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特别捐献
2005年07月26日17:22:14 网易文化 雨城

  一

  罗斌法官到看守所小号把死刑犯谭大伟提出来,听取谭大伟的死刑上诉意见。谭大伟说来说去无非是说他杀死了女友马倩倩以后是自首的,希望高院能从轻处理。罗法官多少有点不耐烦,心想自首也得看是什么案件,如果自首可以不偿命,那么大家都可以去杀人了。所以罗法官一边嗯呃啊地听着,一边间或简单地记着什么。至于末了谭大伟再大谈什么其实他是如何爱马倩倩的,杀人只是因一时性起云云,罗法官就觉老生常谈,更不要听了。但例行公事,又不好起身离开,只是仍敷衍地听着。

  不过临到最后,其时天色已暗,谭大伟突然沉沉对罗法官说:“我想捐出我的肾。”罗法官尽管听得清清楚楚,谭大伟说要捐出他的肾,却仍大吃一惊,连声问:“什么什么?你说什么?”“我是说我想在被执行后,捐献我的肾。”谭大伟倒反而显得沉着,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我也知道的,我这案子就是上诉也是个死字。”“别胡说八道,什么捐献不捐献的?谁告诉你执行后可以捐肾的?”罗法官板着脸正色道,“再说你就是愿意捐献,你捐献给谁呀?有谁愿意要你的肾呀?”谭大伟狡黠地一笑说:“这你就不用瞒我了。”罗法官停顿了一下,继而说:“你倒是知道不少。哼,捐肾,你捐给谁?你愿意捐,可有谁愿意要呀?”谭大伟笑得更厉害了:“医院里躺了那么多尿毒症晚期患者,不都需要换肾?我要说捐,那还不抢着要?”罗法官似乎一时无法作答,便说:“你说得倒轻巧,抢着要就行了?就没法律法规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谭大伟不再笑了,说:“我知道有规定,不可以随便就捐的。可我是捐给马倩倩父亲的,将功折罪,这总可以了吧?也算是我表达对倩倩的歉意和悔过。”谭大伟说到最后竟有些哽咽。

  罗法官不作声了,过了一会儿说:“好了,别瞎扯了,目前你还是争取上诉,还……还是有希望的。”“那当然是。”谭大伟转而连声说,“还请罗法官多帮忙,假若是上诉成功了,当然就不存在什么捐肾,但我会把您当作再生父母的。再说我要是活着,也一定会把倩倩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来赡养的,替倩倩给她父母当牛做马都愿意。”“好了好了。就这样吧。”罗法官打断谭大伟的话头,正要收拾卷宗离开,忽然又问:“你怎么知道马倩倩的父亲需要肾的?”“是我姐前天来探视时告诉我的。”谭大伟回答说,“说倩倩父亲的病情最近恶化了,只有换肾,否则就没救了。你知道的,倩倩的父亲患的是尿毒症。”“噢。”罗法官恍然,而后又似责斥道:“你们探视就探视了,扯马倩倩家的事干什么?下次不准再乱说什么换肾不换肾的。”“是是。”谭大伟一边应道 一边说,“捐献的事是我想起来的,我总觉得……总觉得对不起倩倩啊!”说着又哽咽起来了。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罗法官再次重复道,“上诉的事待十天后省高院裁决,到时候我会通知你。”说着,罗法官起身离开审讯室,同时示意站在门外的法警把谭大伟带回监房。

