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128-130)
2005年06月24日09:48:04 网易文化 唐酽

  回到公司上班,由于人车都完好如初,打死也不会有人料到我撞过车,我对外的说词是发烧在家调养了几天。

  古语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发现形势逐步向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因为慢慢地有些关于我要调任投资部的消息开始流传开来。大凡到了消息开始流传的时候,一般是进入到小范围群体开始讨论的程序。而且大凡这些有关人事方面的小道消息总是有惊人的准确性。有不少同事有意无意地想从我嘴里打探出些什么,我总是一幅浑然不知或是非常惊愕的表情。我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夹着尾巴做人。谢清风也按捺不住给我打电话想从我嘴里套出点东西,但我牙关紧得很,我听得出他挂掉电话时的沮丧。

  自从那晚过后,若颀总是时不时地在我面前提起林茵,并且常常开玩笑地问我最近和她进展得怎样了?我问若颀是不是希望我有个飞速的发展,若颀说生活太平淡了,总得找出点有意思的事情做做,她倒想看看我泡不泡得到林茵。我被若颀搞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并且有点草木皆兵,我真的闹不清若颀的真实态度,我很担心若颀这招是不是欲擒故纵,引蛇出洞,到我得意忘形时再一网打尽。不过每次和若颀谈完林茵我总是有种惆怅感,让我神魂颠倒的女人,我现在已不知怎样再和她取得联系了。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当短信不回,打电话言语冷淡,网上不见踪迹的时候,真的会让人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公司的任命下来,对部分岗位进行了轮岗。我和谢清风调了个,任投资部经理。我表现得相当低调,并没有趾高气扬,因为我很清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才是生活的正道。我真心实意地想设宴送送谢清风,但谢清风不领情,我估计他一定认为是我在后面搞鬼,其实我什么也没做,我很无为,有些东西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送上门来,挡都挡不住。

  和谢清风交接完后对谢清风以前的项目和正准备做的项目进行了梳理,我的原则是对以前的项目不予评价,但加强管理,正准备做的项目一律停止,进行充分的评估论证后再进行。因为今后的项目如果惹出麻烦,到时一盆屎全得扣到我头上,所以我不能不慎重。

  虽然刚走马上任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和熟悉,但我仍然念念不忘林茵。我觉得男人和女人的本质区别就在于男人再苦再累仍然会想着女人,而女人如果又苦又累必定不会想着男人。因为女人某个方面强必定某个方面就弱,这从不少女强人身上可以看得出来,她们对感情极不敏感,而男人则可以强者恒强。

  我很想见到林茵,哪怕就那么远远地望着也好,我头脑中老是有她挥不去的印迹。因此我有时会在想得不行时,下班开车到林茵所在的写字楼,看她从写字楼里走出,然后心脏总是狂跳不已难以承受。有时在外应酬喝得稀里糊涂后,我会开车到林茵的小区看着她房内亮着的灯火,想象着林茵在房中悠闲的模样。我总觉得离林茵近些,就能感受到林茵的气息,那种求之不得的难忍就会被压下去一些。

  日子过得缓慢而艰难。林茵是铁了心再不和我联系,我就象围绕着林茵这个太阳绕的行星,脱不了她的磁场,却怎么也不能靠近她。林茵在福州的日子里我并没有见过她几次,有时会连着一段时间发现她房内的灯都是暗的,于是我想她可能是回上海了。

  元旦过后没多久,叶波比原来预计的提前出国了。出国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三人在酒吧里喝得快昏死过去。叶波老泪纵横,搞得我和魏小田也陪着掉泪。三人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特别是我说以后再难象这样在酒吧喝酒时,大家更是捶胸顿足痛上心头。三人喝到十二点多,我和魏小田送叶波回家。到叶波楼下时,我们一一和叶波拥抱过去,这是我第一次与叶波这样肌肤相亲。

