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心乱不已(完)
2005年06月24日10:16:58 网易文化 唐酽

  漫步在小桥流水的两岸,水边的灯笼在流水上浮光掠影,古城在厚重中以夜色下的光影衬出滞留于现代中不得不表露的轻盈。小河两边的咖啡屋和酒吧透着或明或暗的灯光或烛光,聚集了不少的男男女女其中不乏情侣做甜腻状。看着这样的情景,我又忍不住地触景伤情,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并非我不爱若颀,但如果我们两人坐在这里,心中是不会有情人间那种浓情密意的,我们只是坐在这里而已,聊着最平常的话题,心中没有渴望和幻想。

  拐过一个弯,前面稍远处有一座小桥,桥下有一个酒吧,垂柳掩着,露天摆放了几张木质的桌椅,让我想到月上柳梢头的意境,可惜却无人约在黄昏后。我想就坐在那里,要上几扎酒,虽然若颀和林茵向我道了生日快乐,但今晚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人的生日,就让酒和我作伴。来到近处,见一女子背对着我坐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耳里塞着耳机,桌前放着一杯果汁。看着这背影,我心头一震,太象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至一个踉跄快要晕倒。我怀着难以置信的心情一点点的向前,直至见到了这女子的侧面近乎是确信无疑时仍然不敢相信。那一刻她转过头来,当四目交对时,我完全怔住了。真的是林茵,在我根本不敢奢望的情况下,她在我面前。这不是纯粹的偶然,有一定的必然。那一晚我提到了,可是我们并没有相约,我来了,她也来了,我最爱的女人,在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就象在漫漫长夜中走到绝望,但就在那猛然间,我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万丈霞光。

  林茵也愣住了,迟疑地看着我,笑颜慢慢地一点点绽放,直至最后艳若桃花,我从未见过她在我面前这样舒展过。

  林茵摘下了耳机,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便问了一句最无关紧要的:“在听什么?”林茵将耳机递给了我说:“心痛,你听听。”我将耳机塞进了耳里,感觉到林茵的一点余温。这歌是陈洁仪唱的,头两句是“你总是这样说我,象一颗不容易溶化的糖果。”这歌词瞬间就抓住了我,让我感同身受,林茵何尝不是如此,我也类似地这样说过她。随后曲调渐行渐高,直至“望着你突然一阵心痛/一次次地任那感情放纵/你的脆弱让我走不开/你的依赖所以我存在/想着你还是想到心痛/期待我做的将来你都会懂/有一天真如果有一天/但愿我还在你记忆中。”我被彻底感动了,总有一些歌象是为某些人量身定做的,如果这是林茵的心声,我会懂,我没有怪过她,我理解她的选择,她要离开了,但她一定永在我记忆中。

  歌罢,我怔怔地望着林茵出神,林茵微笑不语,在烛影中显得朦胧。我问:“我没在做梦吧?”林茵笑着摇了摇头。

  “你怎么会在这?”

  “你说你最喜欢这里,我也想来看看。然后就从这回上海,回去后,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想过我会来吗?”

  “想过,但我想你不会真的来。”

  “歌很好听,是你想对我说的吗?”

  “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为你点播这首歌。”

  “你会永远在我记忆中。”说这话时,我有无限的凄婉。

  林茵显然感受到我的愁绪,扭过头看了一会脚边缓缓流过的雪山融水,然后朝我淡淡一笑说:“我们要些酒,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好,今晚你就陪我再醉一次,过了今晚,就让一切都去。”我象一只受伤的狮子非常坚毅地扬起了头。既然注定了结局,就让这最后一夜永远地刻在脑海里,就如那些殉情的纳西男女一样纵情欢乐。“嗯。”林茵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有一种悲壮,叫小姐拿了葡萄酒过来。今晚就在丽江,我要与林茵同醉,为了这最后的离别。这才是真正的离别,我想这样刻骨铭心的爱也该有刻骨铭心的结局。

  月在柳梢的后面,离雪山很近,异常地皎洁。旁边的雪山融水带来纯静而冰凉的雪意。凉风习习,我和林茵月下对坐。她着装不多,肌肤胜雪,如花的面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如梦似幻的丽江之夜,注定要留给我挥之不去的怅惘。

  酒开了,林茵给我倒了个满杯,也给自己倒了个满杯。然后举起杯子笑看着我说生日快乐。我一饮而尽,说谢谢,今晚我要好好地看看她,永远记着她今晚的样子。林茵说她老了,没有看头,我还会碰到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我说年轻漂亮都不关我的事了,我已不会再爱。林茵问我婚后除她之外,是否还和别的女孩好过?我不想骗林茵,在这样的月色下。我说有,但自从见到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她身上了。林茵问有过几个?我算了算从王蕴起,有宁琦、朱倩、杨柳依依,共四个。林茵说这么算起来,她是我的第五个,并问我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我说我现在除了心痛没有别的感觉。林茵说就算她当初嫁给了我,我也会去找别的女人。我说也许吧,年轻时得到的爱总是不懂得珍惜,就象我对若颀这样,但如果现在得到,我一定会倍加爱护,因为只有到了这种年纪,才知道真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林茵默然无语,过了一会叹了口气说也许我是对的,初恋反而是最脆弱的,当初看起来很美,到后来才发现经不起风吹雨打,但初恋又是最放不下的,她总在心底的最深处发现怎么也割不断这份情感,所以她只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哪怕有再多的困难,让我别怪她。我说我理解,人与人不同,我对自己的初恋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无论她怎样对我,我都不会怪,我只希望她快乐和幸福,我的苦自己会承受。