  二

  谭大伟和马倩倩是一个厂的,谭大伟是纸浆厂的操作工,马倩倩是绘图室的绘图员,大学毕业,是厂里出了名的美人,谭大伟只是个初中生,不过身高一米八几,长得不错。按理马倩倩是不会和谭大伟搞上的,但是一段时间内实在追的人太多,甚至连厂长、总工程师这一类的有老婆的人也打她的主意,而真正诚心诚意爱她的人却没有。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马倩倩喜欢上了谭大伟,虽然谭大伟明知自己地位低下,文化程度不高,不敢奢望能和马倩倩搞对象,从没主动追过倩倩。起初二人的关系还不错,至少厂里的那一帮形形色色追倩倩的人,见马倩倩和一个人高马大的操作工在一起,都断了再打马倩倩主意的念头。厂里干操作工的都属于最底层的人物,一般文化不高,说话做事都比较粗,没人愿意惹他们,那谭大伟虽说模样生得不错,但脸上却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常常还为了什么事和人打架。大伟和倩倩谈对象以后,倩倩觉得屁股后面清静了不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互了解多了,马倩倩渐渐感到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谭大伟固然有倩倩向往的“底层人物”纯朴的一面,但“底层人物”情感的粗线条和脾气暴躁的那一面,身为“白领”的马倩倩也得承受。甚至在他们谈对象仅半年之后,在马倩倩不太情愿的情况下,有一次在谭大伟的的宿舍里,连倩倩的初次也被谭大伟连温存带硬逼地拿去了。为此马倩倩后悔了好长时间,觉得当初真不该那么幼稚而太富幻想色彩地就喜欢上普通的操作工,否则自己的第一次恐怕也不会就跟被强奸差不多。不仅如此,这以后谭大伟还胡乱猜疑马倩倩又跟别人好,下班以后还时常跟踪她,进而动手打过马倩倩好几次。马倩倩实在忍受不了,终于提出分手。谭大伟骂她是“臭婊子”,说要想分手,除非他死。马倩倩很伤心,开始处处回避谭大伟,再怎么约她,到办公室来纠缠她,马倩倩总是千万百计躲着。直到今年夏天,马倩倩又在本市教育局谈了个干部。谭大伟获此消息后,先是带了两个哥们把那个干部揍了一顿,而后又约马倩倩,说是和她最后再谈一次,俩人间的事好有个了结。没想到那天马倩倩还真去了厂后面的一个旧仓库附近,她想这事早晚要说清楚,也该有个了结,所以就应约去了。不仅去了,而且表示,要重找对象完全是她个人的意思,因她和谭大伟合不来,即使不找教育局的那个干部,也会另找一个人,反正不会和谭大伟再搞对象,更不会和他结婚。谭大伟想不到马倩倩的态度这么坚决,就拔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把三角刮刀来威胁她,其实本也只是为了吓唬吓唬马倩倩,以为她看到谭大伟拿刀出来,会被吓住,会和他恢复关系。没料想马倩倩却铁了心,偏迎着谭大伟的刀尖,说:“就是死也不回头!”。谭大伟血涌脑门,一时性起果然将尖刀刺向马倩倩,一刀下去还不解恨,一连捅了八九刀,直到马倩倩倒在血泊中不动弹。

  纸浆厂在市郊,那天正好是个厂休日,旧仓库附近没人,谭大伟行凶后将马倩倩的尸体拖到仓库旁边的一个小池塘里,盖上尼龙编织带和芦苇。擦擦身上血迹,慌忙翻过厂围墙跑了。到了晚上,他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想想跑到最后也难免被抓到。而且他已经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行凶,杀死马倩倩,觉得对不起倩倩。想想自己去投案自首,为心爱的倩倩去死,也值了。所以已经到了火车站那儿了,后来还是回到厂所在的镇上,向派出所投案自首了。

  三

  其实罗法官并不很清楚马倩倩的父亲患了尿毒症,只知道她父亲有病,那天在看守所听谭大伟说捐肾的事,心里觉得挺意外的,就借口再核实一个笔录,把马倩倩的哥哥专门叫到法院来,询问其父是不是尿毒症很严重,真的需要换肾,同时隐隐约约地向马倩倩的大哥透露有人愿意捐肾。倩倩大哥觉得很惊讶,他说他父亲确实是患的尿毒症,本来就比较严重,倩倩的事出了以后一刺激,尿毒症病情加重了,现在做透析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全身浮肿,只有换肾才有可能拯救生命。可换一个肾需要二十五万元的费用,二十五万这个数字对倩倩这样一个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倩倩的父亲已经退休(原厂不景气,无法支付如此庞大的一笔费用),母亲内退在家,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也是工薪阶层,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来,而且就是拿出这笔钱来了,也不太可能说立刻就可以换,还要等肾源,到时候病情发展到什么程度都还说不一定。

