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20、两矮一高的三具骷髅
2005年07月21日10:36:52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众所周知,我爹喜欢喝酒,几乎嗜酒如命,杂耍所挣的仨核桃俩枣,全被他买了酒喝。钱花光了,酒喝干了,我爹却不见得会醉。这个时候他的腿脚尚还硬朗,便会跑到卖酒的地方,赊酒喝。遇到不给赊的时候,他还会走朋串友,厚着脸皮蹭酒喝。总之,他非喝到喝醉了喝美了,喝得找不到酒也找不到嘴了,这才肯罢休。

  我爹找不到酒也找不到嘴的时候,并不感到十分郁闷,因为还有两件事情值得他来寻找,一是回家的路,二是老婆的茬。七十年代的一位作家曾经说过:寻找,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的全部意义。只有在不断的寻找中,才能牢牢的抓住幸福,并获得幸福。这句话实践在我爹的生命里是这样的:幸福是酒,幸福是把酒喝到嘴里,幸福是醉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幸福是借着酒劲打老婆。因此,我爹是一个幸福的人,尽管这种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但这并不影响我爹在享受幸福时的心情。

  秋莲十岁的时候,那一年的一天傍晚,一阵神秘的大风突然吹来,冰凉彻骨,阴冷如针。收音机里说,这阵风来自遥远的西伯里亚。收音机里还说,这阵风不是风,是一股寒流。收音机是在第二天说的这番话,但大风已在头天晚上濒临了中国的这个小农村。于是,那个时候的天气预报不叫天气预报,叫天气迟报,或叫天气晚报。试想一下,白天的时候,还是一派秋高气爽的景象,到了晚上,却冷风拂面,摆出一副大雪欲来的架势。没有人能够接受与适应这种气候变化,但每个人还必须接受与适应这种气候变化。所谓的天下雨了,娘嫁人了,暗喻的不可逆转的无可奈何的成分,其中就包含着这些。那个时候秋天与冬天的变更,也仅仅取决于一阵大风罢了。

  你信不信?无论书中的典故,还是真实的生活,某些悲惨的事总会在季节替更的时候,随同一阵大风的到来而发生,即便你不相信,这也是曾经无数次发生的事情。由不得你不去相信!

  就在秋莲十岁的时候,有一阵大风,吹走了秋天的舞者,拉开了冬天的帷幕,上演悲剧。那是在傍晚时分,大风无处不在,连同收音机里,也兹兹拉拉的呼啸着。所有关于气候播报的电台,全部湮没在风声之中。寒冷吞噬了整个世界。

  大风吹来的时候,哑姑觉得寒冷,便穿上一件薄棉袄。大风吹开了堂屋的门,有人翻过门槛爬进来,是我爹。他喝醉了,风儿送他回家。他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想必风儿在送他回家的路上,曾温柔的抚摩过他。哑姑看到我爹醉醺醺的样子,便浑身打起冷颤,忙脱去衣服钻被窝,假装睡着了。

  女人睡着了的时候,微小的动静总能使她马上醒过来。女人若是假装睡着了,天塌下来也唤不醒她。我爹深知这一点,他总有更好的办法识破哑姑的诡计。其实,更好的办法也是最简单不过的办法。就拿这个晚上来说吧,我爹从堂屋的地上拱着屁股爬起来,一步三跌的来到床前,他看到哑姑的身上蒙了盖被,除了那些因劳作而略显得糟乱的头发披落在枕头的一边,耳朵与额头几乎完全的藏匿起来。不幸的是,她的身子在盖被里瑟瑟发抖,像一只受惊的猫,钻进稻草中一样。我爹通过醉眼看到这一切,神经大受刺激,立刻绽出一脸变态的怪笑。只见他扎稳马步,捋起一只袖口,把手掌伸展出来,并将手指的关节伸展的咯咯作响。最后突然的,一把揪起枕头边上的头发,连同头发下面的身子一块拔下床来。那手势很熟练,和他去菜园子拔萝卜是一样的。接下来便是一声惨叫,声音奇形怪状,因为哑姑是个哑巴,本该发“呀”音的从她的舌头上面发出的是“嗷”音,本该发“啊”音的从她的舌头上面发出的是“唔”音。而我爹的粗暴行径,其实就想听到一声“呀——啊”,听到的却是“嗷——唔”,这令他很失望,很像给猪猛的捅上一刀。话说回来,放猪血我见过,只是没听过这么惨烈的猪叫声。

