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3、龙陷浅滩 剑当邪魔
2005年06月17日17:50:49 网易文化 王晴川

  “进去!”两个粗壮的狱卒扭着太子的臂膀,不由分说,将他塞到了铁门之内,临走前还恶狠狠地丢下一串话:“小子,冒充当今太子可是千刀万剐的死罪,你就等着罢!”太子又羞又怒,几乎想冲到墙边一头撞死,他双手猛撼着铁门,声嘶力竭地喊:“让孙耀宗孙知府过来说话,适才在堂上他认出我来了!他七年前殿试的时候也该见过我的,孙耀宗,你为什么不敢跟我过话?我就是当今的太子——”一个狱卒回头骂道:“日你奶奶的,你是太子,老子还是太上皇呢!这个好觉让个疯子给搅了……”打了两个哈欠,摇摇摆摆地出去了。

  他怒发如狂:“适才在大堂上那孙耀宗明明看了我之后就吃了一惊,跟他对了几句话,他明摆着识得我的。怎地迟疑了片刻之后,他就硬是诬我是假冒太子?”他本来还算精明的一个人,这一夜之间骤逢大变,羽翼顿失之下居然步步荆棘,让他如何不怒?这铁屋只是关押待审犯人所用的临时牢房,屋子不大,却只押了他一个人。他在屋内狂呼怒吼了半个时辰,却也没个人应。喊得累了,他才背靠着铁门,滑坐到了地上。进了这漆黑窄小的牢房之中,他才平生头一次觉得一阵子的孤立无援,往日里前呼后拥的气派时光这时候想起来便如前世的浮光幻相一样虚无。

  便在此时,那铁门一开,一个人侧身而入,躬身道:“这位公子,请随我来!”太子见是个师爷模样的中年,恼怒之下便待开口训斥,忽又想:“何必跟这奴才的奴才一般见识,且瞧他要待如何!”这人背上挎了个包袱,默不作声地转身便行,带着太子出了衙门,在沉沉的夜色之中行了不多时,便到了一处僻静的街衢前。那人却将包裹递到他手中,笑道:“这位公子,无论如何,你冒充太子可是着实不该!昨晚我们刚刚接到詹中堂的八百里加急文书,说到近日总有胆大妄为之徒,冒充太子四处招摇,让我们严加搜捕。呵呵,詹中堂的旨意可是违抗得了的?听说千秋阁的大爷们立马就到。呵呵,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知府大人的难处,这一百两银子您暂且收下!”望着这人的一脸苦笑,太子心中才明白:“原来这詹中堂已经先动了一步。哼哼,这知府识出了我,知道留着我,迟早是个祸端,又不敢将我怎样,这么做倒是两不得罪,大事化小了。”想起詹中堂气焰如此之盛,心下忧怒更增。那师爷却道:“前路叵测,还请小心些!”略一拱手,转身便行,只将太子一人抛在了冷清的街头。

  这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街头的风还有几分寒意,夹裹着初秋的薄雾,在镇江的青石板大街上缓缓流动着。“走吧,此时一刻功夫也耽搁不得,便是千难万险也要尽早赶回京师!”太子的心境一片灰黯,却终究还是迈开大步,向码头行去。

  天一放明,路上行人渐多,他急将面孔抹得灰黑,低着头匆匆赶路。他一整日都在码头前探看,但走了几处码头,都见了不少黄阳教的教徒往来巡视,惊得他不敢贸然上前。

  黄昏时分,太子才在一家面食摊子上要了碗面,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苦思脱身之策。忽听得一片铜锣开道之声,却是一队马队从大街上缓缓而来。太子抬头觑见那“宋”字大旗和开道的铜牌上斗大的“漕标中军”四字,心中不由一动:“怎地忘了驻扎镇江的漕标中军宋同康宋协台?此人是开国名臣宋祁忠之后,宋家世代忠心,遇上他可是有救了!”当下抛了面碗,快步走到那马队之前,大张双臂,叫道:“是宋同康宋协台么,有故人在此!”马队前面的两匹马立时泼刺刺勒住,马上清兵拧着眉毛喝道:“前面的是什么人?”太子还未答话,却听得身后一阵蹄声响亮,一匹快马疾风一般自身后掠来。他未及回头,马上那人便伸过一只臂膊,将他拦腰抱起,放在了鞍上。他用力一挣,那人却贴着他耳朵低声道:“是我,灵剑!”蒋长亭的声音分明有几分哽咽,“主子,咱们这时还在险地,宋同康已投了詹中堂!”快马和宋同康的官轿交错而过的一瞬,轿子后面一个黑袍大汉忽地甩头喝道:“什么人,站住了!”蒋长亭打马如飞,在长街上卷起了一阵狂风,向前奔去。太子忽觉背后一片粘腻,一回头才瞧见蒋长亭胸前竟有一片暗红,还渗着血水,不由惊问:“你受伤了?”“好歹活着见了主子一面!”那马在街上拐了几个弯,所幸倒没有人追来,蒋长亭才悲声道:“主子,京师大变!老佛爷……龙驭上宾了!”这几个字一出,就如惊雷一样在他耳边炸响。“你……你哪里得到的讯息?”蒋长亭喘息道:“昨晚我一番苦战,却招来了黄阳教的四大护法,失手给他们擒住了。半夜里讯问我们的,竟是千秋阁的大师爷'魔王尸'!这话便是他亲口所说。这千刀万剐的狗才说话毫无顾忌,还让我们做'识时务的俊杰'!在黄阳教的地牢里还遇到了关老和'刚剑''柔剑'几兄弟,关大人已经怒得昏了过去。我却趁黑伺机逃了出来的!”虽然太子时时揣摩着皇阿玛驾崩的事,但此时乍闻凶信,还是觉得眼前一黑,愣了一愣,才忍不住放声大哭。

