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140-142)
2005年06月24日10:13:12 网易文化 唐酽

  我很受不了林茵这么俏皮可爱的样子。我觉得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怕就这么无拘无束地聊天什么都不做也是件很快乐的事情。谈恋爱的感觉很好,远比单纯地发生肉体关系要好上很多。象我这种年纪的男人,要和女人发生肉体关系十分简单,但要恋爱却象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那么困难,甚至绝大多数这种年纪的男人已经丧失了爱的功能。我还能爱,也只有碰上了林茵这种能带给我强烈刺激的对象,否则我敢肯定我现在也是象那些老男人一样,到了夜总会见着一些丰满的坐台小姐连口水都要滴下来,过后脸蛋却没记得几个。

  我忍不住紧了紧林茵的手说“要是能这样一直在一起该多好。”

  “不可能的。当初你遇上我本身就是个错,而我却让这个错一错再错。明知没有结果却还要这样,也许我本质上就不是个好女人。”

  “你别这么说自己,每次看你这么自责我都心疼。爱是没有对错的,至少我这么认为。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在一起。”

  “你忍心丢下若颀吗?她是个好女人。就算你忍心,我也不会这么去做。我不想去伤害别人。再说我心底怎么也放不下我老公。”

  我想我的确也不忍心抛弃若颀,没有理由的,况且我们的感情并不坏,我们已经达到了一种彼此可以适应的平衡。我们不会相敬如宾,但我会觉得时不时地被若颀称上几句“猪头”反而更亲切。“既然不能在一起,但我们可以做天下最好的一对情人。彼此牵挂着对方,却又不打扰对方,偶而能在一起。”

  林茵摇了摇头凄然而笑:“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我爱一个人就要和他在一起,既然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去爱。可是有时我真的又控制不了自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一阵沉默,我很伤感。我想不出更好的能让林茵摆脱矛盾的方法。我能理解她的感受,她并非对我毫无感觉,只是象林茵这样的女人就象琼瑶笔下的一些女人,太过浪漫,对爱和婚姻有种过分的执着,她不能兼容,她必须舍弃,于是我这个后来者就不幸地成为她必须要舍弃的牺牲品。有时缘份本质上就是一种捉弄。

  “我们回去吧,别太迟了,明天还要工作。”

  “我想吻你,可以吗?”

  林茵犹豫了一下说:“就一下,好吗?”

  我笑了出来:“一下和两下有区别吗?”

  “总觉得次数少一点心理负担会轻一点。”

  “这有点象掩耳盗铃啊。”

  “呵呵,应该说是既想做什么,又想立什么。”

  我爱极了林茵,一个敢于自我作践的女人,更值得人爱怜,只是我们无缘在一起。林茵唇如梨花又在我的面前,她闭上了眼,我离她越来越近,这是第二个和她接吻的夜晚,依然下着雨,依然是美好中而透着凄凉。美好总是短暂,平淡却是永久,但人的一生中只要有几个美好的瞬间也就足够了。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狂热地吻着。因为只有一次,所以我不愿把唇分开。这是让我怎么也吻不厌的唇,那种柔美恬然的感觉就象看着明月出天山,清辉撒满莹净的湖面,而那种肆意流荡的激情又让你觉得象是站在高峰,下面是浮动的云海,想最大限度地舒展四肢纵情的跃下随着云海一起翻滚。我很感谢林茵,虽然她给我的是长久的痛,但她却能让我在短暂中达到极乐的顶峰,这是没有人带我来过的,除了她。

  到唇与唇分开时已不知过了多久。林茵头枕着我的胳膊,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林茵说:“这一次抵得上好几十次啦。”

  我微微一笑问:“你是怎么折算出来的?”

  “当然是凭时间的长短了。”

  “接吻又不比做爱,在时间上有个平均值。”

  林茵笑着重重打了我一下说:“喂,发现你很流氓啊。快走吧,别太迟了。”

  我把车开出了小树林,回去的路上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苦了近两个月,我的假想敌没了,而且今晚林茵补偿了我。我想林茵多少是有些喜欢我的,虽然她一直不说出口。到了林茵住的楼下,林茵正要下车,我突然想到了件事急忙拉住林茵问:“过了今晚你是不是又象以前那样对我?”林茵没有说话,俯过身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莞尔一笑下车了。

  我望着林茵的背影,万种的风情,万般的柔情。我真想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再一次深吻她。

  美国客商是上午到的。会议安排在下午。一晚过去,林茵的气色很好,见到我笑容灿烂,看来她昨晚的最后一吻是意味深长。我想我的春天要来了,虽然是姗姗来迟,但不管怎么说小荷已开始露出尖尖角了。

