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16、我竟然和她妹妹搞到一起
2005年07月21日10:26:59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我一路飞奔到石潭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有一只孔雀屹在潭边的裸石上,起初,我并没发现它是一只孔雀,因为雾霭沉沉的缘故,远远望去,石潭四周白茫茫一片,这只孔雀便被披上了一身雪白的羽毛,翘首挺立在石岩上,像一只丹顶鹤,并且嘎嘎的叫着。和老鸹的叫声一样。待我飞奔上前,它马上展开一对绿莹莹的翅膀,凌空而去。这时候我才辨别清楚,它是一只孔雀,于青山绿水之间盘亘着。

  更令人惊奇的是,透过浓重的水雾,我竟看到一群飞舞的山蝴蝶,色彩斑斓,动作灵异。也许这是一种错觉,也许是一场梦,它们飞来飞去,舞上舞下。飞累了,舞乏了,便栖在水正央的漂浮物上。注目凝神,那漂浮物竟是一个人,确切来说,是一具尸体,漂浮在水面上。一头长发在碧绿的水中一根根的拉直,延伸,形成一块黑色的水藻。由此可鉴,这是一具女性尸体。她的衣服中鼓着许多水泡,突兀的地方,被山蝴蝶据为歇脚地,像嵌在上面一样,素花状无序的排列着。她的面颊朝下,一条长长的红绸从脖颈处迤俪开来,在水面上打出几道弯儿,蜿蜒爬行,具有一定的艺术含量。这个时候,一只河蛙表演了一场“三连跳”,从岸边跳向红绸、从红绸跳向黑发、从黑发跳向水泡,惊飞蝴蝶无数,水泡随即压瘪,河蛙于是像艘铁达尼一样,缓缓陷入水中,最后彻底不见了。

  这是一幅美妙绝伦的画,何以想象,在这美妙绝伦的画前,我会以怎样的一种姿态来面对它?目瞪口呆?还是刻骨铭心?也许我会懵了,傻了。也许我会面无表情,像株红杉一样栽种于这幅风景画中,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但与整幅画又有着必然的联系。就好比要画一朵红花,下面务必点缀一片绿叶那样。

  欣赏一幅画,犹如喝下一杯酒。会醉。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于是我醉了。有一种人醉了会笑,另一种人醉了则会哭,我却介于两种人之间,哭哭笑笑,蛤蟆尿尿。

  听说火山的表象平静,其下凝聚着熔岩;听说冰山的凝固为了高耸,融化便是汪洋;还听说蜂佬不配做一个爱人,那么火山、冰山,他配不配做?如果配做,熔岩即将喷发,汪洋顷刻一片。

  事实上,我的情感在爆发的时候,像只蚂蚁一样无力。没有人会发现一只蚂蚁的痛心疾首,他们只会用无情的脚掌踩死蚂蚁,这是蚂蚁的宿名。

  如你所知,风景画上,石潭正央漂浮的那具女性尸体正是小兰。昔日温柔的小兰被我抱上岸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干冷的像根木雕,摆放在草丛中。她的面颊经过潭水的一夜浸泡,白皙且有了浮肿,睫毛上打着水珠,在晨曦的炫彩中泛着银光。仍旧可爱的鼻子下面,一缕潮湿的秀发抿入嘴角,妆饰出一种恬静羞涩的表情。尽管她的嘴唇没有血色,但我决不认为这种表情会比平常逊色多少,决不认为!

  小兰的胸口像是洒过一层黑炭,糜烂的皮肤模糊而又粘稠,在破碎的衣服下面,半掩着一只已被烧坏的乳房。其上有血点与灰点构成的一根根密布的“钢针”,刺向我的双眸,刺瞎我的瞳孔,黑暗即将到来。黑暗中我的泪水呈红色涌出眼眶,汇聚成河,却无法抑制悲痛。因这悲痛由脊背而来,就在昨晚,就在我的后背上,曾燃烧起一场“大火”,小兰便是用她的整个胸口与之展开了殊死较量。最终,一场“大火”扑灭了,一只乳房烧坏了,这就是结果,战争往往是残酷的。

