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13、来吧,我的身子是你的
2005年07月21日10:10:24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城市的天空很脏,所谓的白云全是灰蒙蒙的,有一根根形状各异的烟囱,粗细长短大小方圆,阳具一样插入其中,喷射着重工业渣滓和化学垃圾,长年勃起,经久不衰。我不习惯城市的生活,我的耳朵、眼睛、鼻子,乃至全身所有的感官和触觉,都极不适应这里的繁华与喧嚣。灯火点亮了,车马停歇了,车马启动了,灯火熄灭了,在这明灭动静的替更中,谁承载着幻变的使命?是日月吗?被像铅饼一样,瞬息间完成一次又一次抛物线的行程,从一个地平线起,向另一个地平线去,美丽转眼即逝。然而,城市的地平线在哪?我看不见,也许在高楼大厦的后面,也许在它后面的后面的后面,也许自始至终就没有。我闭上眼睛寻找,或者我要寻找的,只是一个逻辑性的答案,似乎这样,有着一条地平线的话,哪怕它是虚拟的,把日月的起落点确定下来,再去欣赏它的变迁,才能使我完全信服自己的眼睛,信服一些没有开始与结果的美丽。

  那么,我该在这种美丽下矗立多久呢?

  在我离开省城的下午,对这个城市,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强大的恐惧感,好象再呆上一分一秒,就会被某一张阴暗的大嘴给吞噬掉一样。我诚惶诚恐的逃回大山里,像一只误入人烟的麋鹿,逃回到大自然中去。

  阿水死了,或者被湮没在城市的下面,或者城市的下面就是阿水的天堂。他走得很匆忙,以致于来不及向一个老朋友道别,就匆匆的上路了。他只给我留下一个包裹,一个似乎包着几本名著的包裹罢了。我带着阿水留给我的最后礼物,回到属于自己习惯生活的地方,然后找着一个合适悼念的时间,开始拆览这个牛皮纸封装的包裹,满怀虔诚。

  包裹里,除了十二本日记和两个信封,没有一本书,并且十二本日记,全是一个名叫阿香的女孩写的,我觉得很诧异。至于两封书信,一个信封上写有“阿水亲启”的字样,另一个信封却是空白的,并用胶水粘的牢固。不知处于什么心态,我首先打开了“阿水亲启”这封信。也许是好奇,也许封口没有胶水粘贴的缘故。

  阿水:

  又给你写信,平铺的洁白的纸,单恋的笔尖啄动着痴心的眼泪。可以无动于衷,知道打动你的,是我美丽的身体。

  晚上听了朋友的劝慰,我们便喝醉了,有男人在贪婪的盯着两个女人。我喜欢、我有感觉、我会笑的格外张扬。

  别说这是放纵,你不懂得身体语言的魅力,有种燃烧青春的快感。

  昨晚你来了,是我打电话又说了一遍我爱你,便又充当了一夜的傻逼。其实我爱你和我爱玩弄是一码事,我知道,我是一个心甘情愿的傻逼。

  都说臭男人男人臭,涉及面儿太广了,大多男人应该不臭,我只在高潮的时候骂过臭阿水。

  上午去一家私诊买安定,是一个孩子看店,也许大夫出诊了。要两盒他就给两盒,走到半路想想还是退药吧。孩子表现出大人脸上那种不满的情绪,他真的很无辜,我不想这样无知的死去。

  今生如果痛苦,我害怕有来世;今生如果快乐,我已知足,也就不再需要什么来世了。

  很早以前的一个座右铭,今天痛快的将我定性成一个逃避今生害怕来世的女人。

  不要说我崇尚三毛,我不喜欢她的文学以至于具体到她本人。在她的身上纠结着太多迷茫的难以展开的矛盾。我更向往坚强,然而坚强和悲哀是成正比的。

  给我感觉!