  下午的座谈会安排在公司的会议室。邓总等几位公司领导也都参加了。林茵上海公司的一位副总也陪了过来。我向美国客商介绍了项目基地的情况,我说一句林茵翻译一句。虽然我的英语很烂,但我听得出林茵的英语说得相当好,几个美国客商频频点头,不时地露出赞许的表情,然后还时不时地问了些问题,林茵一一做了解答。

  晚上当然是大宴宾客,我们极尽东道主的热情,一帮人把美国人灌得舌头打直连呼“oh,my god.”不知怎的,我一听美国人这么叫总是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那些黄片中的老外叫床,然后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林茵坐在我旁边问我好端端的干嘛笑得这么暖昧,我问林茵有没看过黄片,里面的老外不是叫“oh,yeah”就是叫“oh,my god”。林茵白了我一眼说流氓。

  吃过饭我送林茵回去。因为还早,我说我想上楼坐坐。林茵说上楼可以,但不准动歪念头。我说不让我动手还有可能,但不让想这谁也没办法保证。林茵说那好,不能动手动脚。我问为什么有时可以动有时又不能动呢?林茵说此一时彼一时。我说真拿你没办法,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太不公平了。林茵说难道你得到地还不够多吗?真是贪心不足。我说我最关键的还没得到呢。林茵说在宁德的那晚你不是说不看重这个吗?我说怎么可能呢,那晚是没办法得到只好那么说了,你要是同意我能不做吗?林茵笑了出来。

  进了门,我很自然地往沙发上一倒,就象回到自己家中一样。林茵问我喝什么,我说随便。林茵给我倒了杯橙汁。接着又问我想听什么碟片,我说只要不是那种大吵大闹的都行。于是林茵挑了盒不知道是谁的钢琴曲,曲调极其轻柔,整个小屋象是荡在碧海蓝天之中,惬意而温馨,又象轻风过林,一种可以闭目的享受。我有一种满足感。想我第一次来这里时,是惨兮兮地回去,而今晚林茵有点把我当自己人了。再坚强的防线也经不起这种滴水穿石的韧劲。所以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非常朴实的一句话,却道出了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林茵进房换了身很休闲的衣服出来,手中拿了两本书给了我一本。我一看是一本英文原版书,连书名我都译不出来。我说:“你这不是捉弄我吗?就我这点水平你让我看英文原版书?存心不让我在你这呆下去。”林茵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因为这样才让你看英文书啊,我舅舅让你要多关注一些对外的投资项目,不懂得英语你怎么关注?”我想想也有道理,只是这大好时光让我去啃这晦涩难懂的英文书把自己搞得头昏脑胀,错过了与林茵的良辰美景实在是心有不甘。我问林茵:“是不是想拿本英文书先把我搞晕了,然后就用不着担心我胡思乱想胡作非为了。”林茵说:“怎么这会变得不傻了。”我说:“可是,”后面的话还没出口,林茵插嘴道:“可是什么,你可是答应过我不动手动脚我才让你上楼的。”我无奈地说:“我又没说要动手,我想说可是就看这一晚的英文书水平也提高不了多少,你若真有心,就该让我以后每周到你这读三到四天的英文书,那才会有效果。”林茵说:“自己不会看么,还要人陪读?”我说:“你若不在我身边谁有这么大的兴趣看什么英文原版,还不如去喝酒呢。”“酒囊饭桶,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林茵说完自己坐在地板上先看了起来。

  我没办法只好煞有介事地也捧起书看了起来。还没看几行就看得我有种莫名的烦燥,没一句译得完整,相当多的单词都不识,我想若真把这本书读完非吐血不可。这就象练功没有达到那种层次,强行冲关结果肯定要吐血。

  我把书放下揉了揉眼睛,休息了一会又看了看林茵,林茵看得很专注。我说好好地有沙发不坐干嘛坐在地板上?林茵说不能离我太近,我是危险分子。我说都已经引狼入室了还在乎这点距离?林茵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书还没看两行呢。我说这书我看不了,还是看看电视或是一些低层次的书吧。林茵摇了摇头说真是朽木不可雕,那你就看别的书吧。于是我到林茵房里挑了本《时尚》出来。《时尚》若颀也有订,只是我从没读过,今晚倒想好好地读读,看看这些白领女人都在想些什么。

  没看几页我又读不下去了,我的心思老是在林茵那边。我觉得今晚我根本就不可能分心做别的事情。我放下书,仔细地端详起林茵。看了一会,林茵抬起头,我们四目相对,林茵低下了头继续看书。我仍然目光不离林茵,又过了一会林茵再次抬起头,我们又一次地四目相对,林茵还是低下了头。我继续看着林茵,林茵久久不抬头,到了她终于抬起头时,发现我还在看着她,她也放下了书问我不看书老看她干嘛,不至于连这么简单的杂志都看不懂吧?我说今天不是看书的日子。林茵问那是什么日子。我说是拥抱的日子。说完从沙发上站起向林茵抱了过去。林茵咯咯笑着躲开了,说你可是答应过我的。我说连皇帝的金口玉言都可以改何况我。林茵说我要是不守信以后就不让我来了。我想想这个威慑挺严重只好硬生生地忍住。

