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7、她就是我的上帝
2005年07月20日16:43:19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一个太阳照亮了整片大地,一支火把仅仅照亮着一条小路。

  太阳只有一个,火把可以点燃无数;太阳从不在夜间升起,照亮夜路的依然是一支支燃烧的火把。

  以上文字我有意突兀火把,因我的眼底正映跃着一支火把的光焰,在贯通蜂场与村落之间的一条小路上。持火把者是石蛋。他的喊声越来越近:莫兰——莫兰—小兰锤了一下我的胸膛:“快,哥找出了村子,想多陪你一会儿,看来都不行了。”

  我抱起小兰,朝前走了几步,然后放下她。我不想说话,舍不得打破这份宁静。

  小兰拉着我的一只胳膊,摇了摇,又甩了甩,戏谑的说:“我的良人哪,你甚可爱!我们以青草为床榻,以香柏树为房屋的栋梁,以松树为椽子…嘿嘿。”

  顽皮的小兰,她在逗我开心呐,她感应到了我对她的眷恋。

  小兰继续道:“我的良人,你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我欢欢喜喜地坐在你的荫下,尝你果子的滋味,觉得甘甜。你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求他们给我葡萄干增补我力,给我苹果畅快我心,因我思爱成病。你的左手在我头下,你的右手将我抱住。还有我的石蛋哥啊,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他:不要惊动,不要打扰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和我暂时的分开…嘿嘿。”

  我笑着去挎小兰的鼻子,又捏了捏她的下巴。

  “背诵的对吗?嘿嘿。”

  “嗯,快回吧!天黑,要照顾着哥,他走路跌撞。”

  “好嘞!”

  小兰扭身去了,她的背影略显得佝偻,像一株风蚀的小草,随着那支火把的光芒,渐渐的,被湮没在苍茫的夜色中去。

  小兰有个小她五岁的妹妹,在我来到她们村子后的第三年,业已十三岁了。妹妹名叫花儿,听小兰说起过名字的来由,当年她的父亲极想要个儿子,便在孩子未出世的时候提早起了名字,莫儿。后来看是女儿身,叫起来又实在拗口,于是便将“莫儿”中间串了一个“花”字,全名莫花儿。

  小兰和我幽会的第二天,一大早,花儿便跑来蜂场,冲着帐篷凶恶的叫着:“蜂佬,出来!听见没有?赶快给我出来!”声音很熟悉,和初时的小兰一样,怀里抱着一把铁锹,那架势分明是要和我决出个雌雄高下,使我不得不连滚带爬的来到女孩的眼前,听她说明事端的究竟。

  “昨晚我姐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怎么了?”

  “还敢问我怎么了?因为我姐和你在一起的缘故,她回去后,把我娘给活活的气死了。”

  “怎么会?”

  “你?”花儿恨紫了脸,她没动铁锹,嘴里只呼哨了两声,便有一只黑狗从她的身后蹿出,迅猛的,两排锋利的狗牙噙住我的左大腿,将我拖倒在地。

  有句俗语是这样说的:自己的灾气,躲也躲不过;别人的福气,抢也抢不来。

  黑狗毕竟是条牲畜,比不得人,下嘴也没有深浅。花儿看我躺在地上,双手抱着大腿,血从指缝间渗流出来,忙去吆喝她的狗,最后连人带狗一块儿吓溜了。我仰面躺着,早春的太阳很温和,光线也和煦,不过云很少,并且飘得太高太远…

  三年前,小兰曾抱着同样的一把铁锹,敌对过我。那天的空中翱翔着一只鹰,它飞得很潇洒,很轻逸。我向往做一只鹰,在高处展翅,在云中穿梭,逃离小兰的眼睛,我怕她的敌视,那种眸光甚至能够穿透一个男人的灵魂,她捆绑着我的身体,如一只被粘贴在冒烟的冰块上的蚂蚁,在极度的寒冷下绝望的挣扎着。

  对峙…

  宁静…

  石蛋本在我与小兰之间打着滚,闹腾着。但看到这情形,竟一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肚子笑了。他可能觉得妹妹很勇敢,或者觉得我比他更傻,总之,他被笑得完全忘却了指头上的蛰毒。

  小兰扔下铁锹,冲着石蛋说:“哥,蜂佬咬你么?”

  “咬?”我觉着纳闷。

  只见石蛋举起一颗硕大的脑袋,在空中觅了两圈,最后将域光锁定在一株香花槐上。

  香花槐是花科的一种富贵树,开花晚,花期短,一年盛开两季,一株可同时绽放四五百朵红花,并且花姿艳丽,香气四溢。有圣人曾云:春夏山林赏美景,香花盛开别样红。

  我和小兰顺着石蛋的视线望去,只见眼前的这株香花槐,它正值花期,大大小小结满了苞蕾,有盛开的,也有萎败的,总之非常壮观。在香花槐的周围,招惹来了成群接队的蜜蜂,你追我赶我飞它撵,摩肩而去接踵又来,这群勤劳的长着透明翅膀的小东西,它们正乐此不疲的忙碌着。

  石蛋说:“喏,就是它们!其中有一只刚刚咬了我。可疼呢?”

