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14、我永远是你的女人
2005年07月21日10:13:24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小兰的胴体好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也许,在这之前,她只是一根被上帝从我的身上抽取的肋骨。而现在,艺术品也好,肋骨也罢,小兰已决定把她送还给我。因为她说:“来吧,要我吧,我的身子是你的!”

  由此可知,在很久以前,小兰的确就是我的,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把她带走,除非她自己。小兰愿意离开我吗?这个问题我从未考虑过,而眼下该做出的选择是:小兰的身体,我要还是不要?如你所知,我爱小兰,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在爱的基础上,我要了小兰。于贞操观来说,应算不上是不纯洁的作为。但我还是觉得不塌实。思来想去,没有任何一个理由能让我更安心的收下小兰的身子,因为在这身子里,包装着一颗贵重的钻石——处子之贞。她光彩夺目,晶莹剔透。甚至,我的手指稍稍触上一下,便会玷污了她的圣洁,而小兰竟决心把她毫不保留的送还给我。

  要?还是不要?

  这世上有着千千万万颗钻石,被掌握在千千万万个男人的手中。他们的脸上因此会绽放出一种沾沾喜的色彩,痞子一样无耻的笑着。那钻石就在他们的手中,一天天的丧失着天然的光泽,迟早要化做一块块极普通的石头,带有棱角的玻璃,会扎手,甚至已经刺破他们的手指,一个个竟然浑不知觉,占有欲麻醉着神经。

  要?还是不要?

  无视一具美丽的女性裸体,回答不要的男人可以归纳为以下三大类。一、未发育成熟的男人;二、喜欢男人的男人;三、算不上男人的男人。未发育成熟的男人俗称小男人,我已三十二岁,青春期在这个岁数之前反复追溯过N次,因此,我是一个老男人,该类型与我无关;喜欢男人的男人俗称男同性恋者。我曾经喜欢过阿水,喜欢过师父曹山,喜欢过老猎人,但我自从认识了小兰,自从和小兰发生拥抱接吻的亲密关系后,我已改掉了喜欢男人的坏毛病。那么,我亦算不到同性恋的类型中去。即便有过这种倾向,也只能确定为患有轻微的男性崇拜者病症。从生理角度上来讲,至今没有一条结论,是关于不允许男人崇拜男人的说辞。而崇拜和喜欢,有时候可以并用,有时候却相差着十万八千六百四十二里地,我只是混淆了两者的概念罢了;算不上男人的男人没有俗称,但含概面却极为广泛,譬如:性功能丧失与低下者、变态狂、男人女性化等等。因我从未和谁发生过性关系,男人、女人,以及自己的双手。换句话说,我的性功能情况尚且是个未知数,不要对未知的事情妄下结论,这是我从一本很权威的书中看到的。变态狂实属大脑癫想者,他能通过眼睛将女人的衣服扒光,通过鼻子将女人的内裤嗅成一串香肠,甚至能够通过意志将千里之外的女人放倒在自己的床上……我暂时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尽管我的思维同样丰富。男人女性化是大多数人的通病,或深或浅,深者会将变性手术纳为一生的最高理想,浅者只在举手投足间偶尔的反应出来。我除了喜欢对着水面像个古代女人一样照照镜子,仅仅如此,仅此而已。

  要?还是不要?

  事实上,小兰的双乳尚未跳出红绸,我已冲动的勃起了。据我所知,这属于正常的生理反应。由此可以说明:我若去要,便一定能要。只要我决定了要,下面的兄弟就不会临阵脱逃。显然它很委屈,跟着我走南闯北三十多年,除了撒尿的时候钻出来抖抖威风,其余时间,愣没想过要给他筹备出一个适合表演的舞台?他没有长嘴,若有的话,早嚷嚷着跟我混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要?还是不要?

  这是一道煞费心思的选择题,而这道题却又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机会来解答的。其间有对爱情观与贞操观的权衡。因此,我需要时间来思考,像一个哲学家,将前前后后牵连的若干问题全部考虑进去,逐步的排查、筛选、摸底,最后得出一个最理想的答案,其过程往往会浪费掉很多时间,甚至人的一生。其实,我向往做一个现实主义者,有着浪漫风格的男人,尽管我仍在思考。

  要?还是不要?