  送完叶波后,我独自一人伤感不已。在这种浮燥的社会里,在喧嚣的表象下,变化就如万花筒里所看到的,以根本无法把握的轨迹显现它的绚丽多彩,随时随刻地改变着习惯的生活,在无法自主的背后,孤独才是本质的所在。伤感添加着酒劲,让我无意识地把车子又开到了林茵的楼下。酒醉得不行,仰起头看着林茵的窗有些天旋地转。窗帘拉着,但有些隐约的灯光还是透了出来,想上楼的冲动排山倒海,今夜,我如果能和林茵在一起,在我最寂寞孤独的时候她在我的怀里,我一定会给她最热烈的吻,在饱受委屈之后,甚至还会加上一些虐待。

  我拨了林茵的电话,没想到林茵的手机还开着。但她开始照例没有接我的电话,我酒醉后颇有些薛潘的呆霸王习气,给林茵发了个短信说如果再不接电话我就上楼了。于是林茵接起电话,用略带责怪的口吻说这么晚了还挂电话。我说我就在你楼下,想见你,能不能上去坐一会?林茵惊呼你疯了,还不快回去,你老婆很好,好好地待她。我说可我忘不了那晚的情景,为什么要这样,难道真的只有一次?林茵说记住,我们俩之间什么也没发生,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大家都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听着林茵这句话我觉得一股至冷的寒气把整个人要冻住了,我说曾经的事,有人可以忘记,有人却不能释怀,我倒宁愿那次的撞车让我失忆。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过了一会林茵的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似近又远:“对不起,原谅我,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我说我真的只是你的利用工具么?你就真的对我没有一点的感觉?林茵沉默了,半天没有言语,气氛静得出奇。于是我又问,如果哪一天我彻底地从你眼前消失了,就真的不会有一点的牵恋?林茵还是没有说话。我说我爱你,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女人,其实我并不是个喜欢纠缠的人,但在你面前一切都改变了。我知道爱一个人就是让她不要有负担,有什么痛宁可自己去承受。所以我一直控制着自己,竭力地不让自己打搅你,但今晚却是个特别的日子,叶波明天就出国了,魏小田也要去厦门了,好友一个个地都离去,你也躲着我。我真的很想找个人说说话。林茵终于开口了,悠悠的声音让我浮了起来:“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你老婆真的很好,有什么和她说吧,她一定能理解你,你快点回家。”顿了一会,就象浅水流过沙床的轻响传进我的耳朵:“你对我的,我都记着,你以为那晚仅仅是酒醉可以解释的吗?但是,你别再找我了。”说完,林茵挂了电话。

  我呆住了,听着电话中的嘟嘟声迟迟不肯放下电话,林茵最后的话就象一袭白衣的绝世美女转身而去,但转身的刹那眼神却是那样的凄惋,此时我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我想就这样让她去吧,再不要象一个没素质的男人死缠烂打那会坏了情调。爱是美的,我要维持这种美,即便美得让人心痛,我也不要去毁灭。再说有了林茵的最后那句话我也该知足了。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就算我还是件工具,那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工具,至少也是件用得顺手了用出点感情来的工具。只是我至今仍不知林茵用我是对付哪个人,我宁愿是他老公。既然注定要痛苦,那就痛苦地面对一个名正言顺的男人,而不是再面对一个象我这样无名无分的男人。

  掉了魂似地回到家一言不发就上床睡了。若颀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在林茵那碰壁了。我说叶波明天就要出国了,大家都挺伤感,喝了不少酒。若颀又追问林茵有没在场?真的和她没一点关系?我说既然你这么希望我和林茵有关系那么我们就有关系了。若颀说果不出她所料,为了男人我不至于这样。我问若颀到底是什么居心,我就不相信你真的会一点不介意林茵。若颀说第一,她不相信林茵会和我发生关系。第二喜欢林茵这样的女人起码可以让我审美情趣提高到一个新高度,洁身自好,不至于对什么女人都容易发情。第三,就算我和林茵间发生关系她相信林茵也会把握好度。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若颀,真正聪明的女人,放纵男人的需求却又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虽说若颀走的是险棋,但她看准了林茵不可能破坏她的家庭,所以她很放心。而且她这么做的一个最大好处就是与其让她不放心的男人象只野狼似的到处觅食,随遇而安,还不如专心致志地面对一个。我问若颀就不担心这样下去我会义无反顾地跟了林茵?若颀说林茵愿不愿意跟我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这么多年下来,她觉得我除了有些花心还不算是个坏人,不过如果真有了这一天她一定会放手的。我叹了口气,若颀真是太了解我了,其实她越是这样我就越不可能离开她。弹簧是越压越紧,不压了反而没有反弹的动力。细究起来,若颀除了姿色略逊林茵一畴外,别的并不差。而且林茵说她对老公看得很紧,以至他老公都觉得有些烦,而若颀却有我这种崇尚自由的男人所需要的宽容。

