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32、我死了七天七夜
2005年07月21日13:38:04 网易文化 高山流水

  飘飘带我前往的正是让人在夜间里望而却步的涵洞桥,涵洞桥下无数个闪烁的亮点不是萤火虫也不是鬼火而是一根根燃烧的烟蒂。吮吸这些烟蒂的不是死鬼是比死鬼更为可怕的东西,活人。车灯照在一张张充满邪恶的脸庞上,这就是所谓的犯罪分子们的嘴脸了。他们手执棍棒,砍刀,链子锁和半截的砖头,那架势用在抗日上一定能把日本鬼子吓的屁滚尿流。但是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是抗日年代,没有日本鬼子这帮家伙只好把英勇和大无畏用在我和飘飘以及一个个无辜的路人身上了。我斜着身子抢过飘飘手中的方向盘,脚下找着油门就踹上去,这一脚就好象踩在了生死两难的门槛上,整个身体被寒冷的冰雪围拢起来,我的眼睛失明了,一个失明的人四周全是悬崖,而我从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迈出一步去,面临的都将是粉身碎骨。我该怎么办?换了是你你又会怎么办?有时候做人还不如做一片随风飘摇的羽毛,做一只飞不高的小小鸟,只要会飞哪怕做一只丑陋的像老鼠一样的蝙蝠都是值得向上帝说一声谢谢的。

  上帝说你不用客气更不要期待,我不是万能的,所以你只能做不会飞的人。

  上帝说完这番话,我听到身边的车窗玻璃哗啦一声被一根铁棍砸碎了。我们的五十铃正在穿越一帮流氓团伙的身体长城。它正在接受人为破坏的考验。飘飘那双犀利的充满新闻好奇的眼睛早已经埋进我的怀抱中,她像一只沙漠中受到惊吓的鸵鸟,自以为把脑袋埋进沙子里就可以消灾避祸逢凶化夷了,然而足以将她活埋的一个个空中沙丘正在向她暴露在外的整个身子扑来。我把五十铃当飞机一样开向浩瀚的夜空,飞机的屁股却被敌人锁定了目标,我突然感觉到啪啪同时两声巨响,方向盘完全失去了控制,紧跟着又是啪啪两声,我的飞机偏离了航线飞去。彗星撞地球象征着人类的灭绝,我的飞机撞地球象征着人类的不自量力。五十铃嘎然而止,在涵洞桥出口处与石头墙亲密接触,完成了钢筋水泥间最为惨烈又最为完美的物理之吻。

  五十铃的四个车胎全爆了,路面上密密麻麻的三角钉足以将它们安装成麦田收割机的轮胎,所幸的是冲撞过后,飘飘完整无缺,李四尚还在人间,我忙熄灭了车灯凭借着四周的漆黑将飘飘推下车去,我推她的时候严重的对她说:钻到汽车底盘下面,千万不要吭声,更不能爬出来。记住。那你呢飘飘问我。别出声,我一个大男人家没事的,他们又不能把我怎么了?

  飘飘下车后,我爬到司机位上,从车座下面摸出一把24#管钳,把它靠在脚边。眸光投向前方茫茫的深夜,我不知道接着将要面临什么,如果是暴风雨,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本以为能够想到小兰,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和她开始新的爱情,在这样的深夜中像梁祝一样,化做两只蝴蝶,你追我赶,我吟你唱。累了躺在美丽的花蕊中做爱,四周弥漫着花蜜的芳香。我本应该这样想的,这样我会对死亡更加的期待,而不是恐惧。我最终还是害怕了,因为我首先想到的是高尔基,然后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只海燕而不是一只蝴蝶,我要坚决的迎接暴风雨并且让它们来得更猛烈一些。这些信念都是一种对生存存在的幻想,难道我还眷恋着这个残酷的世界?它究竟给了我些什么让我虔诚的如此奴性?我想活着,我还要生存下去,在我面临流氓团伙最后一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两个女人,一个是阿香,一个是花儿。阿香是阿水临死前托付给我的责任,他曾是那样的信任我,如果我就这样走了,我一定没有脸面去见脚下的哥们。花儿是我内心深处的一种亏欠,一种愧疚,或者说是一种奇异的爱恋。也许,继小兰之后,我已捕捉到了心灵春天的第二季梵唱。也许,花儿美丽的胴体正在我赤裸裸的歇斯底里蠢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火山一样爆发出滚烫的岩浆,在炙灼中升华我的精魂。也许,我同样深爱着花儿,像昔日里深爱小兰那样。

  我脑海里闪现着花儿无限的柔情,于是开始对生命存在着无限的祈翼。我微笑着,怀揣花儿的爱,用笑容面临一切,用笑容征服恐惧。流氓团伙终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他们将五十铃围堵的水泄不通,车上车下,是两种频率紊乱的心跳。终于有人说话了:打他狗日的,敢朝咱弟兄们撞过来,送他瘪三去见马克思!妈拉个逼竟然还敢笑,今晚上弄不死你算阎罗王是你爹阴间是你家开哩!

