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25、新婚的日子里她喜欢裸体
2005年07月21日11:40:18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在我写作《养蜂人》的时候,总是背着老婆,偷偷摸摸做文章,每一节下来,字里行间充满着惊悸。事实上,我写作的东西,老婆向来不看。因她在大学时期,学的是汉语言专业,外国文学颇对她的胃口,于是常常像一根洋钉子似的如是说我:你就是唐吉柯德,是于连,是希克厉,是奥楚蔑洛夫…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后来她又对我创作的东西划分了科目和类别:狗屎文学and垃圾文学。听起来十分受用,并且容易领会。人造垃圾狗屙屎嘛,飘飘这是用了一种相当婉转的语言来形容我:狗人一个。狗人一个的作品,即是狗人文学。

  《养蜂人》在狗人文学中占不到处女作的位置,换句话说,狗人文学的处女作是一系列的囚文,他们曾在《都市风》上引起强烈的反响,这种效应要归功于当时一个名叫迟志强的青年,他创作的囚歌几乎家喻户晓: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我与你分别后,我就住进监狱的楼…囚歌好听,囚文未必好看,但至少可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于是大家都非常愿意去看。到最后看的人多了,不好看的也就变成好看的了。有一天主编找到我,说:来《都市风》做编辑吧?如此以来,我就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一份可以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的工作。

  后来主编嘴贱,贱得但有道理。因他不光要求在社刊上连载《养蜂人》,且将该文的小标题都一并想好了。即:一个劳改释放犯的情感历程。真真胸大无城府,心小有乾坤啊!《养蜂人》若能够创造出囚文的奇迹和辉煌,《都市风》必然梅开二度。主编的作为,借飘飘的一些口头侃子来形容:这叫赶鸭子上架,推狗上墙,逼着老母猪倒立树啊!本来挺俗气的东西,经老婆的嘴这么一过滤,马上雅出几分文化汁来。怪哉吧?妙哉乎?见怪不怪,妙不可言。

  《养蜂人》没有连载,平铺直叙不说,后续工作进展的极度困难。几乎是写写撕撕扔扔,连贯起来动作像投篮,把一张张草稿揉捏成球投进纸篓的过程,构思中无意识的重复性动作,其结果常常导致纸篓满溢。有天夜里,偏偏逢上了飘飘寻找论文材料,扒遍房间无觅处,眼前一亮是纸篓。接下来的一场大型离婚闹剧,就这样从纸篓中拉开了帷幕。

  第一幕

  淡入内景

  卧室中——深夜李四,飘飘。

  李四刚刚进入梦乡,突然身边的毛巾毯被拽下来。他从梦中醒来,发现飘飘站在床边,夜*一样,十分恐怖,吓人。

  李四茫然坐起身来,脊背抽着凉风。

  李四:(睡眼惺忪)老婆,干吗?

  飘飘:(皮笑肉不笑)做梦呐李四?

  李四:嗯,挺好的一个梦,被你吵没了。

  飘飘:和小狐狸精亲嘴呢?一个劲的吧咂嘴。

  李四:(委屈)什么亲嘴?吃了两嘴板鸭,刚想喝口酒,就醒了。

  飘飘:哼!装蒜吧你!小狐狸精我也懒得抓她,干脆点李四,咱们离婚!

  李四:什么狐狸精?三更半夜叫我起来离婚,那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也要睡觉啊!

  飘飘:得,咱等民政局的人醒了去,成不?

  李四:(气嘟嘟)成!离就离,定一下闹钟,明早准时起床,离婚。

  李四说罢,一头栽进床里,飘飘的无理取闹令他极其恼火。然而刚刚躺稳,老婆马上从床边抱起一个纸篓来,哗哗哗哗天女散花一样,将草稿球全部倒在他的身上。

  李四正要发凶,突然顿悟起一些事情来,忙拆览一个纸球,只见上面写有这么几段话:

  小兰坐在潭边,看着蜂佬远远的跑来,他穿着那件肥大的花裤衩,扑通一声,便跳下潭去,溅来一层水花,小兰便咯咯咯的笑起来。笑声顺着峡谷飞出去,像百灵鸟叫一样,啾啾啁啁,清脆悦耳。这笑声在山中传了很久,于是至山外便传的很远。然而笑着笑着,小兰的嗓音变了腔调,近于惊恐又凄哀的呐喊着:蜂佬—蜂佬——快出来,你别吓唬我…

  潭面上刚刚被击起的涟漪平坦开来,逐渐清澈见底,小兰随之看到,在她探进水中的一对脚丫下,蜂佬的身子正慢慢的漂浮上来,最后现出整个健壮的脊背,用脚去踩他,竟一动不动。小兰哇得一声大哭起来,整个身子跟着扑进水去。

