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31)
2005年05月26日14:20:11 网易文化 王晴川

  屋内烛灯已熄,一片白烟般的月光穿窗而过,洒在他的脸上,唇边馨香犹存,笑云不由生出一种梦一样的恍惚来。

  耳听得小玉微细的足音直向东北方渐去渐远,他的心神才从那香梦中挣扎出来。心内虽有些焦急,奈何要穴被点,这时他只得暂且凝心定气,运起纳斗神功来。胸前那块美玉果有一股温凉润泽之气,使他自然而然的静下心来,加之小玉惜他内伤才愈,使力不大,片刻之间笑云就觉胸口一畅,翻身而起。

  窗外的月光如烟如梦,早没了小玉的身影。笑云咬一咬牙,便跃上屋顶,直向东北方追去。本来要在大同府内寻得小玉,无异大海捞针,但他心情急迫之下,还是一心盼着奇迹突现。

  任笑云“平步青云”的轻功尚不纯熟,在平地上施展之时快若疾风,穿房跃脊就蹩脚许多。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向东北方奔了片刻,笑云忽然把心一横,跃下地来,一路扯开了喉咙大喊:“小玉,你在哪里?”“林惜幽,你这老鬼有种便出来决一死战!”才喊得几声,静悄悄的街上忽然涌过来四五个巡夜的官兵,大呼小叫地向他奔来:“哪来的贼小子持刀乱跑,只怕是蒙古的细作,先锁住了!”笑云一惊,正待转身逃开,长街一角的屋檐上忽然闪出一袭白影,悄无声息地凌空扑下。

  这一扑事先决无征兆,其势又快若流星飞坠。笑云大惊之下,已经避无可避,急展一招“倚天势”向上挥出。掌影飞舞之间,那白影忽然闷哼一声,又鹞子一般掠上墙头,却是林惜幽。笑云双目一寒,横刀喝道:“姓林的,快将小玉放了!”“想见小玉便随我来!”林惜幽大袖一拂,腾身而起,几个起落,已远在数丈之外。笑云双目喷火,奋力冲开几个官军,笨手笨脚地跃上屋脊,鼓气赶去。二人奇快无比地直向城外奔去。

  大同府城号称“北方锁钥”,于北侧城墙高大坚固,南侧就差了许多。林惜幽引得笑云奔到南侧城墙下,旋即展开轻功直掠了上去。笑云不敢大意,斜奔几步,从远处纵身攀上了城墙。

  正待跃下,遥遥的风里面忽然飘来一丝细细的呼声:“笑云——”仔细听时,那声音又再不可闻了,他一愣,只当是听得差了。眼见前面白影飘忽,林惜幽已去得远了,他只得持刀跃下接着追。二人一追一逃,一路奔上了一个土坡,这地方一团乌黑,四处煤迹斑斑,显是一个废弃的煤窑。

  林惜幽在岗上霍然站住了身子,转身盯着疾奔之后却气定神足的笑云,沉声喝道:“贼小子,你满口小玉长小玉短的,却知不知道这小玉到底是何人?”笑云闻言一愕,不错,相遇一日,自己只知道她兰心慧质,孤身一人,便是她的倾城绝艳,也是刚刚才见到,至于她因何陷身青蚨帮,平生所做何事,却从没有想过要问上一问。其实他性子粗豪,二人相聚的短暂时光中一直变故迭出,这些事就算想到,也懒得去问。

  “你这厮昏头昏脑,还是老夫让你做个明白鬼,”林惜幽一步一步逼进,“她是我青蚨帮中的花魁……”说到这里忽然欺身直进,横扫一腿,地上无数乌黑的煤块登时疾向笑云射来。笑云本来对他全神贯注,但听他说起小玉,还是心思一浮,哪料到林惜幽已经骤然发难。急忙挥刀抵挡,却手忙脚乱之下腿上已给煤块砍中数下,那碎煤贯入了林惜幽的独门劲力,笑云只觉痛入骨髓。

  忽然间腰间一紧,又被一团白茫茫的东西裹住了身子,他哎哟了一声,要待挣扎,但那东西却如同蛛丝一样绕了过来,东一道西一道地在他身上缠了数匝,连他手脚都一起缚住了。林惜幽怪笑声中,双手一扬,笑云便被他高高抛起,落下时正挂在坡下的一棵枯树上。