  车门被拉开了,有人伸出手来抓着我的头发,架势想要把我一把拖下车去。这一举动使我突然又想起哑姑来,她在临死前的那天晚上不正是被单有福这畜生一把抓着头发揪下床的吗?我现在觉得自己也像一只爆破筒了,一只瞬间就要爆发的爆破筒,一只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爆破筒!而不是可怜兮兮的任他人拔来拔去的大萝卜。

  我疯狂的抡出右手的管钳,有人杀猪一般啊的一声惨叫。我的头发就被松开了,我这才拼命的一阵打狗棒法,我本打算手舞足蹈一阵后,接着朝肉联厂的方向跑,最后把这帮流氓全引开,只要将他们引开这辆五十铃,飘飘才是最安全的。我最终没有忘记,飘飘是我师父曹山的女儿。师父对我一向恩重如山,既然把飘飘交给我,我就要保证她的身心安全。但是当我还没怎么抡出几管钳的时候,就觉得有东西从左腰肋穿进去,非常坚硬,又非常冰凉的在肌肉与肠管间穿梭,我的脸色刷然煞白,眼球突兀,蜡人一样矗立在一群人和一辆车之间,最后缓慢的,惊愕的,孤独的倒下了。

  这个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终于体会到了做一头猪的最终归宿,终于体会到了死亡的瞬间快感。男人之所以喷射,就是为捕捉那瞬间绚丽的高潮。我喷射了,快感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红色的夜空。为什么我的喷射会这般神奇呢?我安静的躺在地上思考这个问题,我还能听到身边的人用棍子和链子锁和半截砖头和拳脚打击我的身体的声音,咚——嗵——梆——咔——一声比一声的沉闷,一声比一声的柔弱,最后,干脆变成了咳——嘘——咝——簌——的声音了,有点像小雨一样淅淅沥沥的淋在身上,直到这帮家伙打累了,便搜罗了一下车内和我身上的财物,散去了。飘飘从车底盘爬出半截身子来,抱着我的脑袋呜呜的哭,在泪水雨水和血水中,我又一次快乐的看到了红色的夜空,这次不是瞬间的辉煌,它们持久的渲染着我的眼睛。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喷射为什么会这般的神奇?因为别的男人们从身体里喷射出的是精液,而我从身体里喷射出的是血浆!

  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终于停止思考,闭上眼睛,静静的用心来欣赏这红色的夜空,我身体里的江河还在向外汹涌的翻滚,顺着河流的方向,我祈祷着:小兰,亲爱的小兰,我来陪你了,九泉之外,将是我们爱情的花园。

  我死了。

  我好象漂浮在创世记的水面上,据说神的灵也运行其间。这就是所谓的世界的原始状态。地是空虚混沌的,洲面是黑暗的。我睁不开双眼。有个声音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有了白天和黑夜、早晨和傍晚。有了头一日。那个声音继续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声音过后世界马上付诸于行动,这是第二日,紧接着是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那个声音一直在发号不同的使令,天地万物很快便造齐了。我也被一双大手从水里打捞上来,身体里的一根肋骨被抽走了,等到第七日这天,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同时又看到一个裸体女人朝我走来,等她近前的时候,我才看清她是花儿,为什么她是花儿却不是小兰?为什么我和花儿赤身露体面对彼此的时候并不感到羞耻?那个声音便对我说:她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你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你身上取出来的。真的是冥冥中注定了的花儿才是我的妻子吗?花儿微微的笑着,她牵起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脸颊上,那是一种奇怪的笑靥,委屈而又忧伤的,没有更多的快乐。我努力的睁大眼睛,期望从这张脸庞上找寻到魂牵梦萦的小兰,哪怕是她依稀的芳踪?但我的眸光终究是混浊的,凝视,一直凝视,凝视到了最后,却发现这张脸在偷偷的改变,月亮的脸也不正是这样偷偷的在改变吗?

  确切的说,我的眸子最终把这张脸抽象成了飘飘,飘飘托着我的手掌,使它覆盖在自己的脸庞上。泪水粘在手掌与脸庞之间,时而滚烫,时而冰凉。她的嘴角轻轻的翕动两下,小心翼翼似信非信的说,你终于醒了?我问飘飘我这是在哪里?飘飘说你在医院里,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天啊,我想坐起来,大脑通过神经把命令发向身体,身体除了反馈给我一阵剧烈的疼痛外,竟然不听使唤了。飘飘连忙说:别动,打着绷带呢?我这才发现,全身上下被医院的大夫们打扮的和埃及金字塔里面的木乃伊不分两样。

  如此看来,我又捡了条命回来,正如那帮流氓所说,我爹就是阎罗王阴间就是我家开的。

  李四,对不起!都是我任性才把你害成这样的。你打我吧!

