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40)
2005年05月26日14:38:18 网易文化 王晴川

  何竞我仰起头来,望着窗外灰溟溟的暮色云天,忽然觉得一阵空虚。“师尊,”大弟子袁青山眼见师尊烦恼,忙低唤一声,“这一日一夜以来,您目不交睫,一直在追索凶犯,片刻不得歇息。明晚就是双龙口之会了,大战在即,师尊还是歇息一下!”青牛山大头领奚长峰眼见二弟惨死,又悲又怒,饶是他是个闷罐葫芦的脾气也不禁暴跳如雷。陈莽荡与何竞我暗中一商议,都觉鸣凤山上确是混入了奸细,但大战在即,不便明目张胆地查捕凶手,只得对众人说青蚨帮已经派了细作混入山寨,刺死叶寨主之后逃逸。那几个山寨头领也觉此事蹊跷古怪,但当此时节谁也不便多言,都道这笔血帐自是要等到双龙口之会上与郑凌风算个清楚。

  但这一天多来,何竞我一直在暗地里查验真凶。他望着双目泛红的袁青山,喃喃道:“从发现叶孤烟之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却还是毫无头绪。”袁青山搓了搓手,却想不起说些什么。何竞我又问:“你二弟和盈秀有消息传来么?”袁青山仍是摇头:“这二人也是至今未回,二弟的脾气好钻牛犄角,我怕他到了双龙口,脾气上来,定要揣摩得透才肯罢休!好在还有小姐在,盼能提醒一二。”何竞我点了点头,心中暗道:“灵山与盈秀都是聪明人,若是在此,倒可帮着参详一二。”屋门便在这时打开,走进来的却是曾淳。“何堂主,”曾淳轻声道,“闻得堂主近日为追凶一事烦恼,特来与堂主手谈一局,只盼能给堂主解解闷。”何竞我双目倒是一亮,淡然道:“公子棋艺得大帅真传,将门虎子,必有高招,倒要领教!”当下便命袁青山取出棋具,摆布桌案,更焚起一炉好香。轻烟燃起,登时使人有俗虑顿消之意。袁青山眼见师父拈子布局,似是暂时忘却了那擒凶追奸的烦事,心中大喜,便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晚辈幼时颇嗜此道,”曾淳的棋风一如其为人一样难掩锋芒,落子之时,清脆响亮,“十七岁那年手不释卷,将六卷《玄玄棋经》翻得破了,自觉棋艺大进。后来家父求得唐时的《金谷九局》给我参详,但我拿来一瞧,便觉不过如此。”何竞我双目微闭,行棋无声,沉静如水,淡淡道:“棋道如人心,世道越是往后,人心就越是机巧,棋道也随之变得精巧诡谲。你参透了元时的《玄玄棋经》再去看唐朝的《金谷九局》,自然觉得古不如今。”曾淳笑道:“棋道如人心之说,晚辈倒是头一次听闻。”二人均是别有心思,都知此时不是较量棋技的时候,所以落子如飞,片刻之间已在局中落了八子。

  曾淳凝视棋局,道:“唔,堂主行棋循的是古法,头头是道,法度严谨!”霍地在'平'位二八路下了一子,笑吟吟地道:“晚辈初打棋谱之时,与人对阵,反觉束手束脚,后来便不依常理落子,常收奇效!”这一子也是不依常理落子。何竞我眼见他锋芒毕露地挑起争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落子如用兵。当年宗泽传授阵法于岳飞,说到好野战,非万全计也。岳王爷那时虽初出江湖,却说出了'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样的一句千古至理。可见棋经阵法,重在融会贯通,不乱阵脚,才不会临战失措。”竟不应曾淳这挑衅的一子,转到另一角仍布他的阵势。

  “好一个'融会贯通,不乱阵脚',”曾淳哈哈一笑:“堂主,你不理会我这一子,阵脚不乱,这一局已胜了八成!”何竞我抬起头来,望着曾淳别有深意的笑容,双眉一展:“多谢公子指点!”原来他已经听出了曾淳的话外之音。“不知公子对叶孤烟之事可有高见?”曾淳深陷的双目闪着光,道:“叶孤烟的尸身我细细查过了,身上并无一招致命的伤痕。但后背、后脑却有十余处内伤,弄得骨骼寸断,惨不忍睹。”啪的一声,他的棋子又气势汹汹地打了进来。

