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27、有个叫上官贱人的家伙
2005年07月21日13:08:04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怎样才能让别人家的姑娘心甘情愿的嫁给一个大傻子呢?

  莫寨有户人家的孩子,因为姐姐的看管疏忽,被饿狼从厨房里噙跑了。幸亏大雪天,村人根据雪地上留下的狼迹一路追赶上去,才将孩子从狼嘴中营救出来。于是孩子得名,莫狼噙。命虽保住了,可狼牙噙伤了他的一条腿骨,致使狼噙终身成了瘸子。当地的媳妇本身就不好找,一个残疾男人,更是难上加难。狼噙的父母便主动找到了小翠,说愿意把闺女嫁给石蛋,条件是狼噙要娶小兰做媳妇。这种婚俗在农村常见不乏,美其名曰换亲。说白了,两家谁也不吃亏谁也不沾光,盈亏参半,只为弥补缺陷成就两门婚事。往往倒霉的是女娃,主要还是重男轻女作的怪呀!

  小兰听完母亲的整个故事,马上便理会到她的意思,对于一个弥留将际的老人来说,有哪个孩子还会顾及到个人的儿女情长?即便有所选择,一面是即将离去的老娘和关爱她的傻大哥,一面是她的心上人。小兰惟有眼中流着泪,心里淌着血,承诺了母亲的遗嘱。

  那天晚上小翠便安心上路了。然而迎接小兰的,却是如何来摆脱对蜂佬苦苦的思恋和钟爱,并要准备去面对一个她所厌恶的面孔。小兰把自己藏在家中,没有颜面再见爱人,直到婚事前夕,才守着贞洁的身子,跑去见蜂佬最后一面。她的努力本是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心爱的人,然而带给爱人的,却是一场濒临死亡的灾难,她看着蜂佬在狼噙等人的拳打脚踢下,从翻转身子到一动不动,小兰绝望极了。那一刻,她想到了死,只有死,才能解脱她的痛苦。只有死,才对得起死去的娘,对得起大哥,对得起蜂佬,对得起自己。

  于是,小兰笑了,她用身子扑灭了蜂佬脊背上的火焰,用身子护着自己的男人,看着他,好象新娘一样,她对他说:“蜂佬,你要记着,我永远是你的女人,一生一世。”

  小兰说完这句话,怕蜂佬听不清楚,又俯下身来,用袖口拭干他的整张血浸的脸,小兰一直笑看着自己的男人,最后终于将小嘴凑近他的耳边,瓮声瓮气的说:“蜂佬,你可千万不能死,你要记着我说的话,今生今世,莫兰是你一个人的女人,因为莫兰只想嫁给你。”

  至此,小兰才放心的爬坐起来,走到一个瘸腿子男人的面前,轻蔑的哼了一声,冲他说:“狼噙,你还知道莫兰我没有过门啊?看看吧,蜂佬已经被你们这帮混蛋打得不能动弹了,有种吗?成帮结伙的欺负人家一个外乡人?我警告你,再敢去碰蜂佬一根指头,咱俩的婚事就彻底完蛋!你给我听清楚了。”

  小兰最后走向人群包围的火圈时,莫寨人给她撇开一条宽畅的道,使她像女王一样高傲的走了。而小兰去的方向,正是昔日常和蜂佬嬉戏玩耍的小水潭,在那里,她知道寻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跳进去就可以了。并且死在那里,可以走进属于她和蜂佬的天堂,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在那里,阳光青草地,她的爱人会用胳臂怀抱着她,躺在野花盛开的地方,有山蝴蝶在他们的周围飞舞,这个时候她的爱人会说:“来,亲亲小傻瓜!”她便可以安心的闭上眼睛,等待幸福的降临。也许,她还会对蜂佬说:“来吧,要我吧,我的身子是你的!”

  我向柱讲完小兰的死因,远处的一群人已经收工了。这个时候的铁路上一片沉寂,偶尔有阴冷的秋风从两个鳏夫中间掠过,簌簌的,像穿过一条古老的巷子,萧杀而又无力。在旁边的旧铁道上,时不时会通过一列列的火车,最后一列火车飞驰而来的时候,我和柱都哭了,并且哭出了声:哐咚咚,哐咚咚…火车过后,柱先我又笑了,用他脏兮兮的袖口,将满脸的泪渍抹干,灿烂的笑看着我,他说:“兄弟,想开点,向前看,前面的路还很长…还很远…”我点点头,破啼而笑,似乎回到了少年时代,一副童真的样子。

