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21、她是被我爹害死的
2005年07月21日10:38:35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哑姑不见了,我首先在羊圈里发现了她留下的痕迹。那是一堆稻草,并被刻意的盘成鸡窝状,明显有人夜间在里面蜷缩过。羊圈搭建在宅院里,与茅房隔着一道墙,与堂屋隔着一个茅房。堂屋那边,便是红薯窖了。在羊圈通往红薯窖的十步之内,印有五双脚印,这说明蜷缩在稻草窝里的人去了红薯窖。那些脚印之所以能被保留下来,是因为夜里的确下了大雪。一步步看上去歪歪扭扭,可以给人很多联想:那些扭秧歌的俏老太们,那些生麻痹的直脖子们,那些酗酒疯的晕子们…他们走路的时候总是跌跌撞撞,似按方圆又不着边际。至红薯窖口,然后就不见了。冬天的窖,一般是用木箅子封盖着的,怕冻糠了红薯心。而眼下,窖口敞开着,木箅子被扒翻在一边,探头进去,里面黑咕隆咚,凝神看上一会儿,才发现真的有一个人,在窖底摆出一个漆黑的“大”字来。我喊了两声哑姑,她不理我,秋莲喊了两声娘,她也不理秋莲,我这才钻进窖里去。

  哑姑不识字,自然不会写字,因此别人的“大”字是躺出来的,她的“大”字是趴出来的。别人睡上一觉便可写出一个“大”字,她必须死上一回才能完成这个“大”字。众所周知,人死之后不能复生,于是哑姑写完这个“大”字,就再也没有活过来。

  哑姑死于写字?听起来有种呕心沥血的感觉,对于一个目不识丁的哑巴来说,似乎有点可笑。也有一种可能:哑姑睡到半夜突然坐起来,她首先看到我爹在地上睡着,怕他着凉,动了恻隐之心便扶他上床去睡。结果这个醉鬼在床上不老实,甩胳膊蹬腿,挖痒挠腮,闹的哑姑大半夜睡不安生。于是,她独自跑到羊圈去,打算与羊同眠。这个时候哑姑突然又饿了,她知道灶火里没有可以充饥的东西,便爬进窖里捞红薯,不料落空致死。哑姑生前的所有活动在医学上称之为梦游症,这种推想如果成立,那么哑姑便不是死于写字,而是死于梦游。

  关于梦游,听村里的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故事发生在知青下乡时期,由于村上住房紧缺,村东头破落的老戏园子被当时六队的一群小青年们有组织的据为集体寝室。他们将戏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茅草,被褥往上面一摊,就这样打成一张大地铺来。到了晚上,全队三十多口人排成五行睡集体觉,从台下远远望去,像是刚从战场上扛下来的烈士一样,阵容十分壮观。每每这个时候,整个院落便显得格外肃静,庄严。

  六队的小青年中,有这么一个大龄同志,听说是从核工业部地质学院里过来的,名叫李卓越,因他比别人都大,所以大家都喊他老李。当然,听他个人的口气似乎也不反对。他说:我姓李,我也老了,所以我叫老李。至于他比别人大多少,谁也搞不清楚,知识青年大抵都是一张同样的面孔,嫩。但他好象结过婚,之所以说他好象结过婚,是因为谁也没有见过他的妻子。而他自己平时又寡言少语,除了吃饭就是干活,除了读书就是睡觉,极少与人接触。性情古怪是出了名的,其中有一件事,当时被传的沸沸扬扬。什么事呢?就是梦游。一般人得了梦游很正常,无所重轻,但他却十分与众不同,与别人有着严重的利害关系。

  有天夜里,一个得了痢疾的家伙上茅房回来,看到戏台下站着一个人,那人的手里握着一把镰刀,沿着戏台檐子,正在挨个的排查着一颗颗人头,每走到一颗人头前,他会俯下耳朵听一听,嘴里再念叨一声:不熟!然后,便提着镰刀去听下一颗人头了。拉肚子的家伙窥见这个场面后惊恐万分,连蹲茅坑的痛苦也被忘的一干二净。这个时候,正巧有一束月光越过戏园的高墙打在那人的脸上,清晰如昼,那人就是老李。等到第二天,当夜蹲的家伙把老李夜间的行径告诉大家后,每个人都很疑惑,便跑去问老李,问他昨晚都干什么了。老李回答他们,说昨晚我除了睡觉什么都没干。为了取得大家的信任,他把昨晚睡觉所做的梦也告诉了大家,说他梦到了好大的一块西瓜地,说那里的西瓜没人看管,说遗憾的是西瓜都还不熟。说自己的手中虽然有一把镰刀,但口也不渴,于是便没有用镰刀去砍那些西瓜…老李说完这番话,全场人无不目瞪口呆。

  六队人被梦游的老李吓坏了。村里的长者们往往把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总要止住嘴巴,不再讲下去,惹得我们这帮孩子成天动脑子想结果,后来怎么样?又发生什么状况没有?这都是意犹未尽的表现。

  从前的六队人几乎被梦游吓死,说明梦游的确具备着一些不安全因素。那么今天的哑姑能够死于梦游,也应属正常现象。起码站在我的角度上看待哑姑的死,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但有一个人不能接受,她是秋莲,秋莲一直在哭。

  如上所述,哑姑死于梦游,但秋莲不能接受,我只好寻求新的理由来安抚妹妹,我对她说:“你娘去了末未桥。”这个时候,梦中的三具骷髅马上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招摇着臂骨,动作僵硬如木偶,在彼岸枯木一样矗立着。

  “末未桥在哪?你说娘去了那里,躺在地上的娘又是谁?哥,你骗我!”显然,十岁的秋莲已完全具备思辩的能力。她继续追问我:“哥,你为什么要骗我?娘是睡着了?还是病了?还是…你告诉我啊,你怎么不说话?”

