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28)
2005年06月15日18:47:54 网易文化 易阳

  兴庆城地处草原深处,比之延州已是寒冷,更加及不得宋国京师开封,展昭虽有内力护身,到底重伤未愈,才将房门开了道缝,就被涌进的夜风惹得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叫门的是几个太监,手中捧着铜盆、手巾、剃刀等物事,正恭敬的弯腰为礼,展昭知道这几人是来给自己剃头的——“秃发令”适才颁布全国,他既已在李元昊面前效忠,愿入夏籍,从今起就是正经的夏国臣民,这“秃发”的一关是非过不可。只是展昭虽明白其中道理,毕竟心有不虞,看着那雪亮刃锋的剃刀,如同看到开封府堂前铡刀一般,心头寒意一阵强似一阵,平身再没有这般惧怕,只想转身就逃。

  门外太监行过了礼本待就进,见展昭神色僵硬,心中一惊,又恭声道:“大人,奴婢们奉旨来为大人髡发。”

  展昭呐呐道:“既是奉旨,那便进来罢。”

  那几个太监都是内廷侍奉,今日奉旨来侍候外臣,都是小心翼翼,一句多余的不说,只默默然拾掇好了家什,烧了开水,就请展昭褪了外衣躺在榻上,由着他们服侍濯发。

  展昭少时多病,母亲曾拿他做女儿打扮祈福,头发几可及膝,更比之一般人还要浓密,这一下子全部解开,满当当一铜盆竟未能盛下,胰子也用得分外多,满头皆是白花花的泡沫,也难免沾了些到眉眼间,他只觉双眼一阵刺痛,忍不住紧紧一闭目,眼泪长流。心中却觉得好笑:自己几曾在人面前哭过?想不到今日破例,忽的一阵酸楚涌上,再也想不下去。

  髡发太监就着胰子轻轻在展昭头皮上滑动刀刃,乌黑湿发无声无息便坠落下来,展昭只觉得头皮酥麻寒凉,知道这感觉到得哪里,自己近三十年来所蓄的头发就此无存,心中只翻来覆去这么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想起父母早亡,更是难过。

  那太监手艺果是高明,只盏茶十分,展昭头顶已是光溜溜的再无余物,只余下脑后一缕头发,也剪的甚短,到后背即止。他松口气,以大手巾轻擦着展昭青黝黝的头皮,笑道:“大人可有不适么?奴婢们没服侍过大人,有不到的地方大人可得包涵。”说着脸就笑的菊花也似。

  展昭怔了一下,淡淡笑道:“很好,没什么不舒服的,你手艺不错。”站起了身,从外衣袖筒里拿了几块碎银子出来递了与他:“你们几位都辛苦了,拿去分了罢。”那太监却是一笑,看头发渐渐干了,手指灵便的在展昭脑后编了条辫子出来,才道:“大人是汉人,不知这里规矩,大宋送钱是家常便饭,大夏民风朴拙,再没那么多弯弯道道的。”展昭心道:这宫中用阉人的规矩,不也是中原传来么。心中转得几转,却没有出口。见他们弯腰去清扫地上头发,脱口道:“不必动那个!你们先退下罢。”嗓音粗砺,将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那几个太监也被唬住,直了起腰,又见展昭无话,拾掇了家什,匆忙一礼,急急退了出去。

  展昭目送他们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永巷之中,这才痴痴回转了身子关门,一眼瞥到地上乱糟糟沾着泡沫污水的头发,长叹一声,蹲下了身,捧在手中,身形半晌未动。

  夜静如死。

  ……

  远处更鼓声声,丑时将尽,门外忽的一声轻叹:“你这又是何苦?怎得与你爹爹一个性子,这般倔强?”展昭初一闻言,几乎跳了起来,腿脚一阵酸麻,几乎跌倒。他武功高绝,隐隐已是中原武林第一高手,少有人在他身侧百尺之内隐匿气息不被察觉,今日心魂失守,竟至于此,心中不禁暗责自己大意。

  那门外人不等展昭答应,又道:“我已在门外立了多半个时辰,怎不开门呢?”

  展昭听得清楚,正是他姨娘水怡然。略一思索,就去开门。

  水怡然万乘国母,竟未带一个从人来此,暗夜中白衣飘然,面容慈和可亲,展昭乍见她汉服汉髻,鼻子忍不住一酸,却知分寸,当即叩下头去:“太后金安,若有什么要臣甥去办的,只管令从人吩咐,何敢劳动太后亲自前来。”水怡然容色一阵黯然,强笑道:“皇帝要剃你头发,哀家特来看看他们有什么侍侯不到的地方。你大伤还没好利索,快别跪在地上了,且在榻上休息去。”展昭看看那张榻,无论如何不愿碰它一下,趁势起了身,笑道:“太后恩德,臣甥真不敢当……怎么您一人来此?万乘之躯若有点点闪失,臣甥可是担待不起,臣甥这就去找您的从人。”水怡然苦笑道:“昭儿你不必忙了,我们姨甥二人好久不在一起说说体己话儿,你先坐下罢。”说着自己先坐在那张榻上,扫了一眼狼籍地面,先是一皱眉,随即看清楚那竟是一团一团的头发,再看展昭头顶,心中一酸,珠泪滚滚坠落。

