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2、想变女人,他割了下身
2005年07月20日16:33:30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小兰生在一个小山村里,当年我去她们村子的时候,她才十五岁。

  那年我二十九岁整。

  村里的成年人怕我,村里的孩子们也怕我。成年人怕我本人,孩子们怕我带来的四十六个木箱子。因为我是一个劳改释放犯,而我的木箱子里盛得全是会蛰人的蜂。

  刑满出狱后,我以养蜂为生计。

  有花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小兰的家乡有花,春天的时候漫山遍野的开。红橙黄绿,青蓝白紫,开得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远远近近,方圆百里内花香四溢。

  我就住在村子附近,依傍着山脚搭起一顶藏青色的帆布帐篷,盛放蜜蜂的四十六个木箱子,绕着帐篷整整摆了三圈,形成一道严密的蜂墙,这样便不会被人与牲畜趁我不在的时候,偷了帐篷里的衣物和粮食。不远处是一片树林子,林子里鸟类繁多,认识的和叫不出名字的鸟们常常飞上帐篷,在我的头顶开会似的叫着,叽叽喳喳。这里除了青草和野花,到处都是鹅卵石。鹅卵石铺展开去的地方有条小河,夜里能听到河水流淌的声音。

  我的养蜂技术是服刑期间跟号子里的一个老江湖学的,他开始不肯教我,后来看我人实诚,又仗义,就趁着夜黑旁人睡下的时候,迫我规规矩矩的给他磕上三个响头,便收了我这个徒弟。

  师父人姓曹,和历史三国的曹操一样足智多谋,但他叫曹山,之前统领过一支诈骗团伙,他们作案的主要手段是“碰瓷”。

  碰瓷?

  闻说有个老太太,怀里抱着一只瓷瓶,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碰了一下,人没摔倒,瓷瓶却掉在地上,啪嚓一声,碎了。老太太哭起来,说瓷瓶昂贵,这一摔不打紧,小康日子摔没了。谁料碰她的人是个大款,随手画了一张支票递给她,支票上数字惊人,别说一个瓷瓶,买上一堆都绰绰有余。此事嘴巴出耳朵进,一传十十传百,老实人传给奸诈人,好人传给坏人。一夜间,或说一瞬间,市面上到处都有抱着瓷瓶过马路的人。开始是一些孱弱的老头子和老太太,后来出现了一些稚气的小男生和小女孩,最后干脆成了年轻人的市场。交通警察不可怕,可怕是的这些抱瓷瓶的主儿。他们不光在马路上,还有商场里,车站边…只要是人流聚集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无处不在。你不碰他他碰你,人人抱瓷瓶,路路啪嚓声,把城管那些扫大街的同志们累得提不起扫帚来。

  有人提了一连串革命性的问题;为什么非要抱瓷瓶呢?抱个电视机不行吗?或者拿块手表?或者…?

  等“碰瓷”这套手艺演变到我师父曹山这里,已经是花样百出、无奇不有了。

  他可以一头钻进车轱辘里,然后声称自己被车撞坏了。要求去医院做全身的检查。医生给他一个盛尿的瓶子,他跑厕所里冲着瓶子撒泡尿,又咬破指头滴滴血。尿样出来让院方和“肇事”的司机大吃一惊,这还了得?尿里带血,内伤不轻啊!赔偿,猛赔,赔死都不亏!

  听得我直咂嘴,师父却说:“这算球!人血掺进尿里面,狗血还能混进孕妇的口服液里呢?”

  我睁大一双惊诧的眼睛:“快讲快讲!”

  他说:“不学养蜂技术了?”

  我回他:“听完故事再学。”

  “憋着一泡尿呢。”他嘿嘿了两声,成就感十足的去了墙角处,冲着马桶呼呼噜噜的飙起来。

  师父是个聪明人,也是一个老混蛋。在他的眼中,人分为两种:一种人惹不起,另一种人是冤大头。他每天带领着那帮小哥们在人多的地方游走,躲着那些惹不起的人,四处寻找冤大头。

  混进孕妇口服液的狗血能作出啥花样的文章呢?师父给我卖了个关子,让我把怎样进的号子先讲给他听。

  我问师父:“信我会杀人吧?”