  “滚一边去!”我爹说话了。只见他手里拽着一张破席,从堂屋里懒散的走出来,席子拖着雪面,犁铧一样翻出一道灰色的雪沟,直向哑姑的僵如磐石的躯体。她经过一夜的冰冻,并且在被打捞的过程中,头上的裹巾搡掉了,散开着一头花白的长发,因此走型了“大”字。这一发现足以证明一个奇迹:别人睡上一觉只能写出一个字来,而哑姑死上一回竟能写出两个字啊,“大”和“夭”。于是,我爹用拖来的破破烂烂的席子,凑合了半天,才将“大夭”裹进其中,并且捆了几道粗壮的麻绳。这番忙乎过后,滚在一边的秋莲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

  “哭啥哭?不准哭!”我爹一脸不乐意。

  这年头,日他先人,死了娘也不让哭,死了爹就更不能哭,还应该去笑。但我爹迟迟不死,因此笑容只能暂时憋进肚子里,和屁混在一起。

  我爹埋葬哑姑的时候,楞子跑来帮忙,这个窝囊废,他胆胆怯怯的问了句哑姑是怎么死的?我爹没好气的回他:“贪吃呗!三更半夜下窖捞红薯,结果就摔死了。”如果听信我爹的话,据他所言,哑姑的第三种死亡的可能,便是死于贪吃。听起来有点猪德行,别说秋莲,连我这里都接受不了。因为哑姑平时省吃俭用,即便家里有点好吃的,也全填进三个孩子的嘴里,怎么可能会贪吃呢?冤枉一个死人,是要掉舌头的。我不敢说,也不会信。再看看我爹,前脚刚把“大夭”掩埋了,后脚便跑去找酒吃,这又算什么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爹还没回来,说明他不但找到了酒,并且嘴也没有丢,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回来的。秋莲噙着泪,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倒是宝儿心事重重,最后悄没声息的钻进我的被窝里,和我开始了一段对话。

  “哥,昨晚你看到没?”

  “看到什么?”

  “咱爹和哑姑干那事?”

  “啥事?”

  “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事。”

  “胡说!”

  “我没胡说,我从被窝里偷偷看到的,就在堂屋的地上,爹把哑姑扒了个精光,爹也精光,干的时候哼咛着,听的耳朵闷飕飕的。”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爹一边干着一边还打她,用拳头打哑姑的脸,动静太大,没把我魂吓掉!”

  “就在昨晚么?”

  “嗯,大概在后半夜吧!我被吵醒了。等我去看时,他们刚干完,爹打开了堂屋门,一点情面也不留,就把赤身裸体的哑姑踢出了门外去。”

  “哑姑是被爹给踢出去的?”

  “是啊,我亲眼看到的,后来爹只扔出去两件薄衣裳,然后还将门给反锁上了…”

  天啊,请允许我将表盘上的时针倒拨两圈吧?把时间拨到昨天晚上刚好睡下的那一刻,当时有西伯里亚的寒流正呼啸在整个村落的上空,一条灰褐色的乡间土路像条古老的藤蔓一样伸展到东邻西户的大门前。在这藤蔓上,有只黑色的蠹虫正在慢慢的向前爬行,四摇八晃,最后用身子扛开了一家堂屋的大门。近看,他不是蠹虫,而是我爹。

  我爹进屋后,发现一大三小全睡下了,顿时感觉很无聊,便一步三跌的走近床前,将哑姑从床上揪下来,用一只脚踹中她的一只乳房,摆出一副“向我开炮”的英雄姿态,雄赳赳,气昂昂。这个时候我醒了,并且很难得的偷窥到哑姑愤怒的一幕:她从地上挣扎起来,并用咆哮的身子撞倒我爹,使他烂醉如泥的睡在地上。至此,我以为风波已过,为着做一个噩梦,便沉沉的睡下了。但是等到后半夜,我爹从冰冷的地上清醒过来,自以为被蒙了奇耻大辱,便恼羞成怒以致气急败坏,他将哑姑重新从床上拖下来,一阵暴扁过后,惊醒宝儿的同时,他开始扒光哑姑的衣服,用他畜生的行径完成一种报复。最后将之踢出门外,仅仅扔出了哑姑死后身着的单薄的衣服,使她不得不躲进羊圈里,以稻草裹着身子取暖。何以想象,在这大雪纷飞,寒风凄厉的深夜中,有谁会来惦记着哑姑的死活?我爹不是人,宝儿睡下了。在哑姑即将冻成冰棍之前,她唯一想到的一个办法,就是钻进红薯窖中取暖。于是,她用颤抖的腿脚,踏着厚厚的积雪,歪歪扭扭的走出了十步,来到窖前,扒开箅子往里钻…或者跌落窖底的哑姑,刚好在这个时候,通过了我梦中的末未桥,这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哑姑不是死于寒冷,就是死于我爹,不是死于我爹,就是死于我的噩梦。种种是与不是,唯一说明一个道理:哑姑必然死去!这是她的劫数。谁落到这一步都在劫难逃。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