  我爹居高临下,将一只脚踏在哑姑的乳房上,神似占领了一块高地,手中仍牢牢的攥着几缕头发,和抓了爆破筒的导火索是一样的。此时,哑姑的身子便从一只含有多种维生素的萝卜变化为火药味十足的爆破筒。你可能无法想象,一个女人的身子,就是这样千变万化的,这需要经过我爹的手,魔术师的手也未必能及。或者换种说法,悟空是我爹手下的一只猴子,那么哑姑,其实是我爹手下的另一只猴子,同样会被耍来耍去,唯一不同的是,后者到了晚上能陪我爹睡觉。

  听说过卜伽丘的《十日谈》吗?其中第九日的第十个故事,彼得曾幻想学到将老婆变做一匹母马的法术,白天载着他,晚上再变回女人陪他睡觉。于是他向神父詹尼求教,结果讨了个装马尾巴不成功的趣,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法术。现在想来,这种法术的确有,我爹便是其法术的创造者。

  哑姑愤怒的样子,像一头母狮,这种场面我只见过一次。那年我刚好十七岁,我还记得当天夜里外面吹起了很大的风,收音机里说那种风叫做来自西伯里亚的寒流,于是我和宝儿秋莲早早的钻进被窝睡下了。哑姑那时正在堂屋收拾家务,后来她感觉有些寒冷,便穿了一件薄棉袄在身上。那天夜里我爹出去喝酒了。

  在我刚要睡熟的时候,突然听到“嗷——唔”一声惨叫,弟弟妹妹们当时睡得极沉,惟独我被惊醒过来。因此,那声惨叫在大风呼虐的夜里,惊醒的人也只有我一个。另外我有睡觉蒙头的习惯,当我睡醒的时候,若不去掀开被子,是决不会被人发觉里面睡觉的人是醒着的。那天晚上,我将被角掀开一道缝隙,顺着缝隙看到了这样一个场面:哑姑痛苦的平躺在地,她睡觉前内衬的衣服被撕碎了,垂落的乳房像只风干的柿饼,垫在我爹的一只脚板下。因有几缕头发被其掌握在手心中,整个身子看上起极像一根爆破筒。这个场面仅仅停留了几分钟,虽然只有几分钟,却被我永久的封存在记忆里,至今不能磨灭。

  几分钟后,哑姑突然平地跃起,像只矫健的母狮,挣脱了我爹的束缚。不一会儿,从她的头皮上,逐渐渗透出一些暗红色的血块来,这些地方的头发被连根掀去,正在我爹的手中沉甸甸的摇曳着。一个醉鬼对垒着一只怒狮,和一个鸡蛋对垒着一块石头是一样的。鸡蛋往往不自量力,总想用身子去见证石头的硬度,结果可想而知。我爹很快和一个鸡蛋一样,稀巴烂的依附着地,再也不见动弹,死猪一样昏睡过去。这场风波应该结束了,狮吼一声,到此为止,还能有什么方式比这样结束一场风波更具创意呢?大风一直在外面呜呜的吹着。

  我重新蒙好被子,沉沉的睡过去,一觉睡到老天亮。这一夜,我做了一场甚为可怕的噩梦,早上醒来的时候,整个身子浸泡在一滩冷汗中。

  我从小怕鬼,蒲松龄的故事更是不敢翻读,因此,我所谓的噩梦,一定是和梦见鬼有关。也只有鬼,才能使我感到甚为可怕。下面,我就给大家讲讲我的梦,你可以作为一个“聊斋”的听众来感受一下我的心境,听说人在毛骨悚然的时候,冒出的汗水没有温度,即便有,也是和尸温一样的。

  在讲我的梦之前,我要声明两点:其一,南柯一梦始于家中,我不是淳于尊,但我的梦同样自家中开始。其二,淳于尊去向大槐安国(蚂蚁窝),我去向曹府,一个更为崭新的地方(吓死人了)。

  我的梦大致就是这样开始的:我重新蒙好被子,刚刚睡着,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两声秋莲,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结果掀开被子一看,竟然是哑姑。

  她对我说:“既然醒了,就牵好秋莲,跟我一起走吧!快听,外面接我们的人来了。”

  我感觉诧异,便问她:“你怎么会说话了?”

  她说:“我一直都会说话啊,只是不想说话罢了。”

  哑姑一边和我说话,一边为十岁的秋莲穿好衣服。

  我看了看地上睡得死猪一样的我爹,继续问哑姑:“那他呢?还有宝儿?”

