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35)
2005年05月26日14:28:37 网易文化 王晴川

  天下竟有这样的奇事!唤晴目送那鹰载浮载沉的渐渐远去,心中的那抹寒意愈发浓重。“好阵!”良久,郑凌风才淡淡说了一声。

  “只是戾气过浓,有干天和,”江流古却一叹,“这样的绝阵,山人平生只会布此一遭!”便在此时,却有一道人影疾扑而到,那迅疾威猛之势较那苍鹰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唤晴,快走!”那人呼喝声中,已经扬刀斩向郑凌风。“笑云?”唤晴见扑来的人却是任笑云,不由惊呼出声。

  笑云和玉盈秀眼见林惜幽将唤晴掠入了庄中,均是又惊又急。远远地绕着那庄院转了多时,却见那里面戒备森严,找不到丝毫机会。两人在庄外胡乱吃了些干粮,捱到了将近黄昏,才从一个院墙处翻进了院内。

  “好大的园子,”笑云眼见亭轩错落,花树环布,忍不住轻声赞叹,“郑凌风这老东西好会享福!”“这振北分舵营建时日尚短,也算不得什么,”玉盈秀和他在丛丛绿树间并肩潜行,一边低声道,“比起青蚨帮在江南的老巢来差得远了。”“且慢!”到底是玉盈秀见多识广,走了不远便发觉这庄院的怪异之处,急忙凝住步子,喝住了笑云。“这庄子建得好怪,”她说着自丛丛绿树的枝叶间游目四顾,“你瞧,每一条小径的岔路全是一般模样,这么大的园子中,亭、台、轩却全象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笑云听她一说,也觉得园中布置大异常理,不由恍然大悟:“这岂不是一座迷宫?造这园子的人费了这好大心机,想必便是想让外人来了之后,不辨东西南北,便如当年的文家乱堡一般。”“不错,天下有此奇能之人不多,”玉盈秀轻抚秀发,沉吟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督建此庄的人多半便是江流古!青蚨帮的总舵便是他依着奇门八卦之理所建。但这人性子古怪,据称用过的阵法,从不复用。建庄造园,也是如此。云哥,”她说着转过头来,“奇门八卦,我所学不精。若是胡乱走动,非但会给他们发觉,更会不得门径,生生困死在里面。你且躲在这树上不要乱走,我到四处探上一探,一柱香的功夫之内小妹不管寻得寻不得这破解之法,必会回来寻你。”

  “那不成,”笑云见她要走,忽然不放心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咱们一起去!”玉盈秀摇头道:“这里的花草亭树,全是一般模样,你留在此处,便是一个天然记号。况且我会帮中密语,便遇上一两个小喽啰,量也无事。我知道你在此处,危急之时自便会用'泠然希音'的传音之术与你联络。”她转身待走,却忽然又回过头来,道:“云哥,你可要乖乖呆着,万万不要四处乱闯!”笑云听她这话如同说一个孩子,忍不住苦笑着微微点头。玉盈秀随即展开轻功,飘然向丈外一片长廊跃去。

  笑云无法,也只得跃到树上,从枝叶间探头观望。只见玉盈秀的一片白衣在那长廊的一角轻轻一转,便没了踪影。他暗自叫了一声“邪门”,也只得耐着性子等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仍不见玉盈秀的踪影,笑云不由焦躁起来,暗自后悔不该让她同来冒这个险。正自焦急间,忽然闻得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琴声。笑云不通音律,却也觉那琴缓急有致,弹得确是不俗,蓦然间他心中一动:“何不顺着琴声找到那弹琴之人,一下子擒住了,问出路径和唤晴的下落来?”他估计弹琴的地方离自己藏身之处不远,若是运气好,片刻之间便能赶回,便轻飘飘地纵身下树。

  琴声不紧不慢地响着,但笑云顺着花径悄悄走了多时,反觉离那琴声越来越远。他这时候才知道这庄院的怪异和厉害之处,便想依着原路退回去,但再向回走偏偏就找不到来时的路径了。这一下子笑云立时急出一身汗来,眼见对面的长亭中转出四五个持剑的青蚨帮弟子,急忙转身向左侧的长廊中退去。

  这时候慌不择路,早记不住自己是从哪一棵树上跃下来的了。这长廊也怪,瞧上去长长的一段,跑到头才发现是条死路。但长廊两侧却开出许多岔路来,每一岔路均以屏风相隔,若不到近前,那是万万不知的。笑云误打误撞地转过一扇屏风,却见眼前绿色葱茏,豁然开朗,假山流水,美不胜收。一座轩敞高堂耸立在假山之前,与先前所见的那些环庭小院相比,显得鹤立鸡群。

