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6、火裂楼船 玉碎洪流
2005年06月17日18:00:45 网易文化 王晴川

  江上忽然响起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卓先生,恭喜您老人家举手之间除去了黄阳教这一个心头大患!一箭双雕,卓先生当真了得呀!”卓清流却向虞梅微微颔首,笑道:“虞帮主,老夫今日毙了这岳凌空,一半是为了朝廷,一半却是为了帮主!三年之前,尊夫受人暗算致死,这个大仇,想必令虞帮主夙夜难安!”虞梅哼了一声:“不错,这三年来,我闭上眼想得便是报仇!报仇!我夫君之死想必也是卓先生的神机妙算了!今日总算见到了卓先生的真身,当真是好得很呀!”众人听得她冷切切的声音,心下都不禁一寒。

  “错了,错了,”卓清流却摇头叹息,“那时我远在京师,况且贵帮与我千秋阁只是小有误会,又何必值得我大动干戈?那一次却是黄阳教下的毒手,完事之后却又嫁祸于我。帮主不信,请看这岳凌空事后写给我的表功书信!”说着一扬手,一封书信遥遥抛了过来。二人所立的船只隔着数丈之远,但这一封轻薄的信笺被他随手一抛,竟在往来呼啸的江风中如一只鸟一般稳稳飘了过来,直落到了虞梅手中。两旁的汉子见了,忍不住一起大声喝采,刚刚归降千秋阁的百余黄阳教汉子的彩声尤其高亢。

  虞梅却迫不及待地拆了书信,她与岳凌空同在江南,虽然貌合神离,之间却也曾几次书信往来,只看得数眼,便知这书信必是岳凌空所写。她草草看了几遍,忍不住银牙一咬,嗤嗤地将那信撕得粉碎,抛在江中。想起这几年来,夙兴夜寐要给丈夫报仇而不得,一时心中又是凄苦又是欣喜,两行清泪竟滚滚而落。她缓缓昂起头来,口中喃喃细语,似是对天祷告。

  卓清流见她落泪,笑得却更是悠闲:“咳咳,虞帮主终是信了!老夫何等身份,岂是妄语大言之人,今日老夫也恭喜虞帮主宿仇得报!不过,这桩喜事虽大,却比不得眼下虞帮主要为朝廷立下不世奇功,老夫更要贺上一贺!”虞梅扬起珠泪未干的面庞:“什么不世奇功?”卓清流笑道:“帮主何必明知故问,有一人伪称太子,欺世惑众,此刻藏身在帮主舱中。虞帮主若是将他献出,虽是举手之劳,却是不世奇功。”他声音不大,夹在哗哗的水声中却丝毫不乱,传到众人耳中便如对面谈笑一般。但这谈笑声中却有着绝大的诱惑之力,漕帮群豪听了,都忍不住一阵心头摇曳。

  太子初时还存了血拼到底的锐意,但眼见卓清流举手之间袭杀岳凌空,再一鼓作气收服黄阳教众,这时更是恩威并施,三言两语之间,竟使漕帮群豪和虞梅于情于理都再难也与其为敌。他心下忽然觉出一阵黯然无奈,几乎便想走出舱去束手就缚,但随即又想,这也太对不起列祖列宗,万不得已之时,我便一头跳入江中淹死,也胜于落入这群奴才手中!

  “如何?”卓清流眼见虞梅不答,心下更是得意,“只要虞帮主当机立断,漕帮与虞帮主的大名,必当………咳咳,遍传朝野!”江上数百条汉子的眼睛全射向了虞梅。紧倚着窗子的太子也从幽暗的舱内望过来,却只见了她娇俏的一袭背影。他的心也随着这江船起起伏伏,一个念头闪来闪去:“若是她的头点上一点,我便推窗跳江。”虞梅却呵的一笑:“卓先生,请受我一拜!”忽然俯下身去,向卓清流遥遥叩头。众人全是一惊,卓清流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虞帮主何须大礼,你漕帮为朝廷运粮护粮多年,累积功劳。这一回又将伪太子献出,更是奇功一件,老夫必当奏闻中堂,为贵帮请功!”“谁说我要献出太子?”虞梅蓦地扬起头来,盈盈立起,“我这一拜,是谢你替我报了杀夫之仇!不管如何,岳凌空这仇人是卓先生出手替我除去的,虞梅自然要拜!但太子却献不得!虞梅一介女流,书没读过几本,却知道太子是国家之本,日后是要当皇上坐江山的!”那抹笑容在卓清流脸上呼的凝住,“怎么,虞帮主竟要为一个假冒太子的逆匪顽抗到底?”那双眼神冰锥一般地直刺过来,森寒入骨。