  林茵说过了今晚就忘了她,好好地待若颀,她对不起的人太多,若颀是一个,有时她想起自己的所为真的是很愧疚。我说别再自责了,一切的错都在我,水滴都能穿石,女人心就算是铁打的,也经不起男人这么磨。林茵说以前的女人守妇道,怎么也不会红杏出墙,所以才会有贞洁牌坊,她肯定不是个好女人。我心里一疼,轻轻拉起林茵的手说你始终是我心中的最美,那些立牌坊的女人一定是长得丑没人泡的。林茵哈哈笑了出来说鬼话连篇,难道那么多贞洁牌坊里就没一个漂亮的女人。我说就算有漂亮的女人,她的身边肯定都是些獐眉鼠目乱七八糟的男人,她瞧不上眼,就象你看不上我一样。

  林茵看了我一眼抽出了手低下头微笑不语。过了一会敬了我一杯酒说如果那些女人对瞧不上眼的男人也象她对我这样,那贞洁牌坊是不是也要打假?我说那些女人要是也象她这样真实,我会更钦佩,贞洁牌坊也就更感性。那种象石头一般毫无感觉的女人,就算立了牌坊,她的事迹也就象石头一样冰冷。

  这是一个醉人而又让人心疼的夜。明月清风,小桥流水,葡萄美酒,美人如花。过了今夜,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美好时光和这样的生日。今晚我存心要把自己灌醉,为了最后的分别,为了永远的记忆。当十二点到时,林茵牵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唇边吻了一下,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很感动,她的脸在灯笼、烛光的映照以及葡萄酒的作用下显得更加地妩媚动人,我想紧紧地拥抱她,吻遍她的全身。

  我们一直坐到凌晨一点多,到我们离去时,古城里只剩不多的人了。很静的夜,我和林茵走在石板路上,听着脚踩在石板路上的声响,象是穿越时空,来到了这千年前的古城。林茵轻轻地挽住了我的胳膊,和我贴得很近,这是林茵第一次对我这么主动,我怀疑和林茵来到了前世,在前世里,她是我的恋人。

  我问林茵住在哪?林茵说住在宾馆。我说今晚一起住在古城行吗?林茵的头微微地靠在了我臂上,我看得到她的眼晶莹而透亮。

  来到我的住处,踩着吱吱做响年代久远的木板上了楼,进了房,我没有开灯,在暗中,我楼着林茵的腰,她的腰绵若杨柳。

  我问:“相信有前世吗?”

  “相信。”

  “那么还记得你的前世吗?”

  “在丽江,和你在一起。这一夜,是前世的夜。”

  我有极致的感动:“前世的夜就用不着考虑那么多是吗?”

  林茵两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将头埋进了我怀里说:“你说过我们俩分开时你的最想。”

  我捧起林茵的脸,仔仔细细地看着她,伤我最深的女人却也是感动我最深的女人。她给我的太多,我一切的苦都值了,有了这一夜我不再敢有奢求。

  我和林茵紧紧地吻在了一起。所有压抑的情感在此刻如火山般地爆发,翻滚着,接天连地,除了林茵,我完全忘记了一切的存在,包括我自己。我要用今夜去抵剩下的日子。我疯狂地吻着林茵,从她的眼,她的唇,她的耳,她的脖,直到她的胸。林茵随着我的吻慢慢地向后仰去,她的腰肢是如此地绵柔,她荡人心魄的呻吟仿佛从幽谷里升起的雾皑,轻盈而撩人。最后,我们滚落在木板床上。月光透过木窗撒在洁白的床单上,我一件件褪去了林茵的衣服,林茵的肌肤一点点地展露在我面前,到了林茵一丝不挂时,我看到了雪莲花开。

  我从未见过这么美妙的身子,被月光衬着,若隐若现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窗外就是玉龙雪山,月光下清晰可见的白,山中有仙子。这是一幅绝美的画景,我从未曾遇到过,也再也不会遇到过。我真的是来到了前世,前世的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尽情地相爱,纯如那不曾被污染的雪山之水。我俯下身,从林茵饱满而润泽的胸吻起,林茵的淡淡幽香和着月色将我萦绕。我终于回家了,如此的熟悉而温馨,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曲径碧潭,花香满地。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刻,致命的,无以名状的,就算零落成泥,也不减一点初始的芬芳。

  林茵闭着眼,清辉满身,娇媚动人,象是月光浴下的林中仙子。她的低吟也如月色般地朦胧。当我终于感受到她体内的温暖与潮湿时,我颤栗了,象是来到了杏花春雨的江南。我在林茵的耳边说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林茵紧紧地抱住了我,呻吟着,象是缈缥的古乐奏到了紧处。然后,一个来自幽谷的声音间夹着这趋紧的古乐一点点地渗进了我的耳里:“我爱你,再见。”

  (全文完)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爆笑flash


可爱桔子:超级英雄


Flash: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Flash:天空下的老鼠
  小说推荐


灾难小说:高危地带


疯狂医生


同人小说:魂斗罗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 长篇爱情小说:花雨
· 长篇武侠:过河
· 新武侠:补天裂
· 谁的乳房在歌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