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宫女刺杀嘉靖皇帝
2005年07月26日17:51:59 网易文化 雨城

  杨金英听到一声尖叫,那尖叫声钻心,但更压抑,是彻骨彻心的痛,那个声音在空旷的殿宇间回荡,引得杨金英浑身一阵痉挛,下身象一张网在渐渐收紧,紧接着如同潮水滚过,开始了万箭钻腹的的疼痛。她想蹲下来,但看到四周几个宫婢姐妹都在紧张地看着她,于是她忍住疼痛,还是坚持用耳朵辨听出尖叫大致的方位。她想如果她一向灵敏的听力没有受到反射性痛经的干扰的话,那声处子稚嫩而压抑(甚至是含着恐惧)的尖叫应该是来自东暖阁靠北窗的第六张暖炕。十二年来,她对内府乾清宫的一草一木、一器一物可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每一什物她都曾擦抹过上千遍,更不用说圣上九间暖阁内的卧榻(每间三张,三九计二十七张卧榻)。换句话说尖叫声传来,杨金英也就基本上弄清了圣上今晚寝卧的位置。嘉靖帝每晚就寝的炕榻总是不固定的,一夜间亦常有便溺之后换炕睡的事,他深感宫内外积怨太多、太深。所以即使是象杨金英这样入宫十年以上的宫女,夜晚往往也只能是屏立于绣龙黄帷幔外听候圣唤,无事不得擅入内寝。

  夏至以来,圣上连得三子,龙心大悦,认为是一年前从山东蓬莱征来的近百名十五少女传承天意,由她们的经血所制“先天丹铅丸”真正起作用了,圣体大安,精神倍增,其后的不断驾幸嫔妃,引来日后的累累硕果。相反十二年前选自山西、河北的杨金英、杨玉香等一干女子,说起来不问她们的罪已是幸运了。多年来这些女子处身经血所制丸药不仅未给嘉靖帝带来任何长寿的迹象,进而令圣上数年未得龙子,圣上颇觉萎顿、恚怒。当然圣上宽慈为怀,念杨金英等尚忠诚,尚贤淑,且身体发肤不由己,又山西、河北素干涸贫瘠之地,女子们经血滞涩恐不可免。不过夏至后又忽传圣谕,今后凡年过二十五之宫婢一律赐白银六十两遣回原籍,第一拨杨金英等十六名宫女已接到内府银库送达的银两,定于“霜降”前递遣出宫,立时宫女们一片嚎哭之声,泪涕涟涟。稍时,有那好心太监扯一下相熟女子的衣袖道:“知恩吧,留下去说不定连命也保不住啦!”的确,杨金英这批昔日少女,因服用御医以蟾蜍浆与蛇骨粉调制的催经下血散,已有过半长期过量出血致病或已血崩而死,更有那性烈吵嚷的女子,则往往半夜值更时莫名其妙失踪,有说被太监勒毙灭口,扔到紫禁城外的荒地喂野狗了。杨金英十二年来落下了反射性痛经的毛病,一遇刺激就钻心疼,此已是最轻的了,更多姐妹不是闭经就是罹患腰子病。

  不过嘉靖壬寅年北方大旱,亲人离散,此时出宫,即便能辗转回乡,见到亲人,但谅也难有活路了。

  ……

  “上汤。”过了片刻,杨金英听到同一方向传来一声既威严又细弱的呼唤。杨金英浑身一阵颤栗,下腹的疼痛止住了。“上汤”并非仅指把一碗参根燕窝汤递进去,实质是把一玉盆中当归黄芪水送进去,里面有一张紫檀木金边的台子,杨金英只能将当归黄芪水送到台子上为止。待到她转身离开,才会从暗处走出当夜侍奉圣上的人,都是由这样每晚不同的小宫女忍着创痛,出来取了“汤”去给圣上擦洗,直至圣上安寝。而后就听到一阵近乎于无的软底绣花鞋与罗底青砖接触的响动,帷幔象波浪一样晃动处,一名纤弱的女子着薄红绫长袍象一条红鱼儿似的滑出去了,只剩下那只玉盆留在紫檀木金边的台子上,盆边上空悬着一黄一红两条微皱的湘绣巾。杨金英今儿去取盆时重又闻到一股淡淡的血气和腥味,她心里一阵呕心,差点要吐,她强忍着将盆从里面取回,赶紧传给近旁的杨玉香、邢翠莲,杨、邢又传给外面的宫女张金莲……玉盆顺着一长溜宫女的身边象一颗荧荧发光的人头似的滚出殿外。

