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5、我被巫婆咒翻在地
2005年08月09日17:47:56 网易文化 小汗

  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早晨的山上有很浓的清香,是草的味道。我大口地呼吸着,每一次呼吸都让我感觉轻松不少。离很远我就看到山坡上零乱地堆着几个土堆,是坟。我爬到山顶,发现一个女孩站在一个小小的坟头前。她手里拿着一大捧红色的小花,低下身把花放在了坟前。等她站起身看到我,头一低就往山下跑去。随着她腰身的晃动,她那蓝色牛仔裤下紧绷的丰满的臀部也跟着左右扭动。她的背影很美,脑后的大粗辫子来回摆动,身上的红色毛衣就像草丛里的一朵鲜艳的花。我冲着她的背影大声喊着。

  小红,小红你快跑呀,跑慢就不和你好了!

  齐小红猛地站住了,回头望着我。眼里瞬间湿润了起来,那双眸子就像草上的露珠一样晶莹闪亮。她冲着我大声喊,你到底想起我来了。我摇了摇头,然后冲她笑笑,不知为什么,一看见你跑,就想起这句话了。齐小红歪着头,咬着嘴唇,她好像在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一样。她看着我,一点点后退着下山,一直走到山脚下才回过头快跑起来。

  我走到那坟前,把那些花拨开,露出下面的木板来,小孩子死是不能立碑的。木板上简单写着杜鑫两个字,看来这木板已经有年头了,木头已经糟了,用手一碰就能掉下屑来。我坐在坟前,拿起一朵红花放在手指间慢慢地碾着,不一会手指便红殷殷的了,放在嘴里是说不出的苦涩。

  山下孩子的吵闹声把我从沉思中叫醒,那是正对着山头的一大间茅草屋。屋子外面用木板围出一个大院,十几个孩子们在院子里跑着,一边玩耍一边尖叫着。我走下山来到院子旁边,院子里的孩子停止了跑跳,隔着栅栏瞪大了眼睛看我,不时还使劲抽了抽快要流到嘴边的鼻涕。我推开了栅栏,孩子们一下就围了上来。他们小声嘀咕着,有几个已经大着胆子在摸我牛仔裤的口袋了。我摸了一个孩子的头,他一下子跑开了,其他孩子也跟着尖叫着跑开。我走到教室里,教室里只有两个人,一个男人坐在杜兰的身边,手挎过杜兰的肩膀扶着杜兰的右手在纸上写着什么。见我进来,那男人忙松开了手,站起来问,你是谁?我指了指杜兰,我是杜兰的哥哥。噢!他几步走过来伸出了手。你就是杜泽吧,我是杜兰的老师,张立君。我握了握他的手,这个叫张立君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左右的男人很热情地说着,昨晚回来的吧,怎么样,还习惯吗?我嗯了一声,他继续说着,这村子是落后了点,你看到现在就这么一间屋子就算学校,全村的孩子都在这一个班里学习。对了你妹妹杜兰最聪明了。我又哦了一声,张立君愣了愣。嘴巴凑近我的耳朵,是不是你爸他还不认你。这村子就这样,封建!出了事就说有鬼,死人都不报公安局的。我笑了笑对他说,张老师你继续上课吧,我走了。

  走出学校回到村子里,看见路口站着个女人。她手里拿着水盆,动也不动。头随着我走动才一点点转动,等到我走近的时候问,你是不是老杜家的二儿子?我点了点头。她一把将盆里的水倒到了我身上,然后鼻子用力一抽,冲我吐了一大口浓痰。

  我愣在了那里,身上被淋到的东西有股腥腥的味道,竟然是血。我用手指摸了摸,黏黏的应该是鸡血吧。那个胖女人见我没反应,以为我是怕了她,便手叉着腰站在门口大骂。不过很奇怪我一句都没有听懂,她嘴里不断出现着狐狸精、小妖精一类的词,我感觉不应该是说我的。只是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这时旁边人家里露出不少脑袋远远望着这边,我突然看见妈快步地跑了过来。她跑到我身边,站在了我和那女人之间。他婶,你这是干啥呀?呸,你叫谁呢?那女人见妈来了,火气更大了。见四周围了出现了好多人,更是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你还敢把你这儿子招回来,当初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把儿子招回来,你让咱们怎么活?他婶,你话不能这么说呀。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杜泽回来又不是长住,他爹眼看不行了,难道儿子回来看爸还有错呀?那女人冷笑了几声,哼,儿子看爹?他老子认他这个儿子吗?听了这话,妈妈气得混身发抖,指着那个胖女人一句话说不出来。这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人,扑在那胖女人身上。一边喊着一边往她脸上抓去。

  王破嘴,我操你妈!

  是杜兰。她和那女人扭打在了一起,两个人都是一边动着手一边在嘴里骂着对方。妈妈想去拉,我看杜兰没有吃亏就拉住了妈妈。那个女人又蠢又笨,几下子就被杜兰抓掉头发上的发卡。她头发散着,衣服也被杜兰撕开了,看起来十分狼狈。杜兰围着那女人来回乱转,一边骂一边踢打着,还不时往她身上吐着口水。那胖女人看丝毫占不到杜兰的便宜,就把手伸向杜兰的胸前,她使劲掐着杜兰胸前的敏感部位。我走上去,抱住杜兰,挡住了那胖女人的身体。然后在转身时轻轻在那胖女人膝盖上踢了一脚,在别人看来那胖女人突然扑倒在地完全是因为自己用力太猛的原因。杜兰在我怀里哈哈大笑,一边吐着口水一边骂着。王破嘴,王破嘴,就这么点能耐还是回家管你男人去吧。胖女人坐在地上听到杜兰的话,突然把自己的领口一扯,露出大半个乳房大嚎了起来。她不断地拍打着地面,往自己身上抓着泥土。所有人都只是站着,他们的眼里只有一样东西——冷漠。好一会,才从人群中又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人上去就给坐在地上的胖女人一个耳光,王翠花你闹够了吧。王翠花看着那人停止了哭泣指着他骂起来,你还村长呢,你看看你媳妇我被老杜家欺负的。那个村长把王翠花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四周看了看,大家没事的就回家吧,少在这看热闹。然后指了指我,你跟我到办公室走一趟。妈拦住了我,村长我跟你去吧,没孩子的事。村长一摆手,你也给我回家,看你男人去吧。我把让杜兰把妈搀回家,我跟着村长去了办村办室。