  这一晚我想了很多,想着若颀的话,想着林茵的话,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总之我是想了很久,因此肯定睡得很晚。到第二天醒来时,我终于做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那就是放弃。这对我当然很痛苦,但对林茵和若颀都好。我明确地告诉若颀以后不要再提林茵。若颀对我的转变之快非常惊讶,问我是不是深受刺激了才这样。我说你别管,总之我不会再去想林茵了。若颀说你还是想她吧,如果你不想了难保不会找别的女人转移注意力。我笑了出来说居然还有这样的老婆,我以后就专心对你了。若颀问我真做得到么?我说当然。但若颀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高兴和特别的嘉奖,我想她可能是打心眼里不信。

  但是这以后,我确实拿出了一些实际行动。我不再开车去偷窥林茵,也绝不给她发哪怕是搞笑的短信,更不用说给她打电话。我要重新掩埋对林茵的爱。这是左冲右突却怎么也无法突围的爱,它没有得到林茵的里应外合,我就当它战死沙场,非常地壮烈,我要看它来年化作战地黄花。但我的潜意识里一直在等着林茵,因为这一切只是我对自己所做的限制,只要林茵稍稍主动一些,我想我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迎合她。我知道我苦心经营的防御阵地是用冰垒起来的,有一点阳光就会融化。

  可林茵并没有按照我的期望给我哪怕是稍稍一点的暗示。我没有纠缠她,她更是静得如深山中的一潭清水,好象情事都与她无关,她置身于世外,清得让我看得到平静的下面根本不存在着暗暗积蓄的能量。这让我极度地失落,觉得不再有爱,没有了期待和指望,生活又重归平淡和无趣。特别是一想到这些年来日牵夜挂的人,竟然在离我最近时却又走得最远,在得到的刹那却又要永久地失去,更是一阵痛上心头。我不知道林茵在这片很不正常的平静之中会不会偶而地想到我,想我为什么突然没了声息,甚至会有一点点的伤感。总之,我是稍有闲暇便会想到她,哪怕在工作疲惫之余也还想得到她,她真的在我脑袋里生根发芽长得极为茂盛。

  当我陷在林茵的爱河中苦苦挣扎的时候,春节悄无声息地就来了。随着年纪的增长对春节反而有了种恐惧。因为在热闹的背后常常会包含着对过去并不是很快乐的回忆和对未来的迷茫。同时,春节的七天长假是礼节最繁琐最密集的一段日子,你不得不把同样的话对不同的人说,以至自己都对这些话听出了老茧。还有就是发了疯般地发短信,拜年拜到手软。

  我在春节时终于忍不住给林茵发了个短信。不管怎样,出于同学情谊也应该在这样的日子互相问候一下。我们并没有深仇大恨,我们不能在一起只是因为种种约束不让我们在一起,如果没有了约束,依着本能行事,我相信林茵不至于对我这样,虽不会火热肯定不会如此冷淡。但是林茵并没有回我的短信,这让我又很懊悔自己总喜欢自作多情。也许林茵根本就忘了我,没把我当回事。其实这么多年下来,我也该了解林茵了。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女人,也许她有副菩萨心肠,但却不是在爱上。她不会普渡众生的,尤其对我。

