩相烦心,不过恩相既然问起,就请恕下官的唐突了。下官数日前盘点军库收支,各类物价,却是有些古怪之处。”范仲淹猛的停住脚步,回过身来,脸色已变的严峻:“是有人从中渔利么?” 种世衡摇头道:“自恩相来后,这钟事就已不多,下官只是觉得,买这些东西,本可以花少些钱的——目下大军驻延州,朝廷从中原将粮草诸物运来此地,一毫之物可增数倍价钱,日积月累,数目可观,但若从邻近州县购入,却能省上许多。”

  白玉堂显是对这问题不感兴趣,告了声罪,白影一晃,就消失在几座营帐之后。范仲淹却是悚然动容。他曾职任地方,屡兴土木,自是知道这些不起眼的小小节省,能汇成多么大的洪流,因此急急道:“你且说说,能省多少?” 种世衡伸出右手食指在左手手掌上边比划边道:“西疆与中原全无大道,运粮草军资皆要驴马驮负,耗资不在小数。连关中现时喂马的秸草,一束价才三十文,运至延州就要一百二十文……若能在鹿州设一军营或军库,存取并不如何麻烦,但运送路径就可减上一半,大是节省。”范仲淹默默听着,脑中也在迅速思考,听种世衡停了下来,踱了几步,道:“鹿州与延州互为犄角,驻军也可防夏戎剑走偏锋……世衡,你想的不错,近日大战,待到夺回白豹城,我就向朝廷上疏,请旨在鹿州也驻军罢。”他神色温和的看着种世衡,心中已大是嘉许。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跋涉
  •   爆笑flash


    Flash:优秀员工


    Flash:勇者和高塔


    鼹鼠乐乐:约会MoMo
      小说推荐


    生无葬身之地


    都市灵异:伊舞界影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第二部)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 左年
    · 后宫
    · 狼牙
    · 误读红楼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