  虞梅的目光却毫不避让地迎了过去,道:“他是实实在在如假包换的当今太子,决非伪称太子的欺世惑众之徒!”她说着玉颈一扬,冷笑道,“况且即便他不是太子,我也断然不会将他交到你们手中。”卓清流的双眉一抖,一字字地道:“那是为何?”虞梅的头缓缓扬起,望向寂寥的天宇,淡然道:“只为了我虞梅心中的规矩吧,他是不是太子是不是明君我不去管他,但他实在是一个有几分痴气的好人,我决不会使一个好人屈死!”太子在舱内听了这一句略有些寂寞的话,心内猛然一热,几乎便要留下泪来。

  卓清流的脸色变了几变,沉声道:“虞帮主,为了你心中这规矩,你便要螳臂当车,跟朝廷顽抗到底?”虞梅的目光也乍然一冷,毫不避让地跟那两道森寒的眼光撞在一处,道:“卓先生举手之间灭了黄阳教,是否只当灭我漕帮也是不费吹灰之力?”不知怎地,卓清流听了她这淡定自若的一句话,心内竟是微微一虚。还未待他答话,却见虞梅猛地撮口一啸,声音清扬高亢,在江上远远传了出去。啸声才落,江上便传来一阵螺号之声。千秋阁众人听得这相和的几声螺号之声甚近,心头都是一凛,抬头看时,却见虞梅沙船之后竟有数艘轻舟急冲而来,正是最先奉命出发的丘舵主的船只。虞梅双眉一扬,喝道:“挥烈火旗!”她身后立时有一赤膊汉子飞身攀上桅杆,将两面猩红的大旗迎风挥舞。红旗一挥,她帅船之侧又有数艘大小船只扬帆直进,竟成了四面夹击之势。

  “火!”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却见当先冲来的小舟和粮船上竟已燃起了熊熊烈火。黄阳教两艘楼船上的教众眼见漕帮船只纵火而来的气势,心下登时怯了,有人慌张张地要放箭阻拦,有人便待开船避开,但那铁索将两船连得甚紧,如何挪移得开?他们教主新丧,正是心气浮动之时,慌乱之间,漕帮的粮船已经撞上了一艘楼船。一片呐喊声中,漕帮汉子将火箭、硫磺不住价抛上楼船来。江上风势正猛,风助火势,转眼间楼船上便燃起了大火。

  “快救火!放箭射住阵脚!”卓清流纵声高呼,但那些黄阳教众显是不大服从千秋阁的号令。况且多年以来都是黄阳教横行陆上,漕帮称雄水上,众人早已习以为常。这时到了风高浪猛的江上,黄阳教往日里的气焰十成去了七成,再给浓烟烈火一烤,登时乱作一团,只两三人忙着灭火,更多的却是寻思着逃命。楼船上还有两个小划舟,几十号教众杂着千秋阁的人便向划舟抢去。猛听得有人一声惨叫,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却是抢不到划舟的千秋阁伙计出刀砍了黄阳教众。黄阳教中几个悍徒刁蛮的性子发作,立时爆一声喊,竟也拔刃相向。烟熏火燎,鬼哭人嚎杂着刀光剑影,乱成一片。

  卓清流又惊又怒,举目再向虞梅望去,却见漕帮大小船只乱涌,早将虞梅的帅船挤在了后面。忽听得砰然之声大作,却是丘舵主乘着烈火熊熊燃烧之时,率人挥斧猛凿那铁链。卓清流双目一冷,自身边属下手中抢过两支羽箭,反手便抛了过去。这两箭随手抛出,却劲急如电。两道疾光划江而过,一个漕帮汉子给羽箭贯喉,翻身倒下。丘舵主挥起手中短斧一封,怎知那箭竟裂穿斧柄,噗的一声,透肩而入。丘舵主骂了声“王八羔子”,却不拔箭,自那倒下的汉子手中再接过一支板斧,抢上前去挥斧疾砍。砰砰几响,一块连着铁链的船板给他几斧劈烂,哗啦啦一声,早给烈火烧得通红的铁链子落入江中,腾起一股白烟。

  漕帮的号角立时又起,又有两艘粮船鼓帆撞去,将江左那艘起火的楼船撞得身子歪了过来。虞梅的大船却趁机扬帆而起,直冲了过去。卓清流目眦尽裂,疾喝了一声:“追!”他这艘楼船之上也乱作了一团,好在尚有数位千秋阁的好手拼力约束。众人七手八脚地解下那无用的铁链,好歹掉转船头,扬帆直追。

