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5、锦帆破浪 铁锁横江
2005年06月17日18:00:13 网易文化 王晴川

  天才有了一丝的光亮。大江上还笼着薄薄的一层雾气,几处码头却已是群舟竟发,一片繁忙。虞梅估摸着丘舵主发船后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和太子乘了一艘小舟自总舵中出发,一路循着静静的河水,直向大江而去。这是一条少人往来的水道,天太早,远处才淡淡地露出一抹朝阳的红,水面上静谧得只有潺潺的水声。静坐在舱内的太子知道成败生死只在今日,心下便不禁有些心神不定。侧头看对面的虞梅,却见她倒是一脸的写意,竟自侧过头,将长长的秀发慢慢垂下来,缓缓梳理,似乎这一次只是泛舟优游。他心中不由佩服她的镇定,又觉自己不该如此忐忑,便自怀中抽出一柄折扇,呼呼的摇着。

  小舟自水道钻出,便遥遥地见了一艘大船停在前面宽阔的水面上,却是快进大江了。几人弃舟登船,直驶入了江内。那蓬勃的日头刚窜出来,映得江水一片红晕,几只水鸟披着金光在水面上嬉戏,正是一天里元气初展的时候。太子心怀不觉一畅,纵目四顾,果见江上往来的已有不少漕帮的大小船只。

  漕帮群豪也不知帮主坐在哪一艘船上,只在江上见了自家的粮船,便即大声招呼。一时江上粮船穿梭,忽长忽短的哨子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便多了十分的声势。

  行不多时,遥见焦山中流砥柱一般耸峙江心,浊浪渐渐汹涌,江风也凛冽起来,浪花打上舱面,发出阵阵轰响。忽闻一阵叫骂声遥遥传来,一个汉子进来奏道:“帮主,前面果然有十几艘船在焦山之南拦住了去路,瞧那旗号,正是黄阳教的!”虞梅抬眼望了望,冷笑道:“哼哼,都是些肚大底平的'米包子船',中看不中用,告诉前面的弟兄,铁头沙船开路,直冲过去!”那汉子匆匆而出,跟着就闻得几三长两短的声哨子在江面上远远荡了开去。太子的心就是一紧,跟着就听到远处呼喝之声骤然一沸。他从舱口的窗子张望过去,便瞧见前面四五艘大沙船挂足了帆,箭一般向前撞去。

  黄阳教众本就不长于水战,眼见几条又大又稳的沙船直窜过来,登时慌了。他们此次匆忙赶来,除了教中几艘大船,都是草草征抢来的民船,怎挡得那几条怒龙般撞来的大沙船?双石湾前的“船阵”立时给撞开了一个“缺口”。漕帮群豪趁着敌手慌乱之际,将羽箭、劲弩裹了硫磺浓油,点燃之后直向那几艘转动不灵的大船上射去。一片声嘶力竭的叫骂声中,黄阳教十几艘大小不一的船只起火的起火,翻船的翻船。几个灰袍长发的黄阳教高手纷纷破口大骂,但这江上风高浪急,那几艘大的米包子船费力地转过身来,却只圈住了十几艘粮船。一片混乱间,漕帮一大半的船只已乘风破浪,鼓帆而前,轻轻松松地冲过了双石湾这道关口。

  太子探头回望,不由笑道:“女诸葛,小生有一事不明!我本该走运河北上山东的,咱们这时顺江而下,岂不是南辕北辙地到了江阴了么?”虞梅却淡淡笑道:“太子爷,走运河只怕就入了詹中堂的套子里了,运河中不知该有多少凶险等着咱们。咱们顺江而下直奔长江口,崇明岛上的龙岛主跟我们是过命的交情,那时乘着他的海船北上天津,詹中堂便有天大的能耐也奈何不了咱们!”一旁的辛婆婆笑道:“最要紧的,是这江上正好施展咱们的长处,我倒宁愿在这里碰上黄阳教主、千秋阁主什么的!乘着水湍浪急,一股脑地做了他们。”太子才恍然一笑:“以我之长,攻其之短。这一招险棋走得妙!”漕帮船队冲出双石湾时,那日头已经老高了,江面上往来的船只也多了起来。呼呼的江风直灌了进来,吹得太子的衣襟猎猎作响。眼见虞梅的脸上却笼起一层忧色,太子不由笑道:“这一路上有惊无险,怎地你倒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虞梅抬起一双深邃的眸子,道:“直到此时,咱们也未见黄阳教的教主岳凌空,此人号称'笑镇天南',非但武功奇高,更是老谋深算,怎地会不露面?昨晚我还得了讯,千秋阁的大批高手也似入了镇江。可知道此时,千秋阁的高手连个影子也不见!”这时船队顺波直下,江面又由阔变狭,船舱也颠簸得渐渐厉害起来,却是快到小平滩了。这大平滩、小平滩,其实是行船的人为了图个吉利取的名字,实则皆为险滩激流,是这江上最凶险不过的地方。

