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32)
2005年05月26日14:20:51 网易文化 王晴川

  随着玉盈秀赶到林惜幽先前所住的客栈时,天已见亮,店中却不见了林惜幽的身影。问了店伙计,才知林惜幽回来后便收拾行囊,更让店伙计趁黑雇了一辆马车,将同行的一个昏睡不醒的美貌女子放入车中,结帐向西而去了。

  玉盈秀面色一变:“不好,林惜幽有锦衣卫的令牌,这时只怕已经出了西门,直向双龙口去了。那附近正有青蚨帮的一处舵口。”笑云皱眉道:“秀儿,郑凌风得知你叛出青蚨,必会恨你入骨。去青蚨帮的分舵救唤晴,只怕是步步艰险,不如还是我独去一探。你暂且回山,请何堂主速速发兵来救!”“你不舍得让我去,难道我就放心你一个人去冒险么?云哥,”她忽然望着他,眼中神情似笑非笑,“我只是想问你,若是我和唤晴只有一个会平平安安的回来,你心里盼着回来的那人是谁?”笑云给她问得一愣,忙道:“这个问得不好,在我心中,自然盼着你们都是平安无事的!”玉盈秀忽然站住, 还是问:“若是上天注定,我们两个只有一个会回到你身边,你会选那个?”笑云望见那张光艳照人的玉面上又流出那道执拗的光来,忽然明白了这少女的心思。他本来就是一个什么话都敢说的爽快汉,这时心情激荡,忍不住道:“秀儿,咱们相遇虽短,但在我心中,这普天之下再没有一个人会和你相提并论!唤晴有了危难,我自会尽我所能地前去救她,我却不愿让你有丁点损伤。若是……若是当真上天注定有什么危难,我宁愿与你一同担当!”玉盈秀听得心神激荡,娇艳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醉人的喜色,口中却道:“就是会甜言蜜语,也不知说得是真是假!”跟着又悠然一叹:“其实我真的不愿你去冒险,你刀法虽精,但冒冒失失,我怕你会弄巧成拙!”话是这么说,那明眸之中闪动的光彩却甚是欢畅。这时天已放明,东南方云蒸霞蔚,玉盈秀在朝霞中的笑容当真有一种艳绝世间的美。笑云痴痴地望着那双流光溢彩的双眸,忍不住嘿嘿笑道:“我这人生性好管闲事,其实一无所长,解困救人总是弄巧成拙,却又总是奋不顾身!”玉盈秀想起他在酒楼上和青牛山下两次奋力相救自己的情景,不由螓首轻点,笑道:“'解困救人总是弄巧成拙,却又总是奋不顾身',这便是你的可爱之处了。”她想了一想,道:“好吧,咱们同去,不过你可要听我的,相机行事,不可蛮干。这讯息么,只得还是用老办法,一路用石解语传过去,但愿大同府内鸣凤山的探子能及早看到。”笑云大喜:“沈炼石便说过,我是个逢凶化吉的福将。再加上我老人家智勇双全,这一次必然仍是马到成功!”眼见那天时候尚早,二人只得仍旧翻出城墙,向西追赶。

  唤晴自笑云下山之后,便有些心绪不宁。这一夜平心静气地想想,她才知道,还是师兄说得对,自己对笑云之情未必尽出本心,只怕还是跟曾淳赌气的成分居多。想起曾淳,她甚至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一触到曾淳那刚中蕴柔的目光,就没来由的欣喜,没来由的慌乱?唤晴的心内随之翻涌起一阵难以抑止的波澜,从和他初次的倾心一见、数月间苦甜相杂的玩诗舞剑,以及再见后他的忽冷忽热,这波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搅得她心绪难宁。

  忽然间眼前又闪过笑云临别时伤痛内敛的嬉笑脸孔,她的芳心又是一阵揪紧。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再不会象痴迷曾淳一般对待这世间的另外一个人,但笑云就象一道无拘无束的阳光忽然闯进自己的心中。和他在一起,自己几乎不知忧愁为何物。想起自己几次求他相助,那些艰难无比之事,任笑云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但就在他独自下山前和自己相别之际,自己居然未和他单独地说上片语支言。

