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奇幻文学-->
科学狂人之死
2005年07月13日17:40:29 网易文化 王晋康

  在庆祝我获得2100年龚古尔文学奖的酒会上,我意外地看到大学时代的恋人。

  祝贺的人流退潮后,露出了一块粗犷的礁石。他仍是那样不修边幅,一头乱发桀骜不驯,端着高脚酒杯倚在柜台上,漠然看着众人。与我的目光交遇时,他咧嘴一笑,朝我举一举酒杯。

  一霎时万千思绪涌上心头……我走过去低声说:“是你。”他又咧嘴一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微笑道:“谢谢你能来。”十年未见,他的前额已刻上皱纹,头发也开始过早的谢顶,不过目光之聪睿丝毫未减当年。他说:“我早料到这一天了。你有足够的才华,又有足够的虚荣心,逃不脱世俗虚名的诱惑。”这就是他的见面辞,我冷冷的说:“谢谢。这是我今晚听到的最好的贺词。”他浑似未闻,心不在焉地扫视众人,酒会的客人俱是社会名流、各界精英,他们正冷淡地注视着这位显然不属于他们圈子的陌生人。他则乜斜着眼睛,抱以居高临下的冷笑。良久他才回头,淡然笑道:“我其实是在嘲笑我自己,你知道我为什麽来这儿?并不是为了你的劳什子文学奖。十年来我呕心沥血,总算搞出一样小东西。这就迫不及待,想在旧情人面前炫耀一番。”我瞪着他,他笑着,平静而懒散。这正是他的习惯,在每个重大发现之前,他都会目光迷乱,如痴如狂,灵魂游荡在躯体之外,直到取得大突破才复归平静,我略为沉吟,问道:“那东西在那儿?”“在我山中寓所里,三小时的飞机路程。”我断然道:“好,我们现在就去。”我向众人匆匆告别,随他走出酒店,把众人的惊愕和不满抛在身后。

  他叫胡狼,一个怪极了的名字。正像我叫白王雷,丝毫不带淑女的雅趣。在大学我们几乎成为夫妻,是生物和文学的联姻。事后回想起来,也许我在学生时代还不能区别崇拜和爱情吧。

  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世纪性的天才,光芒四射,足以使一个自诩为才女的人也倾慕不已。但不幸的是,天才总有一些怪癖,他常常随口甩出几句无君无父的怪论,其尖刻令人心悸。

  比如他说:“靓女俊男与脓血枯骨的区别,只是原子堆砌的外部形态不同。”以后每当对镜欣赏自己的如花娇颜时,我都会想起这句该死的话。他又说:“人类对残疾人和老人讲人道,只是因为有多余的社会财富可以养活一些废品,如果万一人类又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那么第一批敢把'人道'抛弃的人才能生存。”我难以驳倒他。也许他的话代表着残忍的自然法则,但这种残忍使我心头滴血。

  我们最终分手了,为了类似的原因。

  好象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他的博士宿舍里,一阵耳鬓厮磨后陷入情热中,两人拥抱接吻、浑身战栗……忽然他推开我,点上一根烟,冷淡的说:“这一大堆可笑的忙乱动作,都是他妈的荷尔蒙在作怪。”……

  很久我才捂住滴血的伤口。我扣好衣服,理理头发,冷冷地说:“你的深刻思想,实际上不过是神经活性物质的电化学反应,与狗见盘子流口水的过程并无本质区别,我想我们可以说再见了。”在那以后我就离开学校,从此两人没有再见面。但我却难以忘怀他。我把初恋交给了这么一个怪才,他的才华像岩浆一样狂暴,一旦喷发,极有可能摧毁自己,又摧毁了世界。