  皇后方氏来了,她一般都是在见到玉盆后来,皇后站在外面,问杨金英圣上睡了没有。杨金英答:“睡……睡了。”杨金英的声音有点发抖。好在皇后只是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就带着宫婢回寝宫去睡了。壬寅年十月的这一天月亮特别好,清冷清冷的,乾清门匍伏在黑暗中,端、宁二嫔妃从乾清门那边闪出,从前没嘉靖帝的召唤她们是不可以来的,今儿她们在安排妥贴了值更太监的吃喝后便来了,已经安寝的嘉靖帝丝毫不知。她们站在乾清宫的门口没进去,一个小宫女叫出了杨金英,杨金英疾步门外,她们低语了几句,但说的好象仍是关于嘉靖帝起居的事项,的确嘉靖皇帝已好久没与此二妃晤面了。

  ……午夜过了,大内的更声从远处传来。杨金英想起了山西老家的羊群,羊群白哗哗地漫过山岗,那时她和数十个姐妹栓成一长串,也象羊儿一样翻过吕梁、淌过汾河,跋山涉水与一群河北来的少女汇合,蜿蜒入宫来。巍峨的宫殿把她们吓傻了,当年正是陶氏道士进献长寿金方不久。是春日,十几个少女站成一排褪下内裤,两腿分开,由小太监接血,此前她们全都喝下了蟾蜍蛇骨熬的汤药,经血提前了。然后小太监飞奔而去,抢个新鲜。当场即有七八个姐妹因为惊吓和出血过多昏倒在地,抬着送到下房炕上,此时恰好黄昏余晖照于方格窗棂上。杨金英支撑着跟着队伍到了下房,她盯着落日余晖好象坠入无底的山涧,及至真正入内宫值更见到嘉靖帝时,她低着眼睛,仿佛那是一只嗜血的狼。这匹狼间或也捏着宫女的下巴和她们开玩笑,让人感到他很平易近人,不过就是一个半老头儿,脱了皇袍,很象老家的羊倌。

  岁月流逝,太阳东升西落,少女中除了有两个后来成了端嫔、宁妃之外,其余的只是日复一日地日夜值更,到御医房去喝掺药的带下汤,站成一排让太监采接经血。桃色很快从少女的脸上移开,下房里终年终日充斥恶腥味,十多年前的黄花少女如今已经东倒西歪。杨金英只要看到又有嫔妃或被圣上白日看中的小宫女象鱼儿似的召进乾清宫东西暖阁,身子就开始发紧,她想逃过晚上的值更,但偏偏内府太监还是常派到她,并且还是由她带着均已二十五、六的山西、河北宫女到暖阁近旁侍奉,每当杨金英听到初次的小宫女的尖叫或圣上与嫔妃的狎笑声,她发紧的腹部即令她痛不欲生,如处炼狱……

  轻手轻脚拨开绣龙帷幔,杨金英绕开地上密匝的响铃(这种银质的蛙形的铃当,那怕只是一缕丝纱拂过也会发出播之遥远的叮铃声,每天晚上必有七、八个响铃是嘉靖帝亲手布下的。不过宫中十二年,杨金英对响铃摆布的阵势和嘉靖布铃的手法太熟悉了,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绕开那些铃当),她在黑暗中好象看到靠北窗下躺着安祥而瘦骨嶙峋的嘉靖皇帝。圣上一呼一吸发出轻微而有些怪异的哨音,口角开合处,似吞吐万丈火焰,熊熊烈焰连通到宫内大小宫女的躯体,已有数个宫女被那烈焰焚毁、吞噬,剩下的亦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儿杨金英恨不能化作一支箭簇,在黑暗中向那具覆盖着黄绫缎的天之龙身射去。龙身因而顷刻爆开,那时血溅乾清宫,也许真有一条龙遁逸西天,去往天国。宫女们在天庭里和皇帝一同歌舞,尽为宠妃。

