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跋涉(30)
2005年06月15日18:49:15 网易文化 易阳

  展昭离了宫门口,信步就向朱雀街行去。这朱雀街本是兴庆最为繁华的街市,比之中原尚有不足,但在茫茫草原之中已殊是难得,加之塞外民情,也是别有风味,他平日里虽也有经过,但心头挂念的都是军国大事,镇日忧虑重重,哪里想的起偷眼去看看两边街景?今日心思大不同往日,一路左顾右盼,不禁频频点头。却见得旁边百姓畏惧的看过他一眼之后,大都躲的远远的,一转念间,已有计较:高官贵胄无论哪里都是跋扈张扬,自己忘换常服就直接出来,百姓们怎能不惧?他双眼一扫,看得有一家旧衣铺,便直直走了进去。

  那衣铺老板是个胡人打扮,看见贵官进店,心中惴惴不安,撵了小二去,自己亲自端水伺候,殷勤恭敬,展昭见他如此作态,肚里暗暗好笑,只道:“老板,你与我取件合适的衣裳即可,不必伺候了。”那老板一怔,脸上重又堆了笑,给展昭碗里添了些水,方躬了身子应道:“大人包涵,小人的店里都是些胡乱收拾起来的粗人衣帽,怎么敢拿来应付大人?”展昭低声道:“本官是要微服私访的,你只管去拿百姓的衣服,切记莫要华丽过甚,反为不美!”说罢横了四周一眼,那老板被展昭唬住,不敢再说,匆匆往后面拿了件带羊毛领的青色粗布棉袍出来,谄笑道:“这衣服是小人弟弟新做的还没穿过,委屈了大人,乞请莫怪。”展昭见那衣服确是新的,从袖中掏了块散碎银子递上,笑道:“如此甚好,算是我买了。”接过那衣服便进里间换了出来,虽然棉袍未免厚重,但他身材挺拔,穿了不觉臃肿,却有几分质朴魁伟之气。展昭拢了拢衣襟系上带子,甚是满意,转身看到墙上挂了些帽子,心中想起自己光头怕是不雅,就随手抓了一件暖帽扣在头上,笑对老板道:“我的衣服先寄在你这里,回头来拿,可要放好了。”那老板唯唯诺诺的应承,展昭正了正暖帽,已是去的远了。

  展昭衣着寻常,看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街市上熙熙攘攘,往来奔忙,谁也没有兴趣多看他一眼,这反令他更觉悠闲,只在街边檐下摊贩处搭讪流连。兴庆毕竟不同中原,夏人素重武功,器具享用却是粗疏,他们这街上百货,刀枪农具之类倒比精致物事更是多见,展昭回想汴梁歌舞升平,雅士云集,本来太平雍容的气象,但比之这民风粗旷的夏国,勇武之气怕是要少上许多,本来天下以霸道而取王道而治确是正理,但朝廷重文轻武,是否能抵挡西北迭起的强国,实是未定之天,想到刚才廷争时嵬名元昊暧昧的态度,野利咄咄逼人,必要出兵的骄狂之色,虽已有策划,心中依旧一沉。

  他面色既然沉郁下来,那些小商小贩都是精明人物,自也不会去惹晦气,他慢慢向前行间,却觉得腿上一滞,却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岁出头的小男孩扯住了他衣袍,乌溜溜一双小眼带着一丝企求定定望着他。展昭觉得奇怪,蹲下身来轻声道:“你父母呢?是要大叔帮你找么?”那小孩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大叔你可要茶砖么?我家摊子在那边。”展昭一谔:“大叔不要茶砖,你赶快回你娘身边去,免得她担忧。”那小孩一双小眼眨巴了眨巴,悄悄说道:“大叔放心,我家的茶砖都是中原来的,看着虽然不好,配上酥油,煮出来绝好的味道!”说着硬拉了他的手向一旁跑去。展昭被这小孩一闹,却也想不及什么大事,只无奈的被他扯了过去。

