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8月23日18:16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心语-->老唱片 文章来源: 

同桌的你

牛歌(8月23日18:16)

  第一次听唱《同桌的你》,恰在一位老朋友的婚宴上,主持人报完歌名,我便情不自禁地环视了一下同桌的一群人。目蒙目蒙目龙目龙地等到那缠缠绵绵的一曲唱罢,我才发现,歌中唱的是课桌,不是酒桌。

  说来惭愧,我没上过幼儿园,读了小学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同桌”。她是一个活泼如精灵一般的小姑娘,特别“疯”,但不知为何,有人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老太”,原因大约是她太爱说话。意志本不坚强的我,受其影响也常在课堂上被点名批评。她有没有找我借过半块橡皮,或无意中说过喜欢和我在一起,像歌里唱的那样,我早已忘了。只记得一次数学考试之后,我俩的成绩竟一分不差,而倒霉的是连做错的那一题也错的一模一样。在办公室里,老师让我们坦白交代究竟谁抄了谁的答案。看她紧咬牙关,我也一言不发。这件事在老师心里恐怕到现在还是个谜。后来她“疯”得越来越出格,在作业本背面写上五个字:“好象对我说”,下课后请同学大声地倒着念,在阵阵哄笑之后,终于让老师得知。那是一个长着大胡子的男老师,把“老太”拎到了讲台前:“说!你的对象是谁?

  让大家看看好不好。”此刻,独自坐在下面的我,脸竟莫名其妙地红了,台上的她先还撑着,后来终于羞得哭泣起来。从那以后,我和“老太”就再也没说过话,尽管我心里老觉得她有点像刘胡兰。

  进中学后,男女不再同桌,这时的老师已开始防范早恋了。无奈我们班两性都是单数,因此在很短暂的一段日子,我仍然和一个名叫“樱”的女生同桌。因为上课多半要往工厂或农村跑,叫做“开门办学”,坐在教室里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樱”几乎没在我心底留下什么印记。毕业多年后,在路上遇着了,已经做了母亲的她,先说我“瘦了”,说我“瘦了”之后,又提及曾和我同桌,使我猛然想起,我曾把露出钉子的方凳悄悄地换给了她,那颗钉子果然把她的裙子划了个口子。好在见面时,她没再提裙子的事或讲起“凳子”什么的,只是再三叮嘱我:“要开什么药来找我。”似乎在提醒我,她已经当医生了。只可惜自从见了她以后,我就没再生过病。

  中学毕业,赶上恢复高考。在大学的四年里,老师已不再为学生安排座位。

  印象中,男生都随便就坐,只有女生的座位是固定的。前排中间的几张课桌,总是替她们预留着。因为她们人数少,又被众多的异性围着,自然显得娇贵些。偶尔和她们同桌一次,也绝不敢贸然地问“是否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整整10年没正经招生的大学,一下子把大嫂和大婶们都招进来了。记得她们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那时还没你呢”。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那歌里就随便这么一问,可对我来说,竟成了一个无解的命题。


进入“心情故事”BBS,评论这篇文章或讲述你自己的故事

 我要发表评论 将本文推荐给好友 
相关文章:
  • 回首放羊娃
  • 雪花落满旧日的歌声
  • 圆明园里的爱情选修课
  • 青春的印记
  • 热力推荐:
  • 新闻周刊第一期
  • 网易广东站:网上资讯最前线
  • 攒机一族必修宝典
  • 用金钱打造爱情吗?
  • 女性频道全新改版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C)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