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143-145)
2005年06月24日10:15:54 网易文化 唐酽

  从林茵那出来,行驶在福州清晨洁净宽阔的马路上。才六点多一些,路上没有什么车,视线很好。这样的清晨是漂亮的,少了很多的喧闹和嘈杂,就象笋,剥去了外面粗糙的皮,里面是白嫩的。这是一个城市最轻松的时候,但我的心里并不轻松,一想到回去要面对若颀就有些头痛。

  林茵让我不要和若颀吵架,我想我是得忍着。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和若颀吵架一定会给林茵增添更多的心理负担。蹑手蹑脚地上了楼,用最小心翼翼手法轻轻地开了门,竭力不弄出什么声响来。但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惊得险些跳了起来。若颀正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我。我讪讪一笑,努力地缓和一些气氛说:“想谋害亲夫啊?”

  若颀嘿嘿冷笑了一下:“昨晚很快活吧?是不是有当新郎的感觉?”

  “我倒是想了,可是没找着新娘。”

  “这么谦虚?终于和你的梦中情人如愿以偿了吧?”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但不是昨晚。”

  “鬼才相信。”说完若颀进了卫生间开始梳洗起来。

  我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宿未归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过关了,如果不是若颀的确对林茵心存好感,那就是已经对我毫无感觉。也许两种可能性兼而有之。可是不管怎样,若颀的这种表现都让我大为赞赏,并且微有愧疚。虽然我觉得和林茵在一起是圣洁的,但若颀的这种态度就象软刀子杀人一般多少对我的这种圣洁感起到了冲淡的作用。

  若颀既不与我吵,我当然也没有理由对她坏。晚上下班后我请若颀一起吃晚饭,以弥补自己一点不安的感觉。我特地把车开到了湾边,要了几瓶酒和若颀一起坐在船上品味美味的河鲜。大红灯笼,江边的晚风,微有些晃动的船,婚后,我和若颀从未来过这么有情调和野趣的地方。

  若颀显然很满意于这里的环境,一针见血地问我是不是内疚了才破天荒地请她到这种地方吃饭。我反问为什么把简简单单地一次吃饭想得那么工于心计。若颀说其实昨晚我和林茵在一起也没什么,她知道有些事弊在肚里挺难受的,我完全可以把她当成知己,放心地谈谈和林茵之间的一些事。我心里一感动险些想把昨晚的事倒豆子一般倒得干干净净,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忍住。我问为什么一口咬定我和林茵在一起?若颀说用屁股想想就知道了。我说难怪,用屁股想出来的东西能正确吗?若颀说别打岔,林茵是不是很与众不同?我说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别的我不知道。若颀说你还真谦虚。我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之。若颀紧接着说是知也。我笑了笑,心思随着江风逐浪一层层地荡开了去,我的确知道地很多,林茵也的确与众不同,单单她的肌肤就是我所遇过的女人中最柔滑的一个。

  若颀没有进一步为难我,这一餐饭吃得兴致盎然。我觉得和若颀在一起挺轻松的,我和她之间缺的只是激情而已,别的方面倒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特别冲着她敢于直面我所爱的女人,不吵不闹,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老婆。因此要放弃这样的老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别说林茵没想要这个位置,就是她想了,我也不忍。女人越是宽容,男人就越不好办,有点碍于情面撕不下脸来。所以聪明的女人就是放养男人,拿着一根细细的皮鞭轻轻地打,让你觉得自由的同时又不好意思放开蹄子跑得太远。林茵原先在这点上不如若颀来得聪明,现在她离开老公不怎么管他了,她老公绝对会想起她的好来。而一旦她老公想起她的好来,我这个第三者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等林茵的电话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受够了等林茵的苦,却怎么也无法扭转这种局面。但既然林茵不让我主动找她我就不找,我必须得忍耐。我不能让林茵感到被逼得太紧。毕竟两人是在偷情,不是在恋爱。偷情要想长久,就不能让对方有太多的心理负担。林茵的负担已经够重了,我既然难以减轻她的负担,那么所能做的只能是不再增添她的负担。

  我就在这种看似平静其实却蕴藏着巨大不安的等待中度过了一个星期。我不知林茵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想极有可能的一个原因是那晚林茵听到了若颀给我的电话,感到了内疚,她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自己。