  从褴烂的衣服褶皱里,我突然发现里面蠕动了一下,徐徐的,有东西探出头来,是一条草青色的小水蛇。它使我完全震怒,被我揪住蛇头,在石头上狠抽下去,抽的死翘翘。小兰怕蛇,由于老猎人讲到的第二个关于捕蛇的故事,从此后她见蛇就怕,惊恐万状。但在小兰死后的躯体上,竟然爬进一条水蛇去,若她知道,一定会被吓活过来。但小兰终究没有活,于是我只能让小水蛇去死,别无选择。

  我跪在小兰的躯体前,泪水纵横在一张脸上,泪光婆娑。依稀间,我看到在我们的周围,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从昨夜而来,同样将我和小兰团团的围住,围成一个大圆圈,除了少掉手中的火把外,其他能与昨夜不一样的,那躺在地上的人,已不是我,而是小兰。那躺在地上的人啊,为什么会是小兰,而不是我?若是我的话,小兰会说:“蜂佬,你可千万不能死,你要记着我说的话,今生今世,莫兰是你一个人的女人,因为莫兰只想嫁给你。”然而地上的人竟是小兰,我该对她说些什么呢?

  我的佳偶我的美人
  起来与我同去

  因为冬天已往
  雨水止住过去了

  地上百花开放
  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
  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到了
  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
  葡萄树开花放香

  我的佳偶我的美人
  起来与我同去

  生命之轻轻不过鸿毛,生命之重重不过泰山。我想要说的是,小兰已经死了,这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现实。否则,故事将无法继续下去,似乎小兰的死,仅仅为着成全一个凄美的故事而已。若你怀揣以上疑问,其结果又恰恰如你所测,那个时候,你大可去唾骂写小说的家伙,唾骂他用钢笔扼杀了一个少女的生命,唾骂他用墨水交换了你的泪水,你甚至可以去揭发他的麻木、残忍和变态,连同他的皮袍下的“小”字一块暴露出来,这是你作为一个读者,拥有的正当权利。

  小兰的死,如你所知,最不能接受的一个人,其实是蜂佬。他会睁大眼睛,蹩紧眉头,抽干脸庞上的血丝,视众人如透明。即便有人将他一脚踢下水去,蜂佬仍旧认为,在这石潭周围,就只有他和小兰两个人,其他的都是不存在的,大可置之不理。那么踢他下水的人,便更是憎恨他了,几乎要把牙根嚼碎,因为踢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狼噙。试想一下,让一个瘸着一条腿的人来踢你一脚,是一件多么艰辛的事情啊。狼噙首先要拄着拐杖,将整个身子托起,腾出那条健康的腿,最后朝你踢出一脚。这几乎要浪费掉一个残疾人的吃奶气力,方能完成这件引人瞩目的事情来。但是,蜂佬却毫无反应,从水中爬上岸来,继续跪覆在小兰的身边,笑而不悦,哭之无泪,嘴里并且含糊不清的念叨着:“小兰…小兰…”因此,狼噙便彻底的被激怒了,他抓起一支拐杖凶残的拍下去,这次的目标不是蜂箱,而是蜂佬的脑袋。

  在蜂佬的这颗脑袋里,此刻正高速转动着一连串的问题:小兰死了?小兰为什么要死?小兰怎么会死?小兰的死意味着什么?小兰能不能再活过来?…只听到迸得一声闷响,一堆金光灿烂的星星划过蜂佬的眼帘,使之马上苏醒过来。像惊醒在一场噩梦之后。蜂佬发现自己穿越了一条时光隧道,直达八年后的某一个场景中去。