  “信!这年头,狗都学会用舌头自慰了,还有啥事不会发生?”

  我的鼻梁骨突然一阵剧烈的抽酸,眼睛有点泛潮,双手也开始无所适从了,便掬起它干洗了一下脸,继续问师父。

  “那你是信我杀过人了?”

  师父犹豫着,用一对列那狐狸的眸子看看我,似是经过一番斟酌后的样子,顿了顿才回答我。

  “说你小子偷过谁家女人,倒还教我相信。但要说你杀过人,我就纳闷了。一个蛮机灵的小伙子,怎可能犯傻呢?”

  “咋会不可能?被人逼到死路上就有可能。”

  “为啥事?”

  “赌博。欠人钱财。人家拿着刀子来讨债。”

  “结果拿刀子的人死了?”

  “嗯。就是这样,有点离谱。”

  “叫我说这算正当防卫,给个什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就可以了,判你几年?”

  “十一年。漫长的十一年啊,一个人的青春能有几个十一年?”

  “今年多大?”

  “二十一,等出去后也都三十多岁的人了。”

  “好好接受改造吧,兴许还能减上年二半载的。”

  “二零四,二零九,干什么呢?快睡觉!”管教在门外喊了一声。

  二零四是师父,二零九是我。

  师父很快睡着了,他打着鼾,睡得很香,好象这里就是他家的睡房。我闭上眼,一场噩梦开始了。

  一只洁白的猫长着四个耳朵,一个企图变成女人的男人割了下身,世事无奇不有,我杀个人倒也算不得什么。但我还是感到很委屈,好像一肚子的苦,好像还不能诉。我的脑子就去拼命的想这些问题,想想长着四个耳朵的猫和长着两个耳朵的猫有什么不同?想想做女人与做男人有多大差别?结果让我十分沮丧,两种猫的不同之处,前者无非比后者多了两个耳朵,且多出的两个耳朵似乎除了听声音外再没其他的用处,不能像生殖器一样用它和异类交媾,不能像嘴巴像**一样用来吃饭或者拉屎。做女人与做男人更不用说,都是在做人,你不能说这个人没了下面就是猪狗就是妖怪就是外星人。一种是生命的进化,一种是艺术的行为,他们并不新奇,道理我懂,然而一旦被像一只皮球一样投进铁窗里,却不得不使我换种方式呼吸,或者改变以往的睡觉姿势,借此来保证我对失去自由后的心态上的平衡。种种方法反复的尝试过,我却仍然失眠,不愿回想的旧事仍然一幕接一幕的来,像过电影一样的鲜活,历历在目。

  它使人心酸,致人疼痛。

  我看见堂屋的地上躺着一个人,这个人我认识,他是邻村的一个痞子,吃喝嫖赌出了名的。他似乎和村里的很多人结过怨,有盼他早死的,有祝他生个孩子没**的,也有日他先人的…每个人的嘴巴上都长着一副刀片,一年四季从早到晚的刮他,到今天,他应是体无完肤千疮百孔了才对,但我只看到他的腹部被穿上一刀,血即将流干的样子,从刀口处向外翻着泡泡,像一朵凛冽的大红花,愤怒的冒着血气。他死了,就死在我家的堂屋里,给了所有痛恨他的人一个圆满的答复,似乎是很慷慨的死去了。

  我看见弟弟的手里拎着一把血淋淋的刀,他背靠着墙,很瘫软的样子。我觉着纳闷:人不是我杀的吗?刀怎么会在他的手里?便去问他:“宝儿,你这是怎么了?”