  罗法官听了倩倩哥哥的话一面若有所思地“噢”着,一面心想按照马家的这一说,似乎谭大伟杀人倒杀得正时候,他杀死了马倩倩的父亲,杀人偿命,这是从古到今的法则(至少中国是这样),可偿命说到底是个虚的,或者说对法律来说是个形式,而对死者家属来说,只是为了平一口气(对其他人亦有一定的吓阻作用),实际意义并不大。现在摆在面前的这个案件倒凑巧了,或许杀人者提出捐肾倒是一件有实际意义的事,起码可能对死者家属倒是一件有实际意义的事,甚至可以看作可解燃眉之急的事。说不定能告慰那个已在九泉之下的冤魂,死者马倩倩也算是间接地尽了做女儿的孝道。罗法官想想不由地觉得这事仿佛太蹊跷,也太奇特,甚至显得有点荒唐,从法律法规的角度,又几乎完全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从无先例。倩倩的哥哥见罗法官在发楞,就连三地追问究竟是谁愿意捐肾,是不是真的是无偿的。罗法官含含糊糊说只是牢里有罪大恶极的犯人有这个意向,想死之前减轻一点罪孽感,但只是个意向,犯人是不是真的就愿意,就是愿意,是不是允许也都还难说。

  “说说的。别往心里去。”罗法官镇定了一下自己,冲着倩倩的大哥竭力作出随意的样子。

  倩倩大哥满腹狐疑地又与罗法官核实了一番早已核实过无数遍的一个证据后,就离开刑一庭办公室走了。

  马倩倩的哥哥走了以后,罗法官的心里一点儿也不随意,一点儿也不轻松。这事他从没碰到过,按他的想法,如若真的处理好了,把事情办成了,为偿不是一件好事。现在不是经常讲重视人吗?在这种事情上,在法律问题上,也不是不可能讲重视人。中院刑一庭是专管二十年以上重罪案审理的,庭长老吴在庭里已经呆了十多年了,马倩倩的大哥走了以后,罗法官就把去看守所听取谭大伟上诉意见时,谭大伟提出捐肾的想法和马倩倩父亲患尿毒症病情恶化的情况向吴庭长作了汇报,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只要双方愿意,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庭长听完了罗法官的汇报眼睛瞪得老大,看着络腮胡子刮得青梗梗的罗法官半天才开口:“你不是有什么毛病吧?你怎么知道有可行性的?你到一庭也有好几年了,你看到过类似的例子吗?亏你想得出!”罗法官给庭长一下说得挺窘的,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觉得既然外面的普通人可以捐肾,里面的犯人也不是不可以捐。这也是犯人悔罪的一种表现,这样多少还为社会、为受害者家庭作点贡献。”吴庭长嘴角咧了咧,一笑说:“你说得倒简单,道理谁不懂?问题是怎么操作,谁来操作,谁会批准操作?上面吗?还是你和我?”罗法官将视线转向别处,不言语了。

  庭长见罗法官不作声了,便说:“你别胡思乱想了,赶紧把谭大伟上诉意见和上诉书整理整理报上去,争取十天后按正常程序,该执行的执行,该怎么样的怎么样,别找那麻烦。”说完,庭长就只顾埋头看桌上的一大堆材料,一副不想再搭话的样子。

  罗法官见庭长不打算再和他说什么,觉得不便仍然坚持强说,只好带上门退出来了。

  回到办公室,他憋不住把谭大伟想捐肾的事和向庭长汇报被熊的事向同办公室的同事说了。同事也觉得是自找麻烦。罗法官想也是,这事即使上面同意了,说不定还会出现倒底是刑前捐还是刑后捐的问题,如果是刑前捐的话,还得去医院开刀取,开完刀总不能立刻就拉到刑场,起码得等伤口痊愈了吧,等痊愈了少说得有十天、半月,这不又延误了执行期限?再说让死刑犯住在医院里谁来看守?怎么看守?万一逃脱了或者是出了其他意外怎么办?一系列的问题,想想都感到不可思议。当然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刑后取,但那样似乎不够人道……