  “主子暂息伤悲,这时候可不是伤心落泪之时。”蒋长亭使自己的声音尽力平缓,“我昨晚偷逃出去,恰在他们的花厅中窥见'魔王尸'和宋同康、黄阳教的四大护法聚在一起密谋。听'魔王尸'施超然言道,那詹中堂在京师里翻云覆雨,竟说主子这时还在山东私访。他一面遣人去济南迎请他口中所说的'太子',一边又调兵遣将,到江南狙杀主子!这詹中堂竟要唱一出'狸猫换太子'呀!”太子只觉眼前一黑,挥掌在马脖子上重重一拍:“这天杀的狗贼,真是要篡位谋反了!”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留在京师的得力干将柳畅,隐约着又觉得眼前透出一丝亮光,道:“好在柳畅还在京师,这时候京师之中风雨飘摇,最紧要的便是兵权之争,九门提督何遥与柳堂主还是至交。有柳畅留守京师明镜堂,咱们便多了一丝胜算!”“正是!眼下最紧要的,就是主子速回京师!”蒋长亭说着忍不住握住太子的双臂,“那'魔王尸'还说,这一次千秋阁倾巢而出,连那号称素来不出京师的千秋阁掌柜的'半条命'这一次也亲下镇江!我昨晚逃脱之后,纵马寻了一整日,好歹见着了您!”太子知道一阵惊风疾雨马上就要扑打过来了,身上就觉出一阵虚软,心下里暗自埋怨皇阿玛英明一世,怎么偏会在身虚体弱之时命自己远行私访,蓦地心中一动:“皇阿玛何等英明,显是已经看出了詹中堂的不臣之心,但又无奈于这厮羽翼已丰。山东巡抚耿翼素来忠心,皇阿玛让我这次远行,或许便是让我去山东避难。怪只怪我措置不当,又依那假圣旨之命多走了几处,自山东进了这詹中堂的地盘江苏,身边带的得力人手不足,失了先机!”正自怨天尤人,忽听得一道诡异的啸声自身后遥遥传了过来。这声音尖锐冷硬,有若金铁交击,在黄昏的长街上传来,更显惊心动魄。太子悚然一惊,蒋长亭的双臂更是微微一抖,沉声道:“主子,来的便是千秋阁的大师爷'魔王尸'!”其时千秋阁纵横天下的三大师爷“魔王尸”、“雷公笑”和“草间露”在和太子一系明镜堂的明争暗斗之中已经折损其二,只剩下 “魔王尸”施超然一支独秀了。太子平日少涉江湖,却也听说此人以一身硬功震烁江湖,且手段毒辣,与人动手从来不留活口。

  那啸声一道未息,第二声蓦然又起,太子的心突突乱颤,却强自笑道:“这厮哭丧一般的嘶喊什么?”蒋长亭冷笑道:“这狗才自认咱们已经逃不出去,这几声吆喝,是要扰得咱们心烦意乱,再行出手!”这条长街上闲人往来,马匹奔跑不开,好不容易奔到长街尽头,却见水光闪烁,竟有一条小河蜿蜒在前。二人催马顺着河岸疾奔,却听身后啸声阵阵传来,一声近似一声。