  ……渐渐,渐渐地近了,没费周折,杨金英便径直寻到圣上睡卧的炕榻前。她轻轻拉扯盖在嘉靖皇帝身上的覆盖,皇帝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借着月光,杨金英看到嘉靖的脸上一片惨白,口涎流在枕上,一种末日之气在他的四周荡漾,点于炕头的檀香若明若暗,白烟缭绕,这枝香燃尽时,是三更时分,那个时候屏息立在乾清宫内外的宫女们都会来的,杨金英这么想。她注视了嘉靖皇帝片刻,而后弯下腰来,细心地一只只把那些响铃挪开,理出了一条直达嘉靖帝炕榻前的路。其实在这暖阁内外,她和她的山西河北姐妹的脚印已然不知铺了多少层,暴戾的嘉靖数次在此将宫女踢翻在地,以致拖出去杖击痛殴。杨金英觉得地上湿漉漉的,仿佛血与泪洒得到处都是……

  下房里,宫女围坐在熏笼上,就在半月前,她们把手勾在一起,象小时候打赌发誓,连胆小怕事的张金莲也把手搭在杨金英的手上:苍天在上,苍天在上……。几天前再次发誓,宫女们没语言,看着从杨金英起头,由杨玉香、邢翠莲、苏川药开始,一一默默地把指头咬破,最后咬破指尖是张金莲,她只二十二岁,但同样也对无望的生活充满了怨恨。决心既下,宫女们的心头掠过一阵痛苦的快感,不过她们当中除了年长的杨金英在家时帮着父亲杀过牛之外,只看过杀鸡,除此之外,就是看见鲜血顺着宫女们的大腿豪雨般淋滴在太监御医的金盆里。“他不是龙,是虫。”杨金英对宫女们说,不过她的眼前好象还是有一条龙在晃动。

  杨金英且出帷幔外,宫女们全都迅即围了过来,身后拖了一条由各色腰带编作的花绳,邢翠莲在最前,末梢是年纪最小的张金莲,杨金英刚要斥骂领头的邢翠莲急躁,凄凉而熟悉的更鼓声再次传了过来,沉闷而有节奏的三下。杨金英浑身汗水,浅色的内衣紧贴在身上,她不知晓她进去收拾满地的响铃化了很长时间,她出来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已到了三更天了,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天哪,这是在干嘛哪!”杨金英的心在喊,她象被人推到了悬崖边,望着万丈深渊,除了纵身跳下,别无退路。明日时分,宫内就要大乱了,乱了以后从哪儿出宫尚未想好,连一条毛驴也没有,只知有两个嫔妃坐在乾清门外的廊屋焦急不安地等着。整个紫禁城除了这十来个女子瞪大了眼睛全都睡着了,连护城河树梢上的宿鸟都睡着了。烛光昏黄,飘忽不定,照着一群抽去腰带的宫女,瘦削的女身在粉色薄袍里摇晃,仿佛一阵风来就会把她们吹上天去。

  秋风扫过,轻轻夜雾漫进楠木门槛。“老儿睡着了吗?”一宫女切齿问,“在……在靠北暖炕上躺着。”杨金英挥袖略转过身去,她的声音略显颤抖,心中除了巨大的忿恨和悲怆外忽然生出好一丝不落忍。

  东方出现了一些极其暗淡的光亮,薄薄的晨曦象雾一样漫进乾清宫,凉凉的,仿佛无数条小蛇在宫女们的脚下穿行,宫女竟低声尖叫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种令人惶恐不安的气氛,此刻要不撒腿逃出去,要不等着尖叫越拔越高,最后如瘟疫蔓延一般嚷成一片。然后圣上醒来,太监们蜂涌而至……,唯一堵住宫女们尖叫的方法就是向帷幔内飞奔过去。