  太子的心也是一沉,却摇着扇子笑道:“想是这些人出马慢了,给咱们甩开了,这时候正自顿足捶胸,也未可知!”“你倒是贵人心宽,”虞梅才淡淡的一笑,“许是我多虑了,没遇上他们,那是最好!”声音才落,忽然闻得一阵鼓乐之声遥遥传来。这声音不大,在奔涌的江风之中若隐若现,竟似是传说中的蜃楼幻乐一般。

  虞梅抢出舱去,却见风浪中竟有两艘高大的楼船在江面上一字排开,两船之间以粗大的铁链紧紧相连,竟将狭窄的江面以铁索拦死。虞梅见那船仅比水师中专用的大福船船稍小,面色不由霍然一变,细瞧那船舱中到底没似战船一般配上火炮,心才稍稍一定。

  当空的日头直打下来,船上飘摆的旗上那“岳”字分外醒目。数十个灰袍教徒或吹笛箫唢呐,或奏锣鼓琴瑟,一时乐声四起。只是这乱糟糟的乐音趁着呼啸的风声水声,显得不伦不类。

  “虞帮主,”绛红色的“岳”字大旗之下,一个面若满月的中年儒生将手中羽扇遥指着挺立船头的虞梅,“山人和清流大人在此恭候多时了!”虞梅见了那人半张半闭的一双细目和随风飘摆的几缕长髯,心下不由一沉,却强自笑道:“岳教主,可是久违了!”又转头望向儒生身旁那华衣老者,沉声问,“这位先生难道真是千秋阁的掌柜的,'绿水长流'卓清流卓大人么?”那老者清癯的脸上病蔫蔫的没有半点血色,口中更是干咳连声,笑道:“咳咳,似我这样只剩下半条命的病秧子,普天下哪里寻得着第二个?”他身材枯瘦如柴,似是随时能给江风卷到江里去似的,但谈吐间双眼霍然一张,立时便有一股夺人的气势散发出来。

  太子的心登时凉了半截,惊涛穿云,铁锁横江,对面的楼船之上更并肩立着当世的两大顶尖高手,他回头一望,适才在双石湾经黄阳教的那一阻,身边只有十几艘船只了。江风呼啸而来,吹得桅杆上的帆蓬旌旗猎猎作响,他的心却是一阵收缩。

  虞梅直盯着卓清流,眼神却变得凌厉如刀,点头道:“好,好,今日天可见怜,终于让我见了卓大人的尊容!”千秋阁主卓清流干咳道:“咳咳,老朽只是个掌柜的,算什么大人?”又转头笑吟吟地问那岳凌空,“岳先生,咱们这赌是谁输了?”黄阳教主岳凌空羽扇轻摇,笑道:“昨晚山人算定虞帮主当能轻易突破鄙教那道拦阻,卓兄却赌鄙教该可拦住他们。这时看,似是山人赢了,其实却仍是卓兄棋高一招!”卓清流哦了一声:“却是为何?”岳凌空道:“咱们昨晚得了讯息,假太子给漕帮夺走,依着我必会一夜不眠,将精神费在运河一线的搜捕之上。倒是大人运筹帷幄,算出他们必会在今晨弃运河、走长江!咱们依着大人的算计,夜半出发,恰恰抢在他们前面拦在此处,守株待兔,岂不是手到擒来!”卓清流呵呵而笑:“不是我算定他们会弃走运河,而是运河一线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我才敢这么将全副气力放在了江上!”岳凌空也笑:“虞帮主既然在这船上,那冒充太子的逆匪自是也在此船上了,这才叫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二人内功精深,随口谈笑间,不疾不徐的声音却在风大浪疾的江上远远传了开去。漕帮群豪听了,心下却是又惊又怒。虞梅想起这位黄阳教主数年前还曾与千秋阁分庭抗礼,但这时却是易帜倒戈,向这千秋阁主摇尾乞怜,悲愤的心中又多了几分鄙夷。她面上挂着冷笑,双目却在游弋四顾。只是这江面太狭,那大船上垂下的铁索又粗又长,已将江面稳稳封死。