  小兰褪去衣服赤裸的身子上,散发着一种果实的清香,如一颗剥了毛皮的荔枝,水晶晶,亮灿灿。她好像对我说过:“来吧,吃我吧,我只让你吃!”那么,所要面对的问题,经过这么一转换,马上便简单了许多。吃?还是不吃?我吃,当然要吃,因为吃了清凉爽口,绵甜润喉,不吃则会坏掉。同样,这颗荔枝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口服来吃的。我毫不犹豫的便决定了吃她。

  要?还是不要?

  这个时候再让我们从决定吃荔枝的话题上转接回来,那么,决定“吃”便是决定“要”,也就是说,我应该要小兰的身子,毕竟我爱小兰。要她是天经地义,光明正大;要她是迟早的事,小兰的身子终究是我的;要她是义不容辞,不可推脱的责任。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决定了要,就该勇敢冲上前去。

  要?还是不要?

  答案:要!

  我伸出一对粗糙的手掌,向着小兰的双乳,绕着她的身子,一圈,两圈,三圈,为她又裹上了这条红绸。是的,我的心爱的小兰,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

  我爱你。

  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在家乡的晾麦场上,我爹欺负哑姑那一幕,一直填充着我的大脑,于是我对性的认识,就是一种男人欺负女人的过程。我爱小兰,便不能欺负她。当然,这种认识是错误的,是畸形的。虽然我知道,观念却改变不了。

  我为小兰重新披上衣服,将她放倒在被褥里,我在她的身边躺下,使她能够枕着我的胳膊,长发能够流泻在我的胸膛上。我说:“睡一会儿吧,小兰,我只想这样守护着你。”然而,小兰却凑近我的耳朵,悄声说:“刚才外面好象有人…”

  “是悟空,别怕。”

  “悟空?它不是被火烧死了吗?”小兰问我。

  “没有死,又回来了。这些天,它一直陪着我。”

  “哦…”

  “这些天…你怎么不来找我?”

  “有悟空陪着,还会想起我吗?”

  我的眼睛突然很酸,有些泛潮,便顿了顿,然后才解释:“小兰,我不晓得在你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听你妹说,你娘去世了。你是知道的,我不能靠近莫寨,他们向来不欢迎我…”

  “花儿来过?”小兰很诧异。

  “是的,来过。和你第一次来找我一样,抱着一把铁锹。”

  “啊?她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来跟我说你娘病逝的事儿。”

  “再没说别的?”

  “没有。”

  “哦…”

  “小兰,你有心事对不对?说出来,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好吗?”

  小兰停了很久,我一直等她说话,等到最后,她才说:“蜂佬,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吧?”

  “故事?和咱俩有关吗?你怎么突然想起要给我讲个故事呢?究竟因为什么,让你变的这么反常?”我很难过,一种发自心底的悲伤。

  “那天晚上从你这里回去,你还记得吧?我哥带着一支火把,他把我接回家后,就在那天晚上,我娘死了。临死前,我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我想讲给你听,假若你愿意听的话。”

  “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

  “听吗?”小兰问我。

  “讲吧,我听,我会认真的听!”

  小兰开始讲故事了,她讲故事的时候闭着眼睛,但泪水还是从她的眼角溢出来,淌进我的脖子里,冰凉如水。

  这是一个由土匪、女孩、老爷、少爷、长工、少奶奶、小少爷等多位角色共同演绎的爱情悲剧,以下为各角色的简介列表,按先后出场的顺序排列。

  土匪:一帮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的马贼,因这帮家伙的出场,导致了整个故事的发生。

  女孩:主人公小翠,从贫家少女到丫鬟,再从丫鬟到小妾…随着身份的不断转换,悲惨的命运便接踵而来。

  老爷:是一个姓赵的财主,有着封建的门第观念,阴险狡诈,冷酷无情。最后于牛粪中窒息而死。

  少爷:赵不凡,小翠的不凡哥哥。儿时被军阀的火铳射瞎了眼睛,有养鸽子嗜好,死于文革时期的拳打脚踢下。

  长工:周闰生,也是赵不凡的堂兄,其父间接死于赵老爷之手,因而怀恨在心。此人使用的报复手段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卑鄙下流。

