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二卷·陆·救美)
2005年05月10日17:05:06 网易文化 小非

  前文说到牛狂给班鸠打造武器,不知大家留意到这样一个细节没有,这位全能牛人即使处在专心致志中,也不忘抽空指出旁观者的错误议论。比如当班鸠说半月戟是家传宝贝,他就说那是她爹哄她的;又比如宋昱怀疑那兵器或许出自牛狂之手,牛狂也立刻表示自己做不出那么糟的东西——这说明牛狂是个对原则与概念泾渭分明的人,从不姑息他人言语中的不妥。因此,打劫者吆喝的一句“不怕死的快跑”顿时令他大感不适,尿得很不畅快。牛狂从茅厕里探出头说“什么”,许是希望对方重复一下那个病句,在确定了不是自己听错,即可言正辞严地纠正之:“死都不怕的人,又何必要跑?你们应该喊‘不想死的快跑’才对。”

  无奈这些强盗欺软怕硬,见了他就不想打劫了,马嘴不对牛头地应了句“没什么”,当即准备扯呼。对牛先生的教育冲动置之不理,好不识相。

  大块头虽然模样凶险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还不至于为这么点小事而勃然大怒,他喝住四人本是另有原因。因此,当四人忽然齐齐跪在地上大呼“神仙饶命”的时候,牛狂难免有些摸不着头脑。神仙不说话,口才好的强盗甲只得挺身而出,从“家有八十老母”、“初次打劫从无前科”一直说到:“俺们绝不是流寇,俺们只是附近白鸟屯的小流氓团伙(流寇与流氓是两种档次的人物,官府抓前者不抓后者,大侠杀前者不杀后者——作者注),您老巨灵神下凡,甭跟俺们这些小角色一般见识……”

  据交代,这帮家伙在白鸟屯干尽坏事,招了公愤,以至有德高望重者从外地请了一个武艺高强的大侠前来为民除害——在古代,侠客不与官府斗,流氓不与侠客斗——四小角色一听到风声,早吓破胆,趁那高手未到,结伴逃出来避风头。此番路过打铁镇,不过是心血来潮,想试试俺们这些小流氓有没有升级成为强盗的潜力。纯属客串。

  流氓甲讲得入戏,为了表明他们这些菜鸟之纯正,更招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瞒您说,小的几个千真万确不是做强盗的料!不信你问他,昨晚俺们虽然在路上劫获了……。 昨晚俺们虽然色胆包天地绑架了一个美貌小妞,可是折腾了一夜都还没能把那小妞……没能对那小姑娘……施予兽行!”

  说话间,宋昱与班鸠已从客栈出来看热闹。听了这话,淫贼职业本能地发了个问:“美貌小妞?在哪?”

  流氓甲见陪审团成员也是个个神采非凡,心惊胆战之下,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少侠饶命!女英雄饶命!那小妞……那位姑娘就捆在朝南五里外的一个破龙王庙中。保证毫发无伤,保证原装在室……”——流氓甲说完这些话,立刻招来了流氓乙、丙、丁不约而同的一番怒视,也不知是埋怨他招得太多,还是叫他不要乱保证:你小子怎知她一定就是原装的?

  牛狂对这些供词不感兴趣,自顾盯着他们骑来的瘦马直瞪眼,后来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按了按马肩,脱口赞道:“好一匹忽雷驳,世上原来真有此神物!”

  四流氓抓耳恼腮,班鸠也觉得好奇:“葫芦伯?”

  方才牛狂裁衣的一幕宋昱也有看见,心里早犯嘀咕——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此时见这家伙冲那瘦马两眼放光,料他对相马之道必有研究,随即预感他又要来一番高谈阔论的显摆,赶紧抢先打住:“管它什么忽不忽的,牛兄看得上眼的定是一匹绝世好马。”

  “是吗?”班鸠的疑惑也是流氓们的疑惑。

  “嘿嘿,中用的东西不中看嘛!”宋昱既已确认班鸠的芳心,对牛狂便不再有敌意,称呼他牛兄。只是出于同性相斥的本能,免不得还有些酸溜溜的情绪。

  牛狂笑笑,抑制住点评名马的冲动,问流氓:“你们干嘛三个人骑一匹马?”