  蒋长亭急在一处乱树杂生的野林前勒住了马,转身道:“主子,这姓施的追踪之术天下无双,给他缠上,那是天涯海角,不死不休。请主子独自上马,我在这里阻他一阻!”太子听他说得毅然决绝,心下倒是一惊,道:“长亭,你独自对他,有几成胜算?”“竭尽所能而已!长亭但有一口气在,必不会让主子有一丝损伤。”蒋长亭面上涌出一丝暗红,却在怀中掏出一把精致的金色小剑,“这把金钱剑是我昆仑派的信物,上面刻着我的名字。主子拿着它速去扬威镖局,找他们的总镖头阳啸渊,请他护着您着速回京!”太子怔怔接过那柄金剑,一时彷徨无计,道:“这阳啸渊可还信得过么?”蒋长亭道:“他是奴才的至交,我曾有大恩于他。主子不必自报身份,他见了此剑必会尽力相助!此人一手八仙剑法着实不俗,在镇江颇有威名!”眼见太子还在犹豫,蒋长亭不由拧眉道:“此时是非常之时,请主子保重!”反手一掌重重拍在那马上。那马嘘的一鸣,驮着太子疾向树林冲去。

  才拐进那林子,便听魔王尸的啸声在身后响起来,震得太子双耳嗡然一响。他心内却陡地升起一股怒火:“我这么丧家之犬般地跑来跑去,哪里有半分九五之尊的气概?当真天命在我,又何惧他一两个杀手!长亭受伤之后未必会抵得过那人毒手,我不如留在此地,助他拼力一搏!”这时他噎了满腔的恶气,皇太子的蛮横脾气猛然发作起来,只想跟这些乱臣逆匪痛杀一番。想起自幼也练过长弓大马,心下豪气顿增,当下将马在一株老树上栓住了,隐身在树后悄悄窥伺。

  天是晚了,一抹残阳无限留恋地将余辉铺在江上,染得那江水一片殷红。蒋长亭静立岸边,暮风掠来,将他的袍角掀得老高,愈增慷慨之色。一匹马便在此时疾奔而来,太子吃惊地发现那马上竟然无人。那马却疯了一般直向挺立的蒋长亭撞去。蒋长亭眼见马到,身子一转,要待错开。马下却霍然飞出一道乌光,一只铁掌诡异之极地抓来,饶是蒋长亭身法如风,仍是给这铁掌一把抓住了长辫。那人左掌扣住长辫,右掌便凌空拍向他头顶,出招竟是狠辣无比。蒋长亭辫子被抓,腾挪不得,只得挥左掌相对。一股刚烈的劲气随着砰然一响直灌过来,蒋长亭的口角便渗出一丝血来。

  猛然间岸边闪出一道剑光,灿然如电。蒋长亭捷若飞鸟般地退开,头上长发却已狼狈地散开。却是他当机立断,挥起右手长剑斩断了自己的辫发。这几下兔起鹘落,太子只觉眼前一花之间,蒋长亭已然身受内伤。这时太子才瞧清那“魔王尸”施超然,竟是个威猛如山的黑袍大汉。奇的是他这么壮硕的身子适才藏在马下竟犹如无物,难道他会隐身之术不成?

  “太子在哪?”施超然的声音冷硬无比,真似从僵尸口中迸出的话语。一道血水却顺着他肩头缓缓滴落,却原来蒋长亭那一剑快如闪电,竟也刺伤了他。那匹马却发出一丝悲鸣,泼刺刺地直奔入河中,河心立时冒出一团血红。太子的心猛然一紧,只觉这一战尚未开始,便透着说不出的惨烈。蒋长亭却冷哼道:“早已回到京师了!”话未说完,施超然已经出掌,一片乌黑的掌影有如一团乌云,直向蒋长亭头顶压去。

  蒋长亭沉声低啸,身子疾旋,连环三剑犹如三道闪电,从“乌云”中直透过去。他以“灵剑”为号,剑法也走的是险中求生的“灵动”一路。只听得铮铮铮几声闷响,这三剑全刺在施超然臂上,却是如中铁石。这施超然号称“魔王尸”,果然双臂坚如僵尸。蒋长亭心下一寒,第四剑转刺他的双眼,却仍给施超然一掌劈开。

  数招一过,剑光和掌影霍然消散,二人的身形翩然退开,蒋长亭的左耳、左脸和双肩上却已鲜血淋漓,显是给“魔王尸”无孔不入的铁爪所伤。“这时说出来,让你死个痛快!”施超然的笑声说不出的冰冷,让敌手“死个痛快”于他来说,已经是仁慈之极了。蒋长亭却只冷冷一哼。“好!”施超然见他不答,大喝声中,疾抢而上,乌黑的双袖舞动起来如同涌起一团浓浓的黑雾,将蒋长亭的身子紧紧裹住。身处下风,蒋长亭却是运剑如风,半步不退。岸边的冷风吹得他长发四散飞舞,残阳在他头脸洒上了一层紫红,使那张铁一般的面孔愈显坚毅。

