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8)
2005年05月26日14:06:49 网易文化 王晴川

  笑云这时也顾不得许多了,将那少女扛在肩头便没命价飞奔,那少女见他奔起来快若惊马,不由一双玉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双肩。二人身体相偎,笑云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阵阵传来,那少女不由一阵心慌意乱,待得穿过一条街道,她才忽然觉得害羞,低声道:“多谢你了,求你……放下我来!”声音低婉娇羞,竟让笑云的心也跟着一颤。

  “再忍忍吧,”笑云这时候可不敢停歇,“你不在江湖上混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什么时候都是逃命最要紧!”前面四敞大开的南城门已经遥遥在望,笑云足下加力,有如一道掣电般急奔了过去。守城的官兵只觉眼前人影一闪,还没有瞧清楚,笑云已经冲了过去。

  城外不远处枝叶密翳,却是一处榆树林子。他一口气跑到林内,才将那少女放了下来。

  “任大哥,多谢……多谢你啦,你的伤不碍事吧!”那一袭轻纱又垂了下来,隐隐的可以瞧见纱后面一双盈盈闪动的眸子,居然多了几分秀气和灵动。

  “你大哥闯荡江湖,这样的皮肉小伤每日里也要撞上一二十回,”笑云擦着满头的大汗,觉得今日仗义救美,虽然这“美”有些名不符实,但总算做了一件光彩之极的大好事,心下好不得意,下山时的失落之感终于减了许多。

  “大哥,小妹给你包扎一下!”那少女自怀中取出一方玉光莹莹的小盒,打开来抹了一点敷在他伤处,又将一只锦帕细细缚在他臂上。笑云本想推辞几句,但她手段娴熟,几下子就包扎好了。他见那锦帕花样繁复,玉盒雅致润泽,暗想:“这姑娘虽丑,但身上装佩倒极是不俗!”便问:“妹子,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那少女微微垂下头来,低声道:“我……我叫小玉,我娘早就撇下我走了,爹爹又………。一时找寻不到!”笑云听了,心中忽然一酸:“原来这姑娘和我一般,也早早的没了爹娘。” 便问:“你象是会武艺的,却因何给这几个恶人欺负?”“我的武功是娘教的,可惜她的十成武功我学不到一半,”少女深深一叹,“ 这几个恶人在江湖上名声不小,都是娘以前的仇人,他们不识得我,却认得我身上所戴的一块玉佩。那是我娘留给我的。那晚我在客栈中思念娘亲,便拿出了玉佩赏玩。那云八爷见我孤身蒙面的一个女子,便闯入我屋中想占我便宜,却一下子认出了那玉佩。这四个恶鬼便一下子缠住了我,逼问我娘的下落。若是单打独斗,这几人我都不怕,但四人齐来,我便不成了。更要紧的是,万万不能动手——若是给他们瞧出我的武功渊源,那可就更加糟糕了。危急之下,我便一路东拉西扯,一会哭一会闹的,却还是没有甩开这几个恶鬼。眼见挺不过去了,却终于遇上了你!”笑云瞧见薄纱后的眸子象是一泓秋水闪烁,跟着扑簌簌的几点清泪滴在了那一双美玉般的素手上,心中也是一片凄楚,问道:“那你便再没有别的亲人了么?”这句话却问到了痛处,少女的声音立时有些哽咽:“不错,这多年来我……一直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儿!”笑云心内一热,忍不住一把握住她的双臂,道:“小玉,你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若是你不嫌弃,我任笑云便真的做你大哥,成不成?”“当真?”她止住了哽咽,那一泓秋水闪闪的,显得欣喜无比,“大哥,你这人真好!”说着忽又低下头来,轻声道:“大哥,我在酒楼上贸然将你认做相好,你……你不怪我吧?”笑云想起适才的情形也觉可笑,连道:“不会不会,那想必也是你的东拉西扯的功夫吧!”小玉却抬头问道:“大哥,我……是不是生得很丑,真的象铁头陀说的,这辈子也别想有什么相好么?”不知怎地,这一句话忽然触动了笑云的心事,暗道:“是呀,这姑娘太过丑陋,实在难以找到一个相亲相爱之人。但我呢?我这辈子相亲相爱之人会是谁呢,在唤晴心中,只怕还是喜欢曾公子多些!”眼见她虽然神色黯然,却依然不掩一股惹人怜惜的天真纯朴之气,他心中实在不忍伤害这个女孩子,便道:“莫要理那铁头陀,将来大哥自会给你寻到个一辈子爱你怜你之人!”小玉的头转到了一旁去了,声音淡淡的:“多谢了,只是这个可要难为哥哥了。这个事么,想必还是大嫂帮着做的好!”笑云皱了一下眉头:“你还没有大嫂,大哥也只是刚刚……刚刚瞧上了一个人。”说到这里,心内忽然一沉:“是呀,我对唤晴原来还是一厢情愿的多,说到底她还算不得我的恋人。”小玉嘻的一笑:“只可惜人家却并不如何喜欢你,是不是?”笑云一愣,忍不住脱口道:“你……你如何知道?”小玉的笑更加狡黠:“我刚上得酒楼,便瞧见你一个人望着窗外发愁,后来更要了一大桌子菜。若不是窈窕淑女求之不得,又怎会如此长吁短叹的?”笑云实在想不到这少女精灵聪慧如此,他苦笑一声,暗道:“我那时脸上不知是如何难过了,竟让这素不相干的少女都能一眼瞧出来!”抬头却见日已偏西,心内的愁情一霎时便如这暮色一样堆积起来。