  “别管这对大小混蛋了,你只用跟我走,咱们去一个崭新的地方。在那里,要啥有啥,并且再不用受人欺负。”哑姑满脸欣慰。

  “是吗?有这个地方吗?”我惊喜的问她。

  “有,当然有,今晚我们连夜赶路,等到了那里,从明天开始,再不用受这个混蛋的摆布了。”她踢了踢地上的混蛋。

  “嘿嘿。”我从床上跳下来,背起秋莲,冲哑姑笑嘻嘻的说:“那咱们就赶快上路吧?”

  正说着,堂屋门又一次被风吹开了,一些雪花从外面飞进来,簇拥着,在室内融化成水,飘飞到某种高度,然后垂直降落下来,水晶晶的,装典着整间堂屋。我忙跑到门口,看到外面站着一对童男童女,身着戏装,模样清秀,只是面无表情,冰冷如整个雪花飞扬的世界。俩人的手里各持着一盏红灯笼,男童的灯笼上印有一个“曹”字,女童的灯笼上印有一个“府”字,我细品了一下,曹府。

  我问哑姑:“曹府是一个戏社吧?你是不是打算带着我和秋莲投奔那里?也成,反正凭着咱们这身三脚猫功夫,不愁混不来饭吃。”哑姑没有应我,独独迈出门槛,使唤两位童子在前面带路。我忙背好秋莲,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夜幕里,雪下的很大,脚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两盏红灯笼在前面引路,眼前所能看到的地方,全是一片银白。还没走多远的路程,便感觉到秋莲覆在我的脖颈里,似乎是睡着了。我便问大家:“到了没?还有多远?”连问了几声,结果没人理我,自讨个没趣。哑姑和两个童子都在很认真的走路,此时此刻,天空漆黑大地雪白,我们在黑白之间行走,组合起来,像一只锋利的割刀,将黑与白划分开来。这种感觉非常之好,除了风吹着有点冷,雪打的有点疼以外。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前面掌灯的金童玉女突然停下来,童男仍旧面无表情,童女倒是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过了这座桥,就到了。”这时候我再往前面看,果不其然,有一座桥,是那种木砌的板桥,横跨在一条浑浊的河面上。桥的正央挂着一块牌坊,上面公公正正的雕刻着“末未桥”三个大字。末是末日的末,未是未来的未。合并解释,末日未来。我觉得这个桥名起的有点苍衰,十分不喜欢。我刚想发表点个人意见,童男却抢在前面说:“快随我们过桥吧!”

  话音未落,两个童子便步入桥央,哑姑跟随其后。我正要追随上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抬头间,被我突然看到一幅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刚刚越过“末未桥”牌坊的两个童子竟然变成了两具骷髅,他们不但身形矮小,并且继续撑着两盏一明一暗的红灯笼,在彼岸走动着。最后屹立在桥的那端,摆出手骨,似乎是在召唤我们过去。那架势使人不寒而栗,我恐惧极了,便伸手去抓哑姑,想要止住她的脚步,此时她已身在桥央的“末未桥”牌坊前。当我的手指刚好接触到哑姑的一片衣衫时,使我完全目瞪口呆的,简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魂飞魄散的目睹着生与死,抑或人与鬼的惊变。只见哑姑的衣衫自我的眼前一丝一缕的散去,或腐朽或糜烂,乃至肌肤乃至血肉,最后仅仅留下一副骷架,依旧迈着脚趾骨,向对岸走去。

  不一会儿,两矮一高的三具骷髅已全部站在彼岸,并一起向我发出召唤:“快过来啊!”声音中透着阴冷,这个时候恰好又刮起了大风,两盏红灯笼便徐徐的旋转起来。虽然黑与白的世界中光线模糊不清,但还是被我看清了两盏红灯笼上印有的字,原来“曹”灯的背面还有一个“阴”字,“府”灯的背面还有一个“地”字,默拼一下,竟然是“阴曹地府”四个字。到了这会儿,我才想起扭身逃窜,再也不敢回头,疯跑大半夜。隐约听到秋莲在背上喊我:“快停一停,哥,我要找娘,娘在哪?”她喊了很久,终于把我喊醒了。

  我从噩梦中醒来时,发现秋莲果真就在我的耳畔,但她已穿好衣服,泪眼婆娑的偎在床边,冲我沙哑的喊道:“快醒一醒,哥,我要找娘,娘在哪?”整个房间里,除了我爹和宝儿昏睡着,我和秋莲清醒着,的确已不见了哑姑的影踪。

  难道梦是真的?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女人的醉与不醉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