  三流氓指着流氓甲,一人一句:“因为今儿轮到他做老大。”:“谁做老大谁就可以一个人骑胖马。”:“他一个人骑胖马,俺们只好三个人骑瘦马了。”

  “唉!暴殄天物……”牛狂叹了口气,掏出几两碎银,丢给那四个流氓,“这马我要了,你们走吧。”

  四流氓本不信那瘦马能有何神妙之处,既然免了皮肉之灾,又有银子可拿,也算是因祸得福。庆幸之余,急忙溜之大吉。至于那破庙中的小妞,且留给诸位去充那救美英雄好了——反正俺们四人辈分混乱,关键时刻尤其没大没小,美女在手谁也不让谁,到头又要像昨晚那样争论无休,闹到天亮也竞选不出谁优先打头阵……

  “牛狂,你不会是……想骑它吧?”班鸠见那匹马瘦得垂头丧气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牛巨人恐怕比刚才那四个人加起来还重。

  牛狂摇摇头:“我不骑马。”

  班鸠心想也是,巨人步伐大,走起路来能赶得上别人骑马小跑,于是又问:“那你买它做什么?”——保护小动物?

  “缘分吧!”好马好比好汉,牛狂负绝世才,无用武地,或许是从这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起了相惜之念。只见他拍了拍马鬃上的灰尘,眼里满是相见恨晚的意味,喃喃道:“那些人不懂你的嗜好,可真苦了你了!”

  事后由于班鸠的好奇,牛狂还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这匹叫作忽雷驳的名马,说它百年不遇,爆发力惊人,是匹天生战马。另外这种马很喜欢喝酒,要是没酒喝就会长得瘦巴巴的,然后还说起过去曾有个叫秦什么的将军骑过……等等。这些知识对班将军的行业或许有些用处,但对采花贼来说,就显得无关紧要了,宋昱心里更多挂念的是“朝南五里外”的那个破龙王庙,因为那里边还捆着一个美貌小妞,正焦急地等待着有个大英雄前去松绑解救。于是在宋昱好不耐烦催促下,三人匆匆用完早点,买了些给人吃的烧味和给马喝的烧酒,便离开了打铁镇,朝南进发。

  大漠上午的气温不生不熟,像一碗兑了凉水的热粥,吃下去容易闹肚子。三人牵着两匹马沿河岸蜿蜒前进,银色水面上反射着眩目的阳光,很让行路人晕头胀脑,走着走着有人就得了健忘症。

  一路无话,不久前方就隐然现出了一座龙王庙,宋昱顿时喜形于色,大呼小叫:“呀!你们看!前面!前面有个破庙!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班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人似乎不应该对意料中的事物表现出如此的兴奋。宋昱不但兴奋,而且惶急,他把白马的缰绳交到班鸠手里,说了声“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解决一下马上就回来”,早撒腿狂奔,绝尘而去。女将军和牛巨人对觑了一眼,都感到莫名其妙——“解决”别人的忧困并不是什么太私人的事,为何要叮嘱我们在这等着?两人没想明白,抓抓头,继续漫步朝前走。

  实际上,宋昱要解决的却是自己的事。许是昨晚略微过量的翻云覆雨,导致咱们这位久旱逢甘露的淫贼大爷的身体竟有些发虚,风凉日热之下,肠道造反,有苦难言。这会儿他心中所盼的便是寻得一个遮光的地方,好将腹中黄白尽兴释放,却早已把营救美貌小妞的事儿丢到了九霄云外。此外,这种突如其来的健忘还可解释为,淫贼在遭遇了采花生涯中的第一次被动之后,心灵受了刺激,变得有些神经恍惚,五迷三道。

  风驰过,枯树枝端仅存的两片叶子飘落。只听“咣”的一声,破龙王庙的木门被一脚踢开,宋昱风风火火地跑了进去,两眼四下乱扫,迅速推断出一个最适合就地解决的阴暗角落,当即提着裤子飞窜上前,人还没蹲稳,已是噼里啪啦,好不畅快……

  ——本来拉屎这种事在小说里大可不必详细描绘,没得招人讨厌?这个细节被写出来,实际上是出于另一个角色的视角。换句话说,上述情形已在近距离里被某人不幸目睹……

  人急的时候难免冒失,这怪不得谁。因此,待宋昱经过一番肆无忌惮的释放,再发出一声惬意的长叹之后,才看见在自己正前方二尺不到的地方,竟有一张因惊诧而变形的人脸,不高不低,恰好面对面。虽然光线昏暗,模样轮廓还看不太真切,但从其姿态上基本可以判定,对方正做的事,与宋昱相近。

  出于礼貌,宋昱客气地朝那张脸点了点头,寒暄道:“你也拉着呐?”

  话音刚落,那人“吧唧”一声跳了起来,退到五步之外,提裤整衣的速度简直迅雷不及掩耳,更随之一声尖叫:“淫贼宋昱!”

  “啊,你是?”宋昱定睛一瞧,“啊,是你!”

