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7)
2005年05月26日14:06:08 网易文化 王晴川

  深夜,明月再升起来时,山寨中就寂静了许多。

  唤晴独自一个人对着明月发呆。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吱的一声从树枝上飞起,在闪亮的月光下滑向另一根枝子,黑黝黝的枝叶中响起另一只鸟的几声欢娱轻短的鸣叫,那声音随即就静悄下来。她盯着月下那丛丛的树影,不觉有些疲倦地笑了。

  “唤晴,这么晚了,怎地还没睡?”她早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以为是笑云,便没有回头,直到那人开口,她的身和心全在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里一颤,急忙回过头来。

  曾淳的目光磨去了许多往昔的锋棱,倒多了几分柔软和关切:“唤晴,你是不是在想沈先生?”唤晴一笑:“也不是,心里乱糟糟的什么都没想吧!”她觉得他的目光浸在月色里,竟然如此不可抗拒,急忙把头转过去,问:“你为什么没睡?”“我……我来送你这个!”曾淳犹豫一下,还是自怀中取出一枚玉簪递过来。那玉簪雕作飞凤之状,虽非名贵之物,却也晶莹可爱。唤晴眼中一下子散发出动人的光彩来,却怔怔地不知该不该接,只道:“是给我的么,你、你在哪里买的?”“阳泉城,你独自跑去救那卖艺的父女俩,我们分头去寻你,”曾淳的声音很慢,但唤晴听来却极是恳切,“在一家店铺上看了这东西倒还精巧。嘿嘿,这么多年在一起,我也未给你买过一件首饰。”唤晴的心内就是微微一冷,但一眼望见那精巧的玉簪,心内又慢慢暖起来。曾淳长长地吸了一口夜气,道:“我给你戴上吧?”他伸手去抚她的秀发,唤晴一惊退步,口中笑道:“还是……还是我自己来!”举起玉簪轻轻插在头上。

  在黑夜中看到了他眼中流出的比黑夜还浓的失望神色,唤晴又觉有些不忍,柔声问:“公子,你可是瘦了许多!”曾淳缓缓垂下头来,道:“再过十五日就是家父的百日了,自家父死后的这几十天里,我从无一夜睡得安稳。偶一闭目就会看到他,有时候我恍惚中觉得他真的就在我身边,我在迷糊中就急得大哭,原来父亲没死,真的没死,你一直守在我身边……”唤晴听了,心内一阵酸酸的痛,眼见曾淳双目微闭,棱角刚硬的脸上滚下两滴闪亮的泪,就忍不住走上前去,掏出香帕去拭那泪。当年唤晴隐姓埋名潜入曾府,多少次红袖伴读、灯下送茶,早已习以为常,此时心神激荡之下自然而然地挥巾揾泪,却忘了二人之间已经人在情非。

  “晴妹!”曾淳的手却一下子攥住了唤晴的玉腕,将她整个人向怀中带过来。唤晴身子一震,腕子上传来他的火热,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仰起头正撞见那让她一辈子沉醉痴迷的坚毅目光,她忍不住低唤了一声:“淳哥——”这声音细不可闻,唤晴还在心内做着最后的挣扎,但他的力气大,她渐渐软化了,感觉自己离那喷洒着浓烈酒气的身躯越来越近。

  身后忽然传来啪的一声,象是有人踩在地上枯枝上了。

  二人才急忙分开。唤晴转过头,身后的人竟然是笑云。三个人全愣了一愣,还是笑云先自嘻嘻笑起来:“唤晴,曾公子,你们瞧,我喝得可是不少,倒忘了告诉你们,何堂主让我们趁夜下山的。呵呵,全愿梅老道那老酒鬼,”他伸手扶住了那棵老树,象要醉倒的样子,“适才何堂主说了,大战在即,今后鸣凤山上便禁酒了。梅老道馋酒,偏要拉着我、顽石和尚,事后接着喝,非趁着这难得之机,定要喝出一个高下。还好我老人家的酒量普天之下数一数二,要不这时钻到桌子下面的人就不是顽石了!”“这老道士与老和尚看来与你倒挺是投缘的,”唤晴的脸上才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来,“笑云,你当真这时便走?”想到这个忽然撞入自己生命中的总是一脸嬉笑的少年又要和自己分别,她才觉出一阵失落和担忧。