  罗法官的脑子里在转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四

  谭大伟和罗法官见面谈了上诉意见和捐肾的事以后,估计两件事的把握都不大,尤其是后一件事,虽然他内心的确是真心诚意觉得愧对马倩倩和马倩倩的父母,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后悔也没用。只有捐肾这事也许对马倩倩还有用,可以说是变废为宝。不过他闹不清传说中的这类事是真还是假,作为死刑犯是不是还有这个可能。他心里一点儿数也没有。一连几天外面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他想大概他的上诉快到最后期限了,说不定高院驳回的文书已在下发的路上了,换句话说,他谭大伟活不了几天了。想到这些他开始烦躁起来,这天早上他忽然想起纸浆厂门口烧饼店的大炉烧饼,他向狱警提出要吃纸浆厂门口的烧饼,狱警觉得奇怪,怎么忽然要吃什么烧饼,而且指明要纸浆厂门口的烧饼。又不好拒绝他(狱方对谭大伟这种等待死刑复核的犯人一般都比较宽容,有些要求只要不过分,能满足就尽量满足),只好问他怎么去买,后来又说抽不出人去买,实在要吃,可以就近买给他吃。谭大伟说他就想吃纸浆厂门口的烧饼,如果他们抽不出人去,就让他姐姐买了送了来。狱警想这也是个办法,就向所里汇报,所里也同意了,而后通知了谭大伟的姐姐。谭大伟的姐姐第二天一大早特地在纸浆厂门口的烧饼店买了一方便袋大炉烧饼送了来,所里很照顾,对烧饼简单检查了一下,还安排谭大伟姐弟俩再见一次面,让谭大伟姐姐亲手把烧饼交给谭大伟。谭大伟见到姐姐非常高兴,姐姐打开方便袋的时候,黄澄澄的大炉烧饼还是热的呢。不过谭大伟抓起烧饼狼吞虎咽吃了一个以后却怎么也吃不下了。眼睛里面似乎还有泪水,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又想起了马倩倩,谭大伟先是没作声,后来在他姐姐的追问下才点了点头。

  谭大伟和马倩倩好的时候,两个人经常是一同上班,一同下班,早上时间来不及了,就在厂门口买几块的这种黄澄澄的大炉烧饼一起吃,现在想来,谭大伟自己还在吃大炉烧饼,而女友却被自己所杀,如今已魂飞九宵云外。谭大伟姐姐知道谭大伟在想马倩倩,就怨忿地说:“怪谁呢?怪你自己!你脾气要是好一点,人家也不会想到再去找别人。现在倒好了,不仅害了人家姑娘,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谭大伟给姐姐抱怨得什么似的,连声地说:“我也恨哪,恨不得能赔倩倩一条命,赔什么都行,心肝五脏,赔他爸妈一个肾,两个肾,他们要什么都行!”“还赔呢?”谭大伟的姐姐斜睇了谭大伟一眼说,“你想赔,人家还不想要呢!”“什么不想要?”谭大伟打住话头追问,“捐肾的事倩倩家知道啦?”“怎么不知道?”谭大伟姐姐说,“罗法官叫倩倩的大哥来核实材料,跟她大哥说的。”“他们家什么态度?”谭大伟更其急切地问。

  “什么态度?”谭大伟的姐姐没好气说,“人家不同意!”“为什么?”谭大伟说。

  “为什么?”谭大伟的姐姐说,“人家不愿意把杀了自己女儿的凶手的器官移植到自己身上,人家要你抵命!”谭大伟听了姐姐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命我当然是要抵的,不想抵也得抵。我只是觉得心里难受,过意不去,捐献也是废物利用,就当是补偿他们家的。”“人家可不这么想。”谭大伟的姐姐面无表情地说。

  谭大伟父母早亡,谭大伟从小是跟着姐姐长大的,所以姐弟俩的关系很好。其实谭大伟的姐姐和倩倩父母同在一个厂,谭大伟没和马倩倩交朋友时就认识。谭大伟和倩倩交上朋友后,谭大伟姐姐和马家关系也不错,尤其是和倩倩父母的关系不错,倩倩父母看谭大伟姐弟从小没有父母,也怪同情他们的。后来女儿要和谭大伟断,另找对象,倩倩父母起初也是不同意的。至于后来谭大伟杀了人,当然情况就不一样了,慢说谭大伟本人觉得对不起倩倩的父母,就是谭大伟的姐姐也觉得对不起倩倩父母。