  在林茵那呆到十点多就回家了。因为明天要出差,所以林茵让我早些回去。这个晚上我几乎没有和林茵发生肌肤相亲,只是出门时在我强烈要求下,林茵才让我吻了她一下脸。一路回去我不停地摇头非常地无奈,看来林茵怎么也摆脱不了矛盾的心态,如果没有很特别的情况要再现第一次的激情是很难的。

  第二天,浩浩荡荡的几部车带着美国人去了宁德。美国人的工作很细致,在宁德足足考察了三天。由于我们的工作准备地很充分,所以各方面都让他们感到比较满意。林茵的翻译工作很出色,得到了美国人的交口称赞。去的人太多,我和林茵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遗憾。

  送走了美国人我们如释重负,一个月的辛苦算是划上了个圆满的句号。公司领导专门请了一桌酒犒劳筹备组成员。领导在场,大家并不是很放得开。接着筹备组就要撤销了,项目按照合同中的分工开始了各自的工作。在筹备组撤销的那个晚上,我们六个人在一起聚了一次。大凡事情到散伙的时候总是有些伤感。特别是想到和林茵在一起的一个月我竟是带着怨气过来,除了那个月的最后一个晚上,其它没有任何可书可写的地方。就是那个晚上,如果没有那场雨,只怕我和林茵现在还在冷眼相对。

  这一晚,我们喝了很多,林茵也喝了很多。然后我们去唱自助KTV,林茵那边的一个小女孩酒喝多了,竟然当众哭了起来,林茵不停地安慰她,最后劝得她自己眼眶也湿了。后来林茵告诉我那个小女孩暗恋我这边的一个男孩。于是我立马叫那个男孩过去安慰那女孩。那男孩倒挺绅士,坐在女孩身边,搭着她的肩也不知低头和她说些什么,那女孩也不顾大庭广众扑到男孩的身上哭得非常尽兴。我们谁也没笑,我更是触景伤情,心想林茵何时能对我这样。虽然林茵也在我怀里哭过,但她哭的是她老公,我和我这手下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

  回去时,那个男孩送那女孩走了,我不知他们晚上会不会发生些什么。我送林茵走。可能是这一个多月的疲劳以及晚上的离别心情并且喝了不少酒,我的头史无前例地晕。我硬咬着牙把林茵送到了楼下。路上,我停车吐了一次。到了林茵住的楼下,我又下车蹲在楼边又吐了一次,然后我坐在楼边喘气动不了身。林茵说:“要不先上楼休息一会,你这样我不放心。”我点了点头,林茵扶着我上了楼。到了林茵的卧室,林茵帮着我把外套脱了躺在她床上,然后为我盖上被子,并倒了杯开水,扶着我喝了些。我躺在林茵松软的床上,淡淡的香气袭来,我不禁深吸了几口。林茵坐在我身边,夜很深了,我又一次和林茵同床。

  “不知怎的,今天特别伤感,好象要和你分别再见不到你的样子。”我的舌头有些打直,语调含混不清。

  “傻瓜,好好地休息一会,别想那么多了。”林茵拉起我的手握在她的小手里。

  我心里一暖:“可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迟早要分开的,不可能这样一直下去。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那就尽量地阻止这一天的到来。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的日子。”

  “如果我们再不见面了,你想要我送你一件什么礼物?”

  “我什么也不想要,因为我不想分开。”

  “我说的是如果,不要白不要。”

  “那就把你送给我一晚,你别恨我。”说这话时我头枕在林茵的腿上,仰视着林茵。

  林茵笑了笑:“除了这呢?”

  “没别的了,既然再见不到了,我想有一次,刻骨铭心的,一辈子都忘不掉。而且这一次,最好要发生在一个最美的地方,我喜欢丽江,我们就在那,并且还得是我生日的那一天。”

  “你的生日是几号?”

  “八月十五。”

  “只剩半个月了。那一天你会等在那里吗?”

  “你会来吗?”

  林茵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该不会真的想再不见我了吧?”

  林茵轻轻地拨弄着我的头发说:“其实我很害怕,和你交往的时间越长就越控制不了自己。”

  “为什么就不能顺其自然呢?”