  “是呀,陈将军和何堂主的话是错不了的,夜里下山反而稳妥。此时袁大哥、叶二哥和余二爷他们已经下山去了。若非我有急事赶着下山,怕是顽石那老家伙溜到桌子下面也饶不了我呢!”他的笑容一如往日的天真自在,象是什么也未曾瞧见。

  唤晴忙赶过去扶住他:“你……你这么醉醺醺的如何下山?”“自打练成内功之后,我便醉不了了,”笑云反向她眨了一下眼睛:“我来向你先告别一声,让你莫要牵挂,免得我一下山,你便想我想得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唤晴噗哧一笑,啐道:“什么时候也管不住你这张嘴!”笑云望着这张月色下轻嗔浅羞的笑靥,忽然之间心内一痛:“她和公子曾淳在一起,也就罢了,为什么适才她忽然看到我时,偏偏有些慌张?唤晴是一个直性子的人,那一丝尴尬恰是她心内的不安,原来……原来她对公子曾淳始终是不能忘情!”两个人的目光碰在一处,却不说话。微微一沉,还是唤晴觉得曾淳在旁,有些不好意思,问:“尽愣着做什么,怎地不说话?”笑云才一笑,忽然在她手上重重一握:“好唤晴,等着我回来!”说罢转身便行。

  唤晴觉得他的手又大又暖,正待说什么,那双手已经抽回去了。她反手一抓,却抓了个空,夜色中只见任笑云晃荡荡的身子几步之间已经跨出去老远。唤晴追出几步,喊道:“笑云,你一切小心!”静悄悄的山林中却没了笑云的声音。

  笑云的心内这时却是一阵没着没落的苦涩伤感,他一边迈步疾行,一边暗自开导自己:“任笑云呀任笑云,你大字不识得几个,出身更是微贱,怎能跟公子曾淳这样的人中龙凤相比?何况人家两个是早就认得了的,那是青梅竹马、同甘共苦的,你、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罢!”虽然他这人是天生的宽心直肠,但乍遇这等伤情烦恼,心内那种空荡荡的失落怅然却是难以排遣。他甚至觉得自己成了天地之间多余的一个人,连头上那轮冷月都在嘲弄自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子。在自家小院中和唤晴的惊艳一会、深夜中她哀求自己假扮公子的凄苦眼神和老君庙内为了她独斗群魔的诸般险象一瞬间都涌上心头,跟着又齐齐化作了沉重的铅块,将他的心永无止歇地向下压去。这时候心底的酒意又翻了上来,笑云不觉展开了“平步青云”的轻功疾步而行,两旁黑黝黝的山岩和树木飞快地从他两旁掠过,

  青牛山在鸣凤山之南,笑云下山之时马马虎虎,也没有问清具体路径。此时他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烦躁,下了鸣凤山,便即不管不顾地疾往南方跑去。天色大亮之时,笑云的酒意才醒了一大半,在一处岔路前便慢下了步子。这时兀自是盛夏时分,日头一出来,人就觉得浑身蒸腾腾的燠热,笑云便在一株大树下坐了。正待歇息片刻,却一甩眼瞧见树上寥寥的划着一个记号,却是聚合堂联络所用的暗语“石解语”。

  他识得的“石解语”不多,偏偏这个记号却是堂中弟子最紧急时才用的求救之号,所以笑云一眼便认了出来。暗语中所画的箭头标出了那人行进的方向,却与他要去的路径相反,笑云微一寻思,便站起身来,循着那方位奔了下去。