  我把宝儿吓了一跳,然后见他浑身打着哆嗦,唯唯诺诺的跟我说话:“哥,他是不是死了?快,你快看看,掐他的鼻子,煽他的脸,快把他弄醒了,我不想杀人,我不是故意的,是他拿刀逼着我还钱,逼着要我命啊,我夺了他的刀,就被他撞到刀尖上了。哥,他要真的死了怎么办?我是不是就完蛋了,蹲大牢,挨枪子?哥,是不是这样?我不要,我真的好怕…哥,我的哥啊,以后宝儿再也不赌钱了,你快救救我。哥…”

  我刚想要说点什么?我爹回来了,这个老不死的,他被妹妹从一个破窑洞里拽了回来,浑身散发着酒臭,半睁着一双兔子眼,一步三跌的晃到我的眼前,捣出一根指头说:“去,打酒去,是哥们的话,就给你兄弟整瓶烧刀子来!”我爹喝醉的时候常常这样,说出的话颠三倒四,不伦不类的像个傻逼,脸上还挂着一种可怜兮兮的醉笑,让人既憎恶,又怜悯。

  我木纳的站在我爹面前,不理他,过了会儿,他觉着没趣了,便晃着脑袋四下找寻和他说话的人,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宝儿佝偻的身影便钻进了他的瞳孔里。

  “娃子,你拎刀干啥?杀鸡还是宰鹅?孝敬你爹下酒肴呢!”

  他怎么不去死?楞子当年的一镰头怎没将他送去见了阎罗?反倒让他娶上哑姑当老婆?还给他生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大闺女?我觉得楞子是个窝囊废,这种人就该被我爹欺负,这种人的妹子就该被我爹作贱!人的宿名,注定要他倒上一辈子的霉!

  我看见我爹摔了跟头,是被地上的尸体拌倒的,但没摔死他,只沾了一身灰土和血渍便又爬起来,他眯着眼睛骂了一声:妈拉个逼!我不知道他是在骂我死去的娘,还是骂地上的死人,要么就是骂妹妹,或者骂我。总之,这话决骂不到弟弟的身上,因为那是他的宝儿,是全家人的宝儿!

  但是今天,宝儿杀人了,这是谁也不能回避的事实。

  我爹睥了一眼拌他的东西,怔了,他拼命的揉着眼睛,好像眼前这惺忪的景况只是一副挂在眉头上的画,揉碎了就不必再看见似的。他努力了很久去揉,当然这一切是徒劳的,除了揉醒昏醉的脑壳外。

  我爹醒了,他把那根无耻的指头重新捣向我:“是你!肯定是你杀的人!为啥要陷害我的宝儿,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和一个小丑一样跑到宝儿的身边,从他的手里夺过杀人的刀,辗转回来,抓起我的手把刀塞给我,他说:“拿住你的杀人凶器,去给老子自首,不然,就甭想再踏进这个家门!哪留你就滚哪去!”

  这是我在单家呆的最后一天,这天的空气中滞留着一层层的令人疯狂的颗粒。我要呼吸,不然我会窒息而死。

  我抓起我爹的领口,把刀举过他的头顶,冲他咆哮着:“爹,你是我爹吗?你怎么会是我爹?上辈子干啥缺德事了摊住你这么一个爹!爹啊爹,我严重的告诉你: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混帐爹!今天我也没有杀过人,既然想把地上的死人讹到我头上,我就一并劈了你,去地下向我死去的娘忏悔吧!”

  我爹的脸色惨白,那神情被受到了巨大惊吓,两只手像章鱼似的在空中挥舞着,但没有气力。我松开手,任他瘫成一堆泥。有人从后面卸下我手里的刀,顺势把我反扣在地,狗啃屎一样被束缚的再也动弹不得,我听到手腕上“咔嚓”一声响,那是一副手铐,冰凉而又棱硬。

  我只能看到地上的尸体,他竟然睁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他的周围摆着各种各样的鞋,有村长的布鞋、有警察的皮鞋、有秋莲的凉鞋、还有宝儿的球鞋…

本文相关内容:女人的醉与不醉』 『年轻人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