  宫女们低声的尖叫再次勾起杨金英的腹疼,使她又想起了那一个个叉开双腿血淋淋的日子:太监游移不定而带着点狡狎的目光让人头皮发麻,脑袋几乎要炸裂开……。她踉跄着就要倾覆下去,她知道她这么一倒下去就再也站不起来,站不起来了……。迷乱与痛楚中她伸手抓住那条腰带编作的花绳,稍作犹豫,转而便向帷幔内飞奔而去,继而宫女们象一群疯女,跟着杨金英向靠北窗的第六张暖炕漫卷过去,顷刻间即将蜷曲而卧的嘉靖帝覆盖了。

  昏暗中嘉靖还没来得及吱声,花绳便套住了他细弱的脖颈,宫女十几双纤手忙乱成一团。好多响铃被踩翻,铃声响作一片。

  ……

  谁也没想到一向做事扎实的杨金英系了那样一个绳扣,银响铃凌乱不堪的声音令杨金英格外心慌意乱,宫女中有人连忙脱下衫袍扑盖住响铃,有的将响铃捧起捂在怀里,就象哄孩子似的。不过杨金英还是手忙脚乱系了一个死扣。宫女们拔河一般使劲发力,没料想花绳越拉越死,竟成了解不开的死疙瘩。

  嘉靖倒越来越清醒了,他一面开始呼救一面脚跟象鼓槌似的猛敲炕榻。杨金英仍拚命抵着死疙瘩,以为活扣,以为会锁死嘉靖帝的喉头,末了驾崩、天崩、地崩,宫女们也象血崩似的四散。而后天色亮了,十六宫女象蝶儿似的飞啊飞,飞逸出深宫去。

  “朕赦免你们!”嘉靖帝慌乱中从牙缝间挤出一句。

  “赦免老儿你自己吧!”杨金英回应道。其余宫女按住嘉靖乱拍乱踢的手脚,用绸袍堵住嘉靖“救驾”的呼喊,“快快!!!”宫女们催促道。

  东暖阁呈现一派虐杀图景。

  杨金英的脸歪斜着,虎口慢慢地渗出血来,可不死的嘉靖帝还在扭动。山西女子憋不住一跃骑在皇帝的身上,大喊一声:“你死啊!!——”宫女们应声掐的掐、拧的拧,捶的捶。

  嘉靖愈捶愈大,渐成一条小龙,首尾摆个不停,小宫女张金莲看到那龙愈显生气,越来越长。她怕了,起先她还脱下绣鞋跟着拍打,后来捂着眼后退,越退越远,人越来越小,末了她看见卧炕上一条白身子的惊天长龙腾空而起,高居殿宇之上,她终于相信嘉靖帝是龙,龙是不死的,任怎么掐怎么勒也没用的。她一面那样想着,一面翻过门槛,飞也似的向皇后的寝宫跑去。

  更鼓在宫阙城堞间咚咚响起,惊起一群黑色的宿鸟扑扑飞过乾清宫的屋脊,薄雾再次渐渐聚集,漾进殿内,紫禁城外高声叫卖萝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皇后方氏寝宫那厢顷刻间灯火通明,一阵忙乱之后便有一派沉闷庞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沿着曲折的廊庑传来。

  灯火举处,但见乾清宫东暖阁内,一群女子象一群疯蝶正在围殴一条垂死的僵虫,见到小宫女张金莲领着皇后和一大帮太监、宫女闯进来,“疯蝶”们惊呆了,旋即垂下手屏立不动了,只剩下杨金英还捏着一只碎瓷小花瓶朝圣上的脸上砸,一个太监飞步夺下,圣上的鼻子已经出血了。