  这暗语时断时续,前面的路上又见了三个,便将笑云引到了大同府来。

  大同府古称云中,自古以来大同便是兵家重地,昔年汉高祖遭受的七日“白登之围”便在此地。永乐年间,更因大同北控沙漠,藩屏京师,设镇守总兵官。但在嘉靖一朝,却因朝廷所用非人,将官残暴,奴役兵民,竟于嘉靖三年和十二年发生过两次兵变,后虽在能人志士刚柔并济之术下平息,却也弄得这古城大同萧条残破,难复当年风光。

  笑云进得城来,却见四处城楼环列,号角相闻,虽然墙高池深,壁垒森严,但城内街衢就显得冷落无比,店铺商肆也远不及京师的繁华。但奇怪的是一入大同,聚合堂的石解语他却再也找寻不到。

  耐着性子寻了半日,始终不见踪影,这时日已过午,肚子便开始咕咕的乱叫起来。笑云眼见前面一座酒楼甚是气派,也懒得细瞧招牌,便迈步而入。在二楼倚窗的位子上坐了,笑云心中愁意更浓,这时眼前抹不去的全是唤晴的影子,一时恨得她要死,一时却又对她牵挂无限。这么开窗发呆,胡思乱想,直到那店小二走到跟前招呼道:“大爷是初来此地罢,咱们这凤台楼是本镇最大的酒楼,大爷在此吃酒,从此便步步高升,财源广进!”笑云才一惊而醒,索性将身上的几两散碎银两尽数拍在桌子上,唤那小二多上酒菜来。

  店小二见他拍出的居然不是寻常的铜钱,而是硬梆梆的银子,不由喜上眉梢:“大爷上了这凤台楼,真是好眼力!您瞧楼边那座废弃的高台,据说辽国时的萧太后便在那里住过。咱楼下那块石盘,便是萧太后用过的梳妆台,这'凤台楼'三字便因此而来!”“凤台楼,好名字!”笑云听说书先生说过杨家将,对这萧太后略知一二,心下才来了一些兴致,正待细问那小二有什么拿手酒菜。却听得楼梯口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叱:“饿得要死了,还不许吃口饭么?”这声音娇媚婉转,虽是愤然而发,依然悦耳动听之极。笑云忍不住抬头看去。听得楼梯山响,上来数人,当先一人是个身材窈窕的少女,一身素裳缟袂,风姿楚楚,只是宽大的帷帽上垂下一层薄纱,却瞧不见她的庐山面目。适才那声呼唤想必是她所发。

  她随身后却是凶巴巴的随着四人,均是持刀带剑,寸步不离地跟着她走上酒楼。内中一个长发头陀瓮声瓮气地道:“吃便吃,还怕你这小妞跑了不成?”这一群人凶神恶煞一般在一张大桌前一坐,登时将四五个临桌的客人惊得走了。酒楼中的一个伙计眼见来者不善,忙上前招呼。那头陀道:“一人一碗面,不要旁的,只要快!”这时任笑云眼前的那伙计兀自滔滔不绝:“咱凤台楼的手段可是远近闻名,不说这名扬天下的大同面食,单以名菜而论,最著名的该是盏蒸鹅、水晶鹌子脍、香鸭玉蕊羹八种,这八道酒菜各有各的讲究,各有各的主料,做出来八种颜色,八种味道,合称'八仙过海'!”笑云听他说得绘声绘色,忍不住满口生津,叫道:“甚好,甚好,这八仙过海,你一并给我端上来!”那伙计眼见笑云如此爽朗,精神更增,连比划带说:“来了咱们凤台楼,下酒的凉菜'桃花西瓜膏'可不得不尝,这是用时鲜的桃花汁绊上西瓜瓤以文火煎成,那桃膏如大红琥珀,瓜膏可比金丝软糖!”笑云听得新鲜,笑道:“好,这个也要,快快端上来。”那大桌上的少女听了他的声音,忽然叫道:“一碗面干巴巴的有甚吃头,我也要那'八仙过海'和'桃花西瓜膏'!”她身周四人中有个身形干瘦的老丐将手在桌上重重一拍,低喝一声:“老实些好!你当咱们是请你吃酒么,这一路上你东拉西扯,百般拖延,就是不说那块玉的来历,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四人中另两人一个是浑身油腻的胖子,腰间别着一把尖刀,想是个市井屠夫。另一个却是一个弯腰驼背的五十多岁老妇人,手拄一根黑黝黝的龙头拐杖,瞧她鸡皮鹤发的,却偏偏穿着一身艳丽之极的大红衣衫,显得说不出的邪气。