  当林茵在电话中以一种很平静的语气约我晚上在上岛咖啡见面时,我的第一反应就不太好。咖啡屋虽然是比较有情调的地方,但也是比较正式的地方,这种地方可以深情款款却不适合激情的发展。林茵一星期毫无动静,现在露面了却约我在咖啡屋,似乎要和我谈一些什么,我很担心。

  来到咖啡屋,林茵已经等在那了。我一见到林茵心脏跳得象打击乐。我朝她笑了笑,在对面坐下,林茵也回我一笑。我仔细看了看林茵,没有什么变化,于是略微安了安心。

  “这星期还好吗?”林茵问。

  “不好,老是在想你,总有种不祥之感。”

  “我要回上海了。”林茵淡淡地说。

  我心里一紧:“什么时候再回来?”

  “不回来了,会有人接替我的工作。”

  我完全懵了,看来我的直觉是正确的,林茵约我晚上出来就是为了和我谈这件事。我呆了半天没有说话,我不懂得该怎么说,一切太突然了,象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地震,没有防备,所以打击也特别惨重。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我们真的不该在一起,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是我向公司申请的,我老公也希望我回去。”

  “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们就不能在一起,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方式?”

  林茵摇了摇头:“我做不到的,我不希望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无论对他对你还是对若颀。我了解女人的痛苦,所以我不想让自己也这样去伤害别的女人。”

  “若颀是不同的女人,她甚至会开我们俩的玩笑。她颀赏你。”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对不起她。”

  “什么时候走?”我几乎是咬着嘴唇问出这句话。

  “就这几天了,公司的人过两三天就来,办完移交就走。”

  “还能再见面吗?”

  林茵摇了摇头:“过了今晚,我们就别再见了。”

  “是因为那晚若颀的电话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吗?”

  “那个电话加速了这个决定。”

  “你爱过我吗?”我满怀期待。

  “我喜欢你,但没有爱过你。人的一辈子会喜欢很多人,但只会爱一个人。”

  “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让我吻你?”

  “我不知道,也许是酒醉,也许我就不是个好女人。还是忘了我吧。”林茵的神情很忧伤。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真的。”

  我点了点头,我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已不是用心如刀绞这样的词汇来表达了。这么多年了,我总是幻想着林茵会爱我,特别是和她在一起的那几夜,我总觉得是因为现实的束缚才让林茵这样压抑着自己,可我没想到,林茵竟然说她没有爱过我,她的心里仍然只有一个人。我喜欢林茵的坦诚,但她的坦诚又深深地伤害了我。刹那间,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男人,我生活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误区中,林茵早已告诉了我实情,可我总是不愿相信。我把我与林茵之间的婚外情想得很凄美,没想到根本就是一场闹剧。

  我和林茵分开了。林茵不让我送她,我也没有坚持。我们在咖啡屋坐的时间很短,因为到了后来,我简直是无法言语,除了心痛和悲哀,我无话可说。这个结局来得猝不及防,而且在我们分手的这一刻没有丝毫的缠绵,只有绝决。

  开着车,我终于落泪。事实上我绝对是个控制力超强的人,更何况男人过了三十控制力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但我还是为林茵落泪了,这不能不让我佩服林茵强大的杀伤力。可我却一点也不恨她,尽管她就象拿着一把刀子,不停地割着我,一刀又一刀,永远不让我的伤口有痊愈的时候。

  我又将车子开到了那片小树林。那里是我对林茵爱的祭地,只有在那里我才会得到平静。我将车窗摇下,窗外繁星满空,夏日的夜是这样的迷人。林间的草郁郁葱葱,有的甚至有半人多高,在这草物最繁盛季节,我的爱却凋落了。这不是我的原因,是林茵执意的催残。事实上,对于很多女人来说,有个不找麻烦的男人始终爱着她反而是件让她们开心的事,但林茵不,她竭力地逃避,她没有那种虚荣,这就是我饱受伤害却又深爱着她的缘故。不仅因为她的美丽,还因为她的率真,她是我一生不会忘记的女人。