  那天倩倩的大哥从法院出来,坐在公交车上就想谁会愿意捐献肾脏,想来想去,除了杀死自己妹妹的谭大伟不会有其他人,估计谭大伟心里过不去,想想自己反正判死刑,不如把肾捐给倩倩的父亲。只有这种可能,否则不会有谁自愿捐肾的,就是有人愿意捐肾,也不会轮到马家这种平头百姓家。听罗法官的口气既是捐献就是不要钱的,罗法官在他面前讲捐献,想必是冲着马家来的。马父需要换肾,先不论谁来捐献,单就有人愿意捐,这对一筹莫展的马家来说就是一个喜音。所以当倩倩大哥回到家宣布“有人愿意无偿捐献肾脏给爸爸”时,一家人都惊呆了,脸上露出既怀疑又兴奋的神色,继而追问究竟是谁愿意这么干,消息是从哪儿来的?当时倩倩的父母和弟妹以及叔叔姑姑全都在,一屋子人。

  倩倩大哥先是不说,后来被倩倩母亲追问狠了,便说了一句:“要是这个人是你们最恨的人,你们还会高兴吗?天上不会掉馅饼,谁过得好好的愿意把自己的肾捐出去?除非是神经病?!”最末一句倩倩大哥提高了声音。

  倩倩大哥这么一说,一屋 子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了。

  “不是有人卖吧?”倩倩母亲小心地问。

  “是捐,不是卖。”倩倩大哥肯定地说。

  “那倒底是谁呀?!”倩倩父亲也急了。

  倩倩的大哥憋了半天,终于从牙缝里挤出那个名字。

  “谭大伟?!”倩倩的妹妹尖叫了起来,屋子里的其他人也全愣住了,继而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倩倩的父亲坐在床上说:“我说天底下哪儿来这等好事。捐献?要他捐献什么?他把我们一家害得还不够惨?我要他赔我女儿,赔我倩倩!”倩倩父亲愤慨着,捶着床板。几个子女中,倩倩父亲最喜欢的就是倩倩,倩倩长得漂亮,人又乖巧,一直被父亲视为掌上明珠。

  “我不答应!”倩倩妹妹表态说,“把谭大伟的肾移植到爸爸身上,没那么便宜他的,想想都觉得恶心。”“这个畜生千刀万剐都不解恨,怎么还能让他留个肾活着?”倩倩的弟弟也说,“倩倩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同意!”一家人议论着、斥骂着,而后又都不言语了。

  “我无所谓了,也活这么大年纪了,够本了。倩倩也没了,不就是个死吗?换什么肾?”倩倩的父亲坐在床上闷闷地说。

  “再去找厂里去!”倩倩的姑姑说,“给他们卖命卖了几十年,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倒不管了?”倩倩父亲摇了摇头,说:“厂里也不是不想帮忙,可现在厂里工资都发不出来,退休人员的医药费已拖了两年没法报了。现在你别说叫他们拿个二十万,就是让他们拿两万,拿五千,他们都拿不出来。”“厂里已经不简单了。”倩倩母亲说,“每次透析的钱他们还优先解决一部分,几个领导都来看过。他们实在也很困难呀!”“其实也没什么。”一直没再作声的倩倩大哥说,“不就是个器官嘛,只要能让爸爸活下去,管他是谁的呢!”倩倩的叔叔倒有同感,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可倩倩的姑姑和弟妹就是不同意,结果还和倩倩的叔叔吵了起来,闹得挺不愉快……

  过了几天,倩倩的母亲到厂里谈老伴医药费的事,碰到谭大伟的姐姐,谭大伟的姐姐先是回避倩倩母亲,后来因为在医务室顶到面了,谭大伟的姐姐只好面带欠疚的样子,询问倩倩父亲的病是否好一点了。倩倩母亲本来对谭大伟姐姐就无恶感,见谭大伟姐姐主动与她搭话,就索性把谭大伟姐姐拉到人少的地方问,是不是谭大伟想捐肾给倩倩的爸爸。谭大伟的姐姐也挺觉意外,说到弟弟,又不免眼圈发红,说不仅对不起倩倩一家,也对不起自己已经亡故的父母,都怪自己,没把弟弟教育好。