  这是五年前与柱的唯一一次邂遇,那天谈了很久,于是分开的时候便很匆忙,因我还要赶往精神病院,还要从精神病院返回住处,这都需要时间。匆忙中,竟忘了问清柱的详细住址,第二天再去铁路的时候,那群人尚在,但柱却不在其中了。上前询问情况,说是柱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他伯的接班人,铁路扳道工。这个消息让我多少有点遗憾,又多少有点欣慰…

  五年后,花儿的电话提及到《老井》,马上使我想到了柱,想到了童年。在我的不幸的童年生活中,也许有了柱这样的一个儿时玩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你不要笑,别说一个玩伴可以成为童年生活的万幸,有时候一个玩具、一场游戏、一句话就可以唤回我们对童年永生不灭的美好记忆。这没有什么好笑的。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叮铃铃…切断了我的思路,我忙去接,但不是花儿。话筒那边是一个男低音,声音浑厚,却试探着问我:“李四先生吗?”

  “你是?”

  “曾方。”

  “曾医生你好,是不是…”

  “能过来一趟吗?来了再说吧。我们需要你的签字。”

  “嗯,好的。”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省城郊区的的精神病院。绕过门诊楼,穿过雪松林,抄过草坪地,是一排红砖青瓦的房子,凸出的房檐被六根水泥柱子支撑着,柱子之间牵连着钢丝绳,上面晾了许多衣服,当然,不乏女人的内衣裤,因为这是一排女舍,在这排女舍的后面,还有更多排同样的建筑,但那些都与我的故事无关,眼下我要找的,便是第一排从东往西查第三间女舍里住的女人,她是一个病人。因为她是一个病人,能够住到女舍里和真正的病人隔离开,这中间我向院方做过不少工作。在我看来,她的病情很稳定,没有必要施行强制手段进行治疗。保守疗法,在与正常人的接触中,对她的病情好转应十分有帮助。我想将她接回家中,但怕飘飘的脾气容不下她,反倒刺激了病情的加重,而租赁其他的地方我又放心不下,便只好通融院方,腾出这么一间房子来。

  我习惯从房门的玻璃孔向里望,她往往坐在床边,覆在桌子上,执着笔,像是在写一本日记,但若被她发现有人,马上会将日记锁进抽屉中,惊慌失措的样子,怕是让人看到。她有秘密,这是与其他病人的不同之处。如你所知,精神病人常常口无遮拦,心无城府。

  当我从房门的玻璃孔向里望进去的时候,发现这次房子里的女人出现了异常现象,她坐在地上,嘴里叼着一张纸,应该是从日记本上刚刚撕下来的,上面还有字。我敲了两下门,她连头也不抬,干脆将整个身子躺下,并用嘴里的纸片盖在面庞上,挺尸一样,不动了。这一举动让我感到万分恐慌,忙大喊一声:“阿香,快开门!”

  只见房子里的女人马上像个孩子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快步开了门,边哭边念叨着扑进我的怀中:“阿水,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阿水,你不会不要我是吗?阿水,这几天你去哪里了…”

  一直以来,我去精神病院照看的朋友就是阿香。阿香是谁?这要从八年前阿水被害的时候讲起,当年他曾委托理发店的小王老板捎给我一个黄色牛皮纸封装的包裹。包裹里,有十二本日记和两个信封,十二本日记与其中一封写有“阿水亲启”字样的信是一个名叫阿香的女人写的。如前所述,阿香的信是写给阿水的一封遗书,如信中所述,阿香已割腕自杀,但为何没有死?为何又落得精神失常?还是容我把胶水封口的另一封信拆览了吧!

  信封内,除了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稿纸,还有一本存折。稿纸所写内容如下:李四,这个月底你该过来取书了,我为你专门备了几本,几本并且是在任何一家新华书店都买不到的图书,我把它们起了个名字叫《少女日记》,你也可以叫作它们《阿香的日记》,都可以,因为这是阿香写的。但我不能亲手交给你了,至于为什么,想必此时你已明白,这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幸好理发店的小王可以信赖,如果月底还不见你过来,他会专程跑去曹山的肉联厂打探你在山中的详悉地址,直到把包裹送到你的手中,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因为有事要求你,而办好这件事也非你莫属,别人,统统靠不住,因为我要求你办的事,牵扯到一笔款子,共计十七万六千九百三十元(见存折)。至于密码,还记得出狱那天我送你的那本书吗?里面有几段话你在后来取书的时候曾多次向我提起,评论它是如何的唯美,把那几段话念给阿香听听,她会马上重复一句话给你,一定会!取这几个字的笔画数,将数字依次排列,便是存折的密码。李四,别说我给你出了难题,这是唯一的一种保密手段。因这笔款子,需要完成我的一桩未了的心愿,请你务必帮助我。