  “疼?被蜂佬咬到你会更疼!”小兰吓唬他。

  我转身回来,有种被人掴了嘴巴子的感觉,火辣辣的疼,但还不知疼在哪儿?也许是脸上?或者是肚子?又似乎疼在心里?

  “蜂佬,站住!”

  “说吧?还怎么着?”

  “我哥手上的蛰毒要紧吗?”

  “在外面等着,我拿点药给他敷上。”

  等我再出帐篷的时候,石蛋已经跑了,沿着河道,去追一只黑色的蜻蜓。

  “是啥药?”小兰问我,她的语气已缓和了许多。

  “蜂凝膏。”

  “管用吗?”

  “管。”

  “要钱吗?”

  “不用,拿去吧,以后别跟我拼命就成。”

  小兰笑了,其实小兰笑着的时候最漂亮,像一棵芬芳的香花槐。

  女人的笑容如果凝结,不同于冰,不易于融化。用热情燃烧她,极有可能化作灰烬,化作成千上万的形同蝴蝶的粉蛾,你能想象吗?我的顽皮的小兰,篡改圣经的小兰,已被受到了惩戒,上帝收回了她在这个世上“笑”的权利。从那个温热的卿卿我我的夜晚,随着一个火把的光焰,小兰从我的怀抱中走开了,同时带走了所有的欢声和笑语,使我又回到三年前初到山村时的生活状态中去,一个人,冷冷清清。我唯一获悉的,便是小兰的妹妹花儿带给我的一个不幸消息,小兰的病重的母亲去世了,由于我与小兰交往的缘故,一份偏执的爱情折杀了一个母亲的寿命。花儿因此记恨给我的创痛,在事后了一个多月,伤口已开始渐渐的愈合。但心底的创痛,被思念像疯狗一样连啃带拖的撕剥中,已是鲜血淋漓,倍受凄惨。我的小兰却终究没来过问一句或体贴一声,这使我不得不去怀疑之前与小兰的爱情故事有否发生?或者只是一场梦被我如痴如醉的做到了今天,然后才懵懵懂懂的,伤心的醒了。

  梦醒后,陪伴我的,只有四十六箱的小蜜蜂。

  我感到异常的孤独,白天看书,看《飘》、看《白痴》、看《罗生门》、看《悲剧三种》、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但却不敢看《新·旧约》,怕被 《雅歌》刺穿耳膜,怕失去了听取小蜜蜂嗡嗡鸣叫的功能。倒是夜晚的月光依旧婆娑,河水依旧琤淙,我知道,我所需要的不是一种浪漫的氛围,而是一个真实的爱人。有爱人的地方,即便刀山火海狼巢鬼穴,我和我的爱人守护在一起, 就是最大的浪漫。我们在刀山上对歌;在火海中跳舞;在狼巢里接吻;在鬼穴下同眠…但在缺乏爱人的一种氛围里,被月光的勾勒下,于河水的映照中,我似乎成了一具惨淡的抽象的雕塑,没有表情,没有声音,甚至连生命亦如指间流逝的粒粒沙子,如光束中飘飞的细微尘埃,从我的躯壳中将灵魂丝丝缕缕的抽干,全都毫不眷恋的远我而去。这便是爱情的磨难,这就是小兰在我肉体与思想中创造的神话,这应是《雅歌》故事的起源。

  我的佳偶在女子中
  好像百合花在荆棘内

  乃是关锁的园
  禁闭的井 封闭的泉源

  你园中所种的结了石榴
  有佳美的果子
  并凤仙花与哪哒树

  有哪哒和番红花
  菖蒲和桂树
  并各样乳香木 没药 沉香
  与一切上等的果品

  你是园中的泉 活水的井
  从黎巴嫩流下来的溪水

  上帝创造了人,人创造了爱情,爱情创造了思念,思念创造了折磨。归根究底,今天我所受到的折磨应去怪罪上帝,而不是小兰,尽管有人说过上帝是用来恭维的。

  那些经常喜欢以上帝的名义说话的人啊,我有一个弱智的问题想要请教他们:是上帝创造了人?还是人构想出的上帝?告诉我…

  当然,前后两者的目的浅而易见。上帝造人无非是要做万物的主,而人造上帝应是出于一种种棵大树好乘凉的考虑吧!因此,我不信奉上帝,尽管《雅歌》很唯美。倘若“信奉”是人活着必要的一种精神需求,那么,我只会去信奉小兰,她是我思想上的主,心中的树,小兰就是我的上帝!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