  小玉瞧他神伤,忙抓住了他的手,轻轻摇晃,说:“大哥,不必伤心。你是个大好男儿,将来你自会寻到一辈子爱你怜你之人,”想了一想,又道:“而且,你也爱她怜她,一辈子欢欢喜喜的。”眼见笑云只苦笑一声,脸上苦闷之色丝毫未减,小玉便道:“大哥,我便唱一支曲儿,给你开开心,如何?”“原来妹子还有此本领,”笑云忽然想起路上看到的石解语,忙道:“可是我有一位朋友遇上了难处,我这就要赶回城中去寻他。”小玉道:“天色已晚,那四个恶人还在城内,你怎地去自投罗网?”笑云想想也是,既然聚合堂的暗语再也寻不到了,我任笑云又何必去巴巴趟那浑水?他本是个心宽眼阔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既然聚合堂的这朋友遍寻不到,索性就扔在了脑后,当下便和小玉在大树下坐了。

  小玉开口唱道:“粉艳明,秋水盈,柳样纤柔花样轻。笑前双靥生。寒江平,江橹鸣,谁道潮沟非远行。回头千里情——”适才她说话之时,笑云已觉燕语莺声,平生罕闻,此时这曲子一起,那柔媚的音色更是迷人心魂,笑云虽不通曲乐,却也觉出这歌声剔透空灵,象一只舞在云翳间的彩鸾,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脱俗。

  他有些惊异起眼前这个陌生的小玉来,只见她身材高挑,较之娇小的唤晴似乎微高一些,浓浓青丝自帷帽中散出,有如一匹闪亮的黑缎子蓬松而写意地垂在肩头。那一抹缥缈的歌声自她口中一发,笑云几乎就忘记了她那张令人生畏的脸孔,仿佛伴着这情歌妙曲,眼前的婀娜轻襦,飘逸长裙,忽然间全透出一股绝艳的妖娆来,她整个人也似乎全拢在一抹若有若无的轻烟之中了。

  这样的歌声,这样的人物,委实不该是人世间才有的。

  小玉和他并肩坐着,抬眼望着头顶满树枝桠拥着的一片暮色云天,将这几首《长相思》串成的曲子接着唱下去:“行相思,坐相思,两处相思各自知。相思更为谁。朝相思,暮相思,一日相思十二时。相思无尽期。”这一首唱罢,笑云才想起叫了一声好来。

  小玉向他微微点头,轻纱后的一张脸象是微微笑了一笑,接着唱道:“我心坚,你心坚,各自心坚石也穿。谁言相见难。小窗前,月婵娟,玉困花柔并枕眠。今宵人月圆。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最后那一句曼声轻吟,竟让笑云生出一种如烟如梦的飘忽凄迷。这后三首《长相思》语义浅显易懂,他听了心中感触皱发,忍不住轻声吟道:“我心坚,你心坚,各自心坚石也穿……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好妹子,你这曲子唱得真好,”他忍不住喃喃赞道:“便是皇帝老儿的那些嫔妃娘娘,也未必有你这样的本事!只是……”他本来想说,只是可惜你长得不美,但话一出口,立觉不妥,便将后半截硬生生咽了下去。

  “只是什么?”小玉却不放过他,“只是我生得太丑是不是?”笑云给轻纱后的那双清眸逼视得一阵局促,急忙干笑两声:“也幸亏你生得不美,不然你是做定了娘娘皇后了,还哪里认得我这个兄长!”小玉才格格一笑,却将头一昂:“大明的娘娘皇后有什么了不起,若是我瞧他不上,慢说是皇帝老儿,就是玉皇大帝,也迫我不得!”笑云听她说得傲气十足,心中倒觉得有几分好奇,便道:“是呀,我妹子唱歌这么好听,人又这么聪明伶俐,其实是一个人间难得的好女子!”“是么?”小玉听了,显得极是高兴,那眼神似乎也温柔起来,“大哥说得可是真心话么?”任笑云把眼一瞪:“那是自然,响当当的任大侠说的话,哪里有错的!”眼见天色将晚,便站起身来,道:“好妹子,你一个人在江湖流浪,太过凶险。不如和你大哥一起去鸣凤山,聚合堂的兄弟们都在那里,山上尽是象你大哥这样的英雄好汉。到了那里,便没有人欺负你了。”“你这就要回鸣凤山么?”小玉听得他说起鸣凤山和聚合堂,倒并无什么惊奇之色。“不是,此去大同府不远,有一座青牛山,我要先去那里去送一封书信。”笑云说着抓起了脑袋,“可是他奶奶的,我下来时走得匆忙,忘了问那狗屁青牛山的路径了。”“鸣凤山,聚合堂……我暂时还去不得那里,”小玉有些黯然神伤地念叨着,“但此时云八爷那几个恶徒好歹算是甩开了,左右无事,不如送大哥你到青牛山寨一趟!”笑云大喜,眼见日已偏西,若是无人带路,只怕天黑也寻不到那狗屁山寨。当下二人结伴而行,穿过林子,直向青牛山而去。路上笑云想起鸣凤山旁尽多绿林好汉,不由笑道:“小小一个大同府,怎地这多占山为王的,这官府都吃什么的?”小玉道:“这个大哥你就不懂了,自来官匪原是一家,官也是要靠匪养活的。他们每年剿上一两次匪,虽是将这些绿林好汉从一个山头撵到另一个山头,便能将朝廷要来大笔银子,若是哪一天没了匪,还要这些官兵何用?”笑云闻听,只觉甚有道理,连连点头道:“看来最苦的还是边兵,剿匪的美差摊不上,又苦又累不说,更要缺衣少穿!”玉盈秀笑道:“是呀,听说鸣凤山上的陈莽荡陈将军就是打着帮忙剿匪的旗号,回兵大同,领了一大笔开销,随即上山落草!”一路之上,小玉笑语盈盈地说个不停。笑云发觉这少女于古往今来之事所知甚多,而且妙语如珠,天南地北的事经她的妙口一说,便极是有趣。笑云顿觉心内的郁闷之情大扫。