  “你们这是在干嘛哪?”皇后愣愣地说,“皇上睡了你们还开什么玩笑?”“我们要他死,要他死!娘娘你懂吗?”杨金英被扭住了双手还在高声叫喊。“要他死!死……”一个太监伸手掐住了杨金英的喉咙,另一个太监上前扶住皇后,并且用手在皇后的眼前晃动,试探皇后的神志是否清楚,稍顷,皇后才尖叫道:“你们这些贱婢!!!——”众太监一拥而上将在卧榻上奄奄一息的嘉靖帝扶起。此刻太医正从远处飞奔而来,杨金英挣扎着想挣脱逃走,却被太监死死地揪住了头发,一个太监朝着杨金英的小腿猛蹬一脚,杨金英怪叫一声重重地跪了下去,其他作乱宫女见状不由自主地腿弯一软,全都跟着跪下了。

  大殿内阒静无声,灯烛高照,只听到皇帝微弱的苟延残喘息之声。

  ……

  “反正是死了。”杨金英这么想着,那个可怕的凌晨后她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对主审她的大太监及大理寺官吏这么说的。七日后的清晨,阳光从东城的房尖上露出一丝光亮,杨金英和一干宫中女人被锦衣卫从水牢里捞出,水牢水一片殷红。出午门的大道上满是霜露,菜市口的杀场上人头攒动,万众喧腾。

  女人们被捞出来以后先是被推倒在马厩前的稻草上回暖,铁丝一溜边穿过十六个宫女的掌心,末梢拴在小宫女张金莲颈部的锁骨上,救驾告发未能拯救她,旨谕亦死。宁端二嫔妃被铁丝连在一起,就象一根藤上的两个蚂蚱,杨金英被烧红的铁钎捅进腋窝时供出了她俩(其实二嫔妃仅是知晓此事而已)。此刻杨金英的手臂由于腋窝的炙伤抬不起来,而她低着眼睛仍能由余光看到嫔妃的眼里喷出怨忿之火。二嫔妃因为身份的差异始终披了一件深紫色薄纱披氅,显得与如委泥于地的宫女们不同,那些女人剥得只剩下贴身红肚兜,而且破烂得衣不遮体。

  “反正是死了。”倚在草上,杨金英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她抬头打量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色,这又是一个秋决的日子。没过多久,她就跟在宁端二嫔妃的后面前往菜市口,经过午门宽敞甬道时,杨金英觉得脚下的霜露一踩一滑。除了二嫔妃着绣鞋,宫女们均赤足,一路行走,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法司吏特准将血迹斑斑的粉色纱袍发还,披上纱袍的女子如同一群断了翅的蝴蝶歪歪斜斜地踅出宫去,微薄的财产和年华留在宫中。……

  远远地,可见木板搭就的高台上竖立着十六根十字原木,原木旁站着数个各提着一袋刀具的红巾黑脸汉子,高台下一片嚎叫,可闻到新鲜木材的味道。

  杨金英仍然仿佛看到一只彩色的蝶儿被掐了头,蛹节般的身子扭动着,成群的蝶儿纷纷幻出,漫天飞舞,变灰变黑,翔集乾清宫,领头的俯冲扎向嘉靖帝,其余争先恐后在皇帝的喉头聚形成结,霍霍生风。不料,皇帝只抖了一下身子,蝶儿便立时翅断腰折了,蛹节般的身子也不再扭动……

  嘉靖帝伸着脖颈活过来了,太医却死了,那个在他身边多年的太医将“急汤”灌进圣上的嘴里,人却瘫倒在御榻旁再也没起来。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七日了,嘉靖帝仍觉得喉头有只不散的结扣,他象一只的耗子似的从乾清宫逃至太液池西岸,此刻正漫步一湾碧水之侧,他觉得握笔降旨的指尖还有点粘连。他以为那些大概是一群失血的蝶儿,蝶儿也会发疯的。总之无论如何嘉靖帝在醒来以后不久即降旨:“这群逆婢,并曹氏、王氏合谋杀朕于卧所,凶恶悖乱,死有余辜,即打问明白,不分首从,都依律凌迟处死……”他的器物和字画之类仍在源源不断地从乾清宫运来,他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好象透过折射可见菜市口那群疯蝶儿正被薅去绒毛,摘去翅膀,身子光光的,形似蚕蛹。嘉靖帝手捻须髯,忽然想用手触摸那些被绑成一节节的女身,薄薄的,软软的……,他浑身一麻酥,一阵缠绵的联想,“饶恕她们?”他想。不过随即这个念头就被惊悸代替,况且人已经解押出宫了。

