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18、扒掉内裤让我感到羞辱
2005年07月21日10:30:48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前些日子,我乘18路公交去下瓦镇收购生猪,腋下掖着一只黑色皮包,里面放着收购生猪的款子。恰逢那几天老婆神经发烧,给我订做一套黑蓝色西装,愣是让我裹在身上,内着虎豹衬衫,并且系了一条蛇纹领带,脚丫子绉有介事的踩进一双皮鞋里,乍眼一看,也人五人六的。临行时,师父曹山说:乖女婿,你乘公交车去下瓦镇购猪,我开冷冻车去屠宰场订活,那里的工人到时候会开辆猪笼车接应你。他说完这番话,就把购生猪的8000块钱递给我,让我点清揣好,西装革履的上路了。

  公交车上,坐我身边的是一个小青年,发型怪异,模样流气,并时刻打量我的皮包。开始被我以为是偷儿,便下意识的提防他,然而没过多久,只见他取出一只挖耳勺,在这颠簸的公交车上,紧挨着我,挖起耳屎来。

  传说非洲的热带雨林中居住着一个奇怪的部落,那里的酋长看上去很威风,因为从他们的耳洞里,生长出一种微型的桤树,树根紧盘耳蜗,并被耳屎掩埋起来。于是,每每春夏季节,桤树的枝叶便显得十分茂盛,这是传说。传说九连墩的楚墓中有一个金头将军,当人们打开墓室之后,发现传说中的金头根本就不存在,除了一排普通的枯牙。因此,传说一般不可信。至少眼下这位挖耳屎的小弟,是决不会相信这种传说的,他宁可相信自己的耳屎,可以作为一种鱼饵,专钓闷头龟。

  莫约过了些时辰,汽车突然剧烈的晃动一下,我感觉被人猛的撞个正着,随后便听到一声惨叫。待我扭头看时,只见身边的小青年捂住耳朵,鲜血从指缝里冒出来,面庞作痛苦状,使人于心难忍。他的遭遇马上惊动全车人,没有人不为之色变。可想而知,在这事故的背后,有多少双好奇的眼睛和多少颗期待的心,大家都在关注着事故的进展。于是,受伤的小青年咬牙忍痛,将眼睛睥向我,眼神中纠结着难以名状的无辜和仇恨,他说:我的耳朵听不见了…是你?就是你把我的耳朵撞聋的!为了挑起公愤,他并且将这只血淋淋的耳朵暴露出来,让耳洞在众目睽睽之下骄傲的淌着血,似乎由此可以证明,我是一个多么残忍的肇事者啊。这让我大失所措,全车人,此刻没有比我更沮丧的。哪怕在这中间,即便有一个刚刚失恋的乘客,他的表现也会比我从容,神情也会比我不羁。中了负彩的人大抵如此,都是这副猪德行。李四撞到一个挖耳屎的家伙,并将他的耳朵撞聋了,这也是中的一个负彩。

  我召唤司机,请他把车开去医院。司机是个热心肠的老同志,马上响应我的建议。觉悟是个什么东西,好象人人都有,好象人人都又没有。没有的时候,全傻站着看笑话,有的时候,一个个真雷锋似的瞎忙乎起来。因此才有人说:雷锋就在我们身边。此话一点都不假,你、我、他,全是雷锋的好榜样。发扬雷锋精神,助人为乐救死扶伤,这本是件好事情,受伤的小同志鲜血淋漓的同时,更应该热泪盈眶。可他却面色苍白,大呼不要。不要什么?不要雷锋,只要钱。他用捂耳朵的手掌抓着我的胳腕,非让我马上赔钱,赔钱即可。换句话说,纠纷不通过司法,伤病不经过医院,只要拿出现钱来,私了即可。我问他私了需要多少?他把手掌一摊,我查了一下总共三根指头。于是问他,三百吗?他咧开嘴巴好象想笑,忙抿了抿嘴唇,把嘴角的笑用舌头又舔了回去。这才回我,三千?我要三千。小青年说完这番话,盯着我的眼睛看半天,结果把自己给看毛了,心虚了,才又改了口,说要两千,两千也行。他边说着边把眼神投向我腋下的皮包,感情这小子长着穿山眼,能看见皮包里的8000块钱似的。

  事故出现新事端,我要跟老岳父商量一下,因为钱是他老人家的,不能谁说要,我就马上给谁,李四可不是闷头龟!司机老同志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全车人都还要赶路呢?我说,给我停到一个公用电话厅边吧,我想打个电话,私了也要家人把钱拿来啊!这话放肚子里有心眼,说出来中听。自然不会有人反对,包括小青年。而一旦到了一家电话厅旁,我刚下车,这小子就从后面攥着我的裤腰带,紧跟下来,说是怕我开溜。

  师父曹山听后不恼,在电话那头反倒乐了。他问我人在哪?说他马上开车赶过来,让我别慌,先稳住这小子。真真一个老混蛋,反应好不蹊跷?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既然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便冲着小青年笑道,让他少等片刻,钱很快就送过来。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偷偷瞅了一眼小青年窃喜的样子。

  师父曹山今年五十三岁,骨瘦嶙峋,身体却铁打的硬朗。着一件四十年代的白褂,兜风裤,老头鞋。走起路来像个中国武师,除了眉宇间少那么一点点的正气,多那么一点点邪念之外。他是我的老岳父,说出这话显然有点大逆不道,但我是个诚恳的人,从不违心的说话。

  我的老岳父来了,他走近我们的时候,有一股阴风挟着几片树叶擦过小青年的脸庞,锯条一样划在皮肤上,有种蜻蜓点水般若隐若现的疼,十分微妙。小青年突然眼球暴涨,瞳孔上绷着血丝,这是一种兴奋的表现吧,像解放军攻克孟良崮那样。他的嘴巴张结了两下,还没放出一个屁来,就听我的老岳父说:小子,玩碰瓷呢?知道自己玩的这招叫什么吗?