  少奶奶:一个比怀孕的母猪还要肥胖的女人,在整个故事中除了生下一个胖娃娃来,其他地方的表现不够鲜明。或者她能撇给故事的,就是一个胖娃娃。

  小少爷:这便是楼上的少奶奶撇给赵家的胖娃娃,老爷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富贵娃。文革动乱期间由长工周闰生携带进山,被其毒打与恐吓下,变成了一个大傻子。

  当小兰把故事讲到富贵娃变成大傻子的时候,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接着是一个女孩的尖叫声:“姐——我喊人来救你了——”是花儿?我忙撩开布帘,向外望去,只见眼前一片灯火。四十六个木箱子围垒的蜂墙下,黑压压的堆满了人,他们一个个高举着火把,将漆黑的夜晚点亮。为首的是一个拄着单拐的年轻人,他的那只有毛病的腿脚半曲着,脚尖像跳芭蕾一样,轻轻的点触着地面。因为拄拐的缘故,持火把的胳膊不得不向前伸展着,火焰便恰好映入他的眼眶,在两颗眸子中燃烧着,像一只入了魔道的猫,凶残的看过来,最后与我的视线发生了碰撞,并且开始搏杀。他怒吼一声,似乎是一道命令:“蜂佬,是爷们就滚出来!”

  如你所知,我是爷们。但不是足球,我不会滚出来,只会脚踏实地的走出来。在我背后,我听到小兰极度恐惧的叫着:“蜂佬,快回来,他们会杀了你的。”

  我听完小兰的叫声,人已经来到了蜂墙外面,笔挺的站在拄拐的年轻人面前。近看他,蓄着满脸的胡茬,像一块清洗蜂板的毛刷子。他的鼻子有点歪,鼻孔并且很有节奏的张合着,冒着热气,可能是因为气急败坏的缘故。他的眼睛倒是很大,有着斗牛一样的瞳孔,炯炯发亮。眉毛上挑,和边分的头发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倒置的素描坛子,额头上的几道皱纹好象坛子上的雕花,乍眼看来十分精致。这样的一张面孔堆积起来,除了滑稽一点,倒没什么可怕之处。我站在他的面前,像一片高原,俯视着一块盆地。他和我的身高悬殊很大,以致于可以让我随意的浏览到他的一头如草的乱发。在这样的差距下,他若冲我咆哮,难免会受到我的歧视。但他果真毫不知趣,如疯狗一样汪汪叫着:“老杂种,妈逼敢脱小兰的衣服,看爷们今天不扒了你的皮!”他狗叫了两声后,便挥出一只胳膊,确切来说他挥出的是一只拐杖,人群马上沸腾了,潮水一样向我涌来。

  这应是一次镇压,如一群疾恶如仇的红卫兵,在大街上对赵不凡实施镇压那样。这是小兰刚刚讲的故事,她说,赵不凡就是这样,当着小翠的面,被人们左一脚右一拳的镇压了。小兰还说,赵不凡死的时候,嘴里嘟囔着鸟叫有好听的鸟叫。小兰最后说,赵不凡是嘴角挂着笑容死去的,由此可知,他死的很开心。

  我知道赵不凡为什么会开心,因为他死在了小翠的脚面上。于是,我扒着一堆堆的鹅卵石四下寻找小兰的脚丫。有人用脚后跟狠狠的跺着我的手背,像打夯的木桩一样,企图将它跺进地下去。也有人用燃烧的火把捶打我的脊背,我的脊背便马上长了火,热浪压来,灼痛穿心,使我瞬间突然想起了可怜的宝儿,但火势很快便被软绵绵的扑灭了。我听到小兰的哭声,她边哭边叫喊着:“蜂佬—蜂佬—”撕心裂肺。这声音是从耳边传来的,我才知道,原来小兰就伏在我的背上。

  何以想象?竟然有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莫寨人手持火把,密密麻麻的拥堵在蜂场上,形成一轮非常壮观的火圈。就在这火圈中央,猥琐着一对狗男女。女的披在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围裹双乳的红绸散落在一边,她的乳房好象蘸了云南白的两片棉球,敷在男的烧伤的脊背上。冰冷,而又温柔。夜,突然静下来,河水哗哗的流淌着。

  我将一张脸庞从草地里拔出来,极力睁开双眼,这才发现,整个世界披红挂彩。小兰笑看着我,好象新娘一样,她对我说:“蜂佬,你要记着,我永远是你的女人,一生一世。”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年轻人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