  笑云的身子在树上一荡一荡的,才看清缚住自己的是一根柔韧之极的白绳。他心中又恼又恨,明明已经对这林惜幽万分小心,却还是着了他的道儿。“若非我这烂柯山至宝困妖索,还真困不住你贼小子,”林惜幽咧开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你是如何认识小玉的,从实招来,若有半句虚言,老子一口咬断了你的喉咙!” 见他那一口白牙阴森可怖,笑云心下微虚,强笑道:“早跟你说了我们是自幼一起长大的你就是不信,不如咱们现在一起去问她去。”声音才落,忽觉香风飒然,一抹白影从身后闪过,剑光闪烁,直向林惜幽扑去。林惜幽怪叫一声:“小玉,你疯了!”腾身避开。

  笑云见这人果然是小玉,不由又惊又喜。这时天上乌云慢倾,将月亮遮住了许多。黯淡的月光下,却见小玉素裳缟袂,雪衣飘飘,进退之间宛若仙子起舞,她的剑法却是自成一路,清逸中带着三分诡谲,看得笑云目眩神驰。

  她这一串出其不意的急攻,居然让林惜幽一阵手忙脚乱。激战之中,林惜幽叫道:“小玉,这小子是聚合堂的逆党,你当真为了他要叛出本帮?”小玉倒笑了:“林先生,他是小玉的如意郎君。我不管他什么聚合堂、鸣凤山的,反正我不能让你伤了他!”口中说笑,却乘着林惜幽闻言后心中酸怒之机,疾出一剑,将他肩头划出老大的一道口子。

  林惜幽见她出招猛恶,眼中凶焰陡炽,怪啸声中一掌拍出,将她连绵而至的第二剑震得歪了,随即反手一掌拍向她的香肩。他这一加力施为,小玉登时不敌,数招之间便险象环生。

  笑云在一旁看得又惊又急,但那“困妖索”坚韧之极,他努力挣扎数下,才堪堪将一只臂膊抽了出来,偏偏那单刀又落在了地上,怎么也够不着。月光越来越淡,沉暗的土坡上两团白影舞得风驰电掣,笑云却挣来挣去,在枯树上一荡一荡的叫苦不迭。

  激战之中的小玉也是连连叫苦,这林惜幽每拍中她的长剑一次,掌上的毒龙劲便能随着长剑直透过来,激得她右掌一阵火烧火燎的痛。十几招后,她不得不换了左掌持剑,这一来形势更窘。猛听得林惜幽一声怪笑,忽然左手化掌为爪,右手化掌成指,瞬息之间连换了几重劲势,如山掌影直向小玉罩了下来。

  眼见小玉势危,笑云蓦地瞠目大吼了一声,一掌拍出,地上那刀被他奋猛的掌力一震,疾跳而起。笑云一长臂抓住单刀,反手砍断了挂在树上的绳索,也顾不得双腿尚在绑缚之中,奋力一跃,疾向林惜幽扑去。

  林惜幽这一招唤作“五鬼开山”,要在几式之间连换掌、抓、指、拳四种劲力,配合精妙步法,从四个方位将敌人困在核心,最后以爪劲制敌,此时一出,满拟把小玉手到擒来。哪知便在这时,任笑云已如猛虎怒鹰一般扑过来,一招“摧山势”当头劈下。

  “五鬼开山”正使到最后的“鬼爪劲”,林惜幽全身劲力已经运到极致,眼见刀到,却也无法收回劲力,只得摧动真力直撞上去。他二人两次交手,林惜幽诡计百出,屡占上风,笑云一直有力使不出,只得接连吃亏。

  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以硬碰硬,“鬼爪劲”正碰上“摧山势”!