  何竞我双眉一锁:“动手的人不知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出手这般毒辣!”终于轻轻一子“顶”了过去。曾淳却摇了摇头:“我瞧未必是因为有何仇怨,此人在鸣凤山上杀人,必然要下手干净利落,省得为他人发觉。他偏偏要用如此费事的杀法,倒说明了一件事!”何竞我凝子不下,忙道:“公子请讲!”曾淳道:“这就是说凶手动手之地狭窄局促,难以大展手脚使出全力。他迫不得已,每一招便只使寸劲,只伤敌,难毙敌,这才有连绵十余下,骨骼寸断的惨象。”何竞我双眉一展,道:“这么说,那人不是在擎天堂外杀的叶孤烟?”“不错,”曾淳道:“鸣凤山上狭窄局促之地不多,我想来想去只有一处地方——凤尾洞!”何竞我道:“是呀,凤尾洞内起始一段路唤作'蟒翻身',细窄得象大蟒的肚子,人走在里面,连转身都费力得紧。”曾淳叹道:“我细细问了凤尾洞外的寨兵,他们在那里日夜巡视,未见有人去过。但是两队守洞人马交接的时分是在卯时三刻,那时是早饭的时候,正有半个时辰无人守洞。我算了算,叶孤烟恰在那时被杀。进洞之后一查,更在洞内狭促之地的一段山壁上发现了一线细细的血迹!”何竞我的心忽然一沉,道:“凤尾洞是存放军饷之地,叶孤烟和那凶手怎地去了那里?”曾淳沉吟道:“我瞧叶孤烟此人言语轻佻,为人浮躁,其实也大有可疑之处。”“凶手在凤尾洞内杀人,却移尸到陈将军所居的擎天堂,实在是居心叵测,”何竞我眼中光芒一闪,“我瞧其用意有二:其一,凶手让五家山寨头领觉得有人就在鸣凤山寨主卧榻之旁公然行凶,对咱们心生猜忌,进而离心离德;其二,凶手不愿意让咱们知道他在凤尾洞内动的手,想必是对凤尾洞仍有所图。”“堂主所见甚是,”曾淳也吸了一口冷气,又问:“是谁第一个瞧见的尸体?”何竞我沉沉一叹:“是梅道人,此人嫌疑最重。他不但是头一个瞧见叶孤烟尸身之人,而且那日我们在擎天堂内看到了一双脏兮兮的鞋印,那鞋印圆头阔底,正是道士所穿的麻鞋。去问这老道,他就装疯卖傻,死不承认进过擎天堂,可是鸣凤山上只他一个老道,便赖也赖不掉的。嘿,我实不愿相信,这个与我相交二十多年的嘻嘻哈哈的疯癫老道会是……”“梅道长心若顽童,而且当初晚辈治伤医病时尽心竭力,晚辈也不信他会心生二心。不过,”曾淳脸上的肌肉一跳:“我记得梅道人带来的莫老妹子便是缇骑细作,他那师弟邓烈虹更是早早地降了蒙古黑云城主。对他却也不能不防。”眼见何竞我布局森严,自己边角一小片黑棋隐隐有被围之势,只得强行打入一子,要待乱中取胜。何竞我此刻也不得不应,局中立时风起云涌,腾起重重杀机。

  二人凝神下了十余子,何竞我的棋势已经连绵一片,非但那一个边角曾淳挣扎不出,而且将他中腹一条大龙牢牢困住。这一局何竞我已经稳操胜券了,他呵的一笑:“公子,你熟读棋经,怎不记得'十诀'中的'逢危须弃'和'动宜相应'的道理。若非你在边角上纠缠不休,也不会大意失荆州!”曾淳以手击额,笑道:“好一个逢危须弃、动宜相应,原来堂主早已经成竹在胸,倒是晚辈多虑了。”“不错,今夜这一会事关重大,咱们万万不能因小失大,”何竞我说着推棋而起,“双龙口是鸣凤山和青蚨帮的第一战,不容有失。依我瞧,郑凌风必会乘鸣凤山空虚,奇袭凤尾洞。不过,唤晴失陷青蚨帮中,咱们也不得不救。”他说着呵呵一笑,“公子棋力不凡,可惜今日以棋言事,未能尽兴。以后定要好好领教。”曾淳目光灼灼道:“离双龙口之会还有一天功夫,若是筹划得当,说不定会出奇制胜。”

  “事在人为,若是措置得体,定能出奇制胜,”江流古慢悠悠地道“帮主此时正在布置帮务,小姐有无兴致随我一看?”唤晴虽然讨厌郑凌风的颐指气使,但想到能到这屋子外去透一口气,还是无言地站起身来。