  小兰不会凫水,只抓着蜂佬的一只肩膀,铅饼似的一直往下沉。即便挣扎,也仅仅偶然的显露出一只眼睛和半张嘴巴来。她想要抱着蜂佬的脖颈,也许在她认为,如果这样死去,是最幸福的一种方式吧!于是她便极力的去伸展双臂,竟然被她做到了,并且感觉到整个身子已附入了蜂佬的怀抱,慢慢的向上飞升,靠近天堂。等小兰睁开眼睛,四面鸟语花香,山水放歌。蜂佬怀抱着她,平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有一群山蝴蝶在他们周遭飞舞。

  小傻瓜,不会水干吗跳下去?

  我要救你。

  竟然还哭了鼻子呢?

  我以为你被淹坏了。

  傻瓜,我不会被淹坏的,逗你玩呢!

  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

  嗯,记下了。来,亲亲小傻瓜!

  不,不让!

  小兰用胳膊挡了整张嘴巴,只留一双大眼睛在外面笑,睫毛上还挂着一些细碎的水珠。蜂佬呆呆的看着小兰,陶醉了。

  飘飘:(平静的)看看吧,还有什么话说,一篓子的证据。

  李四:我写的一篇小说,《养蜂人》。

  飘飘:(突然将纸篓扔进李四怀里,激动起来)你写的小说,见鬼去吧!全都是狗屎,垃圾!

  李四:(沮丧)对,是狗屎,是垃圾。

  飘飘转身跑进浴室,将淋浴开到最大,哗哗的冲起澡来。

  李四小心翼翼的捡起一个个纸球,最后捧在双手心中,像夸父捧到了太阳一样,渐渐的熔化了。

  第一幕结束

  淡出

  我和飘飘刚结婚的那段日子里,她喜欢赤裸着身子,从卧室到浴室,从厨房到书房,毫无遮掩的跑来跑去。她的皮肤嫩白而又光滑,一对乳房耸立在卷曲的金发下面,金发是染成的,但没有烫过,天生的卷曲,因此蓬散在胸前,像火焰一样燃烧着我的欲望。于是她在家中奔跑的时候,常常被我从某个拐角里拦腰抱起,扛在肩头上,一只手箍着她的双腿,另一只手拍着她的屁股,朝着卧室走去,最后将她扔进席梦思里…

  飘飘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像一幅磨纱画,因为浴室的门是一扇推拉玻璃,表面吸附着密密麻麻的小水珠,她的优美的胴体从水雾中影影绰绰的透出来,印在玻璃门上,像披了一层细纱。水流垂直而泻,纤手抚在上面,像一叶舟轻轻滑过,时而穿越卷发的瀑布,时而勾勒身体的线条。时曲,时直,时凸,时凹。这个时候,我正捧着一条毛巾,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也有可能点上一根香烟,大口的吸烟,小口的喘息。只等她哗得一声拉开玻璃,水淋淋的向着我,芙蓉出水一样。我便抽身上去,将她裹进毛巾里,抱回我们的卧室…

  与此同时,飘飘有裸睡的习惯…有许许多多于男人而言的好习惯。归根究底,她喜欢把自己脱得精光,在我的眼前,以此来释放她的美丽,犹如孔雀开屏。她是一个性感的女人,不可否认。

  以上是我对半年前的飘飘所有的认识,记忆有点暧昧,有点印象派的格调。如果有一天,李四成就一名色情小说的作家,李四的老婆必定功不可没。你当然要支持我的举荐。

  然而,近来六个月,飘飘将颀长的身子藏进内衣外衣中,睡觉也要钻进睡衣里,浴室的玻璃门拉上了一条防水遮羞的帘子…更夸张的是,在我和她,夫妻间的合法活动中,取缔了Make Love项目。有个生理学家说过这么一句危言耸听的话:性,是情感的纽带,夫妻间若没有了这项活动,问题会相当严峻,不容忽视。如此说来,我和飘飘的问题已经相当严峻。

  问题出在哪里?我身上,还是她身上?