  激战中忽听施超然呵的一笑,蒋长亭的肩头便飞出一道鲜血。那黑袍卷起的“黑雾”越发浓起来,“魔王尸”的冷笑也是越来越多。每一次怪笑,必然伴着蒋长亭的一处血飞如注。那一声声冷兀的怪笑有如钝刀一下下地斩在太子的心头,眼见蒋长亭兀自死战不退,他心中不由掠过一阵阵的酸痛。

  猛听得施超然暴喝一声,铁掌疾落,竟硬生生将蒋长亭手中长剑拗断,右掌成抓,啪的扣住了他的肩头。“他在哪?”格格的一阵响,竟将他肩胛骨捏断。

  “住手!”也不知是他的太子脾气发作,还是这场苦战激发了他心底的血性,太子竟狂喊着奔来。“主子,快走!”蒋长亭的面色忽然变得纸一样白。“放了他!我就是太子!”疾奔使太子郁闷多时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他挥舞着长剑直奔过来,一剑便向魔王尸的眉心刺去。

  嗤!这一剑刺个正着,却如中顽石,扎不进分毫。太子的心猛然一震,却见施超然那张可怖的黑脸上掠过一丝冷酷的笑,跟着那只巨灵般的左掌便向自己当头拍到。蓦地剑光一灿,蒋长亭手中那半截断剑疾飞而起,竟乘着施超然心神稍松的一瞬,自他肩头狠刺了进去。太子胆寒之下拼力缩身,那一掌才擦着他的头掠了过去。“魔王尸”陡地一吼,声如霹雳,扬手便将蒋长亭远远震了出去,跟着十指齐张,疾向太子头顶插来。

  蓦然间一道金光疾飞而到,就在施超然门户大开的一瞬,直刺进了他的咽喉。“魔王尸”发出一声骇人的闷哼,一股血直飞到太子脸上。太子看着那张扭曲惨厉的黑脸摇晃着向自己撞来,竟惊得呆在了当场。好在那魁梧的身子扑到他近前便已无力,那张黑脸几乎是贴着太子的鼻子扑倒在了地上,身子扭了几扭,便不动了。太子喘息几声,才想起必是有人飞刀相助,回头四顾,却见岸边霞绕丹林,野鸟噪鸣,没有一个人影。

  蒋长亭这时却摇摇欲坠,太子急忙上前扶住了他。触手之下,只觉双手一片粘腻,却是他胸前的鲜血不住汩汩而出,太子惊道:“这……灵剑,你还撑得住吧?”“主子快上马!”蒋长亭奋力出指,封住了胸口的几处穴道,喘息着说,“只怕千秋阁和黄阳教的贼人转眼便到,咱们这就去扬威镖局……找阳、啸、渊!”太子连连点头:“是,是,咱们这就走!”蓦觉双眼一片潮湿,泪水滚滚而落。

  二人在暮色中打马如飞,将就着赶到一所轩敞的宅院之前,蒋长亭便已昏了过去。进了镖局,得了禀报的阳啸渊急急赶来。这是个面皮白净的汉子,身子不高,却结实无比,向太子草草施了个礼,便急给蒋长亭灌下了一口热酒。蒋长亭睁开了眼来,望着他笑道:“啸渊兄,可是给你添了麻烦……”“兄弟遇上仇家了么?莫慌,到了哥哥这地头上,便是天王老子来了,哥哥也能给你撑一阵子!”文邹邹的阳啸渊声音却响亮无比,一席话说得太子心中热乎乎的。蒋长亭指着太子道:“这是我远房的亲戚长辈,论辈份该叫爷的……我这位爷得罪了黄阳教的,眼下官匪一家,求别人都不稳当!只有……求大哥,将他送到京师,越快越好!”支撑着说完,却又昏了过去。阳啸渊的双眉拧成了一个疙瘩,叹道:“先不要动他,马上叫郎中来!”又转过头,张着一双细目上下打量着太子,笑道:“这位爷莫慌,既是蒋兄弟的爷,也就是我的爷!他拼死将你送来,我怎么也要对得起他。您这一趟,我阳啸渊亲自护送,咱们何时动身?”“蒋兄弟重伤在身,只得暂且寄住宝地养伤了,”太子抚着蒋长亭的额头,拧眉道:“我么,却是早走为上,今夜若是不成,就明早吧!”“好,”阳啸渊缓缓点头,“爷今晚也累了,暂且进膳安歇,咱们五经天就走,走水路!”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爆笑flash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小说推荐


    菊开那夜:声声叹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 一人:忘情天书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