  跟着又浮起笑云奋不顾身地扑上来替自己捱了宋十三那一鞭子的情景,那时候他为了自己独斗群魔,誓不逃走,这份情义委实难得。想着笑云紧紧夹住她腰肢的坚强臂膊,她的脸上就是一阵发烧,是呀,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被笑云紧紧抱住,连“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想到此处,她心内终于打定了主意:不行,自己一定要找到笑云,他毫无阅历,一个人行走江湖必有诸多难处,自己在这时该当帮他一把,况且自己还有许多心事,还是和他说得清楚一些为好。

  正是晌午时分,山寨在烈日的炙烤下分外宁静。她不愿惊动旁人,本来还想去找曾淳一言,但心内犹豫片刻,终是未去,只在屋中留下一张寥寥数语的纸签,便即携着晓红刀飘然下山去了。

  一路上心中翻来覆去地想着,自己对笑云说些什么呢?以前跟他说过类似以身相许的话语,我沈唤晴堂堂正正,不是烟花女子,说过的话必不食言。但自己也该让他知道,在唤晴心中,对他任笑云最多是有些喜欢而已,而对曾淳,却永远是刻骨铭心魂牵梦绕的。

  这些话虽然难以出口,但我沈唤晴必然还是要说的!

  她和笑云一般,并不识得青牛山的路径,只知那山在大同府附近。行到左近,向附近山民打听,谁听得“青牛山”这三字无不噤若寒蝉,有问不答。她一人在大同城外寻了半日,直到夜色渐起,仍是毫无头绪,正自发愁,却蓦然在大道旁的一块大青石上瞧见了一个“石解语”的标记。

  唤晴一惊:“瞧这标记做得笔意潦草,想必是聚合堂的兄弟遇到了麻烦,只怕还是笑云所做!”急忙顺着石解语所示方位向前寻来。她不知这正是当初玉盈秀为摆脱云八爷几人所留的暗记,她一路寻来,便进了大同城内。

  这时夜色深沉,依着那石解语到得凤台楼前却再也寻不到一些端倪了。唤晴心急火燎之下便进了楼内,向那店伙计打听有没有瞧见任笑云一样打扮的人物。笑云出手阔绰,又刚刚大闹了凤台楼,店伙计如何不识?只是伙计们添油加醋的一说,居然又将唤晴远远支走了。

  她依那伙计所说,顺着长街溜了一大趟,却一无所获,只得无功而返。再回到凤台楼前,连这酒楼都快打烊了,好歹让她寻到了玉盈秀第二次留下的暗记,便一路寻来。只是这时天色大黑,她难以看到石解语的暗记,又是一个孤身女子,行走之时多有不便,自然难以寻到那小店了。

  唤晴是个急性子人,明明腿酸腹饥,偏偏就是不肯歇息。寻到半夜,忽然听到几声呼喊“小玉,你在哪里?”那分明是笑云的声音,她心中大喜,循声追来,却终是慢了一步,远远地看到笑云翻越城墙,出城去了。

  一路赶到那废弃的煤窑前,却已经乌云掩月,夜黑如墨了。她闻得兵刃交击之声甚紧,急忙呼喊着奔去,却正遇到受伤逃逸的林惜幽。

  林惜幽号称鬼王,其目力也确如鬼物一般夜能视物,眼见一个紫衣少女持刀奔来,还当是笑云在此伏下的帮手。当下趁着夜黑,默不作声地飞掠而上,当头一掌拍到。

  唤晴骤不及防,深宵之中目难见物,只得施展听风辨器之术展刀疾封。但千变掌法何等诡异,林惜幽冷笑声中,忽地骈指如钢,在她刀上一搭一推,夹手便将短刀夺过。借着二人身形交错的瞬间,林惜幽已经看清了这少女容貌娇美,不由磔磔怪笑:“跑了一个小玉,却又送上一个美女,妙极妙极!”随即一掌乘虚而入,拍中了她背后“意舍”、“魂门”二穴,反手将唤晴拦腰抱起,飞身而去。唤晴又羞又急,但要穴被点,手足酸软,连叫喊声都是有气无力的,耳听得身后笑云的呼喊响起,她却再无气力回应。