  小青年傻呵呵的抬着一张脸,峙了片刻,到最后两千块钱也不要了,老鼠见猫似的,拔腿就蹿。

  后来,老岳父告诉我,还记得监狱里我跟你提到的那个狗血混进孕妇口服液里的碰瓷招式吗?我点点头,老岳父说,知道吗?这小子玩给你的,就是这招!我恍然大悟。原来,小青年事先将狗血装进一个孕妇口服液的小瓶子里,带上公交车,看我打扮的人五人六,想必可以诈两钱出来。就坐我旁边,假装掏起耳朵来。等车上了颠簸的路面,便趁我不在意,将小瓶子里的狗血倒进耳洞里,之后便上演了刚刚的一幕。

  妈拉个逼,遭天杀的碰瓷!

  我骂碰瓷,是听了花儿遭遇碰瓷的事,但花儿遭遇碰瓷,却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那么,还是让我们把时光推回到四年前,推回到花儿遭遇碰瓷的那个早晨,太阳刚好穿过云层,从稀疏的薄雾中,光束被过滤成一片一片白色的花瓣,最后洒播下来。其中有这么一部分,透过青绿的树叶和橙黄的夜灯,之后染成奇异的色彩,散落在车站广场上。如果把镜头再推近一点,你会发现,散落在车站广场上的奇异花瓣,又有这么一小部分,是被一个小女人接在了身上。她穿着一双黑色的平底布鞋,鞋面上绣有睡莲与荷花。花蕊正央,除了纤瘦的腿踝,找不到一只亭立的蜻蜓,或者飞舞的蝴蝶。若再往上找,是宽松的灰筒裤,这种裤子的布料耐磨,颜色耐脏。与底色粉红的碎花上衣搭配在一起,使人不难辨出一种品质,抑或说是一种美,朴实无华,真水无香。让我们通过镜头接着往上找,终于找到了,就在自然敞露的领口处,一对蝴蝶骨轻盈温软的停栖在那里,跃跃欲飞。白皙的修长的颈项上,女孩的五官是这样的:嘴巴小小,鼻子尖尖,眼睛大大,眉毛弯弯,耳朵圆圆。如果你阅读过最早一版的《红楼梦》,那么你有否翻看过第二十七回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就在这回中,有着一副“黛玉葬花”的插图,上题: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树,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研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入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依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依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依收葬,未卜依身何日丧?
  依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在这里,我们不必研究这首《葬花辞》,来一起欣赏一下辞下的女子,林黛玉。描绘她的面貌的画家,据我所知,这位老几极有可能借鉴了眼下我们所看到的,被一种奇异的花瓣妆饰后的这张面颊,美丽、忧郁、清傲、古典。而她的手中,正紧紧的抱着一只花瓶,听说是六线景泰蓝花瓶。这个长长的花瓶名字意味着什么?昂贵。一个破瓶子十万啊?若再种上一棵桤树,非洲的部落酋长耳朵里生长的那种微型乔木,如此以来,这瓶子就价值连城了。

  我们把镜头再拉近,或者打出一个特写来,就会发现,怀抱花瓶的女孩竟然是晕倒着的,十分与众不同。因为别人晕倒是倒在地上,而她晕倒却是倒在墙上;别人是躺着晕倒,她是站着晕倒;别人晕倒的姿势像挺尸,她晕倒的姿势像选美。于是,很快便有人扒开了我的镜头,来到女孩的身边,唤醒她,并对她说:“别害怕,小姐。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声音带着磁性,并且温柔无比。

  女孩唯唯诺诺的回答:“我叫莫花儿,我从山中来。”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这首民谣正风靡在省城的校园里,少男少女们上学下课歌唱的主人公已来到他们的身边,却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整天游走在碰壁与碰瓷之间,像个孤独的音符,在这动听的城市中,无望的游走着。寻觅中失落,失落中寻觅…

  是谁扒开了我的镜头?和扒开我的内裤一样,使我感到羞辱!是谁?是谁?是谁?

  我以为他是一个流氓,后来却发现我的以为是错误的。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和花儿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是一样的,丫的竟然是个绅士?!虽然貌相有点衰老,且有点丑陋,但这并不影响他给我和花儿的美好的第一印象,丫的绅士的不折不扣!

  绅士自有绅士的风度,他可以说:“花儿小姐,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吗?”或者说:“我可以帮助你吗?花儿小姐。”或者或者说:“花儿小姐,让我来帮助你,好吗?”

  鬼使神差,花儿竟然点点头。

  “那么好吧!这只裂纹的赝品景泰蓝由我来买下,只要花儿小姐肯为我做一些事情,你说呢?”

  花儿继续点头,尽管满脸狐疑。

  “其实很简单,请你来做我们公司的花瓶模特,仅此而已。顺便介绍一下,鄙人姓金,一个古玩商人。”

  谁又能想象,怀抱赝品景泰蓝的花儿,倘若抱着一个真品站在那里,又会美丽成何等程度?因此,你尽可能将后来的花儿,想象成一位绝代的古典美人吧!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红楼梦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