  同厕人刚才那一跳已经落到了破窗附近,明媚的光线下,赫然呈现出一个美貌的大姑娘,再赫然她竟是——不久前宋昱因意外不举而强奸未遂的侠女——杜鹃!

  怎么会有这么尴尬的事?宋昱抓着头,脸色发红,道:“你……你……你没擦屁股吧。”——其实他本想问侠女怎么也到这里来消遣,一想这地方既然自己来得,别人自然也来得;于是又想改成问候语气,诸如你吃了吗,终觉场合不对——支吾了两个“你”后,憋不得,最后蹦出句屁话来。

  “放,放你的狗臭噗……噗(猛然意识到‘屁’字不雅,发音不全)……人家是小便!”杜鹃一张俏脸早恼成了猪肝色,口齿乱七八糟。

  宋昱哦了一声,不好意思地看着地面,手指乱画,臭嘴却没管住,又嘟哝:“可是,女子小便完……好像也是要……”

  “闭嘴!讨厌死啦!!!”杜鹃跳着脚大声尖叫,“还不都是你这臭淫贼害的,我……我被你气死啦!!!”

  “我又不是故意的……”

  “臭流氓!”

  “况且这旮旯这么黑,你说我能看见什么?”

  “不要说啦!”

  “好吧,我不说。可是你站那儿看着我,我的事实在进行不下去……”

  “谁看你了?!”杜鹃一蹦三尺,半空中一想,也对,于是急忙闭起眼,落地后一甩长发,跑开,在门口附近背身站定,然后双手叉腰,大喘粗气。过了半晌觉得怒气仍是难消,叫道:“你快点!”

  快点?宋昱愣了愣:“你想干嘛?”

  “我,我要打你!”

  “打我干嘛?莫名其妙……”——实际上,从杜鹃一连串略显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宋昱也已隐约察觉到,在她的恼羞成怒之外肯定还带有点儿别的什么情绪。只是这位向来以善解人意著称的淫贼今天自个儿都很是恍惚,随便觉察了一下就算了,只管专心继续,不去理她。

  对话中止后,气氛透着几分古怪的凝重,于是忽有风起,穿过破旧的窗棂,在不算宽敞的龙王庙里盘旋了一圈,将其间的各种气味送往大门。杜鹃猛被呛到,赶紧憋住呼吸双手狂煽,跑出了庙门。跑得急,险些撞入一个庞然大物的怀里。

  几乎每一个与牛狂首次朝面的人,都会被他的身形吓上一大跳。因为离得太近,杜鹃对巨人的初步印象是他的腹肌,迎面而来整八块;然后就是上边有一个微微凹陷的肚脐,要不是侠女刹步及时,鼻子险些就撞进去了。

  “是幻觉!”杜鹃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高的人,当即闭起眼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恶狠狠地抬起头,睁开双眼,与头顶三尺处的两个铜铃般大小的牛眼对瞪,准备大叫。好在及时,旁边的班鸠认出了她,伸出手指碰了一下她的肩膀,道:“咦?原来美貌小妞是你呀!”

  “什么小妞不小妞的?你会不会说话!”杜鹃闪开几步——眼前的巨人依然巨得恐怖,不过比起有人称赞自己美貌,却也大可暂且视而不见。

  “不是我说的,是四个自称小流氓的草民说的。”班鸠解释道。

  杜鹃觉得高个子女孩有点面熟,正想着是谁,听了她的话不由一愣,叫道:“啊!你看见那四个……”——本来大家都以为她就是受害者了,杜鹃却忽然改口,冷冷道:“什么……什么小流氓,我不知道!没见过!”

  三人大眼瞪小眼之际,宋昱提着裤子从庙里走了出来,一手还拿着串绳子,自言自语着:“我想起来了,有人说过这里捆了个美貌小妞……奇怪,怎么就剩下一根绳子?”

  杜鹃恨恨瞪了他一眼,哼道:“你没看见本侠女在此吗?那个被捆住的女人……早被我救了!嗯……走掉了!”

  宋昱不无遗憾地点了点头,傻笑道:“呵呵,看见了,看见了。”

  “你,你看见什么了?你笑什么?不许笑,不许乱说话!”这会儿的杜鹃就象个炸药包,一转眼又急了起来。

  “好吧我什么也没看见。那么可否请教,女侠小姐准备去哪?”宋昱的意思是问她要不要一起走——这侠女其实挺漂亮的,不然以前也不会企图对她乱来。

  “管得着嘛你!”杜鹃绝对吃了火药。
本文相关内容:受害者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   爆笑flash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Flash:勇者和高塔
      小说推荐


    百合纹章


    张佳玮:朝丝暮雪


    生无葬身之地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 左年
    · 后宫
    · 狼牙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