  林惜幽一路不停,将她抱回了客栈,燃起了烛灯细细观瞧,只觉这少女雪貌花肤,眉宇间更有一股罕见的英爽之气,不由如获至宝,正寻思如何慢慢享用这从天而降的绝色,忽然一转头瞧见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刀。这刀是他自唤晴手中夺下的,进屋后便顺手放在桌上,这时在灯下竟闪烁着一片灿然的红光。瞧着这把不同寻常的短刀,他忽然想起适才那任笑云在身后似是喊过“唤晴”这个名字。林惜幽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你是沈炼石的义女沈唤晴?”唤晴扬眉道:“是又怎样,你若动我半根头发,义父便会将你粉身碎骨!”林惜幽冷笑道:“旁人怕那沈老怪,我林惜幽却正要找他算帐!”忽然俯下身来,在她鬓发间狠狠一嗅,叫道:“好香,沈老怪有这么一个好闺女,却不知好好享用,让你跑到我这里来,当真是天赐我也!”唤晴听得这一身邪气的白衣文士却是正邪两道闻风色变的千变鬼王,不由心中叫苦不迭。但这时要穴被点,偏偏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双目紧闭,将舌头置于齿间,只待他再有轻薄举动,便即咬舌自尽。

  忽然之间,寂静的屋子里却响起呵呵呵的呻吟之声,有如受伤野兽垂死前的嘶喉。唤晴惊骇之下,睁开凤目,却瞧见林惜幽那张白皙的脸竟然慢慢地起了一层细密的皱纹,这皱纹随即粗大隆起,在他脸上延伸起来。片刻之间,他这张貌似三十许人的脸孔便成了沟壑纵横的六七十岁的苍老面庞。

  她从未见过这般诡异情景,不由啊的一声惊叫起来。林惜幽的面容迅速衰老,脸上却仍有一丝诡邪的微笑,道:“任笑云那贼小子误打误撞,居然侥幸伤了老夫的手少阳经。美人莫怕,老夫运功半日就能复原!”他长吸长呼了几口气,才止住了呻吟,伸手在她的玉面上一摸,淫笑道:“这时未免有些扫兴,咱们速速赶回咱们青蚨帮的'振北分舵'.到了那里,老夫伤也好了,再让你尝尝欲仙欲死的味道!”说笑之间,已经一指点在唤晴的昏穴之上。

  唤晴只觉脑袋一沉,登觉眼皮有千斤之重。

  过了片刻,耳听得蹄声得得,自己象是躺在一辆破旧的马车之中,强自挣开眼来,依稀看到车外昏沉的夜色中无数黑黝黝的树影峰峦直向后退去。想待看个清楚,却觉眼皮一阵发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笑云和玉盈秀一路细细查询,终于在驿道间寻得一道车痕。玉盈秀蹲下瞧了片刻,说是刚刚驶过的新痕。二人当下顺着车辙疾追过去,奔行了好长时候,远远地瞧见前面水光透彻,却是快到了桑干河边。又行了片刻,终于在一条岔路前瞧见前面数个汉子护着一辆马车向前急奔,瞧那几个汉子的穿衣打扮,正是青蚨帮中的鬼卒装束。

  笑云大喜,和玉盈秀展开轻功随后追赶,遥遥地却见那队人马已经驰入了一座轩敞的庄院。这庄院蓝墙鸳瓦,气韵非凡,又是天然的地势较高,衬着远远的桑干河,真有虎踞龙盘之势。

  玉盈秀见了那庄院前高挑的一串大红灯笼,不由面色一变,轻声道:“你瞧,大白天点上灯笼,必是有帮中显贵到此。灯笼的数目越多,来的人地位越高,那灯笼一串九个,到的人便是一帮之主了!”“什么,”任笑云忍不住惊叫出声,“你……你是说,那郑凌风到了此处?”玉盈秀点了点头:“这振北分舵是青蚨帮意欲虎视西北所建的新舵,咱们四护法素来独来独往,不受各分舵节制,我也是只知这振北分舵之名,却从来没有来过!林惜幽更是自高自大惯了,从不把各分舵放在眼内,想不到这一次也进了振北分舵。更想不到郑凌风会亲来此处!”她说着幽幽一叹,那一双顾盼多姿的美目之中,头一次透出沉重之极的目光来。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