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文化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8、少年眼里的仙女
2005年08月09日18:02:56 网易文化 小汗

  我一个人走在村子里,不知不觉地又来到了山脚下。我望了望山头上那个小小的坟包,走到另一条山路上,那是通向深山的路。这山上都是旁边山坡上没有的落叶松,松树与松树之间相隔不远。树枝连起来遮住了整个天空,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打在我的身上,我的脸也跟着变幻着色彩。我的手在树干上摸索,我在想十五年前刻下的迹痕现在会在树干的什么位置呢?我走到一棵笔直的松树前,背靠着松树。我伸直了身体,使劲收着下巴。我用右手摸着头顶,扬起头看着自己的头在树的位置。那干巴巴的树皮划着我脖子上的皮肤,好像已经有蚂蚁要顺着我的衣领爬进来了。我感觉好痒,我笑了。我不停地笑着,笑声在树林里不断地回响。

  原来树没有人长得快,当然这只在前十年有效。我把手指往下移了移,剥去那些龟裂的树皮,看见了两道划痕。我似乎还可以看见那两个小孩子站在这棵松树前。其中一个孩子聪明地翘了翘脚,所以他比另一个孩子高,他是哥哥。另一个孩子从来不会怀疑这些,他知道自己就是弟弟,永远不会比哥哥高、比哥哥强。我在地上找了根树枝,在松树底下挖了起来。那树枝一点都不顺手,几下子就折了,我换了根树枝,可是不过几下又折断了。我急躁了起来,拼命用手挖了起来。泥土里混杂着厚厚的松针叶,一股腐败的味道缠绕着我的手指。我跪在地上,小心地拨去那么松叶与泥土,那个木盒子已经露了出来。没想到当初的宝盒已经破烂不堪,蚂蚁与蜈蚣偶尔从里面钻出来。这样的宝盒还会保留着童年的梦吗?伸出的手突然却停在了半空中,我想了想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我打开了那个木盒。

  木板在我手里好像是豆腐一样,拿在手里一不小心碎成了几块。我看到了木盒里的东西,一只死猫!它还保留了猫的轮廓,一见空气猫毛四处飘散,露出已经被蚂蚁吃剩的骨架。猫死之前很痛苦,它曾经在木盒里挣扎了好久,木盒内壁都是猫爪的抓痕,猫身下面的东西都被猫抓得烂烂的。我拿起身旁的半截树枝,在盒子里翻了翻。我用树枝从木盒里挑出一支绢花来,现在已经看不出绢花原来的颜色,花瓣也已经散开了。这都是曾经的宝物,我拿起绢花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有一点香味。只有大地的气味,腐烂的味道。

  我的手上全是泥土,身上也有着一股怪味。我张开手,手臂自然地往下垂着。也许我需要到哪里去洗洗手,我站在山坡上看见两山之间的山谷中一条小溪,溪水是一个破矿洞里流出来的。这早就没有了原来的样子。杂草乱石堆满了洞口,我冲着洞口大声喊着,我的回声和着洞里的冷气扑面而来。我没有往里走,只是站在溪水前把手洗干净了,然后我顺着溪水往山外走着,小溪越来越宽,水流也越来越急。小溪的旁边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我顺手摘着放在手里,折了根柳枝围着圈,把花插在上面,这就是个花冠。小溪最后汇到了一起,我来到了长满芦苇的小湖边,这是妈妈口中的小泡子,也就是哥哥淹死的地方吧。这里不是很大,水面上都是一小片一小片的芦苇。不时从里面传出野鸭和翠鸟的叫声,阳光照在水面上,泛出幽幽的绿光,根本看不出水的深浅。这里一个人没有,秋风吹过,芦苇哗哗做响。我又看见了那两个孩子在水边嬉戏,我揉了揉眼睛,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就流了下来。

  回到村子里,我七绕八绕地来到一户人家。整齐干净的大院,院子里四间崭新的瓦房,院子外面的栅栏也换成了半人高的铁栅栏。我把那花环冠套在了铁栅栏上,然后就走到对面的墙角,身子靠着墙静静地看着那个院子。过了一会,齐小红拿着塑料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当她看见那花环时,盆从手里掉了下来。她几步跑到门口,从栅栏上拿下花环,走出门四下地张望着。我把头缩了回去,她看没有人就又转过了身子。我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看着齐小红背对着我走回大门边,走到院子里,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塑料盆。在她站起来的那瞬间,她停在了那里,好久都没有动。我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也是静静的没有动。齐小红回过身,她穿着老气的系扣毛衣,头发扎了个粗粗的大辫子垂在肩上。这时的齐小红只是一个丰满的农村姑娘了,她歪着头咬着自己的嘴唇。我们面对面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齐小红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里的塑料盆还有那花环藏到了身后,我笑了。我走到栅栏前,一只手扶着矮门另一只冲她招了招。齐小红愣了一会,还是走了过来,我看得出她在颤抖。

  喜欢吗?

  ……

  我还记得原来小红最喜欢这花冠了,每次戴着都说自己是仙女呢。

  ……

  每次下山还得我和哥哥用手做搭架子给你抬回去,那时你就特别沉。

  ……

  齐小红不论我说什么,她都死咬着嘴唇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泛出了泪花。我把身子向前伸了伸,我们之间只隔着那扇矮门。

  没想到小红现在会变得这么漂亮,真的像仙女一样,小时候我和哥哥天天吵架就是为了谁能娶你。小红,你还记得你当时说要当谁的媳妇吗?

  齐小红瞪大了眼睛,扬起手就给了我一个耳光。我没有躲,她的手掌打在我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还是一样的微笑,齐小红却一下子惊慌了起来。她手足无措地想抚摸我被她打红的脸,可是抬起的手却没有落下,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齐小红,你还恨我吗?