  “罢!”嘉靖闭上眼睛,他好象看到刀斧飞舞,蛹浆四溅。

  女人们被提上台去,杨金英的腹部又开始收紧,近旁一片哀哭声,不过她已经没有眼泪,唯一难过的就是觉得对不起这些患难多年的姐妹们,“怎么会是一个死结呢?”她恨,恨不得将双手剁得稀烂,剁了去喂狗,自然现在再怎么发毒咒也晚了。

  一一褪去女人的纱袍,宁、端嫔妃的人头不知何时已然滚到一边去了,监斩吏将杨金英等逐次用铁丝拴在十字形原木上,杨金英的腹部象被一支锥子扎中,疼痛象十八的潮水汹涌澎湃。

  仅披着几根布条的宫女胖瘦不一,肤色黄白不均,私处若隐若现。台下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在宫中女人们的身上象刀子一样剐来剐去,宫女羞愧难当,几个女人摆动着,想侧转过身去,却又动弹不得。刀手如同箍桶匠似的按部就班地取出长短不一的刀具,打量着女人暴露在天光下的胴体,想象这些小女人还从没奶过孩子,所以乳头粉红,有的身上还长着痣哪!杨金英被那样的目光往来划过,腹疼更其剧烈。

  先是谁的一只耳朵被割下来扔向人群,引起一阵骚乱,而后一个宫女被削去半个鼻子,露出两个窟窿,而刀手却沉着地将刀锋在汗巾上擦了擦,另一个刀手在宫女的面前转了转,好象这些只不过是小试牛刀,终于一对乳房訇然落地,女人们纷纷告饶,“大爷大爷”喊作一条声,台下人大喊过瘾,人声鼎沸。高台上一半以上的女人已然昏了过去,剩下的则一条声呻吟、哀嚎着。杨金英惊恐间但见眼前刀光一闪,周身一麻,睁眼时胸前双乳却已落在脚面上,如同两坨赘肉。

  杨金英的腹部开始出血,体内的疼与体表的痛交织一处,不过她仍不想向身边的刀手求饶,她知道刀手是饶不了她的,唯一可求的就是让他们一刀直刺喉管,早些儿结果了她,她因此低声叫了几声大爷,可那位回道:“那哪儿成哪?”唾了一口吐沫,接着开始一刀刀挑女人纤细的脚筋。杨金英清楚这帮大爷只有等到把她们姐妹全都剐得剩下骨头才会歇手,纵求也白搭。所以她干脆紧闭双唇,一声不吭。

  末了圆木前堆了一滩滩肉屑,就象十六个女人脱下自己的衣服,被剐得七零八落的女人体如同霜打过的茄子歪在那儿,最后昏死过去的是杨金英,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收得紧紧的,仿佛打了个死结。近午时分,刀手最终将剔骨刀捅进杨金英的腹部,杨金英的子宫和肠子洒了一地。

  “冤哪!”人群中有谁憋不住喊了一声,喊声象支利箭,直冲云宵……

  补述:倘没那个迷乱凌晨所发生的一切,那一拨宫女也许就会象中国历史上千千万万个宫女一样,只能是默默老死,没人知道她们的名字,然而一五四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大明紫禁城内府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壬寅宫变”,虽然功亏一篑,但以下这些普通的名字却钻进史册留了下来。记住这些可怜的人儿吧!

  她们是:杨金英、杨莲香、苏川药、姚淑翠、邢翠莲、刘妙莲、关梅香、黄秀莲、黄玉莲、尹翠香、王槐香、徐秋花、张春景、邓金香、陈菊花、张金莲。另:端妃曹氏、宁嫔王氏、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裸体彩绘:许人体一个艺术的理由?』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雨城死刑小说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魔幻长篇:驭兽斋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兰花飘香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 系列武侠:暗香传奇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