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3、舞破霓裳曲未终
2005年06月17日17:15:35 网易文化 王晴川

  柳畅急急赶到晚媚楼时,已是暮色西垂了,还是那座晚媚楼,这时候却回复了往日的奢华热闹。接过杨春雪的名刺,那满头珠翠的老鸨满是谄媚的脸上立时又多了几分客气,但听得柳畅要见的人竟是曲若嫣,老鸨却咧了一张鲜红的大嘴苦笑道:“这个曲丫头呀,这几日不知怎地就是贪杯,也不好好接客。这会子只怕还在河舫上昏天黑地呢?”柳畅只得马不停蹄地顺着秦淮河搜寻。

  黛青色的天边还孕着一点蝉翼般的胭脂色的微明,秦淮河上已经荡起一片浆声灯影。秦淮河水似乎也跟人一样,到了夜晚就变得慵懒起来,给给往来穿梭的河舫上彩灯衬着,那份慵懒便又多了几分江南女子般的柔媚。秦淮河上的河舫最有名,杂糅了六朝金粉余韵的碧水中穿梭着一艘艘绮窗丝幛、红灯珠帘的船儿,看一眼就能醉死人。给一个晚媚楼的小鬟领着,柳畅踏入了曲若嫣的画舫。这画舫好大,一入舱中,却先有一股呛鼻的酒味蹿了过来。舱中却有些暗,只一盏宫灯闪着绮丽的霞光,一个白衣女子就倚在灯下,一身月白绸缎的袍子给宫灯映着,肩臂处也镀了一线幽紫的霞色。

  望着那抹白衣,柳畅忽然愣住了,忍不住轻唤一声:“姑娘,是你么?”一瞬间他以为这白衣女郎就是那晚仗义救他的女子。那小鬟掩口笑道:“这位公子爷敢是识得我家曲小姐,也难怪,金陵城内谁不识得我家舞破金陵?”柳畅全未留意这小鬟的罗嗦,只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女子。

  曲若嫣也在灯下回眸。却见她肤色极白,秀发极黑,腰身极软,配上一身细细柔柔的月白衫子,随随便便地倚在灯下,就有无限清婉的柔媚韵味从她的身上散出来。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柳畅从未见过这样勾魂摄魄的眸子,有如清波般流转的目光中似是脉脉含情,又有几分自怜的凄怨,这时候已经孕了些许酒意,就更多了些不羁和肆意。柳畅的心先是一颤,随即又是微微一沉:“这曲若嫣虽是生得美艳绝伦,但眼角眉梢全是一团狂放之色,可不似那女子一样的冷倩高华。”那小鬟忙道:“姑娘,这位柳畅柳大爷是杨藩台的人,来接您去杨府的。可不要简慢了人家。”“柳畅?”曲若嫣的秀眉挑了挑,目光之中写满了不屑:“你怎么认得我?”柳畅给那火辣辣的目光瞅得低下头去,轻声道:“在下认错了人了。我在晚媚楼识得一位姑娘,适才昏暗间看走了眼,只当是她了。姑娘勿怪!”心下暗自思索:“那女子声音冰冷,也不像这曲若嫣略显慵懒的声音。”“原来是看走了眼,”曲若嫣嗤的一笑,娇懒的目光掺了些醉意,更显得肆无忌惮,“那女子……是你的相好么,叫什么名字?”柳畅一愣,只得道:“在下与她萍水相逢,也未记得她的姓名,但这姑娘……柳某却是一生难忘!”她的目光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游荡着:“连人家名字都不知,便要一生难忘?不知到底怎样个一生难忘?”她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忽然直盯住他:“柳公子,我问你,若是我为你寻到那女子,你会不会给她赎身、娶她为妻、带着她远走高飞,甚至一辈子恩恩爱爱?”她的樱唇中喷洒着酒气,语气中有几分随意,但目光却一下子执着起来。

  柳畅微微一愣:“不错,我便寻到那女子又会怎样?以我的家教和身份,自不会跟一个青楼女子过多往来,更别提什么娶她为妻!”抬起头来,和曲若嫣的目光撞个正着。柳畅只觉那两道幽深的目光有如光可鉴人的深潭,一下子便将自己心内所想照了个清清楚楚。一瞬间他的脸涨得通红。