  随着江流古穿廊过院,便进了一间厅堂。唤晴知道振北分舵内的布置有如迷宫,除自己所居的那间雅阁外,旁的房屋全都是一般模样,但眼前这间厅堂却异乎寻常地轩昂高大,只怕就是分舵之中议事的总堂所在。江流古从旁门引她进得堂中一间侧室,便和她坐在一对矮凳之上。

  透过侧室那道水晶帘,唤晴吃惊地瞧见帘外大堂中高矮胖瘦地站满了数排人。从那一双双明锐的眼神和高高鼓起的太阳穴上看,唤晴便知道这十数人均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只是此刻这些器宇不凡的高手都是肃然挺立,大气不出一声地瞧着大堂正中端坐不语的郑凌风。唤晴瞧见那日见过的振北分舵舵主陈九斤也赫然在列,却只站在第三排,想来帘外所立的均是青蚨帮的显赫人物了。

  郑凌风手中拈着一张纸,似是在凝神观看。立在他身后的水若清这时曼声道:“江南威扬分舵主柳云飞——”“属下在!”一个身材精瘦的汉子越众而出,向郑凌风躬身施礼。这人声音清朗,郑凌风却浑若未闻,仍是拿着那张纸反复观瞧。水若清却笑道:“柳舵主在扬州那销金窟中为本帮打理教务,可是辛苦得紧呀!”柳云飞听她柔媚的声音中满蕴煞气,忙将头一低,先前那底气十足的声音就虚了许多:“扬州虽然繁华,但官府盘剥得也紧,属下尽心竭力,也难是达帮主厚望之万一。”唤晴素闻江南“清风拂柳”柳云飞的大名,听说此人以一路清风剑法纵横江南,黑白两道都对他又恨又畏,却不料此人到了郑凌风眼前却连腰都不敢直起来。

  “是呀,柳舵主这些年来尽心竭力,将扬州的八家大酒楼料理得红红火火,咱们的心里面可都是明镜一般,”水若清的话语仍是不阴不阳,“只是去年为何少进了五千两银子?”柳云飞苦笑一声:“适才说了,扬州官面层层盘剥,咱们又不能明着对抗官府,若非属下对那些贪官软磨硬泡,便少了万八千两银子也在情理之中。”“当真如此么,有人将这帖子报与了帮主,”水若清柳眉一竖,将手中一本薄薄的帐册举起晃了晃,念道:“嘉靖二十六年,扬州庆丰楼得银三千两,实报一千五百两;扬州珍味阁得银两千两,实报一千两;扬州会贤堂得银两千两,实报一千两……柳舵主,剩下的要不要我一一念与你听?”柳云飞只觉双膝一软,扑通跪在地上,叫道:“冤枉呀,帮主!这全是捕风门主阳流云的血口喷人。这厮早就垂涎属下所辖之地,屡次遣人前来勒索,属下不理,他便干这捕风捉影的拿手好戏!”郑凌风这时才哦了一声,淡淡道:“原来全是捕风捉影!那'安徽典帮'四家当铺被你威扬分舵侵吞一事想必也是子虚乌有了?”有明一朝,当铺风行天下,大利当前,无伦商、官均趋之若骛,至有礼部尚书经营当铺百家的奇事。按当时规矩,每地的典当行以东家地域划分,结成了“典帮”互相扶助,这其中又以“安徽典帮”最是势大。柳云飞眼见安徽人在扬州开的当铺银子来得水也似的,不由眼红,便派出心腹高手,软硬兼施,逼得安徽典帮将四家当铺纳入了他柳云飞的名下。他自以为这事做得外人全不知晓,每日里白花花的银子拿着,并不报与青蚨帮,却不料给郑凌风探得一清二楚。

  柳云飞想起青蚨帮处治罪人的狠辣手段,刹那间便惊出了一身冷汗,将头磕得山响,只道:“属下罪该万死,罪该万死!”郑凌风的声音慢得出奇:“本帮以'青蚨'为号,最恨的却是侵吞帮中钱财的贪吝奸人。水门主,柳云飞该当何罪?”“'最毒莫过吞钱财,一文一刀慢慢挨',”水若清躬身道:“柳云飞触犯本帮七大死戒的第一戒。不算这四家当铺,只适才所念的那三家酒楼,柳云飞便私匿了三千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当真一文一刀,便是千刀万剐也抵不过来了。”帘子后的唤晴听了,心内也是一惊:“原来这是郑凌风在整肃帮中奸邪。他们帮规如此森严,怪不得这些年来青蚨帮好生兴旺。”又想,“依照江湖规矩,帮中事务不准外人知晓,他让我观看这些机密大事,想来便是让我明白,他没有拿我当作外人。”她本不想领郑凌风这个人情,但这等整肃异己的新鲜事从未见过,好奇心一起,便索性看下去。