  至于捐肾的事,谭大伟姐姐说她不太清楚,但她用试探的口气问倩倩家里的意见如何,倩倩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倩倩的父亲和姑姑、弟妹都不同意接受捐肾的事,“可……其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末了倩倩母亲说话语气复杂。并且话没说完,就转身掩泣走开了。

  谭大伟姐姐一人站在那儿发愣,后来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下来,她不敢相信她弟弟上诉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不相信她弟弟真要杀人抵命去死,更不敢想象弟弟的器官要取出来移植到马倩倩父亲的身上去。

  这一切,简直是做梦!

  五

  罗法官本来是不想再问谭大伟捐献的事了,他怕这事搞到最后真成了自找麻烦。他向庭长汇报了,庭长的态度在那儿,自己要是再硬提,不是明摆着讨没趣吗?弄得不好还会影响和庭长的关系。法院和其他单位在人际关系上并无区别,和领导关系搞坏了总没好果子吃。所以他也就没再和庭长提这事。倒是后来几天,倩倩大哥忽又跑到法院来问,说究竟是不是谭大伟想捐献。原来倩倩大哥本来也不想在家里再提谭大伟捐肾的事,他想要是自己硬是主张接受谭大伟的捐献,可能会闹得家庭内部不和。生老病死,最后父亲没条件换肾,也就只好随他去,反正这世上因没条件换肾的也不是他父亲一个人,谁让父亲就这命呢?不过后来母亲来跟他说,说是她碰到谭大伟的姐姐了,说看谭大伟姐姐的样子,像是愿意做点好事来补偿马家。说反正倩倩人也没了,眼下还是救倩倩爸爸的命要紧。

  倩倩大哥见母亲的态度松动了,就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咱家谁不恨那个王八蛋哪。可现在要换肾,除了从他那儿来,又从哪儿来呢?再说了,就是他愿意捐,还不知道人家法院是不是肯呢?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倩倩母亲听了这话,就催着儿子赶紧到法院去,打听清楚谭大伟想捐献的事,另外请罗法官帮忙,尽量让上面同意这事。倩倩大哥给母亲说得没法,答应再到法院打听打听,说也只能试试看。倩倩母亲说这事尽心就行。实在没法,也只好算了。倩倩大哥见母亲一脸苍凉,心想即使是为了母亲,做长子的也该去尽量争取。所以其后几天,他一连几次到法院来找罗法官,询问捐献事,再三问是不是谭大伟想捐,罗法官未置是否,只含含糊糊地说可能是,让他别再扯这事。说即使是,也没那么简单,或者说根本就没那可能。倩倩的大哥也不强说,只是请罗法官尽可能帮忙,因为老父那边实在也没其他办法。罗法官问他家里的意见是否一致了,是否没什么顾虑了。倩倩大哥撒了个谎,说家里人的意见已经一致了,同意让谭大伟以此抵罪。

  罗法官嘴里“噢噢”应着,心里却没底,心想如有机会,也不妨通过某种方式再提出来,成不成是另外一回事,反正他也努力过了,就是倩倩的大哥再来问,他也有个交待。

  第二天,罗法官把谭大伟的上诉书和有关材料往省高院送,正好搭分管刑一庭的副院长的车去省城,他乘便把谭大伟的事和马家的情况和副院长谈了,说主要是倩倩的父亲急需换肾,因费用高得惊人,马家承担不起。副院长沉默想了一会儿说:“我看也不是不可能,以前其他市和外省也有过犯人自愿捐献的例子,谭大伟特殊的是想给被害人的父亲捐献,但这也没什么矛盾,只要双方都没啥顾忌。”副院长让乘到省里的机会,向高院请示一下,如有可行性,就写个过报告由他签一下,立刻报上去。“当然罗,我们是要麻烦一些。担点儿风险。”副院长说。同时副院长答应如果省里没意见,吴庭长那里由他去谈一下。