  “哈哈——”樱唇半启,瓠犀半露,曲若嫣却笑了。一弯雪颈自襟领中款款扬起,她笑起来有几分天真,只是声音却有些怅然:“柳公子,既然如此,寻到她又有何用?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柳畅的心不知怎地就是一震,忽然听出了那笑声中的无奈和感伤,却不知说什么是好。曲若嫣却止住了笑,伸出玉指轻轻地敲着桌案,幽幽地道:“你们先出去吧,容我更衣,将轿子抬到岸上来!”不待他应声,便转过了身,将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开了,对着铜镜仔细梳理起来。

  柳畅的脸孔紧了紧,望着那长发,心内又生出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出了画舫。

  照大清国的规矩,布政使专管一省钱粮财赋,每省只设一员,不分左右。独这江苏设两员,一驻江宁,一驻苏州。本来这两位藩台都是仅次于巡抚的从二品高官,但驻江宁的布政使杨逸是詹中堂的门生,又和两江总督鄂政亲如兄弟,这地位便俨然是江苏的“财神爷”。

  回到杨府,经杨春雪引荐,他终于见到了这位匆匆回府的“财神爷”。杨大人的一张脸灰扑扑的,似乎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倒是见了柳畅这个新科鹰扬状元,杨逸的眉头才略略舒展了一下,捏着他的手说了几句“礼贤下士”的话。柳畅脸上忙涌上一番感激交加的神色,心内却闪过一念:“听关御史说,江苏库银亏空的大帐,杨逸已经想方设法填补好了,但这大奸为何却还如此忧心忡忡?”当晚就在杨府大张筵宴,款待远来的千秋阁众豪。柳畅奉命保护布政使大人,便坐在他身侧,却见宴席中的杨逸始终是无精打采。上了两轮酒菜,杨春雪便匆匆而来,跟他耳语了几句。柳畅惊奇地发现杨逸那双无神的双眼猛地腾起了一团火,一下子明亮起来,灼灼地紧盯着堂后那道珠帘。柳畅才知道,“舞破金陵”曲若嫣终于要出场献舞了。

  这时才是酒过三巡,仍有佳肴美味不住地端上桌来,本是意兴正浓的时候,但不知怎地堂中就是一静。先是杨逸、袁师爷和王陶龙几个人停杯凝箸,随后诸多清客、武师和上菜的仆妇也定住了身形,几十双眼睛全都眨也不眨地盯着大厅中央那团空地。

  琴师的手霍然一抖,一道昂扬的琴声在一片寂静中跃起,便更显得荡气回肠。曲若嫣便踏着这道琴声翩然而出,却见她此时肩披镂花月华衫,腰系大红销金百蝶裙,轻盈的薄衫,飘逸的长裙,更衬得她这个人身姿婀娜,这般悄无声息地飘然而来,恍然神妃仙子也似。

  一片寂静之中,只那琴声若有若无地低吟着。曲若嫣就伴着这柔柔的琴声将柳腰慢慢向后折去,那曳地长裙却慢慢提起,一只雪白的玉足缓缓向上伸出。琴声愈发轻柔,恰似幽人喃喃,众人全屏住了呼吸,曲若嫣的柳腰向后弯成一线,满头长发瀑一般垂了下来,那只玉足婀娜向天,长裙褪下,露出了她腿上的水红京绢紧裤。

  杨逸的脸上骤然焕出了光彩,当先叫好,众人也如梦初醒,立时彩声四起。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柳畅的心中却是陡然一震,那双赤裸的玉足是如此熟悉,难道……难道当真是她?

  曲若嫣才轻轻的一个亮相,已博了个满堂喝采。彩声未落,她的双手一抖,两幅嫣红的长绸已自她袖中跃出,有如两道飞龙直射上空,她弯下的纤腰这时才疾弹而起。那红绸却一抖即收,曲若嫣的右手已经多了一把精光灿然的短剑,随着那渐起渐疾的乐声翩然而舞。

  杨春雪才来得及说上一声:“这是失传已久的剑器舞,曲姑娘兰心慧质,竟练成了这门舞技,而且还融合了绸舞和元时的天魔舞,委实是天下一绝!”袁师爷也忍不住拍桌赞道:“舞破金陵,名不虚传!”只有柳畅心中渐渐紧起来,那闪着雪玉颜色的莲足,那灵巧跃动着的莲足,岂不正是她?原来那个漆黑的雨夜仗剑相救自己的竟是“舞破金陵”曲若嫣!有谁知道,这艳名远播的江南名妓却身怀武功,更会与千秋阁的高手放胆一搏?他心中一急,便无心观舞,只将眼睛紧紧盯住曲若嫣的清眸。一望之下,柳畅就更吃了一惊,那双转盼多姿的明眸随着高昂的乐声竟渐渐凌厉起来,几次掠过杨逸的身上时,那目光更是锋芒隐现。

