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24、穿着肥大的花裤衩
2005年07月21日11:37:07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今年我已四十岁了,理应到了做父亲的年龄,但飘飘迟迟不要孩子,她觉得孩子是个拖累,眼下又和我打起离婚持久战,因此,我虽然到了做父亲的年龄,但何时才能做上父亲,尚且是个未知数。我给花儿拨电话的时候,从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一个孩子的稚音:爸爸…爸爸…爸爸…连叫了三声,煞是可爱,自我陶醉过后,觉得不妥,忙冲着话筒将嗓音柔和了说:“仔仔,我是叔叔,不是爸爸。还记得吗?那个给你好多松球的叔叔。妈妈在家吗?叔叔找妈妈。”

  接下来,我听到话筒被撂在地板上的声音,像是有人用锤子砸中耳膜。咣…余音绕梁,络绎不绝。孩子跑开了,应是光着脚丫,跑在地板上吱咛吱咛的响。过了一段时间,我听到很多种声音混淆在一起:射枪打炮,救火车救护车以及警察抓小偷的各种车辆警笛声,布谷鸟“咕咕…咕咕…”的叫声,音乐盒里传来的摇篮曲…当这些声音汇集到相对嘈杂的时候,一种皮鞋跟敲击着地板的声响从外面传来,清脆而又十分的急促。

  “仔仔,看你干的好事,糟糕透了,简直糟糕透了…呀,话筒也被你扔在地上,妈妈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有人拾起话筒来,像拾起我的一只脱落的耳朵。

  “妈妈,电话。妈妈,叔叔的电话。”是仔仔。

  “喂,你好!人还在吗?”花儿跑上前捉起话筒。

  “花儿,是我。蜂佬。”

  “蜂佬?打过来多久了?仔仔实在淘气,真抱歉!”

  “没有关系,仔仔很可爱。”

  “有事情吗?”

  “没,没有。”

  “不好…稍等!”咣…话筒再次被撂在地板上,我的可怜的耳朵。

  “喂…喂…”喂是徒劳的,因我已听到皮鞋跟敲击着地板远去了的声响。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相夫教子?我觉得有点荒唐,在意识中,花儿应该还是一个少女,背着一笼草,从山坡上走下来。她一边走着,一边唱着山歌:嗦罗罗——罗罗噻——噻罗罗——罗罗呦…经过蜂场的时候,却止了喉咙,蹑手蹑脚,像绕过一座敌人的碉堡。但往往在这个时候,我会从帐篷内走出来,举起一本书向她招招手,有时候也会喊上一声:“小兰,你叫小兰是吧?石蛋手上的蛰毒好没有?刚才唱的是山歌吗?为什么不接着唱下去…”她听到我这样吆喝,往往会满脸通红,一溜小跑,从山道上很快不见了。

  但有这么一次,她又远远的背着一笼草走来,歌声竟一直未停,等我从帐篷里迎上去时,她马上大叫:“你想干什么?”

  我说:“小兰,你怎么了?”

  她把刘海向上一抿,刻意将一双凶恶的眼睛显露出来,嚷道:“哼,我是花儿,不是小兰,小兰是我姐。坏蛋,敢打我姐的主意,小心我哥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花儿?你们姐妹俩长得可真像,但性格差异实在太大!”

  “关你屁事!让开,本姑娘要回家了。”

  我退后到一边去,傻傻的站着,像一株红杉。

  此后的日子,每每听到山歌,我总是躲在帐篷里,怕惊动了小兰或者花儿,更不想成为花儿口中所谓的“坏蛋”。我用更多的精力来读我的约书,那段时间,我正在研究《雅歌》,并被其中纯美的爱情深深的打动着。那些诗歌一样流畅的句子,我将他们记在心中。

  我夜间躺卧在床上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她 却寻不见

  我说 我要起來游行城中 在街市上 在宽阔处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她 却寻不见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我问他们 你们看见我心所爱的沒有…

  有一天,我正在默诵中,帐篷的布帘子突然被掀开了,门中站着一个女子,阳光穿过她的肢体的孔隙射进来,将身外的瑕疵镂空,像被披了光环的圣女一样,美丽,静止,让人目不暇接。或者真是耶和华显了灵,将我的夏娃从伊甸园中送来。那一刻,时间定格了。

  “蜂佬,这几天怎不见你站在帐篷门口了?”

  “你想我在帐篷门口等着你,看你从我身边路过是吗?”

  “才不是呢?我以为…”

  “以为什么?”

  “还以为你在帐篷里出了什么事?”

  “会出什么事?”

  “最近春雨多,山里到处都是蘑菇,怕你误采了毒菇吃…”

  “怕我死在帐篷里?是吗小兰?你在担心我,你很在意我是吗?”