  即使天使在叫,你依然粗暴的将我扔在床上,然后像一只狗一样舔遍我身上每一处可以使你勃起的肌肤。一个专注的女人就这样承受着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床的对面是正在播放音乐的电视,杰克逊给你灵魂的驱动,你的耳朵和眼睛首先就背叛了我的贞操以及我的情爱以及我这个将要变成透明的女人。你狠狠的抽动了两下,那个自恋狂怕是又做了几个下流挑逗的举动吧!

  我该闭上眼睛,但突然停电了,你也就蔫了,翻身睡去,鼾声响起,这次决计是不再骂你了。

  我用纤弱的小手抚摸着沉睡的你的脊背,那里纹着一盘斑斓的眼镜蛇。我常常希望它能给予我致命的唾液,便常常去吻它那牙齿狰狞的血口。有时候也会嫉妒,可以被阿水背着走过海角天涯直至一生一世,我便狠狠的去咬它,你则像一段木头一样无视我与一条蛇的较量,我知道你醒了。

  给我感觉!我要的不是这个,我不怪你,从没要求清楚过,是给我被爱的感觉!

  你爱的那个有钱女人傍着一个大款,我一直不明白,你究竟爱她什么?我一直明白,你其实爱她什么!

  我的字开始扭曲,我的手已经无力,因为在准备写之前,我用刀片划破了手腕的血管。本以为和你已无话可说,这会却又觉得要说的还有很多。血在平整的桌面上静静的流淌,蔓延中散发着为爱守侯的芳香。我喜欢宁静中的美,它可以凝固血气的奔腾,也可以停止心脉的跳动。

  我看不到耶稣,便不能跪在他的面前,忏悔本应如歌的青春!忏悔本应美好的生命!

  有救护车的叫鸣声响起,他妈的!死也不让人安宁!我试图站起身来想用桌子顶住门,竟不听使唤,除了清醒的思维和紧握的钢笔,我害怕倒下去。以保证死后的模样,还是乖乖的继续我给阿水的最后一封情书。

  之所以没有选中床,那里表白不清一个女人的高尚。

  我的眼睛开始有点苍茫,卧室的尘埃没有太阳光的照射竟也在一粒一粒的闪亮。颜色渐渐褪成灰白。我看到三月里的阿水正牵着一线风筝奔跑,三月里的阿水女人还可以固守女孩的矜持。我为我的回忆去哭,我为我的结局来笑。尽管今天笑的比哭难看,尽管往日哭的比笑灿烂!

  我用这种哭笑不得的表情迎来了老父亲使劲摇摆着的阴间的手掌,爸爸,女儿来了!爸爸,女儿来了!是在召唤我吗?你慈祥的面容为何焦伤?是在拒绝我了?我没有不肖呀?亲情难道不是相互追随的吗?我一直向往儿时有你的疼爱,人间的太阳很冷,我冻的已无处躲藏。爸爸,别走——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包括阿水包括父亲,生命中我曾深爱的两个男人。

  沾满血渍的手指还在不停的游动,我不知道往后该要说些什么?注定这将是一封写不完的书信,明天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将要爆炒关于这个城市又多了一个自杀的女人。至于她的死因,是厌世?是纷争?是徇情?靠呀!全都跟我见鬼去吧!