  这时乐声中响起了一阵鼓音,那段剑舞已经渐入佳境,两幅红绸忽起忽落,一线剑光起落盘旋,在厅中舞出一片惊虹,鼓声渐急,她的身子也随曲而动,转得愈发急起来,柳腰上的百蝶裙随着她的舞动而疾转,裙上的蝶影随着疾转而舞动,看上去真如百蝶翻飞一般。众人看得目眩神驰,这时彩声倒是少了,厅中只有动人的曲声一声紧似一声地响着。随着乐舞渐疾,柳畅也嗅出了曲若嫣身上的那一抹杀气也愈发浓郁。他暗叫了一声不好,这曲若嫣竟然要杀杨逸!“厅上高手如云,鹰爪王、童千斤个个身怀绝技,更不用说出手狠辣的袁师爷,她如真这么做,岂不如同自杀?”这么想着,他额上随之渗出几滴汗珠,“柳畅呀柳畅,不管她是谁,人家到底救过你一命。若是她遇险,你会不会救她?”这念头才一闪,那鼓声嗡然一震,两团红绸矫夭如龙般地自曲若嫣手中挥出,直向杨逸头上飞来。杨逸只当佳人垂青,脸上潮红跃动,正待伸手去接那红绸,曲若嫣已经乳燕一般地飞来,剑如匹练,疾刺向他的咽喉。

  杨逸哪里想到这香绸红浪后会闪出一线剑光,惊骇之下不由啊的一声惨呼。危急之间,却有一把折扇横着伸了过来,铮的一声,狠狠斩在短剑上,只一拍,便如急浪轰击,震得那短剑去势一弯,擦着杨逸的脸掠了过去。出手的正是袁师爷。曲若嫣一击不中,脸上霎时苍白无比,身形疾转,便向厅外飞去。

  杨管家才大叫起来:“刺客,这女子是个刺客!”猛然转身向柳畅、童千斤等人愤愤道:“呆头呆脑,大人将你们请进府中有何用?快擒了这个雌儿?”童千斤挨了骂,老脸通红,奋不顾身地窜上,大骂声中十指如钩,疾向曲若嫣抓了过去。却听柳畅一声清啸:“童师傅闪开,我来擒她!”飞身冲上,长剑抖动疾向曲若嫣刺去。他这一冲其快如风,正挡在童千斤身前,童千斤怒喝声中,奋力回拉,才将劈山断岳的掌力硬生生收住。

  曲若嫣这时已经抢到了厅口,柳畅和她的目光正撞在一处,还是那幽深得使人迷醉的双眸,让他的心为之一颤。他手中的长剑使得疾风也似,口中却低喝道:“快走!”曲若嫣眸中光芒一闪,也挽了个剑花,轻飘飘地自他的剑底钻了过去。柳畅的长剑才斩下来,将正要急追出厅的童千斤和两个武师的身形逼住了,口中还连叫:“哎唷,不好,小心!”四个人的身子撞在一处,煞是狼狈。

  柳畅疾步冲出厅外,却见曲若嫣剑气如虹,已在四处涌来的家丁中杀开了一条路来。却听袁师爷怒喝一声:“没用的东西,都闪开了!”双臂一展,有如怪鸟一般掠了过来。他身旁那四个千秋阁的“伙计”也随之而动,五个人的身影疾如流星,一闪之间便到了曲若嫣近前。柳畅心下一寒,忙挥剑急掠过去,才挡在袁独笑身前,便觉背后一寒,袁师爷铺天盖地的掌力竟绕过了他,直向曲若嫣拍去。

  曲若嫣娇叱一声,玉掌疾挥,和袁师爷对了一掌,竟借着袁独笑掌上那股巨力远远纵出。袁师爷的身子被柳畅挡住了,大骂声中,那几个伙计双手疾挥,只听得痴痴风响,黑暗之中也不知打出了多少暗器。

  正自势窘之时,却听王陶龙高声叫道:“不好了,内院失火了,袁兄,快来看护杨大人!”袁师爷骂了一声,回头看时,果见一股浓烟自杨府的内院腾起,黑暗之中嘶嚎哭喊之声不绝。更有无数骏马嘶鸣,却是马厩中的几匹马不知怎地挣脱了绳索,狂奔了出去。柳畅喝道:“我去擒她!”乘着众人一团慌乱之间,飞身扶起曲若嫣,跃出了院墙。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爆笑flash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小说推荐


    菊开那夜:声声叹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