  这时漕帮的大小船只和黄阳教诸多拦截船只战成一处,江上便只有虞梅的快船和卓清流的楼船一前一后的顺流而下。到底卓清流所乘的是最耐风浪的大福船,堪堪地便要追上。

  小平滩转眼便过了,水流愈发激荡起来,太子立在起伏摇晃的船内,心内也涌着一股激流。小平滩,大平滩,这许是自己人生中最险要的两个滩口,闯得过去么?“虞帮主,你这可是自寻死路!”卓清流的声音细细地直钻了过来,人人听了心头都是一乱。太子转头望时,却见那楼船越来越近,几乎便能瞧见那几个呼啸猛恶的人脸了。

  虞梅却低喝了一声:“放柳叶舟,何舵主率众人先退!”这船上尚有何舵主和十几个水手坐镇,听了这话均是一愣。何舵主挺着铁塔般的身子上前步一步,嘶声道:“属下誓与帮主同进退,跟这群兔崽子拼到底!”虞梅秀眉一蹙,喝道:“这是什么当口,听我号令!将那东西准备好,你们先退!”几个汉子憋得满头汗水,却敌不过虞梅冷峻的眼神。“退呀,我这帮主的话真没人听了么?”她再喝得这一声,何舵主只得含泪转身,却道:“帮主,东西备好了,在外舱!”便带着众人抛划舟,跳水。

  楼船上的追兵眼见前面船上抛下两个柳叶舟,不由一起鼓噪“不要走脱了反贼!”卓清流凌厉的眼神只一扫,便冷笑道:“休得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正主还在船上!”任由那两艘小船随波而下。

  虞梅回头一扫,眼见楼船越来越近,才低声道:“师父,你带着两个弟兄,和他,也加紧备好划舟!我一挥这袍子,你们便走!”辛婆婆嘶哑着嗓子道:“梅儿,难道你要在这里断后?”太子的心突地一颤,急道:“不成,咱们一起退!”虞梅望了他一眼,眼中光芒五味杂陈,却冷冷道:“旁人怕他这'半条命',我却要在水上要了他这半条命!这可是咱们唯一的生还之机,若是到了陆上,咱们遇上了他,只有任其宰割的份!”正说着,那楼船已经追到,数道铁锚凌空飞起,直向船舷挂来。虞梅挺身而前,挥起一根竹篙奋力几点,便将那几道铁锚荡了开去。

  一股大浪袭来,船身猛然一阵摇晃。“走!”辛婆婆霍地提起太子,便向船头扑去,那里还有一个划舟解开了放在那里。太子心惊胆战,犹自回头望去。猛见虞梅素手一挥,竟挥去了身上的翠色长袍,连江绸袖衫也一把扯去,现出了紧箍在身上的白色阑裙,那其实是一件露出肩腿的窄紧水靠。那外衣已被她扬手抛去,她就在江风中露出的浑圆的肩、挺直的背、修长的腿,那腰身不是寻常脂粉的弱柳扶风,而是一种生机舒张的昂扬矫健。那肤色也不是摆在案头的象牙白,而是一种野外暖日长风浸过的润红。

  太子猛然一震,只觉卓立船头的虞梅的背影此刻竟发出一道圣洁的刺目的白光,直刺入他的心怀深处。哗的一声,划舟落入水中,溅起的水浪打得他一脸的潮湿,他的心却一阵翻滚:“虞梅,虞梅——”楼船上的汉子眼见虞梅这身装束,立时眼睛发红,大声鼓噪。虞梅却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弓箭,纵声叫道:“卓先生,再请你尝尝这火烧赤壁的滋味!”那箭上仍是裹了火,随着她的扬手一箭,便扑地射着了楼船的主帆。

  卓清流双目一寒,身子急掠,便向粮船扑来。他也真是有些畏惧虞梅的火攻,这条楼船若是再有闪失,他便只有束手待毙了。虞梅箭发连珠,刷刷三箭,直向空中的卓清流射去。这连环三箭快如流星,分取咽喉、心窝和小腹三处。说来也奇,这三箭眼瞅着一分不差地全射中了他,但不知怎地竟又贴着他的身子滑了开去。“天河真气!”虞梅心下一寒,“果真如武林之中故老相传,'天河倒泻,无孔不入'!”一念未决,卓清流竟已快如电闪地跃上了船头,反掌便向她拍来。虞梅疾步退时,仍是慢了半步,肩头竟被他一掌扫了一下。

  与此同时,四五道铁链再次飞了过来,犹如一只巨大的铁手,将大沙船紧紧“握”住。虞梅肩头给他指尖扫中,只觉一阵酥麻,却仍嫣然一笑:“卓先生,恭喜您老人家练成了失传多年的天河真气!”卓清流这时胜券在握,见了这灿若春花的笑靥,手下倒是一缓,笑道:“美人,我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休怪老夫辣手摧花了!”正待再次出掌,忽然闻到一阵刺鼻的硫磺气息。