  我醒了,在我的身边,躺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这个女人应是小兰,我感到非常疑惑,小兰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在我眼前?像梦一样,让我在一幕幕惊喜而又绝望的幻境中百般挣扎着,像一锅治病不除根的汤药反复的煎熬着,苦涩且又酸楚,令我狼狈不堪,哭笑不得。于是我便冲她吼道:“小兰,我的可怜的小兰,你还是杀了我吧?”那女人没作太大的反应,只用一副锋利的牙齿找准我的耳朵,把耳朵咬得渗血,咬着咬着,似乎觉得还不够解恨,这才发作起来:“我是花儿,不是小兰!听清楚了没有?蜂佬,你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花儿?这怎么可能?我竟然和花儿搞到一起了?在同一张床上,双双裸露着身子,如此以来倒真是十恶不赦了。我抬起头来,仔细端详身边的女人。她很漂亮,除了两只干瘪而又苍白的乳房,她和小兰看上去极其相像。的确,她是小兰的妹妹,花儿。再去环视整个房间,我才完全顿牾过来,我们所在的地方,这个八年后的某一个场景,即是小说开篇提到的那个1414客房呀!

  我还记得,通往这间客房的是一张猩红的地毯,客房外面,是一段相当长的灰暗的走廊。下楼,下楼,下楼,下楼,四层楼下,宾馆的老板娘曾在那里撕给我一张票单,并且嘴里吆喝着:“1414——”然后花儿接过它,未加修饰的从嘴角瞥出一点笑容来,她似乎还说了一句:“要死要死(1414),嗯,不错的房间号!”结果被我修正了这句话:“是要活,快活的活!”

  要活?我为什么要活得这样颓废?并且将这种颓废理解成一种快活?显然,我开这个房间的目的,是用来和花儿发生暧昧关系的。更直白的说,我来这里就是来和花儿上床的。可能在这之前,有人曾诅咒过我,骂我是丫的无耻、丫的烂货和丫的下贱。最后把我骂急了,才不得不跑来无耻烂货下贱一回给他们看看,这是我做人的一贯原则。我做人的一贯原则就是犯贱。

  生活犹如强奸,与其反抗,倒不如躺下来慢慢的享受。我躺下来享受的时候,强奸我的家伙们却被吓跑了。我试图笑话他们,却无端的痛哭起来。为什么要活得这般颓废呢?为什么?和花儿的幽会,是我通过电话约了又约,两天时间才将她带进这间客房,并且扒下她来时从内到外身着的每一件衣裳,这是我将花儿放在床上之前所做的全部努力,这种努力究竟是在证明什么?证明我的魅力犹存?还是要证明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我是一个混蛋其实不用证明,有我爹的劣迹足够说服一切。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俗话还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有流氓模子,就不愁倒不出下流坯子。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不用我来证明,因此我说我是一个混蛋。

  我还记得我有一个老婆。由于我是一个混蛋,我的老婆就是一个混蛋老婆。她最近向我提出一个相当混蛋的要求,令我十分难堪,她说:“李四,咱们分手吧!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开出来了,就等你在上面签个字。”

  李四?曾几何时,蜂佬我有了这么一个牛逼的名字?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为什么我不叫张三,不叫王二,却偏偏要叫李四呢?混蛋老婆告诉我:“你本姓单,名麻子,这是你爹给你起的名字。你说你爹不是个玩意,他不配当你爹。是他瞎了你的嗓子,害你蹲了大牢。从你服刑那天,管教问你叫什么的时候,你就把单麻子这个名字从你脑子里连根铲除了。你对管教说:我叫张三,叫李四,叫王二都行,反正不叫麻子。管教听后勃然大怒,他说你:老实回答,叫啥就说啥,别给我瞎日掰。单麻子是不是你?再滑头给你好看!你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的回他,给我好看算个鸟,谁他妈的叫我麻子我就跟谁急?听清楚了你啊,我叫李四!没想到那家伙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看你这般嚣张,也就低声下气起来,他说,好吧,你不叫麻子,也不叫李四,我给你起个新名字吧,从今天开始起,你叫二零九!

  混蛋老婆对我说的这番话,我向大家保证,她没有说谎。的确,我在监狱的时候,除了管教叫我二零九外,其他人都叫我李四。包括程阿水,包括师父曹山。后来出了监狱,认识我的人,也都还叫我李四。比如,师父曹山的女儿就是这样叫我的。

  我还记得师父曹山的女儿名叫飘飘,而我的混蛋老婆,她的名字恰好也叫飘飘。如果我的记忆不曾出错,那么两个飘飘应该是同一个女人。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战争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