  十年来我一直孤身一人,带着几许恐惧,默然等待着天边的惊雷,直到今天。

  他的住室在山中,十分简朴,似乎不属于21世纪。屋中冷落萧条,处处留着单身汉的痕迹。只有两只雪白的一模一样的波斯猫在我们身边撒欢,为这间僧舍增添了一份生趣。我一左一右抱起小猫逗弄着,不动声色地问:“你是没结婚,还是妻子不愿住在这儿受苦?”“婚姻是男人的地狱。”他随口念道,目光犀利地看着我,“我还未下地狱,因此你还有机会掳获一个战利品。”我冷冷地反唇相讥:“蒙你的教诲,我已完全摆脱那可恶的荷尔蒙了,再说,我来这儿也不是谈婚论嫁。言归正传吧,你的机器在那儿?”他领我走进屋后的一个岩洞内,洞内光怪陆离,银光闪烁,像是走进科幻世界。那件“小东西”蹲伏在深处,像一头天外巨兽,各种气液电管路和仿生物构件密密麻麻,令人眩晕。只有控制板倒十分简洁,一块高清晰度大屏幕,一个按钮,一排红绿指示灯,控制板旁是一个类似太空舱的密封门。胡狼看着它,目光中又渐露狂热。

  “就是这个小东西,至于它的原理和功能……你知道我不大相信女人的智力,即使是女人中的佼佼者,”他可憎地讪笑着,“所以,我还是从ABC的启蒙教育开始。”他取出一张宣纸,塞进电脑的扫描器中。

  “这是二百年前齐白石先生的名画,你暂时不要知道它的内容。我把它扫描进计算机,投射进方格坐标中,再逐步放大,你看。”屏幕异常清晰,逐渐闪出一排排方格。直到方格中添有黑色时,胡狼使画面暂停,他递过来一张桌面大的方格坐标纸,一只毛笔,说道:“请你照屏幕中方格坐标的样子,把纸上相应的方格涂黑。”虽然莫名其妙,我还是照吩咐做了。这项工作很简单,因为屏幕上和纸上的方格都有一一对应的数字。每涂完一行,胡狼就把纸卷起,不让我得窥全貌。

  涂完后他问我:“你知道你画的是什么吗?”我摇摇头。胡狼说:“这一点很重要,请你记住:你摹画了一件东西,但并不知道画的是什么。”随即他把我的作品扫描进电脑,又缩为明信片大小,在屏幕上显示出来。我惊愕地看到,我描出一只生动的虾子,虾趣盎然,虾须灵活,似乎可看到虾须搅起的涟漪。

  他笑道:“一幅杰作,丝毫不亚于齐白石老人。”他抽出齐白石的原作给我,二者确实毫无差别。“但是,齐白石是艺术创造,你的画只是简单的复制。”他两眼炯炯发光,停顿片刻。“下面的过程我想你的智力已经能够理解了。人们可以用一维的扫描复制二维的画面,自然可以用二维扫描复制三维的物体。假如更进一步能做到以下两点:1、有一个精确的粒子级的扫描器,可以精确探知某物体是由那些原子及其它微粒堆砌而成;2、一个使用毫微技术的装置,可以按照前者的指令准确地逐个原子去复制原件。

  那么我们就可以复制任何物体,任何植物动物——包括人。“他有意静默片刻,不无得意地观察我的表情。我确实被惊呆了,对这个骇人的发明,心中本能地震荡着一种深沉的恐惧。

  胡狼笑道:“很简单,是吗?其实任何法则和原理都是简单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工匠,摸索出一套高效的工艺而已。这套工艺的关键是多切面同步堆砌毫微技术。要知道,从二十世纪末,毫微技术就已经起步,那时的科学家们已能用扫描隧道显微镜去推动原子,堆砌成英文字母——当然比起我的机器来,那些成绩不置一哂。毫微技术发展到2100年,已有了长足的进展,在我手里又跨了一大步,超前时代至少一二百年,它的水平已足以胜任这项工作了。”我从震惊中复苏,问道:“它也能复制生物?”胡狼大笑道:“难道你没有看到两只小猫吗?丽丝过来!”两只波斯猫应声跑来,跳上跳下地撒欢,的确,它们长得一模一样!