  有一天夜里,飘飘突然将我从睡梦中吵醒,并将一篓子的纸球倒在我的身上,最后,连同纸篓一块扔进我的怀抱。她怒不可遏的样子像个夜*,凶悍而又粗鲁。她说,和小狐狸精亲嘴呢在梦里一个劲的吧咂嘴;她说,李四干脆点咱们离婚;她说,你写的小说见鬼去吧全都是狗屎垃圾!她说了很多伤感情的话,后来感到自己火气太大了,应该消消气,这才去了浴室,哗哗的冲起淋浴来。

  飘飘倒给我的纸球全是小说草稿,许多被我决定删除的《养蜂人》故事情节都在其中。我像得了宝贝,把它们一一坦平。重新收回到草稿中去,像收捡了一堆残枝败叶,重新注入标本的价值,这是它们本身所持的价值,理应归还它们。

  待我整理完这一切,回身卧室的时候,在走廊中,不经意被我睥见了一个意外的现象,十分熟悉,十分亲密。浴室那条防水遮羞的帘子敞开着,飘飘诱人的线条呈现其上,玻璃门所映射出的,是一尊水气蒸腾的冰雕,晶莹剔透。

  不一会儿,便见她哗得一声拉开玻璃门,水淋淋的从我的身边走过,走向卧室。我便跟随其后,一直看着她擦干身子,精赤的钻进毛巾被中。这是那天晚上从飘飘身上发现的异常现象,半年来唯一的一次出格行为。

  我觉得飘飘有意在折磨我,妄想将我卑劣的一面剖析出来。在这样一个关系紧张的夜里,她也许正需要凭籍着某种方式,来将我美美的羞辱一番,才能更塌实的进入梦乡,似乎如此。她便脱光衣服,用女人最优越的一面来引诱我,专等我有所作为的时候,再打击她所痛恨的一切,狗屎文学抑或垃圾男人。

  还有一种可能,明天我们就要离婚了。念及从前,那么最后的一个夫妻之夜,她想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来满足我的积压了半年之久的生理欲望。如是这样,我倒更不能沾染她的身子,这一点恩情只会俱增我对她的愤慨。几近崩溃的精神边缘呵,还能有什么比一个女人刻意的去疏远她的男人更让人心忿的事情呢?

  我抱着枕头,在客厅的沙发里偎了一宿,这一夜,我睡得极沉,因我只要想到赤身裸体的飘飘正孤枕在双人床上,便会兴奋的要死,不愿醒来。

  次日,我是被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惊醒的。开始我还赖在沙发里等着飘飘去接,等了很久,才发觉家里独独剩我一个人,只好懒洋洋的拾起话筒。

  “喂—”

  “蜂佬,蹲厕所呢,让我等了恁久?”

  “花儿?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怕老婆的家伙。”

  “不好意思,我在睡觉,睡糊涂了。”

  “用不用再睡一会儿?我这就放电话。”

  “别,咱俩还是说说话吧。”我忙寻找话题:“仔仔呢?”

  “仔仔的爷爷今天从美国飞回来,被他爸爸带去了机场,老爷子特意回来看孙子。”

  “呵呵,仔仔人见人爱,当然少不得爷爷的宠。”

  “蜂佬…”花儿话说一半,便收声了。

  “怎么了?有话直说,我听着呢!”

  “你觉得我和仔仔现在过得幸福吗?”

  “幸福?”

  “在你眼中,我们娘俩真的很幸福,是吗?”

  “我不知道…”

  “蜂佬,你现在还想念我姐吗?”

  “想,一直在想,从未间断!”

  “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花儿,你怎么了?”

  “蜂佬,昨晚我扒找了几期《都市风》,在上面果然看到你的一篇小小说,《老井》。故事是真的吗?”

  “是真的,家乡的一个真实故事,很凄惨。”

  “那《养蜂人》呢?也是一个凄惨的故事?我在里面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是坏人?和狼噙一样?逼死我姐的罪魁祸首?”

  “不是。我昨晚重新考虑了,《养蜂人》中的小兰没有死,里面更没有坏人的角色,全是好人!像沈从文写作《边城》那样,一个美丽淳朴的地方,蜂佬和小兰最终结为夫妻,并且生了很多孩子…”

  “挺好的,美满的结局,圆了你和我姐的梦,让人羡慕!”

  “花儿,你怎么了,不高兴?”

  “没什么,我想见你,有时间吗?”

  我一脸的宁静。

  “快回答我,没时间就算了。”

  “明天罢,明天我去接你。”

  “不用了,你找个地方,到时候我直接过去…”

  ……

  等我挂下电话,回身看时,发现飘飘就站在我的身后,一声不吭,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样子,吓了我一大跳。也许刚才她去了厕所,后来等我发现她时,已被她听到了我们太多的电话内容。过了很久,她才轻蔑的笑出声来,像是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小兰…花儿…小兰…花儿…”并不时的从鼻腔中发出一种嘲弄的哼哼声。飘飘就用这种怪表情,从我的身边走出门去,最后将防盗门咣得一声合上,震得电棒管在天花板上像个秋千一样,晃悠来晃悠去。她虽然没有约我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但我和她的关系,明显已经恶化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民政局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