  不知不觉之间,便行到一座大山之前。小玉便止了步子,远远地望着暮色中那座如耕牛斜卧的青山,道:“大哥,这里便是青牛山了。我……我就不随你上山了。”笑云一愣,道:“那怎成,你一个女儿家留在山下,岂能让我老人家放心?”小玉微微一笑,忽然双手疾吐,已经擒住了笑云的腕子,一翻一压,便将他轻轻巧巧地制住了,招式居然精妙之极。“大哥,这一下你放心了么?”笑云拼力一挣,觉得小玉的内力大是不弱,不由笑道:“了不起,可是做哥哥的还是不放心。若是那铁头陀他们又寻到此处呢?”小玉一笑松手:“那我便学你,逃命要紧!”任是他如何劝说,小玉就是不肯上山,只道:“那些山大王凶得紧,我还是在这大树下面等你!”笑云拗不过她,只得道:“好,便依你,可不要四处乱跑,仔细山里有老虎!”举步便匆匆向山上行去。

  “大哥,”她忽然叫住他, “若是你回来后看不见我,也不必寻我。日后妹子自会去鸣凤山找你。”笑云只见暮色里那双眼睛有些光闪闪的,象是有泪涌出,他心内忽然一痛,虽然短短的半日时光,但笑云心里已经对这神秘而又天真的少女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愫来了。“好了,”他忽然一顿足,“你在此等我片刻!”蓦地展开轻功,便向山寨奔去。

  当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将何竞我和鸣凤山的名号说与那巡山的喽啰,片刻之后就见寨门大开,十几个喽啰便将他接上山去。

  任笑云听得何竞我说过,这青牛山上大寨主奚长峰、二寨主叶孤河均是武功卓绝之辈,奚长峰当年以铁掌功夫纵横塞北,更曾自创逍遥帮,过着打家劫舍、亦正亦邪的勾当,只因后来的地盘与忽然挥师北上的青蚨帮相接,郑凌风遣人“招安”不成,双方便是一场火拼。大败之后的奚长峰只得带人到青牛山落草。后来又有以一手“九曲毒环”闻名江湖的叶孤烟赶来投奔,二人便合称“铁掌峰,九曲烟”。只是听说这奚长峰脾气古怪,叶孤烟眼内无人,何竞我嘱咐笑云勿要小心在意。

  二位寨主在大厅见了笑云,便摆布酒宴为聚合堂主差来的特使接风。那奚长峰岁当中年,却生得干瘦焦黄,席间更是神情落寞,少言寡语。任笑云屡次提及何竞我请他们同上鸣凤、共商大义的来意,奚大寨主不是充耳不闻,便是旁顾左右而言他。倒是一脸精明干练的叶孤烟谈笑风生,不住口地殷勤劝酒,说与余独冰余二当家的最是熟捻,每一次见面都是一醉方休的,这一次他不来便要一股脑着落在任兄弟身上了。

  笑云心中惦念小玉,只想快些下山,当下酒到杯干,一柱香的功夫便独自将一坛子烈酒喝得底朝天了。奚长峰瞧见这位聚合堂来的少年虽然名不见经传,却是酒量如海,才对他寥寥说了几句话:“何堂主也是老朋友了,既然有求,自当前去。只是这几日山寨繁忙得紧,聚义之事,再说罢!”笑云瞧他一副爱死不活的样子,心中早有几分不喜,再闻得他说出这等言语,心道:“这老病鬼想是让郑凌风打怕了,这等废物去了也无甚用处!”当下懒得多留,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即拱手作别。

  奚长峰略一点头,却连一句挽留的话也不说。倒是叶孤烟亲自送出厅来,陪他下山。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