  节后上班大家碰到不免又客套了一番。我到几个老总办公室走了走,又拜了一次年。到了邓总办公室,邓总叫我坐下和我聊了几句。我们很自然地就聊到了工作。他让我要有向外发展的思路,努力拓展一些外向型项目,要学会走出去。我说公司目前在对外投资方面还仅限于港澳,由于对别的国家和地区都不太了解,所以一时还很难拓展。邓总说可以先从投资一些外向型的企业开始,这些企业在国际贸易方面积累了相当的经验,而且信息灵通。我说我会按照邓总的指示去办。从邓总办公室出来,我仔细琢磨了邓总的讲话,总觉得邓总话中有话,也许他手头已有项目了,今天的谈话只是先打个招呼而已。

  过了几天,邓总的秘书给我打电话,说邓总有事找我。我问是什么事,秘书说可能是项目的事吧。我心想还真被我猜准了,于是便来到邓总办公室。在进办公室前秘书神秘地对我说要有心理准备啊,里面有个大美女。我笑着捅了一下秘书说该不会动心了吧?秘书说这样的女人让人不动心也难啊。于是我深呼吸了一下心想倒要看看会不会美得过林茵?

  一进邓总办公室我的眼睛一花险些就栽倒在地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美女竟然就是林茵。刹那间我是百感交集。缘份就是缘份,就算刻意地要躲,竭力地要断却总有一根线会让它藕断丝连。我和林茵有太多的巧合与偶遇,但我不明白这么有缘的两个人,老天为什么不让他们走到一起。林茵见到我倒是很镇定,朝我微微一笑,似乎一点没有很突然的感觉。我回过神来让自己稳定了一下情绪,心想林茵没有表现出与我相识的样子我更不能暴露,毕竟投资是件很敏感的事情,弄得不好冒出风言风语对项目不利。

  邓总见我进来就指着林茵说:“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上海鼎衡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驻福建办事处主任林茵小姐。”说着又指着我对林茵说:“这是我们公司投资部经理唐酽。”

  我朝林茵伸出手去,林茵也把手伸了过来,我和林茵的手握在了一起,我的心一荡,心绪一下子飘到森林公园的那次牵手,我一惊,赶快收敛心神,说了句:“你好。”林茵也回了句你好。

  我和林茵一起坐在邓总面前。邓总说上海鼎衡公司原是一家大型外贸企业,前两年开始投资实业,最近准备在福建投建一个大型的茶叶出口基地,他们公司看中了我们公司的实力以及在福建的人脉关系,所以想和我们一起投资。接着邓总问我对这个项目有什么看法?我说这个项目总的来看符合公司的对外拓展战略,而且茶叶是福建的优势产品,但因为我还没看过具体的投资计划书所以还不好轻下断言。邓总赞许地点了点头让林茵以后和我常联系,具体的投资由我负责。

  从邓总那出来,我送林茵到公司楼下。我问林茵什么时候把计划书给我?林茵说计划书准备地差不多了,就这几天吧。我又问怎么会找到邓总。林茵说他的老板和邓总是好友。我说我们两个注定要在一起的,躲都躲不过。林茵笑了笑没有言语。我见林茵的态度有所缓和便借机提出晚上请她吃饭。林茵没有同意。我说平时都是客户请我吃饭,今天我请客户吃饭居然不从还想不想做项目了。林茵笑我是不是都这么威胁女客户的?我说别的女客户都对我热情地要命,恨不得以身相许,只有你软硬不吃。林茵说少做梦,别指望她会为项目的事和我套近乎。我说邓总交待你要和我常联系的。林茵说业务上的事她会和我常沟通,但别的方面劝我还是净化思想。

  我被林茵搞得很没有脾气,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却毫无办法。不过等到我缓过神来时还是小小地高兴了一下,毕竟以后有了很多光明正大的和林茵接触的理由。女人是最怕磨的,铁杵都能被一个老太婆磨成针,我就不信林茵会硬得过那根铁杵,而我到了男人一枝花的年龄会输了那个老太婆。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爆笑flash


可爱桔子:超级英雄


Flash: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小说推荐


灾难小说:高危地带


疯狂医生


同人小说:魂斗罗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