  我迷茫地重复发问:“你能复制人?”胡狼很为我的低能摇头:“当然能!只须走进机器的密封门,半小时后就会走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你能复制他的思想?你已经了解智力活动的全部奥秘?”胡狼讪笑道:“看来我对你的智力并未低估。我不是已经告诉你吗,我并不需要知道我在画什么,只需保证我的复制不失真。要知道,任何思维活动都有相应的物质变化。二十世纪的科学家就已经知道,把识路蜜蜂脑中的蘑菇体取出,注入不识路蜜蜂的脑血淋巴中,后者也能识路。这表明,记忆在蜜蜂的神经系统中有相应的物质体现。这是十分奥妙的东西,也许人类十万年后才能掌握。幸好,我不需要了解详细过程,只需要精确的复制,仅此而已。一旦复制完成,复制人自然而然就具有原件在那一瞬间的全部思想和知识。

  这些劈头盖脑而来的新概念使我头晕目眩,胡狼尽可能耐心地讲下去;“还有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你知道人类已经用基因工程复制了不少生物,至于复制人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一种生物方法,自然便捷得多容易得多。而我用的可以说是机械方法,自然要笨拙得多。但前者只能重复一个生命过程,比如说它复制的爱因斯坦也得重复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由于后天的差异,等爱因斯坦第二成人时,他已与爱因斯坦第一大相径庭了,而我却能复制一个完全不失真的成熟的天才。如果世上有一千个爱因斯坦或胡狼,世界该是什么景象!”他的表情狂热,而我则恐惧地注视着机器的入口,那似乎是天外怪兽的血口利齿,我悲哀地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毁灭人类,你把神圣的人类变成一个个工件,你会完全毁掉人类的伦理道德,毁掉初恋的神秘,对死亡的恐惧,毁掉一切美好的感情。”他不耐烦地说:“文人的多愁善感!即使没有我,迟早也会有人把这个玩艺搞出来,最多不过推迟一二百年。如果它会毁灭人类,那只能由此推断出一点——人类在发展过程中本来就会走向死亡。”我驳不倒他,我在他犀利的思想面前无能为力。我痛恨地说:“你是否能费心考虑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假如一个傻女人始终摆脱不了荷尔蒙的控制,十年来仍在痴恋一个疯子,可是突然间她面前冒出一千个胡狼,她该怎么办?”胡狼稍一楞,随即笑道:“很好解决,再复制九百九十九个白王雷就行了,连她们的爱情也会复制得一模一样。”我绝望地叹息一声,知道这个疯子已不可理喻。我掉头出洞,径直走向我的直升机。

  回到京城我就紧急约见总统,我不能让这个科学狂人毁灭人类,毁灭造物主亿万年的杰作。

  我毫不怀疑我能说服总统采取紧急行动。总统已执政八年,精明干练,深孚众望,已经有报纸把他称为“百年一遇的天才”。我想他不会喜欢这么难得的天才在三十分钟内孵出一群吧。

  总统在书房里会见了我,微笑着寒暄:“记得那位哲人说过,美貌和天才不能并存。看到你,我才意识到这句话的荒谬。”我疲倦地说:“关于我的美貌等闲暇时再谈吧,现在我要谈一件关乎人类存亡的大事。”我简捷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虽然这不啻是天方夜谭,总统还是敏锐地意识到危险,他唤来国务秘书吩咐道:“立即通知议院成员进行非常表决,增加一项法律条文:任何复制人的活动均为重罪,对犯罪者不得不恢复死刑。”我低声请求:“请给我一天时间好吗?我想尽力说服他。”总统同情地看着我:“好吧,反正法律生效也要一天之后。”“这一天之内请不要打搅他,好吗?”总统爽快地答应:“好吧,一天内不采取任何行动,但一天后你必须离开那儿。”

  等我匆匆赶到,那里已经人去室空,桌上留有一封信:“白小姐:我知道你回去要干什么,没人比我更了解你那可笑的历史使命感。新增的那条法律条文已被我截获,我不会去和法律硬碰,但任何人也不能使我服输。

  请转告总统阁下,即使我要复制天才,他也是排在500名之后,大可不必着急。

  顺便说一声,我似乎还爱着你,那可恶而顽固的荷尔蒙!

  胡狼匆草”

  胡狼就这样消失了,象滴在火炉上的一滴水。

   下一页 
本文相关内容:直升机』 『基因工程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爆笑flash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邦尼熊第一集:雪崩


Flash歪唱:千年等一回
  小说推荐


李师江:逍遥游


海藻花:告别处女时代


王小枪:孙二娘日记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 秦无衣:另一只眼看梁山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