  掌风呼啸,刀气纵横,震得满天沙石狂飞。

  一大片乌云恰在这时卷来,将那小半边的月儿全吞没了,天地之间就是一片漆黑。激荡的刀风中,小玉陡闻一声凄厉的鬼啸在耳边响起,这声音乍然而起,尖锐得象一把刀子,直扎进她的耳膜里。小玉给这鬼啸搅得心慌意乱,偏偏四野黝黑一片,她担心笑云安危,奋力喊道:“大哥,你怎样了?”但林惜幽的鬼啸震耳欲聋,这声音只在口边滑出,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正自心惊胆战,陡闻笑云大喝一声:“不要走,再吃我一刀!”那鬼啸随即暗哑,象是给笑云一刀斩断了似的。再响起来时,已经远在数丈之外,却虚弱了许多,直向大同府城方向退去。

  小玉急晃亮了火折子,却瞧见笑云意气昂扬的横刀而立,只是两条腿还给绳索紧紧地缚在一起。笑云便在光下急向他蹦过来,叫道:“妹子,你没事吧?”瞧他那样子呆傻可爱,小玉忍不住笑道:“自然没事,有天下第一的任大侠在此,谁还敢欺负他妹子!有分教:大侠独腿退鬼物……嗯,这下一句该叫做什么……”笑云对评话章回最是熟捻,急忙嬉皮笑脸地接上:“该叫做'小玉单剑救情郎'!”小玉呸了一声,玉涡红生,娇羞中却有几分欣喜,道:“快解了这绳子,一蹦一蹦的,象只大蚂蚱一般,挺好玩么?”笑云死里逃生,也是一阵狂喜,正待胡吹一通,坡下忽然传来一声呼喊:“笑云,是你么?”他的脸色陡然一变,叫道:“是唤晴,不好!只怕她要遇到那林惜幽!”声音未落,远处忽然传来“哎哟”的一声娇唤,果然是唤晴的声音。

  “唤晴,你怎样了?”笑云情急之下,迈步便追,却忘了自己双腿被缚,扑通一下便滚在了地上。小玉惊叫一声,急忙上前扶起。

  寂静幽深的黑夜里忽然飘来林惜幽气急败坏的声音:“玉盈秀,你竟敢勾结逆党,暗算老夫……咳咳……我这就禀明郑帮主,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忽又传来唤晴的几声惊急的叱骂,但这声音有气无力的,显是她已失手为其所擒。笑云正自惊疑,林惜幽那厉啸又起,只是有些嘶哑疲惫,如一只中了箭的老狼,倏忽远去了。

  待得笑云手忙脚乱地解开腿上的怪绳,和小玉匆匆奔下山坡,却早不见了唤晴和林惜幽的身影。

  夜风拂来,带着几分潮湿的意味。笑云的一颗心患得患失,喃喃道:“怎地是唤晴,怎地是唤晴,这可如何是好?”小玉轻声问:“大哥,那唤晴,是不是便是你说的……那个人?”笑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想要出口辩解,但眼前忽然闪过唤晴看着曾淳时那深情脉脉的目光,心内便没来由的一阵凄楚,忍不住叹道:“那是你大哥的一厢情愿,嘿,我也是刚刚才知,在人家心中,我不过是脚下这一个小小的土山坡,公子曾淳才是高大无比的泰山。”他不想接着说起这伤心之事,便转过头来问:“小玉,适才那林惜幽叫你做玉盈秀,难道……难道你当真是青蚨帮中的'四邪神'?”他早料到小玉必然和青蚨帮有些渊源,却想不到竟是青蚨帮中地位极高的四邪神中最最神秘的玉盈秀,这实在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黑暗中瞧不见她脸上神色,但小玉的一双眼睛却闪着狡黠的光:“我是玉盈秀不假,却不是四邪神!”笑云急问:“那是为何?”小玉将樱唇一撅:“哼,我先问你,我若是青蚨帮的四邪神那便怎样?”笑云搔了搔头,笑道:“说不得,任大侠也只好大义灭亲,将你擒到鸣凤山!”小玉也笑着伸出一双欺霜赛玉的素手:“那就请任大侠动手呀!”笑云听她言语间丝毫不恼,心下大为感动,想了一想,才道:“小玉,我不管你是叫做小玉还是叫做玉盈秀,也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四邪神,我……我只盼着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听他说得真诚,小玉忍不住心中一热,轻展柔荑,握住了他的手,明眸中柔情流转,轻声道:“便只盼着我这些么?”笑云只觉那一对玉手润泽细腻,柔若无骨,惊喜之下胡言乱语的性子又再发作,道:“自然还有,盼着你和我这如意郎君一起,一辈子相亲相爱举案齐眉和和美美多子多福……”她脸上一阵发烧,一下子摔开他的手,道:“想得倒美,'如意郎君'什么的是我故意激那林惜幽的气话,算不得数,”话是这么说,她心中却欣喜无限,幽幽叹了口气,才道:“不过你是个急性子,若不将我的身世说给你听,只怕要把你憋出病来。