  眼见那少女赌气不语,那红衣老妇阴森森道:“一会若还不说,吃了这碗面咱们就送你上路!”那少女道:“你们……你们以大欺小,以……众欺寡,待会我大哥来了,便让你们好看!”声音哽咽,竟然是给吓哭了。红衣老妇冷哼一声:“你不是说你'生来命苦',就是'孤苦伶仃一个人'么,怎地多了个大哥?难道是你相好不成?”那头陀哈哈大笑:“直娘贼的,瞧她这副尊容,这辈子也别想有什么相好!”那少女象是给说到了痛处,哼了一声,忍不住昂首叫道:“便是我的相好,又怎样了?”蓦然间她瞧见了任笑云正自大张双眼望着自己,忍不住咦了一声,向笑云招手道:“好哥哥,你可来了,这里有许多坏人欺负你妹子呢!”声音仍是娇柔细润,说不出的动听。

  “这么软绵绵娇滴滴的声音,胜过戏台上的小娘了!”笑云心下惊奇,但自觉与她素不相识,还当她唤得是旁人。正自疑惑间,那四人八道冷冰冰的目光已经向他瞧来。

  那干瘦老丐见了笑云器宇不俗,微微一愣,又见他一副满头雾水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丑小娘一路上尽会胡说八道,光天化日的居然还乱抓起汉子来了。嘿嘿,莫说那小子不识得你,便是识得,瞧见爷爷在这里,也不敢上前!”笑云见这四人一直恶语训吓那少女,本就有气,听了这话心内更是怒火上升:“想来这姑娘是给这四个凶徒擒住了,不知逼问什么东西,只怕片刻之间这四人便会对这姑娘下毒手。她百般无助之下便乱抓救命稻草,却求到了我的头上。”忽然也将桌子一拍,叫道:“妹子,原来是你,可想杀哥哥了!”那几个怪人一愣,脸上尽是狐疑之色。笑云道:“今天你可是来得晚了,还不快和你几位朋友一同过来吃喝!”那少女也似是料不到笑云居然承认得如此爽快,愣了一下,随即拍手道:“好呀,你这好热闹的脾气还是未改分毫!”笑云瞧她拍手欢笑,一派天真漫烂之色,心下更增了救她之心。那红衣老妇蓦地将拐杖重重一顿,怪叫一声:“铁头陀,云八爷,人家请咱们过去啦!”一直默不作声的屠夫嘿嘿一声:“于三奶奶既已发话,铜锤自当照办!”那少女倒先盈盈立起,笑云只觉鼻端传来一股淡淡的甜香,那少女已经紧紧挨着自己坐下了。