  岳凌空又将羽扇一挑,笑道:“大人,咱们黄阳教要助千秋阁立此大功,只在举手之间。我上次所说的为黄阳教正名之事,大人还是答应的好!”卓清流咳了一声,慢悠悠地问:“人还未曾擒来,怎地就讨价还价起来了?”虽是笑吟吟的,声音中却有了一丝冷意。岳凌空悠悠道:“瓮中之鳖,岂不是手到擒来么?卓兄只要点一点头,岳某便助你立了这不世奇功!”“好,便依你!”卓清流蓦地仰天打个哈哈,缓缓扬起了手掌。岳凌空只当他要与自己击掌为誓,当下喜洋洋地也挥掌过去。哪知卓清流枯瘦的手掌霍然一翻,径直拍向岳凌空顶门,这一掌出人意料,去势却又奇快无比。岳凌空出其不意,不由哦的一喝,但他到底也是一派宗师的身份,应变也是奇快,伸出的左掌疾划个圈子,斜斜向卓清流臂上崩了过去。卓清流的笑声未落,双臂蓦然一合,有如两条矫夭的游龙般“缠”在了岳凌空左臂上。只听得格格几响,岳凌空左臂臂骨竟被他这招“双龙斩”绞得断成数节。

  双方十余条大船上数百汉子瞧得真真切切,不由惊得呆了。岳凌空骤然当此大变,才明白了卓清流鸟尽弓藏的真意,怒发如狂之下,猛地一声大喝,右臂陡然粗了数倍,膨胀的衣袖如一只怒帆般向卓清流当头罩下。一出手正是独步武林的残金缺玉掌,这时含愤而出,声势更是惊人。卓清流仍是一声冷笑,缠住岳凌空左臂的双掌顺势一沉,一阴一阳两股内力自岳凌空腋下直灌了过去。只听得格格之声不绝,岳凌空身上骨骼也不知被这两股真气震断了多少,他奋起的右掌也无力的垂下。卓清流双掌疾抖,岳凌空的身子便软软地垂倒在地。“你、你竟练成了……天河真气!”岳凌空的脸又是愤急,又是惊恐,却再也说不出什么,便无力地垂下了头去。

  “半条命”卓清流骤然出掌,岳凌空断臂、再到毙命,都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谁能想到,卓清流会对岳凌空暴下杀手?又有谁能想到,号称无敌江南的黄阳教主竟抵不住卓清流的一招半势?叫嚣声、笑骂声、鼓乐声忽然一起停歇,便连江上呼啸穿梭的疾风这一刻也似是止歇了,只有无尽的涛声哗哗的拍打着船舷。两方群豪便在这滚滚的涛声中一起愣住了。

  伫立船头的虞梅和端坐舱内的太子见了,更觉诧异无比。只有卓清流脸上没有半分悲喜之色,他弯腰干咳了几声,才悠悠道:“我平生最恼有人……咳咳……跟我讨价还价!”蓦地将手一挥,喝了一声,“现身!”这一喝玄功灌注,在江上远远传了出去,声势着实惊人。随着这一喝,那数艘黄阳教大船上高扬的“岳”字大旗立时应声而落,数十位千秋阁的白袍汉子挺立船头,齐声喝道:“詹中堂一统天下,卓阁主神功无敌!”

  卓清流呵呵笑道:“岳凌空多年来对抗朝廷,胆大妄为,连这官军才有的福船战舟都僭制了,今日可说是罪有应得。黄阳教自此便在江湖上一笔勾销,教中四护法、七分堂自今日起并入千秋阁!”说着挺直了枯瘦的身子,森寒的眼神自楼船上冷冷扫去,“咳咳,可有哪一个豪杰心中不服么?”楼船上的灰袍汉子全给他这阴骘的眼神逼得低下头去,便有不少汉子向他躬身叫道:“咱们心甘情愿归顺朝廷!”“今日入了千秋阁,那才是修成正果!”跟着丝竹鼓乐又再奏起,一阵乱糟糟的乐曲夹着高低起伏的谄媚之声便在江上弥漫开来。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爆笑flash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小说推荐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菊开那夜:声声叹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