  他见此地清净,本待在此捱上片刻便走的,却听得屋内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您若当真将我视作女儿,为何又不许我走?”他的心一动,这不是唤晴的声音么,她又在与谁说话,急忙蹑足走到堂外,竖起耳朵偷听。

  又一个低沉的男声道:“聚合堂中人若是知道你是我郑凌风之女,又岂能容你?”笑云的心咚的一跳:“屋内这人难道是就是郑凌风?怎地他说唤晴是他女儿?”当下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仔细偷听。他来得晚了片刻,但断断续续地听了几句还是隐约猜出了个大概。虽觉唤晴为郑凌风之女这事太过出乎意料,但想到当初唤晴亲口说过的“每次向义父问起我爹爹的事,他就要大发脾气”的话语,也觉此事还在情理之中。

  又听得郑凌风要带唤晴瞧一番奇景,他好奇之心大起,急忙藏身在假山之后,待他二人走远便远远跟在后面。好在一路上青蚨帮中人对郑凌风视若天神,见他后便低头远远退开,任笑云便一路畅通无阻地跟到了大门口。本来还想叫上玉盈秀,但觉自己路径不熟,进去后寻她不得反增许多麻烦,不如先救下唤晴再说。当下履着院墙跑开几步,才飞身纵出。

  一路缀着唤晴和郑凌风二人,便来到了无定河边。眼见郑凌风、江流古诸人全注目那苍鹰落水,笑云忽然心中一动:“若是奋力一击,只要伤了郑凌风,便可让唤晴乘机逃走,恰好此时秀儿不在身边,用不着她冒险!”当下脑袋一热,便即飞身纵出。

  “快走,”唤晴知道笑云决非郑凌风之敌,急忙嘶声喊道,“别过来!”但笑云已经怒隼一般扑到,单刀一展,一招“澜升势”已向郑凌风劈面攻到。他知郑凌风之能已到了横行天下的境地,所以一上来便倾力施为。

  笑云人在空中,如潮的刀气已如一条怒龙般卷向郑凌风。

  郑凌风就在这时霍然转身,大喝一声,凌空一掌击出。这一击之中已经用上了“横断天河”的绝世掌力,这门掌功化自少林“隔山打牛”的百步神拳,但霸道之处犹有过之。笑云猛觉一股大力扑面袭来,这力道猛如天河迸泻,几乎让他窒息。他的身形凌空一翻,狼狈不堪地落下地来。

  那招“澜升势”仅发半招就无功而返,笑云的脸微微变色,却仍是叫道:“唤晴,你快走,我来绊住他们!”郑凌风背负双手,凝定如山地立着,微微点头道:“受我一击,却浑若无事,想不到当今天下竟有如此身手的少年,”他的目光渐渐变得灼灼如炬,“在振北分舵,你就在堂外探头探脑,又一直随我至此,你是聚合堂中的人么?”谁也不知此时郑凌风的脸上平静如水,心中却是震惊之极。适才任笑云凌厉无匹的刀气居然自他强悍的掌劲中钻入,在他左袖上撕开了两寸长的一道裂口。表面上看是他凌空一掌将任笑云击退,实则是二人一招之间,斗了个旗鼓相当。

  “原来这东西早就知道老子在外面偷看了,却一直隐忍不发,当真好不阴险!”笑云也知道,人家必是胸有成竹,方能如此满不在乎,但事已至此,只得横刀道:“晚辈任笑云,见过郑帮主。在下不是聚合堂的,只能算做唤晴的朋友,晚辈斗胆请您放她回鸣凤山!”笑云虽然性喜胡闹,但觉得郑凌风为唤晴父辈,便开口自称“晚辈”。

  “任笑云?”郑凌风的双眉一轩,陡然踏上一步,“你便是斩杀我青蚨帮两法王的那个少年。你是沈炼石的徒弟么?”他这一步踏上,笑云立觉有无尽的压力四面八方地挤压过来,他急提了一口真气,勉力道:“我不是他徒弟!”郑凌风哼了一声:“胡言乱语,观澜九势便连他大徒弟夏星寒也未得亲传,想必你是他新收的关门弟子。好,”他说着倒抚髯一笑,“既是沈老头的弟子,我便以三掌为约,抵得过便放你一马,撑不过便留下命来。”唤晴这时急冲了上来,横身挡在了笑云身前,叫道:“你……求你放过他吧!”郑凌风微微一笑:“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放过他?”蓦然左袖一拂,一股劲力将唤晴的身子轻飘飘地送了出去,右掌向笑云当胸按来,口中喝道:“第一掌!”他这一掌缓缓平推,笑云立觉胸口气血翻涌,一颗心几乎就要随着跳出腔子。当下哪敢丝毫延误,身子蓦地滴溜溜一转,横挥一刀“望海势”,当此生死之际,他心中杂念尽抛,这一刀使得圆转如意,竟将郑凌风的掌力尽数阻住。