  四条怪异的身影随即慢悠悠地晃了过来,将二人紧紧夹在当中。那少女道:“大哥,小妹给你引见一下这几位武林前辈,这位大师便是以一对莲花刀一夜之间挑翻西北红绳会的铁云大师,江湖人称铁头陀!这位老……老先生便是七年之前在华山绝顶英雄会上独败崆峒三隐的云八爷,云八爷与人动手从来都是后发制人,暗箭伤人的事那是从来不屑一顾的。这老婆婆于三奶奶更是有名,虽然使毒功夫高强,却懒得一用,当年铁拐对铁拐,大胜了丐帮执律长老阎豹庵,那一仗是以硬碰硬,于三奶奶的龙头拐杖虽然另有机锋,却没有派上用场!这位不停嘿嘿笑的大哥么,便是以油锤灌顶和地躺刀法驰名天下的方铜锤了!”那四人听她语音轻柔,如乳莺初鸣,寥寥数语便将自己平生的得意之处说得光彩无比,虽然言过其实,也不由洋洋得意。笑云心中暗自后悔:“他奶奶的,这四个狗贼想来都不好应付,早知道如此,不如不充这英雄。我这假妹子也够绝的,明明将这四人的老底揭了个干净,却正话反说。嗯,这头陀刀上功夫厉害,屠夫想必是头上、手上功夫了得,这云八爷喜欢暗箭伤人,于三奶奶爱使毒药,可都要提防一二。”便依着唤晴所教的,四处拱手,一个劲地连道:“久仰久仰,幸会幸会!小弟姓任,见过众位前辈!”这时那酒保已经将那八样拿手好菜送了上来,更在桌上添了一大份桃花西瓜膏。那于三奶奶笑吟吟地挽起袖子,一只老手弯成兰花指捻了勺子在西瓜膏内舀了一口吃了,口中连赞:“不错,不错,小妹妹,你不是一直馋这西瓜膏么,快尝尝吧!”那少女给她笑得毛骨悚然,这于三奶奶最擅使毒,她动过的东西谁敢再吃,忙道:“我这时瞧见我哥哥便饱了,还是云八爷你们吃吧!”于三奶奶嘻嘻娇笑:“小兄弟,你是东道,不必客气,可要多吃一些!”任笑云应了一声,将那西瓜膏舀了一大勺便吃。那少女惊叫一声:“莫吃……”笑云不理,早倒入了喉咙里。于三奶奶赞了一声爽快,一只兰花老手穿花蝴蝶一般飞舞着,将那几个菜都尝了一遍,边吃边赞。

  这一来却苦了他人,非但那少女噤若寒蝉,便是云八爷等三人也对她忌惮之极,这时候也只能干瞪眼瞧着,不敢动筷子。

  任笑云却忍不住了,他这时饿得很了,只觉西瓜膏入口平安无事,便放了心,当下落筷如飞,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还殷勤相劝。铁头陀等眼见他不顾死活的吃喝,忍不住嘿嘿冷笑。桌子上便只有于三奶奶和笑云二人大吃痛饮,余下四个人却直挺挺地坐着。这情形有几分滑稽,更有几分诡异。

  片刻之后,于三奶奶忽然哇的一声,狂吐了起来。原来她右手长长指甲里暗藏毒药,左手指甲内却藏有解药,适才起勺落筷之间,每一盘菜均被她撒下了独门药物,一边却暗自里吞下了解药。眼见任笑云毫无顾忌的放口大嚼,丁点不将她的使毒功夫放在眼内,于三奶奶心下恼怒,一边暗自将药量增大,一边也要不住吞服解药。

  但解药、毒物其实均为辛辣猛厉之药,使毒者平时吞服少许或可无妨,此时吃得多了,于三奶奶的老身子板到底比不了任笑云吞服过“五色神龙”的毒血、兼以内功贯通经脉的百毒不侵之身,她陡觉五脏如焚,狂吐了一大口,便觉眼前一黑,砰的栽倒在椅子下。

  铁云头陀又惊又怒,大喝一声:“贼小子,竟敢对于三奶奶暗下毒手!你是明摆着要给这丑丫头撑腰,跟爷们作对了?”笑云干笑一声:“我妹子一个人孤苦伶仃怪可怜的,姓任的斗胆请各位放她一马!”话虽说得大咧咧的,一只右手却暗自握住了腰间的钢刀。笑云回山后不久便将那把披云刀还给沈炼石。但沈炼石那时新丧爱徒,只将袁青山转交的夏星寒所使的断水刀留在身上,却就披云刀郑重赠与笑云。笑云瞧他神色黯然,便只得收下。但那披云刀为武林罕见利器,太过显眼,这一次下山便没有带在身上,只携了一把平常的单刀。