  “当初,公子曾淳被青蚨帮秘密囚禁,聚合堂却能及时得知,甚至连押送曾淳的必经之路青田埔也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个讯息连同曾淳所知的那军饷所藏的详细方位,都是我想方设法地告知聚合堂的。”笑云又惊又喜:“这么说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原来也是咱们聚合堂的英雄!”“我不是英雄,有时候倒觉得我自己可怜得紧,”她轻柔的语音中带着一股顾影自怜的忧伤,说着一抚额角秀发,“还是不说这些,咱们赶快去追林惜幽,将你的唤晴救出来是正经,免得急坏了我大哥!”他望着那双在黑夜中波光流动的眸子,心下大是感激:“小玉这般善解人意,真是世间难求!”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道:“路上细细说与我听,你若不说,一般的会将我急坏了!”正待施展轻功,才觉腿上中了林惜幽的暗算后,举步之间尚有几分疼痛。好在小玉的轻功亦颇不俗,一路扶着他,直向大同府城追去。

  “我的名字确是叫做玉盈秀,你以后叫我秀儿就是了……”她说起话来,口音中总是带着一股江南美女柔风细雨的柔美韵味。“秀儿,”笑云刚听了就急忙叫出口来,还不忘啧啧称赞,“这名字跟你的人一般,美得不得了!听你口音似是江南人氏么?”玉盈秀笑道: “我娘自幼在杭州长大,但位列四邪神的那人本不是我,而是我娘!娘的武功师出峨嵋'化门'.峨嵋武功源远流长,分支甚杂,古来便有'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之说,五花便是指其五大支派,八叶是内分的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门。这其中又以'化门'功夫最为杂博诡秘,举凡星象医卜、易容追踪,习者都要融会贯通……”笑云噢了一声:“想来这化字便是指什么都要'化为己用'之意。怪不得你什么都懂,非但易容功夫精妙,更是一位女神医!”“一点就透,当真是孺子可教,”,玉盈秀笑得甚是欢畅,“娘的易容之技天下无双,我只学得她的一些皮毛,但若论医术,她可不及我。

  “其实化字还有一层意思,便是'化而无形',所以本门最重易容功夫。也因如此,化门素来为峨嵋本宗不容,数十年前便已湮没不闻,传到娘那一代,已经一花独秀了。娘其实很早就入了青蚨帮,”说到这里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仗着她出神入化的易容之术和精妙武功,着实为青蚨帮做了不少的事情。后来她对我说,那时候的她风华正茂,心比天高,仗着貌美艺精,杀人越货从无顾忌,直到她失手为人所擒……”笑云明知她说得是一些陈年旧事,仍是忍不住啊的一声:“擒住令堂的人是谁?”玉盈秀反笑着问:“你倒猜猜看?”笑云忽然心中一动,道:“莫不是聚合堂中的人?我猜有此手段的,只有聚合堂中的何堂主!”玉盈秀双目一亮,纤指在他额上轻轻一弹,道:“就是有一个好脑子,什么都一猜即中,我娘武功高强,可不似我这般无用,她平生只失手过这么一次。”她说着声音又悠远起来,“娘后来告诉我,回头想想,一切都是因缘泊凑,冥冥前定的,人这一生就如同在一条没有边际的长河之中泛舟寻觅,其实早有一个人在那段时光,乘着那条船在等你。时候不到,过尽千帆皆不是,时光到了,你就会自己踏上那条船,遇上那个人……”笑云听了暗想:“难道秀儿的母亲说的'那个人'就是何堂主,这么说何竞我居然是秀儿的爹了?”忽然心中又是一动:“秀儿说得如此意味深长,其实隐隐也是在说她自己。这么着,我就是她要遇到的'那个人了'!”想到这里,心中甜甜的,却又有一丝丝难言的惶恐。