  郑凌风也忍不住咦了一声,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已经使出了八成掌力,但仍与这少年平分秋色。这少年武功之奇,内力之深,委实不可思议。一念未毕,笑云的刀余意不绝,竟然顺势攻了过来。郑凌风冷笑一声:“第二掌!”身子霍然一侧,猛然从左至右击出一掌。原来两招之后,郑凌风以宗匠巨子的眼力已经看出了笑云内力虽强,但欠在运使不熟。这一掌攻的便是笑云旧力方泄、新力未生的紧要之处。

  唤晴刚刚站稳,又嘶声叫道:“笑云,不要管我,快施展平步青云逃呀!”她见过笑云快如流星的绝世轻功,此时这轻功实在是他唯一的生机了。

  但是已经晚了,掌力与笑云的刀气一撞,登时将他的身子震得飞了起来。他落下来时,陡觉脚下一硬,落足之处竟是一块尺高的硬石。笑云一惊,却瞧见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踏入了江流古尚未布好的七绝阵中了。身旁均是东一块、西一堆的怪石残岩,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疏密有致,组在一处就有一股诡异的气韵。笑云只瞧了一眼,便觉四周乱石危危,似乎正在无边无际地生长起来,直插到翻滚的乌云深处。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便抬头向上望去,却见头上的乌云似已给乱石刺破,正自铺天盖地地直压下来。

  “少年,再接我一掌!”郑凌风好整以暇的笑声便在这时响起,他的身子已诡异绝伦地出现在笑云身侧,便如陡然自地下涌出来一般。那铁掌已随着笑声猛然攻到,却又在他身前半尺一下顿住,郑凌风低喝一声:“还招!”他这一发一收,内气收放已到了随心所欲的绝高境界,兼之不为攻其不备的仁义之举,更是做足了一代大宗师的派头。

  笑云身陷阵中,心神正自迷糊,那狂劲的掌力已经四面八方地挤压过来,他一惊而起,自身真气自然而然地鼓荡而出。哪知就在一瞬之间,郑凌风的掌力一发即收,笑云吐出的劲气立时一空,便如竭尽全力的一下却打在了空处。他内伤才愈,劲力反噬之下,身子再也站立不稳,一下子便栽倒在地。

  “帮主,好一招借力打力!”静观的江流古忍不住高叫一声,饶是他素来高傲,也忍不住为郑凌风这精巧绝伦的一招叫好。

  郑凌风双目却是一寒:“三掌撑不下来,也怨我不得了!”铁掌一翻,便要往笑云脑后拍下。在他心中,这少年实在古怪得可怕,假以时日,修为必在自己之上,所以今日非除不可。

  “爹——”岸边忽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腹的呼喊。

  郑凌风的铁掌陡然顿住,他缓缓回头,望向唤晴:“你适才叫我什么?”唤晴眼见笑云死里逃生,忍不住双腿一软,几乎跪到地上,惨然道:“爹,我求你不要杀他。”这时云气翻涌,河上狂风渐起,天地间立时一片混沌。唤晴的脸色在灰蒙蒙的云气下更显得苍白无比。

  “呵呵,”郑凌风淡淡笑着,“莲儿,你终于肯认我了!”他声音虽然低沉,但仍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欢喜之意。

  “他是孩儿的救命恩人,你若是杀他,我立时便死在你眼前!”唤晴斩钉截铁地说。“好,”郑凌风居然毫不犹豫,“乖女儿既然开口,为父便依你!”反手一抓,已将笑云提起,向江流古抛过去,喝道:“将这小子押回振北分舵,严加看管,却不要为难于他!”笑云在半空中要待挺身跃起,却觉手足麻木,却是郑凌风那随手一抓,已经封住了他的穴道。江流古上前一步,横出一掌,一搭一挥,已将他身子高高挑起,直向唤晴所乘的那匹马落去。一旁静立的青蚨帮弟子这时才忍不住纷纷大声喝彩:“帮主神功无敌!”“左护法好俊的功夫!”一片鼓噪声中,砰的一下,笑云的身子已经稳稳落在马上。“老子杀了青蚨帮不少人,落在他们手中可是生不如死!”他急运内力想冲开被封的穴道,但郑凌风的封穴功夫何等霸道,这一奋力提气,却觉丹田之中内息翻涌。一口浊气直撞了上来,笑云只觉头脑一沉,便一头栽倒马下。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