  展昭看到水怡然目光所顾,哎呀一声,忙道:“臣甥这里脏乱,污了太后眼了,万死难赎……”跪下了身子,不顾淋漓污水,用手将头发拢作一堆,开了门就要丢了出去。

  水怡然不顾脏污,把住了他胳膊,慢慢道:“给我罢。”从怀中拿了一个雪白锦囊出来,将他手中头发硬生生夺过,小心放了进去,又在地上搜索半晌,见没有一根漏网,这才扎了袋口,微笑道:“我来保管罢。”不由分说,又塞进了怀里。见展昭神色古怪,续道:“姨娘跟母亲也差不得多少,有什么好害羞的?”抓了展昭手掌放在自己膝盖上,絮絮道:“这‘秃发令’也是不得已之举,我也是中原人,知道你们男人素重发服,但头发也不过是头发,终究替不了天下黎民,你若能在元昊麾下做出一番事业,发服之事终究是细枝末节,也不必太难过……”

  她话未说完,展昭已是笑了起来:“臣甥虽然愚钝,但大事为重这句话也是知道的,姨娘放心就是。”话虽轻松,隐隐苦涩之意,却也只有他自己明白。

  水怡然听得展昭唤她姨娘,心中稍安,伸出了手,就要抚向展昭头顶,一触之下冰凉光滑,立如雷击一般松开了手掌,鼻子一酸,珠泪盈盈欲坠。她知道中原人素重发服,自己这外甥虽然认命,但他秉性倔强,非同一般,今次受此大辱,假以时日,莫说再有反复,就是心中郁结成病,那也是凄苦难当,她虽然一心要将展昭留在身边,但毕竟血脉至亲,柔肠百转中滋味万端难以尽述。她握了展昭手掌轻言抚慰,展昭却只是恭敬有礼,看着这外甥容貌神情,虽他近在咫尺,但却似远在天涯,不禁一股凉气直升胸臆,再也无话可说。

  展昭看得窗外启明星渐渐升起,若天明太后还在自己屋中,那是不妥之至,见水怡然还是木然而坐,忍不住咳了声,躬身道:“天将五鼓,臣甥送太后回宫罢。”水怡然猛的惊醒,虽还不愿离开,也知自己耽在这里对展昭并无什么好处,只得黯然起身,淡淡道:“不必了,我自有随从,你在这里休息,不用送我。”说着推门而出,远处影影绰绰,几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展昭送了水怡然回转,闭上房门,环视一眼屋内,摇了摇头,坐在椅上。夏宫悉数模仿汉制,这屋子布局设置与他当年在开封时殊无二致,加之自己恋旧,不时添置的家具物事总有旧时影子,因此恍惚之下,总以为自己二年来并未有什么异动,还是那开封府中的四品护卫。即是桌上那柄铜镜也是水怡然怕他思乡,特从中原购来,竟与他当年梳头镜一般无二,他随手拿起,向镜中望去。

  那镜中人物,长目直鼻,嘴唇微紫,除因一夜未眠而多了些胡渣外,并无什么异常,展昭却是一怔,也不知哪里多了些古怪出来,再仔细看时,手指猛然一僵,差点便握不住镜柄。哪里有什么古怪,不过是他头颅比之平日显得突兀了些——只余下了青惨惨的头皮,那些依附之上的头发,已是一根也无。

  哪里还有一点点宋人的影子……

  展昭蓦然狠狠将铜镜砸向地面,哐啷一声大响,那铜镜顿时裂做两块,他内力深厚,手劲可是不小,铜镜上余力未尽,又将一块地砖也砸的粉碎。他却是看也不看,旋风也似转身开门,足下发力一点而上,瞬间已立在那丈许宫墙之上。

  启明高悬,钩月黯淡,东方天际云层渐渐发白,横越了千里草原的长风,将他衣衫卷起,如旗帜一般在身侧猎猎做响,展昭低头半晌,终于举目望向西南。

  那正是故国方向。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展昭唇边微笑渐起,双眼若穿透了茫茫万里草原战场,看到了家乡常州,看到了京师汴梁。

  他耳畔也似有汴梁酒楼中那轻盈少女执红牙板曼声而歌。

  登临,望故国,蓦然回首已无路,望人在河西……

  只是他这小小的寂寞也要被人打破,这日正逢大朝,宫门处文武百官聚了无数,已有熙攘人声渐往这边来了。

  展昭神情一整,已遮去了迷惘之色,趁着那些人还未发觉,最后望了西南一眼,下了宫墙,去梳洗更衣,准备上朝了。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跋涉
  •   爆笑flash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思妙爱情自白书2:一张椅子
      小说推荐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