  “丑美,才不是!”

  “谢谢你!让我感动了。”

  “嘻嘻。”

  “小兰,你唱歌真好听,是唱给我听的吗?”

  “唱给大山听。唱给你的小蜜蜂听。”小兰说完,扭身便跑了,从蜂墙口一闪而过。

  “小兰,你不怕蜜蜂吗?你还没告诉我怎样识别毒菇呢…”

  我喊这些话的时候,小兰已经背着草笼,从山道上跑远了。

  “小兰,我喜欢你!”我又喊了一声,天边刚好有一片红霞打在银白色的夕阳上,像小兰的羞红的脸颊。

  “喂,蜂佬…喂,人还在吗?”

  “哦,在,还在。”我被从小兰的回忆中切断过来。

  “刚才熨着一件衣服,仔仔淘气,让我把生活搞的乱七八糟。”

  “衣服烫破没有?”

  “闻到糊味跑过去的,你说呢?”

  “的确很糟糕,真不该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

  “别这样说,我这两天一直在等你的电话。衣服破了可以再买,等不到你的电话,我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了?”

  “等我的电话?找我?有事吗?”

  “没有事就不能跟你联系了。死蜂佬,还是那副德性!”

  “呵呵。”

  “告诉我你的电话,我给你打过去。”

  “不用了。”

  “怕我骚扰到你的夫妻生活?哈哈。”

  “不,不是。我的电话XXXXXXX.”

  咔!花儿挂断了电话。盲音传来,像一种奇怪的符号,打在心口上,冷冰冰。我放下话筒。

  “叮铃铃…叮铃铃…”我点起一支香烟,猛抽一口,这才重新又拾起话筒。

  “喂…”

  “蜂佬,反应这么迟钝,是不是老婆回来了?嘿嘿。”

  “没有,她刚出去,可能去公司加班了。最近她一直都很忙。”

  “哦,她长得漂亮吗?”

  “一般化。”

  “一般化就是很漂亮喽!嘿嘿,你一定非常爱她,或者?她一定非常爱你?”

  “最近,我们在闹离婚?”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闹离婚?有病啊!”

  “嗯,是有病。”

  “德行,不想说算了。谈点你的其他情况吧,比如,现在不养蜂改卖猪肉了?”

  “帮老岳父照看一下厂子罢了。我有自己的工作,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收入菲薄。”

  “什么杂志?”

  “不出名,《都市风》,是那种小说刊物。平常我也写,稿费全买了烟抽。”

  “你写小说,哪方面的?对了,从前你不是不抽烟吗?”

  “从前不抽,现在抽的厉害,若开了膛破了腹,里面一准全是黑的,被烟熏黑了。抽烟的时候,才能写出点东西来,你是知道的,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村的现状深有体会,我写的小说大多取材于农村。”

  “肯定好读,我要看你的小说。”

  “就我这点墨水,能出什么象样的东西呢?即便写出来了,也全是狗屎!”

  “德性。甭说那些让人恶心的话,是狗屎不是狗屎我还能分不出来?”

  “嗯,花儿,我想写一篇长篇小说,最近一直在构思?”

  “说说看…”

  我啜上最后一口烟,把手中的烟头掸进烟灰缸中。

  “题目拟定好了,《养蜂人》。”

  “自传啊?写你和我姐的爱情故事?小心老婆吃醋。”

  “至于楔子,我会这样写:养蜂人是一个故事,如果有人把他作为一部成人童话来阅读,我不介意。因为我是作者,至于通过何种方式来阅读我的作品,那是读者的事,我只关心养蜂人能否表达出我的心声。或者,我该对所有的读者喊两声,你们是我的上帝!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那么养蜂人呢?我笔下的主人公,他又会作何反应?面对读者,面对着一个上帝或成千上万个上帝,一对衣食父母和全天下的衣食父母,他若去喊,声音一定苍白,无力,深情,且又执着。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会喊些什么…”

  “蜂佬,仔仔跑出去了,我不放心,我要把他找回来。再见,抽空再聊。”花儿挂了电话。

  我长叹一口气,随着气丝,一个轻微的声音从喉咙里蜿蜒的爬出来。

  “小兰,你在哪里?”