  齐小红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忘情地哭着。

  恨!我恨死你了。

  我抱住齐小红,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你要是还恨我,就咬我吧,我让你咬到解恨为止。

  齐小红扑哧一声笑了,我咬你干吗?你当我是狗呀。

  她挣扎着想从我怀里站起来,见我抱得太牢就不再动了。她把头靠在我胸上,我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皂味。我从那花环上摘下朵兰花插在了齐小红的头发上,齐小红的脸好像黄昏里的日头红彤彤的。我抬起头看见屋子里窗口有人影闪过,我笑了笑,低头去亲齐小红的头发,齐小红像傻了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紧紧抱着我。

  小红,妈把小时候的事都告诉我了,是我不好。

  齐小红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叹了口气。

  算了,命中注定,是我欠你的。杜泽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是怎么对我的吗?

  知道呀,我和哥从小就对你好,天天给你摘果子、掏鸟蛋。

  不对!

  齐小红从我的怀里挣脱,她大声地冲我喊着。

  你对我最坏了,从来不理我,你从来都不给我笑脸。只有你哥对我好,杜泽从小我就跟欠了你钱似的,你把我衣服上的花都给扯掉了,你连手都不愿意跟我牵一下。

  齐小红往回跑着,跑到了屋门口,突然把身子转了回来。她歪着头冲着我笑,辫子在身后甩来甩去。山谷间的余晖照亮了她的脸,我看见她刘海下的那道深深的疤痕。

  杜泽,可是我喜欢你,从小就是喜欢你。喜欢得要命,到现在我也是只喜欢你。

  齐小红跑进了屋子,把我一个人留在了院子外面。我低着头扶着矮门,手不停地揉搓着那花瓣。花汁渗入我的指甲,一片暗红。

  在昏暗的柴房里,一个孩子躺在柔柔的草垛上,抱着他心爱的猫说着悄悄话。我喜欢自言自语,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大黄呀,大黄。这个世界只有你和我最好。没有人喜欢我,只有你最喜欢我。我总是让哥哥和妈妈生气,可是你从来不生我的气。我觉得全村子没有比你更漂亮的猫,没有比你更懂事的猫了。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你要天天陪我在柴房玩呀。我又不能出去玩了,我今天又和小红说话了,哥哥很生气。他不让我和小红说话,不让我和她拉手。齐小红是他的,大黄你是我的,我只有你了。对了,你说我聪明不聪明,我偷偷编了个小花篮放在小红家的门口,没有人知道是我放在那的。齐小红一定会喜欢,她总是喜欢那些花,可是哥哥不会编,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啊,不能和你再说了。刚才外面有人,我不知道是谁,如果是哥哥就糟了,我不想让他知道你在这里的。

  我把双手插在裤兜里在村子里慢慢地溜达,果然在走到家门口时,看见杜兰站在院门口四下地张望着。见到我走过来,杜兰离老远就喊。

  哥,你快回来呀,爸不行了。

  我快走几步进屋,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我挤进人群,老头子已经死在了床上。他的脸涨成酱紫色,看得出他死得很痛苦,在床上挣扎了好一会。妈坐在床沿上不停地哭着。

  我下午给他喝完药,他就开始难受。他折腾了好半天,大口喘气也说不出哪难受。你们一来他就……

  见我走进屋,本来闹轰轰的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我。我走到妈身边搂住了妈的肩膀,妈靠着我小声地哭着。

  好啦,人都散了吧。他嫂你也不用难过了,明天村子里派人帮你把丧事办了。

  村长说完就转头出了屋,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但没有说。

  很快人都离开了我家,看得出村人好像都不喜欢与我家走得太近。人走了以后,妈反倒停止了哭泣,一个人静静地收拾着屋子里的东西。见我站在那,她转头冲我笑笑。

  杜泽,你回屋吧,我没有事。一会给你做饭,饿了吧?

  我摇了摇头,妈便不再说话了。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医学惊悚:医生杜明
  •   爆笑flash


    Flash相声:和气生财


    Flash:骑驴


    爆笑说唱:南京话版喝馄饨
      小说推荐


    阿来小说集:尘埃飞扬


    小饭:年轻时候的女朋友


    雨城死刑小说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乱弹广场]
    · [鲁迅论坛]
    · [乱弹广场]
    · [读书论坛]
    · [乱弹广场]
    岁时记(一)七夕
    《还珠格格》·大奶二奶争霸战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女光棍传3:冒险家和野心家的乐园1...
    红楼乱弹--第四十回 问渠哪得清如...
    《欲望红领巾》(33:应召女郎)
    mxl010
    北溟有愚
    李老二
    阑珊007
    无桅之船
    熊谶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打工不如当老板!
    ·今年开什么店更赚钱!
    ·今年开什么店才能稳赚钱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开家面馆挤破门的好生意
    ·学生狂爱,钱狂赚!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少奋斗20年的创业机会
    ·平价眼镜卖疯了!
    ·废旧塑料,轮胎变黄金!
    ·女人做什么事业更赚钱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怎样成为中国富豪!
     最新小说 more
    · 雨城死刑小说
    · “80S”精神恋:欲望红领巾
    · 兰花飘香
    · 泛娱乐时代
    · 校园惊悚小说:泣血幽瞳
    · 青春会老爱情会死
    · 网络流行:恋人
    · 同人小说:魂斗罗
    用户名:
    密 码:
    · 经典排行榜
    · 网络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 原创文学排行榜
    · 板砖排行榜
    · 爆笑FLASH排行榜
    · 全面反弹排行榜
    ·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 图书排行榜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