  我可真想打你两巴掌,你看我能打的动吗?我笑了,飘飘随即破涕为笑。

  李四,我跟爸爸说了,等你出院了我们就结婚,我要做你的老婆。

  傻丫头,不上学啦你?

  反正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嫁给你,反正爸爸是同意了的。

  师父同意了?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心乱如麻。我爱飘飘吗?我不是一直都把飘飘当作妹妹来看待的吗?我究竟是怎么了?面对着四面洁白的病房,我的脑海里却也变成了一片空白。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这一天,飘飘把我接到她的家里。师父早张罗了一桌子饭菜,他老人家兴致颇高的打开一瓶茅台,为我和飘飘主持了一个简单而又慎重的订婚仪式。他说,李四啊,我这就把飘飘交给你了。咱父子爷们今后一起努力,把肉联厂做好做大,咱家将来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红火。我说嗯。都说茅台酒好喝,但那天中午的茅台酒喝进我的嘴里,却是又涩又苦的。也许是我的嘴臭,也许是师父上当了买的一瓶假酒。

  那天中午饭罢,我想起有一个多月没去照看阿香了,便匆忙赶去了精神病院。曾方医生告诉我,阿香临床表现还算稳定,饮食方面也行,不过精神状况比较差,可能跟你最近少有看她有一定的关系。今后记着千万要勤来看看,多来看看。家人的关怀往往比药物治理对病人的康复更见效果。我连声称是。

  那天下午,阿香当头便质问我:阿水,最近你跑哪去了?你是不是又和别的女人好上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上只有香格里拉是最爱你的吗?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的。其他人,比如蒙娜丽莎,比如那些勾引你的女人们,她们有谁会一直陪伴着你?

  阿香的追问让我不得不想起她的日记来,那本有关阿香与阿水的少年往事,有关爱情,有关痛苦与快乐、伤心与幸福的日记,点点滴滴的记录着一个少女的全部心事。

  一月六日 雨加雪

  蒙娜丽莎下午的时候跑来找我,她说,阿水这小子,脸蛋虽然漂亮可惜智商超级低下,和他在一起实在没劲。一点也不懂得女孩子心思。整天一副死鱼相,好象别人欠他什么似的。真是一失足筑成千古恨啊!

  你们在一起不会已经……已经那个了吧?我心里咯噔一下。

  是啊是啊,要不我干吗在这里悔不该当初的种种种种呢!唉,缅怀纯真时代,我的干净似水的豆蔻年华,我的美丽如花的少女身子啊!

  啊?

  那个什么什么香格里拉的微笑呀,蒙娜丽莎的泪水啊,该来的都来了,呜呜呜。

  我没有笑,我只是觉得你们发展的也忒快了点吧?

  还没笑呢?嘴巴都咧到后脑勺去了。

  天地良心,今天我真的没有笑。并且我在蒙娜丽莎走了之后,还抱着枕头哭了。我为什么要哭?我在伤心吗?为阿水?为我可怜的单相思?值得吗?我不知道。

  一月十三日 大雨

  阿水的姐姐说他生病了,我去看他,我本不打算去看他的。但脚步不听使唤,我还是走进了阿水的小屋。在他的童话小窗下面,我看到了伤痕累累的阿水。他和一帮小混混们打群架,结果被砍了五刀,伤势非常惨重。甚至我去抚摩他的胳膊,都能使他全身疼痛的痉挛起来。

  我来的时候带着一瓶紫药水,因为平日里照顾爸爸的缘故,我自认为对待病人还是有一套的。我为阿水的伤口缚药时,他居然一挥胳膊将我连同紫药水一块掀翻在地上。我的脑袋好象碰到了一个突出的棱角,结果连我这个“医生”也负伤了。紫药水泼在胸口上,像绣在衣服上一朵熏衣草似的,还挺好看。

  阿水睁开眼睛,他惊讶极了。他本以为挥倒的是他的姐姐,却没有料到居然是我。他一向痛恨自己的姐姐,因为他姐姐和一个社会上的男青年谈着恋爱,而那个家伙曾把一根燃烧的烟蒂按在阿水的脖子上,并且骂他是一个野种。

  阿水现在的父母不是他的亲生父母,阿水的亲生父母应该已经或者可能死了。因为阿水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从记事的时候就已经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了。阿水看到我后,忙从床上伸出一只手递向我,鬼使神差的我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并把手腕放在了他的手掌上。阿水说:阿香,摔疼了没有?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姐呢?

  后来,就在阿水的小屋里,他讲了很多事情给我听,就好象生病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他在陪我说话一样。

  于是今天的我过的开心极了。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回目录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花飘香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兰花飘香


    陈家桥:成都爱情


    划出纯真的抛物线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 无桅之船:红楼乱弹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