  一人在小树林里呆了很久,直到把车上剩下的半包烟抽完。我想是该结束了,结束在我的生日到来之前。林茵那晚的话还在我耳边,她问我会不会等在丽江。我想我会的,我想去丽江,我没有指望她来,我想一人去那里呆着,我需要有一个单独的空间来渡过林茵离去的至痛。否则我会影响若颀,我不想用这种伤感的情绪去面对若颀。

  回到家满脸凄楚地进门,若颀一见到我这模样就笑了出来,问我是不是又失恋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坐在了若颀身边,过了一会,头枕在了若颀的腿上。这时,我想起了那晚,我也是这样枕着林茵的,可是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候了。

  “到底怎么了?”若颀问。

  “林茵要回上海了。”

  “又不是生离死别这么痛苦干嘛。”

  “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是她说的吗?”

  “嗯。”

  “看来你们之间确实发生了些什么。”

  我没有否认,也不想否认,我答应过林茵我们之间的事不告诉任何人,但这是若颀自己猜的,我没有违誓。而且我觉得在这种时候让若颀知道,对她来说是公平的,而对林茵来说也会是一种解脱,她不是个喜欢骗人的人。

  “不管怎样我还是颀赏她。”若颀接着说。

  “我想休假,自己一人到丽江去走走。”

  “去就去吧,不过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回来后别这么愁眉苦脸地对着我。”

  我笑了出来:“我有这么惨吗?”

  “你自己照照镜子去,就差没在脸上写个苦字了。”

  我满是爱怜地在若颀腿上掐了一下,若颀疼得叫了出来。我真的很感谢她,因为她的理解。既是老婆又是红颜知己这种双重身份只有微乎其微的女人可以同时拥有,但若颀对于我就是这样一个拥有双重身份的女人。有了这样一个女人,如果没有林茵的出现,我真的是无所求了。可世间事总不让你那么简单,总要生出很多的枝丫,但现在好了,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于无奈之中。林茵走了,带走了我和她在一起的虽然短暂可就算入木三分却怎么也抹不去的日子。她说再也不见我了,我永远只能回味着她唇边的余香。早知有这一天,那晚真该好好地和她做爱,尽我所能地做爱,竭尽全力,不留一点的余力。

  一人坐上前往昆明的飞机离开了福州。我不知林茵这两天回上海了没,我不可能去送她,所有古诗中最凄惨的分别场面在我脑袋里一幕幕地上演,让我确信自己无法面对这样的分别。但林茵可以,因为她不爱我,象这样不平等的分别对于送别者来说更是不堪忍受,所以我觉得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到了昆明,想起这里以前是魏小田的老巢,于是给他打了电话,问他是否有什么旧情未了的,我可以代为安慰。魏小田说倒是有个女工程师年长他五岁,想起他们两人在房里裸奔的疯狂日子倒是颇为想念,我可以去看看她,如果可能,他倒是不介意我们两人之间发生关系。我嘿嘿笑了笑,搭上前往丽江的飞机。说实话,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对女人已丧失了兴趣。虽然我不怪林茵,但不能否认林茵伤得我很深,因此我现在对女人是采取一种回避的态度。这就象吃鱼卡到了脖子,见了鱼就有种本能的害怕。

  飞机在丽江机场降落,看得到远处的玉龙雪山。虽是夏日,可积雪终年不化,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峰是万年的冰川,我曾在那里穿着短袖拍过一张瑟瑟发抖的照片。现在我独自一人来了,带着林茵给我的满身的伤,我想在这里痊愈。

  我住在古城的小旅馆里。我喜欢这种带着纳西风情的古色古香,这种悠久的氛围容易让人平静。把行李放下,洗了个澡,浑身清爽地趴在小屋的老木窗边。这时已是夕阳西下,远处的雪山抹上一层淡红,象最美的白里透红的美人脸色,这样的美景容易让人确信雪山里定有仙子。窗下泛白的石板路,在古城里蜿蜒,雪山水清可见底,随着石板路曲曲弯弯,两边垂柳,万千风情,将古城的传说撩拨地异常浪漫。传说中的纳西男女,如果相爱而不能在一起,两人必定带上帐篷和食物私奔上情人崖,就在那雪山中,尽情地做爱,然后在弹尽粮绝之时,牵手走向情人崖衣袂飘飘随风而逝。这是一种典型而极致的古典浪漫,既然不能拥有,那就让美好的逝去同样让人感觉美好,只是那一刻会让旁人因这美好而哭得乱七八糟。