  “我心里放不下,每一次吻过,我总要好长的时间才能调整好自己。”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很难改变林茵,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知足于这样的夜晚。头枕着林茵的腿,在林茵的床上,我们讲着最心底的话,婚外情见不得阳光,但在暗夜绽放也很美,只是美得有些凄凉。

  我们就这么聊着,不知到了几点,我的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时间,居然快凌晨两点了。林茵问:“是若颀?”我点了点头,林茵默不作声。若颀在电话一头问:“你在哪里,这么迟了还不回来?不会又撞车了吧?”她的声音有点大。我说我回不去了,头晕得厉害,根本开不了车。若颀说我从来喝酒开车都回得去,怎么今天就不行了呢?我说总有例外的时候,这段太疲劳而且年纪大了控制力当然就弱。若颀问我睡在哪里?我说睡在桑拿里,朋友拖去洗了个澡就再也起不来了。若颀说别不是在林茵家里吧。我说你太有想象力了。若颀笑了两声说祝你成功,代我向林茵问好。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看了看林茵,林茵没有说话。我想林茵可能是听到了话筒里传出的话,因为夜很静。过了好一会,林茵问我回得去吗?我摇了摇头。林茵轻轻叹了口气说那就睡吧,她睡外面的沙发。我说不,还是我睡外面吧。林茵说沙发太小,不好睡。我说那我更不能让你睡了,要不你也睡床上,我不碰你。林茵看了我一会,背对着我和衣躺在了我身边。

  我心潮澎湃。虽说若颀刚才的电话让我很不安,但此时林茵躺在我的身边却不能不让我蠢蠢欲动。我刚才答应林茵不碰她是真的,可很多事情的初衷是好的,但做着做着就变样了。我稍稍地往林茵的那边靠近了一些,脸压住了林茵的几根发丝,很香,让我的脸有痒痒的感觉。我用手轻抚着林茵的发丝,林茵没有反应。我干脆转过身来伸手轻轻地搭住了林茵的腰,林茵仍然没有反应。于是我从后面搂住林茵将自己紧紧地贴着她,我贪婪地闻着林茵的发香、颈香,我感到了极度的胀热,林茵仍然没有反应。我将手慢慢地伸进了林茵的衣里,我终于触到了林茵滑若凝脂的肌肤和浑圆的胸脯在她没有反抗的情况下,我尽情地感受着林茵无以名状的柔滑。我吻着她的发吻着她的脖,我又听到了林茵宛若仙乐的轻吟。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开始一粒粒地解开林茵的衣扣,林茵猛得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我们今晚做一次,以后再不相见了好吗?”

  林茵的这句话极具诱惑力,让我的勃起达到了最顶处,但我还心里一惊,清醒了过来问:“你想离开我是吗?”

  林茵蜷在我怀里没有应答。我一阵心痛,紧紧地抱着她说:“如果做爱就预示着要分开,我宁愿这样一直抱着你。”林茵哭出声来,把我的后背抓得生疼,我想林茵这次应是为我哭了吧。

  我们就这么相拥着睡到了天明。我没有再非礼林茵,只是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生怕她跑了。我醒来时,林茵睡得正甜,她长长的睫毛偶而抖动着,象只乖巧的小猫。我仔细地看着她不错过一点点的细节。这就是我挚爱的女人,窗外的一些光亮透了进来,衬得她的脸越发地洁净光滑,她的呼吸轻缓而均匀,让我充满了爱怜。我想只要她快乐,我可以为她做一切,如果因为我的存在而让她有过多的心理负担,只要她愿意,我可以一人静静地离开。

  林茵的眼微微地睁开了,见我正看着她,带着睡意的一笑又把头埋进了我怀里。我轻轻地抚着林茵的长发,一遍又一遍,极尽轻柔。过了一会,我听到了轻轻的啜泣声,我捧起了林茵的脸,见她满脸的泪珠。我隐隐地知道林茵在哭些什么,也越来越有种不祥之感。我没有说话,直到林茵慢慢地止住的泪在我怀里说:“你该走了。”

  我说:“是啊,该走了。以后还能在一起吗?”

  “回去后不要和若颀吵架,这几天也别再找我,等我电话好吗?我会找你的。”

  “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做,听你的。”

  林茵握住我的手放在她的唇边轻吻了一下。我起身俯视着林茵,林茵仰视着我,两人就这么默默地注视着,我看到林茵的眼眶慢慢地红开了去,象是玫瑰汁在宣纸上渗开来。我心里一疼在林茵的眼上吻了一下,林茵闭上了眼,一滴泪珠从眼里滚落,如钻石一般地透亮。一个诗意而凄美的早晨,因为不能理所当然,所以注定只能是短暂。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爆笑flash


可爱桔子:超级英雄


Flash: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小说推荐


灾难小说:高危地带


疯狂医生


同人小说:魂斗罗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