  虞梅的笑容却愈加舒畅:“卓先生,我倒要瞧瞧是你的真气厉害,还是这火药厉害!”她的娇躯凌空一翻,便跃入了激流汹涌的江里。卓清流一愣,随即听到一阵引线嗤嗤的燃烧之声。他慌乱地扫了几眼,急切间也寻不到火药是藏在何处,双臂疾展,便向楼船跃去,口中喝道:“转舵,快退!”但这楼船已经用铁抓跟沙船紧紧扣在一处。众人听见卓清流的这一声嘶吼,才想起去解那铁链。但那链头上的铁爪抓得太牢,众人心慌意乱之间,竟解不开铁链。

  无人的沙船上已经冒起了一阵骇人的青烟。众人哭爹喊娘的嘶嚎声中,楼船才开始慢慢转开笨重的身子。卓清流的面上涌起一阵暗红,抬头望去,却见虞梅劈波斩浪,人已经在十余丈外露出了头来,她身前更有一艘柳叶舟逆波向她划去。“太子!”卓清流怒喝一声,猛然长吸了一口气,奋力一跃,疾向那划舟纵去。

  才堪堪跃起,卓清流的瞳孔里便映出一片火红,随着那声惊天动地的炸响,江水猛然翻起一道巨浪,将他整个人都卷了进去。

  “抓好!”太子才向虞梅伸出手去,巨浪便将小船高高抛起。再从浪尖滚落,却不见了虞梅的踪影。“虞梅——”太子昂起滚湿的头嘶喊着,那浪头又再涌来,打得他的双眼一片模糊。猛听得一声怪笑,波浪中一个灰黑的身影飞跃而起,疾向他扑了过来。

  “卓清流!”太子失声惊叫。眼前的卓清流太可怖了,他的半边身子都已焦黑,这么浑身浴血的破浪而出,更似疯魔厉鬼一般可怖。辛婆婆霍地侧身过来,双掌疾推,奋力迎上了这铺天盖地的一掌。三掌一交,辛婆婆身子剧震,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小船立时剧烈的一荡,险些给激流吞噬。卓清流的身子却也远远荡开,显是那惊天动地的一炸已使他受了重伤。但他的人只在水面上略略一顿,便又疾扑过来。太子眼见他竟如鬼魅般地立在水面上,先是一惊,随即才瞧见卓清流脚下竟踩着一块硕大的船板。这功力通神的千秋阁主显是不精水性。

  辛婆婆长吸一口真气,提起拐杖便奋力戳去。咯的一声,这一杖碰到了卓清流的铁掌立时折断,但卓清流疾扑的身影却也似遇到了什么阻隔,一下子便沉入了水中。虞梅忽然自水中冒出头来,喝道:“师父,你带着他先退!”刚喊了半声,卓清流便又在水中窜起,虞梅一展手中峨嵋刺,雪一样的娇躯携着一股碧波,猛向他扑了过去。二人才裹在一起,水中便窜出一团血浪,不知是谁的血,呼啸的浊流卷来,将两个人一起吞没。

  辛婆婆哭喊了一声“梅娃子——”却知这时不是悲伤的时候,发力扳起划舟,箭一般地在激流中窜了出去。太子扒着船探头望时,遥遥地却见卓清流又跃了起来,这一跃便是丈余,气势汹汹地再向小船扑来。猛见虞梅的身子划出一道白光,挡在了他的身前。两个人凌空交了两招,便又一起落入水中。“她竟要和他同归于尽!”他的心中一阵撕痛,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助她一搏。辛婆婆的口角还渗着血,却将船划得飞快。

  他遥遥地瞧见卓清流最后一次跃起,这一次却才跃出数尺,水中便伸出一支玉臂,将他拉了下去。一股血水忽然窜了上来,染红了一股江浪。太子的心突地一颤,撕心裂腑地喊着她的名字,但江上却再也见不到她的身影。便连那卓清流也踪迹全无。

  几道大浪抛来,那股血水随即给急流浊浪冲散,消逝得无影无踪。他狂呼了一声,仰起头来,只觉头顶上一片模糊,苍天也似被自己的热泪冲刷得黯淡无光了。四周水声奔涌,一切的一切,都被呼啸的涛声吞没了……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爆笑flash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star girl:pink


    小樱桃卡通:梦恋泰坦尼克
      小说推荐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菊开那夜:声声叹


    纽约时报上榜小说眼镜蛇事件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武侠系列: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 醉颜酡之夜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