  我很想和林茵拥有这样极致的浪漫。哪怕不能做到,就这么想想也觉得崇高无比,感天动地。可惜林茵基本没怎么把我当回事,我所有浪漫而温情的想法都是一厢情愿,曾有过的自认为是两情相悦刻骨铭心的瞬间都经不起推敲。我最深爱的女人竟然是与我有关系的女人中最不爱我的,一想到这样的结果,我就万念俱灰,心灰意冷,痛上心头。

  第二天,一觉睡到十点多,在这仿佛世外的境地里,让人睡得特别放松而香甜。起来后,随便吃了些,便坐上小索道,去看了看情人崖,幻想自己和林茵的前身是那古纳西男女,在这里有过一场生死之恋。可回过神来看看自己此刻形单影只,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与林茵在前世是一对恋人。如真是一对恋人,林茵不至薄情至此。从情人崖回来,在小城的古巷中随意地走,青青小巷,静静瓦屋,脚步随着思绪在小巷里漫无目的的晃荡,特别是越往山边的小巷越是清静,这时再走进一两家的小店,看着那些渗透着纳西文化的工艺品,特别是用简单的象形文字描绘的男欢女爱的场面,更是让我对这样朴素的情感悠然神往,对我和林茵之间的这场苦恋长吁短叹。

  第三天,8月15日是我的生日。白日找了家水边的咖啡屋,坐在窗边的靠背椅,拿了一本书,要了杯咖啡细斟慢饮。非常悠闲的氛围却怎么也止不住心头的悲凉。虽说往日里对生日并不敏感,可当自己一人独处时,对这种特殊的日子还是不禁生出些多愁善感来。这一个白日,静得可以,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哪怕说一句简简单单的生日快乐。我想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我的生日了,我的那些朋友就不用说了,他们从不搞这些小资情调的东西,再说我也没想过让这些男人贺我的生日。我想的是女人,和我有过关系的女人,但她们安静地仿佛这一天也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

  吃过晚饭,去听纳西古乐。坐在四合古院里,会馆古朴而简陋,过一会,走出几个快走不动的身着长衫马褂的乐师,老人们坐定,木讷、安详、闭目且陶醉。然后只听一锤响锣,乐音四起,全场灯火明灭,香烟缭绕,那些古老的乐器奏出的音乐回环往复,或激越,或幽缈,似近又远,似月光流泄,又似山泉击涧。我完全被感染了,也闭上了眼,感受着来自久远的,化石般的古乐。特别是听到李后主的《浪淘沙》时更是感慨万千,那些唐诗宋词扑面而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我对林茵的爱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我们相拥时我在天上,当我们分开时,我在最苦的人间。

  等到所有的古乐曲渐行渐远渐止的时候,我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竟然不觉得眼角已湿。从会馆出来,手机便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若颀的。我接起电话,若颀祝我生日快乐,说她为我准备了生日礼物,等我回来时给我。然后又问我在丽江怎样?是不是感觉好了一些?这一刻,我感动莫名,心想到头来还是老婆好,只有她还记着我,其她所有的女人都是留不住的过眼云烟,就算你再爱她也得不到同样的回报。我说我没事了,过一两天就回去,让她别惦记。和若颀通完话,我这才发现我的手机上有一个短信,我想可能是前面在听古乐时太陶醉了没注意到。我打开,短信竟然是林茵发的,她也祝我生日快乐。我一阵颀喜但随即又归于平静。颀喜的是林茵居然还记着我的生日,而平静的是就算林茵记着又能怎样,她已离我远去了,以后又将杳如黄鹤。现在我在丽江了,她却不见踪影,简简单单的生日快乐只是她心有所愧的一种表现,所以我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我没回这个短信,过了今晚,我就忘了她,回去后好好地和若颀过日子,刻骨铭心的爱就让她始于偶然,终于无声无息。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爆笑flash


可爱桔子:超级英雄


Flash: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小说推荐


灾难小说:高危地带


疯狂医生


同人小说:魂斗罗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