  这小孩家的茶摊不在正街之上,却是摆在人后一条背巷里的,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出头的女子坐在摊后,面色憔悴,头发乱糟糟的飞蓬一般,衣服虽是破旧,却也洗的干净。她见得有客上门,面容却甚是木讷,只低头道:“客爷,我家的茶砖是好茶砖,都是中原来的货。”展昭拍了拍那小孩脑袋,蹲下了身子翻检茶砖,一边道:“中原的?椎场不是都关了,怎还会有中原的货物过来?”那女子急道:“这茶砖都是我男人收的汉人的东西,他打仗死了,我才拿出来变卖,都是乡里乡亲,我骗你做什么!”展昭知道那什么“收的东西”不过就是战时强抢而已,心下有些不悦,却知跟这女子扯不明白,放下了茶砖,就要离开,那小孩却照旧扯了他衣服,嚷道:“大叔大叔,你买些吧!我家就指着它吃饭呢!”展昭缓缓回头,见那小孩虽是机灵清秀,但衣衫破旧,面有菜色,心中一悯,温言道:“你家没有牧场牛羊么?这些茶砖能卖的多少。”那小孩用袖子抹了抹眼睛,说道:“大叔怎么不知,整天打仗打仗,连娘还在军里呢,我家哪有养牛养羊的功夫,爹爹一死,我家就穷了,连酥油茶也喝不起……” 他母亲听得孩子说话无所忌惮,慌的扑了过来一把拉住孩子就打骂起来:“小兔崽子嘴上就没个把门的!你敢说兀卒打仗不对?咱家少吃些算什么?你爹爹那是战士!荣耀的紧呢!”说着眼圈也是一红,一边却偷眼看着展昭脸上神色。展昭一谔,就知道这小孩的母亲怕自己听不得她家孩儿抱怨,若是动手,他孤儿寡母须是招架不住。听得儿哭母骂,愈发难过,从袖中了块散碎银子抛下,连茶砖也忘记了拿,便逃也似的离开。心头不禁回想起当年自己从汴梁往延州一路,越是靠近边境,百姓家中就犹如水洗,夏兵劫掠而过,百姓死伤者众,流离失所,亦是常见。当是只是一股义愤填膺,将夏兵当做豺狼虎豹一般穷凶极恶,今日见了这夏兵的遗孀孤儿,竟与汉人百姓也是一般的凄凉惨淡,心中只是一阵阵的不适。他自来到夏境,都是与高官显贵周旋,哪里见过寻常百姓?这次打扮样貌均与夏人一般,人人与他说话并没有什么恭敬忌惮,这才知了大战一起,夏人与汉人的苦痛竟无二致。大朝时那不敢深想的问题,就又从心里泛了起来。

  自己身边这许多夏人百姓,哪里象是什么妖魔、禽兽?难道就是以衣冠而分?那自己削发改装,外貌看来与夏人没什么两样,自己也算是蛮人禽兽了么?自然不是!但若不是,那就是圣人说的错了……他虽是武人,但家传书香,自幼束发受教,从没敢想过圣人也会犯错,自己竟想及此处,心底一片凉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再去想。

  他脑中思绪万端,脸上渐渐涨的通红,脚下只管乱走,茫然不辩方向,正无措间,忽听的一个男子喝道:“展昭!”声音竟似是贴着耳朵发出的,若黄钟大吕一般,令得他脑中一震,神智顿然清明,只是胸臆之间忽而一阵闷痛,脸色突然煞白,咬了咬牙,一缕细细血丝还是从嘴角淌了出来。他不动声色的将血丝拭去,审慎的转身过来,却见白玉堂独自一人立在他身后两步开外,自己刚才竟未觉察,想是心神激荡之下,略有走火入魔之兆,已顾及不了外间动向。

  白玉堂前来找他本是有事,却见展昭只是乱走,竟似没有发现自己,心下奇怪,待尾随展昭到了僻静之处,越觉不对,当下以狮子吼传音,将展昭震醒过来,看他模样,才知刚才真是凶险之极,若是放任他乱走,想开了倒也罢了,若是浑浑噩噩之中遇到敌人,那真是死的莫名其妙。见展昭清醒,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展昭自己尚且迷糊,知道给白玉堂讲也讲不明白,因做了个手势,道:“这个说来话长,白兄此来想是有事,直说罢。”

  白玉堂颌首道:“官家把李元昊的国书当朝丢弃,范大人料想夏人必有反应,但所遣斥候都没有什么回应,我是闲人,便来瞧瞧。”展昭皱眉道:“今日上朝就议了此事。望白兄速速禀知范大人,展昭必竭力在此周旋,但未必奏效。望延州及其他边郡还以备战为要。”他话才说完,心中又是一阵烦乱,禁不住问道:“白兄,所谓夷狄,就是理所当然的该死么?”未等白玉堂回答,摘了暖帽,又问道:“白兄你看,若以外貌而论,展昭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夷狄,但若是,若是变回汉装,我就又是汉人了么?”白玉堂刚才还未留意,猛然看他头顶光秃,骇然道:“你……你,展昭,你怎么剃了头?”随即想到秃头令下,展昭端的是进退维谷,饶他心如铁石,也不禁咬牙道:“这些畜生好狠毒的手段!展兄,你为国家立下大功,就是削发从胡,也是一心丹心,白玉堂自问亦不敢为。”白玉堂以为展昭心神恍惚,只是因了秃发之故,因此安慰,展昭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听了白玉堂回答更是失望,只强笑了下:“白兄不必担忧,展昭理会得来。至于夏国出兵之事,一有进展,展昭百死不辞。请转告范仲淹大人放心。”白玉堂却道:“你在敌境,处处荆棘,自己可要小心。”当日白玉堂何等决绝,今日却是温言抚慰,展昭虽知他两人交情早已无存,心中也不禁一暖,笑道:“白兄放心,夏国高手还多得过中原不成?展昭就想折在此处,也得看他们有什么本事。”两人目光一接,皆想起了当年纵横江湖的快意往事,心中都是一畅,望想对方的眼睛就带了些往日之情,少了许多冷漠之意。两人对视半晌,白玉堂转过了眼,涩然道:“我得走了。你多保重。”说罢足下用力,飘然而去。

  展昭看着他离开,呆立半晌,也快步而去。只余下一片怅然,尚在两人适才站立之处,久久不散。

  我已经正式进入脑子空白状态,只知打字不知其他,近日文章若有硬伤,恳请多多批评。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跋涉
  •   爆笑flash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思妙爱情自白书2:一张椅子
      小说推荐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