  终结啦,我的信。终结啦,我的情。终结啦,我的命。

  阿香写在即将变成遗书之前XX年XX月XX日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震惊,在这之前,我几乎从未使用过“触目惊心”这个成语。如你所知,我把它用在厉鬼画皮上应比较妥当。因为相信科学的缘故,我终究找不到这样一个机会。但今天,在看到“阿水亲启”的这封信后,从我大脑的词组库中,或者说是我的辞海中,“触目惊心”终于从深海底浮出水面来,好似一张美女画皮,毫不犹豫的便披在了阿香的身上。在阿香写给阿水的这封信笺上,分明的溅落着星星点点的血渍,从尾缀日期上看,距今已有五年的光景。因此,血渍呈黑褐色,分布在娟秀的蝇头小字之间,稀稀疏疏,犹如一个放大的奇怪的惊叹号,哀鸣并倾诉着。猝然间,我竟被这脆弱的生命感动了,欲悲无泪,默默无声。在这世上,有多少痴心的女子,曾因为一个“情”字便了断了美丽如花的生命?又有多少坚强的男人会在残败的生命背后执着的忏悔?花开如梦,风过无痕,没有人会一直记得她们,除了自己遗留给这世间最后的文字。我突然异常的想念小兰,我很想跑去小兰的家中探访个究竟。然而,一旦当我靠近莫寨,当我从这个小山村的每一个人,从他们的眼睛里发现那种鄙夷的神采,并且深知那种神采正是冲着我来的时候,便不得不使我又辗转回去。是的,他们不欢迎我,将我像危险动物一样从人的类群中毫不商量的摒除掉,这是他们一贯的作为。即便我怀有多少的善良和诚恳,在他们的意识中,仍会存在着许多不安全因素,只有和我划清界线,才是和平相处的唯一保障。但我由衷的牵挂小兰啊,如你所知,牵挂一个人是痛苦的。难以释怀的我该怎么办呢?等待,只有等待小兰走出莫寨,除非她已决定将自己的一生封闭在这个小山村中,再不出来见我。除非如此。

  我牵挂,我痛苦。这种日子持续了整整半个月,度日如年。半个月等于十五年。

  十五年后,我的小兰终于出现在蜂场附近,披着一张美丽的画皮,伫立在黄昏的风中,等我归来。她的身影依旧单薄、瘦小、楚楚动人,只不过远远看去,夜幕临近的最后一片光辉洒在她的身上,好似平添着一道触目惊心的色彩。她的未经扎束的长发随风散乱着,一缕缕的拢在她的脸庞和脖颈里,只露出一双明澈的眼睛来。她的眼睛忧郁而又欣快,冰冷而又深情,极其矛盾的投向我,眸子一动也不动。

  “小兰,我的小兰,是你吗?你怎么来了?你终于肯来见我了?”我飞跑上前,将小兰拥在怀中,用尽所有的力量,将数日来的失落全全拥抱回来。小兰却哭了,很突然的被我听到了她的哭泣声,使我忙又松开了臂膀。

  “小兰,是不是我弄疼了你?不哭,不哭好吗?”

  小兰伸展开两只手臂,终于和往日一样揽住我的脖颈,同样尽使着少女的气力。她一直在轻泣着,好像过了很久,才听到她对我说:“抱我回帐篷,外面太冷。”

  帐篷内,我燃起一盏电石灯,灯面上掩着玻璃罩,火光仍旧会跳跃,小兰的脸色已经红润许多。她平躺在被褥上面,并将被褥深深的压陷下去,静静的承受着恋人的爱抚。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展开,露出一排光洁的牙齿。我一向喜欢亲吻小兰的下巴,脖颈,以及腭下的疤痕。亲吻她们的时候,听着少女细微的喘息,我可以从中汲取到无以伦比的快乐,一种高尚的纯洁的情爱,超越自我,没有更多的要求。任时光在缓慢中拉长,在记忆中沉淀。

  反常的是,小兰很快将我推翻在一边,恶狠狠的坐起身来,她盯着我的眼睛,将我一张惊愕的面孔直至盯的气馁了,才又冷冰冰的问我:“你爱我吗?”我点点头。“想过娶我做你的婆娘吗?”我又点点头。“想过让我给你生上一群崽儿吗?”我拼命的点着头。

  小兰的面容格外庄重,她抬起两只纤细的小手,从腭下的刀疤处,开始解衣服上的纽扣,向下,一颗一颗,解的很慢,但很认真。从敞开的衣口处,逐渐露出一条红绸来,紧密的纡裹着她的双乳,绕着酥胸整整围了三圈。山中的风俗就是这样,等到出嫁之后,红绸才会换成白绸,象征着从少女向少妇的过渡。而此时的小兰,并未停下手来,于是这条绸,便如一片红云,飘过她的胸,飘过她的手指,在我的眼前飘落。使一对乳房裸露出来,秀美丽人,富于弹性。她便对我说:“来吧,要我吧,我的身子是你的!”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女人的醉与不醉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