  云八爷阴阴地道:“铁云老弟,这大同府可是你的地盘,居然还有人不将你放在眼内,这可奇了!”铁云素来飞扬跋扈,登时恼了,怪叫一声,自背后抽出双刀,也不站起,一双刀便劈面砍来。

  当当当数声响亮,笑云一势“听风势”疾挥之下,铁云的两把戒刀有如撞上了一道铜墙铁壁,连环七刀尽数被荡了回来。铁云只觉膀臂酸麻,若非他天生膂力惊人,双刀只怕早就飞了。但他是个直肠子的浑人,自度出道以来罕逢对手,怎会对一个后生小子示弱,狂啸声中,挺身而起,又再扑上。

  一片如雪的刀光直卷过来,这一回他莽性发作,刀招竟然将笑云和那少女一起裹住。笑云在一招之间已将他底细摸清,自觉此人的功夫尚不及青蚨帮的几大鬼王,但一旁还有二人虎视眈眈,可半点不能大意。当下运足劲力,猛挥一招“倚天势”硬碰硬地直撞了过去。

  只闻锵然一响,一把戒刀倒飞起来,直插入屋顶,莽头陀惨叫一声,疾步退开,右臂之上已经鲜血淋漓。

  便在此时,任笑云忍不住咦了一声,原来那头陀和他对刀之时,刀风激荡,将那少女帷帽上垂下的轻纱吹得飞了起来,笑云一回头间,清清楚楚地瞧见了那少女的长相。却见这少女面色黑黄,臃肿的脸上生满了疮疥,更有一道刀疤自额至颌,弄得她嘴唇也几乎豁开了。适才那头陀和云八爷屡次骂她丑丫头,笑云只当是粗口恶语,但此时才知这少女委实是丑得不能再丑了。

  就在他一愣之时,那少女忽然娇呼一声:“小心!”忽然推了笑云一把,一股柔软的劲力便带得笑云身子随之一侧。嗤嗤嗤三道白光擦着他腰际飞过,但犹有一刀插入了听他的左臂。云八爷磔磔怪笑:“兔崽子中了八爷的飞刀啦,大夥并肩子齐上将这厮料理了!”屠夫方铜锤虎吼一声,忽然自桌下滚来,一把匕首剜、旋、斩、刺,竟将十八路小解腕匕首和地躺刀法融于一路,招法阴毒狠辣之极。笑云从未见过如此打法,踉跄挡了几招,一眼碰上方铜锤那凶悍的目光,心下登自怯了。蓦地抽身一转,已将那少女的纤腰揽住, 一脚踢翻了桌案,喝道:“剧毒酒菜,见血封喉,请你们尝尝!”满桌酒菜汤汁四散飞出,云八爷三人显是对于三奶奶所下之毒忌惮得紧,一起向后退开,生怕给菜汁溅在身上。任笑云得此一缓,已经抱起那少女展开绝世轻功穿窗而出。

  这时候他情急拼命,半空中居然又是一大步迈出,当真如平步青云一般地远远飘了出去。铁云三人抢到窗前,眼见笑云抱着一人,却能凌空飞纵,这份功夫委实闻所未闻,惊骇之下全愣在当场。方铜锤喃喃道:“娘的,这家伙是不是人?”笑云真气展开,在楼下一株绿意苍苍的老柏上轻轻一接力,又飘然飞出,便向长街对面纵了过去。凤台楼前的行人见有人凌风飞舞,只当是天上飞来神鬼,几个闲人争相叫喊:“神仙来啦,看神仙呀——”笑云心下得意,落地之时忘了收回真气,砰的一响,脚腕子给崴了一下。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