  “帮主饶……饶……”柳云飞体似筛糠,惊骇之下那一个“命”字如何也说不出来。便在此时,一个身材矮胖的红脸老者横身而出,躬身道:“启禀帮主,柳云飞见利忘义,本当凌迟处死。但念他为本帮在扬州苦心经营多载,又是难得一遇之才,还请法外开恩,饶他一命,让他戴罪立功!”郑凌风见这老者满面红光,声如洪钟,正是帮中元老、江南应天分舵舵主杨霸,不由眉头微皱,却不言语。

  “杨舵主,”水若清的声音还是那么柔软悦耳,“常听人说'杨柳一家',杨舵主持掌应天府事务,非但南京与扬州咫尺相连,果然连杨舵主本人也与柳云飞同进同退,唇齿相依。”杨霸却哼了一声:“水若清,你跟老夫说话,不必这么阴阳怪气。”水若清闻言,一张粉脸登时气得煞白。唤晴却暗自喝了一声彩:“传闻'金钟霸王'杨霸性如烈火,直来直去,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刚直不屈的汉子,比那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的柳云飞强得多了。”杨霸却不理水若清,只向郑凌风道:“帮主,柳云飞这些年为本帮流血流汗,立过多少大功?何况大敌当前,不宜诛杀大将,还请帮主饶他一命,让他明夜多斩杀几个聚合堂的逆党,将功折罪便是了。”郑凌风听他“大敌当前,不宜诛杀大将”这句话甚和心意,但又恼他言辞粗率,便沉吟不语。

  “杨舵主先不必忙着替别人求情,”水若清说着将那帐册翻了两页,道:“这里也有人说你贪赃聚财,密不上报。”杨霸面色一变,随即大咧咧地一挥手,叫道:“不必念了,老夫确是少报了四千两银子!那又怎样了,咱们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今日是好酒好肉,明天说不得便脑袋分家。今日在这堂上的,谁不暗中捞上他万八千的?”这话一出,厅上众人的脸上全掠过一层深以为然的感激之色,但在郑凌风积威之下,却无人敢言。

  水若清凤目一寒:“杨霸,你目无帮规,行迹贪劣,又在帮主面前公然咆哮。来人呀,与我拿下了。”她身后早立了数个破阵门的好手,一声令下,立时有四五个汉子长剑出鞘,疾扑而上。

  剑光闪烁间,四五柄长剑已经刺在杨霸身上。但见杨霸闷哼了一声,红脸上蓦地泛起一团紫色,那剑仅刺破他的大氅便再也扎不进去分毫。蓦然间这老人大喝一声,有如平空响个霹雳,双手挥动之间,三把长剑已经被他挥掌劈断,另有两剑被他震上半空。

  “兄弟,起来!”杨霸反手一抓,已将跪伏在地的柳云飞扶起。事到如今,柳云飞也只得拔出长剑,和他并肩向大门冲去。杨霸身后还有两排青蚨帮首脑,但这些人素来与他二人交厚,并不阻拦。厅外涌进数名破阵门弟子,但柳云飞剑气如虹,杨霸掌力刚猛,如何阻挡得住?水若清又惊又怒,玉手一分,便待上前亲自出手。猛觉腕子一紧,却给郑凌风按住了。

  眼见二人便要冲出厅去,蓦然间厅内响起一声轻叱:“柳——云——飞!”郑凌风这三字似是随口说出,声音不大,却字字如箭,厅内众人闻言均是浑身一震。柳云飞精瘦的身子立时一晃,似乎郑凌风这一喝已经喝散了他的精气。想起帮主的悍厉勇鸷,他的双腿立时沉重无比,再难迈出半步去。

  杨霸大怒,叫道:“走呀!”反手抓起他臂膊便待向外抛出。便在此时,一道金光疾飞而到,正撞在他背后“日月穴”上。杨霸一身金钟罩的横练功夫本已刀枪难入,不知怎地却吃不起这一撞,闷哼一声,登时软软跌坐在地。

  那物件霎时又疾飞而回,啪的一声,稳稳盖在郑凌风手中的茶碗上,竟是一个杯盖。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王晴川专栏
  •   爆笑flash


    WS熊1:晚归


    B&T:地震


    Flash:优秀员工
      小说推荐


    瞎子:无法悲伤


    九州缥缈录(完整版)


    论日本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 百合纹章
    · 生无葬身之地
    · 毁于爱情(长篇连载)
    · 男人的成长史:元红
    · 越疼越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