  下面,我该向你介绍一下阿香的情况。阿香是我的女人,从小一起长大,你也可以说我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至于那些故事,我写不来,但在阿香的日记中有详细的记录,她是一个才女,待你看过她的所有日记,就会明白我与阿香之间前前后后所有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清清楚楚,在这里不必我来多说。敞口的那封信,是阿香写给我的遗书,她曾用死来见证爱情,见证她的痴心。多少次,她对我的误会,喝白酒、烫烟头、割腕、跳楼、服安定片,乃至刀片,这她都曾干过,太傻太傻,让人痛心。直到把自己折磨成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这才罢休了。然而,我一直是爱她的,深深的爱,但这种爱必要收敛起来,因为一个事端,我终究要伤害到她。这不得不使我放弃和逃避对阿香的爱恋,你也许听的糊里糊涂,请不要着急,听我继续说下去。

  该怎样和你说起呢?你是知道的,在坐牢之前,我是一个社会的盲流,是一个道道地地的混混,跟过几个老大,酗酒闹事,无法无天,得罪了太多的人。下面我把为什么坐牢讲给你听,你就会完全明白了。

  黑道上有一个叫上官贱人的家伙,也许他不姓上官,但的确是一个贱人。举两个例子,当他手贱的时候,他会把宠物狗捂得窒息,然后再去寻求兽医的救治。而腿贱的时候,飞起一脚,将阳台的花盆踹出楼去,接着跑下底层拣拾残枝败叶。手脚贱到了变态的地步,一个人啊,不怕他贱,就怕他变态。后来,在一次群架中,上官贱人手下的一个小弟被我拳头上的戒指划破了脸皮,他马上传言给我,说是要为破相的小弟报仇。其实报仇可以,冲我来啊。但他并不打算这样做,而是要划破和我交往的任何一个女人的脸蛋。这种晕菜的念头使我极为苦恼,为了避免阿香受到伤害,我只好暂时分开她,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交往,借此转移上官贱人的注意力。可是阿香,竟然因为我的“负心”,三番五次的闹自杀。最严重的一次,是服了大量的安定片和刀片,结果抢救过来神经受到太大的刺激,失常了,住进了城郊的精神病院(你可以直接去找她)。她使我彻底愤怒了,把这仇恨记在上官贱人的身上,在又一次的火拼中,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捅给我两刀,我踢给他一脚,他捅给我的两刀没能把我怎样,我踢给他的一脚却将他踢成了一个废人。什么是废人知道吗?就是下身比太监强点,没有掉,可惜中看不中用。后来警察来了,送我进了监狱。这是事端的全部经过。

  在两年的劳动改造中,我才渐渐的感到懊悔,为自己的轻狂和不羁,我开始信奉基督,希望通过虔诚的祷告获得上帝的宽恕。出狱后,我开了书店,专心经营,只想用挣来的钱,为阿香治病,我一定要治好阿香的病!

  前天有一个人来到书店,当时买书的人非常之多。我看到他时,发现来人的嘴巴周围蓄满了胡子,脸廓十分熟悉。当着我的面,他把食指伸进嘴里,用牙齿咬破它。在门上画了一个血淋淋的红叉,他画叉的时候,我想起他是谁来。但没等我招呼,他便阴笑了一下,扭头消失于街道上,熙来攘往的,身后纵踊着一群坏孩子。他正是上官贱人,毫无疑问,他是来向我寻仇的。

  我欲知到自己将会遭到怎样的报复,想想吧,将一个青春期发育旺盛的公狗骟掉,他会不会发疯?如果会,发疯了他首要干什么?咬人,并且是往死里咬,这是狗的一贯作为。我或者可以寻求一种逃的方式,但这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经过两年的劳教,我的冲动和莽撞已不复存在。眼下,我所需要的只是一种心灵上的解脱。从耶酥的信念中,从阿香的痴心中,也可以从贱人的仇恨中…路径虽然不同,目的只有一个。我从不惧怕什么,除了放心不下阿香,我要治好她的病,倘若果真没有时间来做这件事情,那么只有拜托和我相处了两年的狱友。李四,只有你,才是阿水的知心人。

  最后,还是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的,阿香写给我的遗书,是把全部的责任推到我的身上,而阿水写给李四的遗书,则是把这种责任又全全放在了你的肩上。因此,我毕竟做不了一个责任心强的好男人。

  拜托了。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