  果然玉盈秀接着说道:“这个何……何堂主么,就是我后来的爹了。那时他捉到我娘后,非但不加伤害,反而以诚相待,苦口婆心地劝诫我娘弃恶从善。呵呵,”她说着莞尔一笑,“你见过我爹,想必见识过聚合堂主的辩才无碍,那时他自将儒家'人性本善'、'求其放心'诸般说教搬出来对我娘循循善诱。但不想娘的倔犟脾气犯了起来,就是不听,到了后来居然绝起食来。”笑云哎哟了一声:“认准了的事就定要做到底,原来你这倔脾气却是得自令堂。”玉盈秀嗤的一笑:“你单知道我娘脾气犟,却不知我爹的性子更倔。眼见劝说无效,他居然陪着我娘不吃饭。二人倔犟到了一处,居然相持了六天六夜。这其中,我娘固然是稳居无事,我爹却是拖着粒米未进的饥馑之躯,硬是杀退了青蚨帮的三次进犯。后来么,娘终于给爹的挚诚所动,非但听了他的话,答应从此放下屠刀,更是以身相许……”“嗯,何堂主饿了六天肚子,却赢得了一个绝色佳人,也是值得狠,”他忽然一拍脑袋,“不对,我瞧你爹必是当初便看上了你娘的花容玉貌,若是换做莫老妹子那般的肥婆娘,我不信他还会这么心甘情愿的饿上六日!”玉盈秀忍不住又在他额上一弹,笑道:“便是你会说此风凉话,若是换做我,你会不会也陪着饿上六日?”笑云忙道:“我可舍不得让我妹子饿上那多时日。若是我,自会放了你走,我独自留下饿上几天,饿到头晕眼花奄奄一息让你回心转意为止。” 二人跑得久了,玉盈秀身上有一抹淡雅的温香弥漫出来,随着夜风不时在他鼻端拂过,让笑云心中也随之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柔情蜜意来,这话说得倒是发自内心。

  “尽会甜言蜜语,我既然不在你身边,你这苦肉计却使给谁看?”她说着幽幽一叹,语气萧瑟了不少,“不过爹娘的性子都太过刚强,终究是过不到一起的。他二人虽有一段难忘的美妙时光,但数月之后因一件事大吵一通,还是分开了。

  “那时候娘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她借口受青蚨帮陈苍老帮主大恩,不忍背弃,便又回到了青蚨帮。我便在青蚨帮中出生,在青蚨帮中长大,直到后来陈苍的女婿郑凌风做了帮主。