  小兰摊放在我上班的办公桌上。那是一个画家朋友,根据我的描述所作的一幅画像,七分传神,三分相象,对我来说已是如获至宝。于是,我填了一首七言绝句在画的左上角,诗句如下:

  穷忙燕计涕至明,怎言人乃可怜虫。
  花艳虽惜香难久,镜明到底勾倩影。
  沧海本是鲛泪来,墨滞银烛为情空。
  人生自古谁无怨,堪将春秋夏冬迎。

  有人说我是画蛇添足,也有人说我是画龙点睛,究竟是足还是睛我心如明镜。于画来说,是足。于心来说,是睛。小兰在哪里?小兰就在我的心中。点睛于心,好比漆黑的子夜里星星点灯,使我更清晰的看清来路,接近小兰。这是我的真爱,我的心路历程。

  《养蜂人》这篇小说,正在紧云密布的创作中。我有打算用小兰的画像作为小说的封面,当然,这要建立在小说得以出版的情况下。我将画像卷好,收藏在书柜的顶层里。最近,主编有打算在《都市风》杂志上连载该篇,被我回绝了。连载,意味着一期一章,而养蜂人,本就着一颗痛失小兰的残损的心,我不愿再将他解体为若干部分。支离破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生命,意味着惨不忍睹,那样有违我创作的初衷。主编喟叹道:文化人的通病啊!这句话总结的十分艺术,即便是贬义,也贬得相当委婉。好听点:李四是个神经质!难听点:李四是个圣人蛋!

  我的小说走得是平铺直叙的路子,没有渗透任何写作技巧,并且不给读者卖关子,设坎子,留悬子。像许多年前被捕时候写的交代报告一样:先干了些什么,然后干了些什么,接着干了些什么,最后干了些什么…从头到尾,老老实实。谨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伟大政策。这种文字善乏可陈,犹如煮熟的牛皮带,不好看还不好啃。再换句话说,这叫做食之无味,弃之不惜。《养蜂人》写着写着,便与出版机构拉开了距离。最后连主编也觉得,最初要求连载是自己的嘴巴犯贱,因此我重新受到了他的赞誉:李四是个圣人蛋,真好!

  以上种种,并没有击垮我的斗志,反之,它大大刺激了我的创作欲望,水深火热,乐此不疲。好象通过创作,可以找回小兰似的,过足了王小波寻找无双的瘾。但王小波终究没能寻找到无双,最后猝死于心脏病突发。这似乎暗预着什么,或者奠定了我的寻找基础,如果我很健康,那么有一天如果死去,一定死于迷茫,这是寻找无双的最终下场。

  《养蜂人》的故事现已进展到蜂佬和小兰两情相悦的环节,下面节选一段于大家先睹为快,please!

  小兰一般出现在暮归的山道上,她用瘦小的身子背着一笼高大的蒿草,从山坡上走下来,她一边走着,一边唱着山歌,声音很甜美,声音也很清亮。走过蜂场的时候,她会马上止住喉咙,因为这个时候蜂佬总会从帐篷内走出来,手里举着一本书,和她招呼,或者取笑她:不用蹑手蹑脚,蜜蜂还没睡呢!小兰怕羞,经过蜂佬这么一逗,马上红着脸颊跑掉了。

  然而有一天,是个大清早,夜雨刚过,小兰突然掀开了帐篷的帘子,立在其间。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袖褂,外面披着一件雨蓑,头上戴着一顶斗笠。在雨蓑中,小手里拎着一篮子蘑菇,水澄澄的闪着银光,篮子里除了蘑菇,还有一条麻花辫子,辫梢用一排细而匀的红线系着,十分抢眼。当时蜂佬尚未睡醒,背对着外面,露出一副脊梁骨,腱子肉挤出一道道的青筋。他虽然没有醒来,但似乎是听到了一些动静,便慢慢腾腾的翻过身子平躺在地铺上,又过了一会儿,懵懂的伸个懒腰,这才睁开了眼睛,但很快将小兰一分为二,抓入两只眸子中,那瞳孔马上像是着了火,红彤彤的燃烧起来。

  蜂佬从地铺上爬起的时候,身上穿着一条肥大的花裤衩,就这样走近小兰,并且伸出一只胳膊,从篮子里捏起那条辫子,凑近鼻子用力嗅着,一口气舒展之后,嘴里才蹦出两个字来:真香。小兰马上回敬两个字给他:傻样!等到蜂佬放开辫子的时候,突然一把将小兰拥进怀中,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用爪子和翅膀捂住了猎物。惊慌失措的小兰,手中的篮子也掉在地上,大大小小的蘑菇从里面骨碌出来,四散开去,最后滚的满帐篷皆是。

  “蘑菇,我给你采的蘑菇,全洒地上了…”小兰从蜂佬的怀抱里抽出脑袋喊了一声。还没喊完,蜂佬便把自己的整张嘴巴按在小兰的嘴唇上,使她后面发出的声音和蜜蜂一样,嗡嗡嗡嗡嗡…很好听。

  这是那天早上发生的全部故事,由于刚下过雨的缘故,故事有点潮湿,但很鲜亮,好像一地的蘑菇,没有毒,且好吃…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办公桌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