  罗法官听了副院长的话不禁喜出望外,一时心中又升起了希冀。

  ……

  罗法官到省高院把谭大伟的上诉材料交上去以后,又把谭大伟想捐献的情况一并作了报告,当时上面没答复,也没让罗法官急着在省里就写书面请示报告,而是让他先回去,待谭大伟的上诉复核以后再作答复。罗法官回来以后没几天,省里的意见就下来了,是口头直接通知副院长的,说关于谭大伟捐献的事可以由中院自行处理,但有一条,那就是必须完全本着自愿的原则,而且不能妨碍正常的执行程序,确保万无一失。很快谭大伟的上诉书也批复下来了,驳回上诉,仍决定执行死刑。罗法官得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似乎觉得这既是意料之中的事又是意料之外的事,维持原判是意料之中,而同意由中院处理捐献的事则多少是有点出乎意料了,不管怎么说,他的心里还是有点兴奋。

  很快,副院长就把这事又转达给吴庭长,让吴作好让谭大伟捐献的准备,吴庭长看上面已同意此事,也就无话可说了,好在是选择刑后,还不是特别麻烦。吴庭长见到罗法官时略带点尴尬地说:“就算是做件好事吧!” 他让罗法官尽快通知马家,让马家和医院联系好,到时候法院这边不能等,另外如有可能也可以适当给谭大伟透露一点,但是前提是千万不能引起谭大伟的情绪波动,否则就干脆一点儿也不透露。

  罗法官立刻就把情况通报给倩倩的大哥,倩倩大哥随即就将消息告诉家人,起初意见还是不能统一,但看看事已至此,倩倩父亲的病情随时都可能有变化,而且医生说了,要是病情进一步恶化,到时候就是想换肾也不行了。倩倩大哥和叔叔再三劝说倩倩父亲,说现在是治病要紧,用谁的还不是一样?倩倩父亲没法,只好同意了。倩倩父亲本人同意了,一直竭力反对的倩倩的姑姑和弟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末了倩倩母亲还用带点安慰的口吻对倩倩父亲说,肾源不一定就是从谭大伟那儿来,也许是别人捐的。其他人也跟着一起附和,说可能跟那个坏蛋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说牢里想捐献的就一个人呢?

  六

  又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外面仍然一点儿消息也没有,罗法官也不来。

  谭大伟在小号里变得格外烦躁起来,他又提出想吃泥螺,所里只好再把他姐姐找来,问她哪儿有卖,她姐姐说她知道哪儿有得卖,但提出若是她买了来,还得由她亲自来送给谭大伟,她还想再见自己的弟弟一面。而事实上谭大伟提出想吃泥螺,其实就是变着法儿想再见见家里人,同时再探探外面的消息,他感到他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罗法官虽然没来告诉或者说宣布他的上诉结果,他却早就明显地预感到凶多吉少。有时候晚上睡觉他会忽然惊醒,醒来后听到一个怪兽的脚步声,那怪异的脚步声沉闷低回,一步步向他靠近,吓得他眼睛也不敢睁,缩在床角用被子蒙住头,浑身都被汗湿透了。后来几天,原先陪他睡的两个犯人也搬回原监号去了,他睡的床板被撤掉,取而代之是将他铐在墙上的一个铁圈上,他不能站也不能躺下,只能靠墙根坐着,门口还专门增加了一个哨兵,日夜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其实他的手脚都被铐着,基本上连动也动不了了,吃饭都要其他犯人进来喂他,而且他实在也吃不下。这时候他想起了泥螺,就在工厂后面的小河滩那儿,有时候去外江捕捞的渔民会到那儿去卖,他会去买一些回来煮了吃,倩倩常常也来吃,末了地上丢了一滩泥螺壳。

  ……

  这天临近中午的时分,看守进来给谭大伟打开手铐,罗法官到底来了。

  泥螺是由他带来的,不仅有泥螺,还带来了纸浆厂门口的大炉烧饼。罗法官说谭大伟姐姐有事,来不了了。谭大伟见到罗法官首先追问他的上诉结果,罗法官没有立即回答谭大伟,只是让谭大伟先吃东西,一会儿泥螺冷了腥气。谭大伟看罗法官坚持要他先吃东西,就只好打开罗法官带来的饭盒,铝饭盒里放着牙签,蒸熟的泥螺正冒着热气。谭大伟用牙签吃了几只泥螺,又从塑料袋里摸出大炉烧饼,烧饼稍微有点凉了。