  “陈老帮主对我娘确实不错,后来郑凌风做得帮主之位,对她更是器重。几年前郑凌风重组破阵门,重用四护法,我娘便是其中之一——只是这四护法么,外人都唤作四邪神。娘虽重返青蚨,却一直对我爹不忘旧情,待我长大一些,她便带着我和爹见过几次。娘想弃剑江湖,和爹结伴隐居,但爹却一心以天下为己任,二人终是所见不和,无缘破镜重圆。后来娘终于相思成病,缠绵难愈。在我十五岁那年,她偷着带我和爹见过一面,随即一病不起了……”她说着轻声啜泣起来:“爹爹本来是不让我回青蚨帮的,但娘死前说,青蚨帮野心极大,所做所为无法无天,若将我留在那里,聚合堂便多了一个耳目,日后的对决,必会少折损许多兄弟的性命!我知道,娘年少时杀人不少,后来一直心存愧疚,我便答应娘留在青蚨帮,这么做也是为死去的娘赎些罪过。”笑云又听她说得凄苦,心中怜惜之情大动,温言道:“好妹子,这么一来,你是受了不少的苦,却也是功德无量。前些日子咱们受困老君庙,便是我的好秀儿想法子传信到鸣凤山的吧?若不是你及时传信,曾淳便救不得。老君庙之危时,你的消息若慢得半刻,说不定大哥我便会在那里呜乎哀哉!只是你留在那虎狼窝中这么多年,可也是难为你了!”玉盈秀道:“那也不是,娘在青蚨帮的人缘倒是极好,更因她年少时貌美如花,倒有几个对她一往情深的红颜知己,其中用情最深的便是江流古江叔叔了。这人也怪,虽然娘一直对他淡淡的,他却十余年如一日的痴心不改。娘去了之后,他更是处处照顾,不但将一身奇能尽授于我,更说服帮主让我替娘出任了护法之位。娘的名讳唤作玉灵珠,我坐了她的护法之位后,'清奇古灵'便换作了'清奇古秀'!”眼见前面大同府城已经在望,二人不觉加快了步子。笑云又想起林惜幽那张白惨惨的脸孔,忙问:“秀儿,那林惜幽为何总是跟着你?”玉盈秀叹道:“曾淳夜走青田埔这样的绝密消息走漏,郑凌风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但又知我机诈百出,怕寻常人物斗我不过,便命五鬼之首林惜幽来监视我来了。”笑云连连点头:“我曾让你和我一起回鸣凤山,你却说有一件紧急大事要急着去做,那是何事?”玉盈秀蛾眉微蹙,道:“我在青蚨帮做咱聚合堂的内应,也确是万分艰险,爹爹为求万全,平时只让我和他一人联系。老君庙之围一解,爹爹也觉出我的形势危急,便命我及早回山。但我却查出在鸣凤山或是卧虎、青牛等山寨中有青蚨帮的细作。这细作是谁,我追查了很久却不得而知!”笑云想起邓烈虹说过的话,忙道:“当初那莫老妹子便是缇骑细作,那邓烈虹却是蒙古黑云城中的走狗,会不会是这二人?”“邓烈虹的事我不知晓,莫老妹子也是在她事败之后才得知。嘿,自古用间,最重机密二字,内奸细作往往只和上司一人联系,旁人要查出来实是很难!”玉盈秀若有所思地道,“青蚨帮与缇骑本来势大,再有细作为内应,这一仗咱们胜算便少了许多,我本来打算好,说什么也要先揪出那内奸再回鸣凤山的……”她说到这里却幽幽一叹,“只是这一回我拼力救你,林惜幽回去在郑凌风跟前必会添油加醋的一番胡说,青蚨帮我是回不去了!”笑云听了,却大笑了起来:“你不回去最好,去卧底青蚨,危险万分,我这做哥哥的可放心不下!”玉盈秀白他一眼,道:“林惜幽那老鬼素好女色,又曾经见过我的本来面貌,就对我动了非分之想,数日来常以监视为名,时时缠在我身边。前几日我好不容易将他摆脱了,将老君庙之围的消息传到聚合堂。老君庙之围一解,我便在大同府绕了个大弯子,一路甩开林惜幽,想去鸣凤山见我爹爹一面。

  “不想那晚在客栈中看我娘留给我的那块美玉时,给云八爷撞上了。云八爷的兄弟当年死在娘的手下,铁云头陀、于三奶奶和方铜锤这三人皆是娘当年结下的仇家。这四个魔头认得这块玉,便阴魂不散的缠上了我。我不愿再招惹林惜幽,只得一路以石解语联络聚合堂的兄弟,哪知却误打误撞地遇上了你。我远远见过你力斗钟舟奇,知道你的身手不错,就只有向你求援了,”她说到这里,嫣然一笑,柔情脉脉的妙目之中又射出几分顽皮神色,“好在任大侠侠肝义胆,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原来如此,”笑云明白了玉盈秀当时的苦衷,道,“你不上青牛山,想必也是怕泄漏身份,却不想还是在山下遇到了随后赶来的云八爷那四人和正要在你跟前献些殷勤的林惜幽!” 想到那一战中林惜幽的毒辣诡谲,心中犹有余悸。

  “正是,那时我见你受伤,心里急得什么似的,”玉盈秀轻柔的声音中又透出无比的关切之意,“却又不能在那老鬼面前显露出来,只得先行将他诱走,再一路上以石解语将你引入城边的一家小客栈中,盘算待得晚上再去看你。哪知今夜我来得稍晚,便见你昏倒在店外,当时我便将我吓得哭了。”笑云心中一阵暖流涌过,原先的许多疑问才解开了,将手中的柔荑紧紧握了一握,笑道:“还好咱们全都无恙。当初我还苦猜那个遇上难处的聚合堂兄弟是谁,想不到却是我的好妹子!这当真是……天意!”他本来想说“当真是千里因缘一线牵”,忽然想起当初唤晴沉着脸不让自己喊他“媳妇”的情景,暗想:“女孩子多是极害羞的,还是不要太过放肆才好!”当下急中生智,改作了 “天意”。

  二人相视一笑,心中均是柔情万千。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