  来到办公室,村长一直不怎么说话,只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抽的是那种手卷的旱烟,看我一直看着他,他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问我抽不抽。我摇了摇头说,村长,我和杜兰都没有惹你妻子,是她不知为什么先泼我的。村长摆摆手说,算了,算了。我自己的老婆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接下来又是好久不说话,我知道村长总是在假装抽烟的时候小心地看我。他好像很怕我,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感觉而已。最后村长抽完手里的烟,便把我送到了门口,找你来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想和你说几句闲话。这村子有点落后,有些事情你得见怪不怪。回来以后你妈跟你说了些什么吗?我又摇了摇头。村长点点头就不再说话,只是在出门的时候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虽然看似平常动作,却有些生硬。

  刚回到家里,在院子里就听见妈的屋子里传来的扔碗筷的声音。我快走了几步,就听见屋子里一个不死不活的声音。你快让他走,你让他来是想逼着我早死呀。你个死娘们这十五年就没有盼过我好呀。我就知道你还记着那事,你就是盼着我死。妈一下子哭了出来,他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这么说呢?你让杜兰怎么想呀,医生也说你日子不多了。我不就想让你这些日子过得舒坦点嘛,让你见见儿子咋不对啦?老头子躺在床上嘿嘿地笑着,是我想见,还是你想见呀?说是我儿子到底是谁的种还不知道呢。妈被气得说不出话,我走进了屋子。喂,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不养我无所谓,现在我回来了,你却说这话。老头子骷髅般的嘴上露出可怕的笑容,你去问你妈,你妈明白。我转过头看着妈,妈一下子哭了出来,老头子你当着孩子说的是什么呀,杜泽你别听你爸的,他是病糊涂了。我说,妈到今天你也应该告诉我了吧,我回来这几天你们根本就是有事瞒着我。妈摇了摇头,杜明,别问了去吃饭吧。我看了看妈,又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男人,他也转过头去一句话不说。那屋子里的空气让人窒息,我转身走了出来。回到我屋子里,却看见杜兰正在我的包里胡乱翻着。见我进来连忙把包放在身后,冲我傻笑着。

  我脱下身上的脏衣服,交给了杜兰。杜兰人有空帮我洗洗吧。杜兰高兴地接了过去,走出门时脆生生地叫了声哥。我回过头,杜兰脸上一红,哥,你踢王破嘴踢得真解气。我冲她笑笑就躺在了下来,背包里被杜兰翻得乱乱的,她拿走了我一支钢笔。我发现自己手上竟然也溅上好多脏东西,我刚要爬起来去洗,就听见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边走着,一边很放肆地笑着。

  她婶子呀,家里来贵客了怎么不跟我说呢?

  我把头伸出屋子望了望,一个高挑女人一撩门帘走了进来,我看见正在熬药的妈身子一颤。他三表姑,你来啦。那女人点点头,直接走进屋子里,冲躺着的爸说。哥哟,你这脸色不对呀。这家里要出事你知道不?那老头子还没有说话,妈先紧张地接过来了,他三表姑,俺家老头子最近吃了你的药身子骨才不疼了,你一来咋就说这话呀。老头子喊了句,你个老娘们少嚓嚓。他大妹子,你瞧出来了?我悄悄走到厨房隔着布帘看着那女人右手挑起兰花指,口中念念有词。哥呀,你这印堂发暗、头上有乌云笼罩,这是阎王要收你啦。说完那女人转头看了看愣住的妈继续说着,哥呀,你这病不至于死这么早呀,可惜家里来个人冲了你的福呀。哥,你家来啥人啦。老头子哼哼两声,你去问那败家老娘们吧。妈一脸的不愿意,他三表姑你怎么这么说呀,是杜泽回来啦。那个三表姑听了脸色一正,快带我去看看。我听了这话就从屋外走了进来,站在那女人面前。那女人四五十岁,一脸的晦气。左眼浑浊不清,是个瞎眼。她咔吧着右眼紧盯着我,抓着我的左手仔细看了一会。突然冲着老头子大喊,他哥,快让杜兰把天灯打开,别让阴气进这屋。杜兰看了我一眼应声出去了,不一会她在屋外喊着,妈,院子里的灯不亮。那女人一听,跌坐地上。半晌才爬了起来,晚了,晚了。她在地上转了个圈,从腰上解下了个铃,对着炕上的老头子说,我现在马上做法,不知道能不能震住他。说完她摇头晃脑地就唱了起来。

  杜泽,杜泽。

  你和你哥本是牛头和马面,

  阎王殿下的两个小鬼呀,

  来这世上为祸人间。

  我乃昆仑山上一个仙,

  十五年前将你哥送回天,

  今天我要再把那杀戒开。

  听她唱完,我突然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医学惊悚:医生杜明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阿来小说集:尘埃飞扬


    小饭:年轻时候的女朋友


    雨城死刑小说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雨城死刑小说
    ·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