  谭大伟觉出罗法官站在一边好象是在等待什么,而且看到门外还站了一个检察院的人,所以他刚咬了一口烧饼就放下了,气氛有沉闷。

  “倩倩家是不是同意接受了?”谭大伟忽然问。

  “嗯嗯,倩倩家?算……算是同意了。”罗法官含含糊糊地说,“这事你就不要管了。”谭大伟听了罗法官的话不响了,他的胃里泛上来泥螺的腥味。

  “怎么不吃了?”罗法官见谭大伟停在那儿不动,便问。

  “不想吃了。”谭大伟说。

  “多吃点。过会儿吃不到了。”罗法官说。

  谭大伟有点不解地望着罗法官。

  “我是说马上要拿走了。”罗法官解释说,“而且……烧饼是马倩倩的大哥大清早特地到纸浆厂门去买的,他知道你喜欢吃那儿的烧饼。”“他去买的?”谭大伟似乎格外不解了。过了一会儿,连泥螺也不吃了。

  “你姐姐早上忙着去给你弄泥螺,来不及去买。”罗法官解释说。

  谭大伟坐在那儿没作声,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对罗法官说:“能不能给我找杯开水来,多放点茶叶。”罗法官到所长办公室拎来了一个水瓶,他把一只玻璃杯洗干净,并且向所长讨了点好茶叶。谭大伟喝过茶以后又要求方便,罗法官只好叫外面的武警进来帮忙。

  直到把茶叶喝到没味了,谭大伟才坐在那里不动弹了,摆在一边的泥螺和烧饼全都凉了。

  罗法官见谭大伟再没什么要求了,就让看守将谭大伟重新铐上,他亲自把谭大伟吃剩下的东西放进塑料袋,出去了。中午没人送中饭来,谭大伟听到看守所院里武警吹集合哨,紧接着罗法官和看守又打开小号门进来了,这回后面跟着检察、公安、法警一大帮人,外面站得都是。

  罗法官的表情多少显得有点不自然,他稍稍清了一下喉咙,竭力保持平静,而后用较为低沉声音说:“谭大伟,你也看出来了。你的死刑命令已经下达了。”仅管中午前谭大伟就已经预感到他的事有结果了,但事到临头他仍然觉得有点突然,他有点语无伦次地说:“那……那么我的上诉驳回了?”“上诉当然驳回了。”罗法官说。

  谭大伟听了这话以后,显得丧气地不响了,眼里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那么那件事呢?”“你的主意改变没有?”罗法官反问道。

  谭大伟停了一下,低声说:“没有。”罗法官听了谭大伟的话以后没再作声。稍顷,他开始一字一句地向谭大伟宣读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裁决书。谭大伟似乎什么也没听进去,末了罗法官问他还有什么意见没有,他只是木然地摇摇头,而后就在“验明正身”的单子上签了字。

  刑场设在郊区,一路上谭大伟一声不吭。警车开进一座挂着“法警训练基地”牌子的院子时,谭大伟看到门口停了两辆车,一辆是殡仪馆的车,另一辆车是涂着红十字的“依维柯”。

  “依维柯”的车门关得紧紧的,里面坐满了穿白大褂的。

  武警把谭大伟从车上架下来,推到院子尽头的一堵矮墙前,谭大伟发现两侧的二层楼上站满了法院和其他穿制服的人,他们正看着他。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罗法官就站在谭大伟的旁边。

  谭大伟先是没说话,罗法官又问了一遍,谭大伟想了一下,说:“我去了以后让我姐姐常到倩倩家去看看,如果倩倩爸爸的病好了,让我姐姐明年清明烧纸的时候告诉我一声。”“知道了。”罗法官保持镇定地说,“还有什么吗?”“没有了。”说着,他自己跪了下去。

  罗法官退后了一步,后面双手托着五四式手枪的法警上前一步,将枪口对准谭大伟的后脑勺。

  一声闷闷的声音,谭大伟扑地倒下。

  几乎就在枪响的同时,那辆“依维柯”的车门迅速地打开了……

本文相关内容:受害者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雨城死刑小说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魔幻长篇:驭兽斋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兰花飘香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