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独居蓝猫的浮世绘
·钟鲲:《非一般爱情》
·蜘蛛:黑社会
·安妮宝贝:《彼岸花》
·什么东西没变?
·节日热卖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平生一段情意

2000年09月29日11:42:11 网易报道 晕头

>                  (上)

  隔了这么多年,我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谢平安时那情景:平安的爽朗的眉目、一头大汗、额角绒绒的头发贴住红红的面孔、笑起来不顾一切的放纵眼睛嘴唇统统化作弯弯月芽,衬着身后南国夏夜蓝紫的夜空,很令当年那个慕少知艾的傻小子王晕头一见痴迷。说出来丢人,我是被平安发出来的排球打中的,而当我呆看著大笑的平安,讷讷不能言的时候,平安却以为我被球打傻了。一帮女孩子张罗着把我送到校医处,确认我太平无事之后,平安请我吃了一顿汉堡大餐,那,是我认识平安的开始。

  然而,我是追不上平安的,这个道理一开始我就懂,是的,彼时,张三李四与陈二,跟在平安身后的小子们,算算总是络绎不绝,写诗的写诗、唱歌的唱歌,不知都哪儿来那么多百宝,夜半抱著吉它在平安的窗前唱自己写的小夜曲,又肉麻煽情又才华横溢,看得我眼睛都喷火------着急以及嫉妒的心火。我只有一招------我成绩好,门门全A,临到考试前,她的高数“糟糕得象臭狗屎”,这就是我仅有的一亲芳泽的机会,我可以连着一个礼拜,每晚都有超过3个钟头的时间,同平安坐在一起,不厌其烦地同她在数字堆中兜圈子,若说学生要以学习为乐,此时我是平生首度觉得了这个真理。

  奇怪,真奇怪,慢慢的,我与平安有了不一般的关系------我不是说,我和她那个那个了,我是说,在平安的一班拥趸中,我王晕头慢慢的脱颖而出,成了与平安过从最密的一个。平安常常说:“晕头,你同他们不一样,你真是好人一个。”这话明耳人一听既知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情成份,可我还是心花怒放了。

  掳走了我们的心的,并不只是平安的大眼睛黑头发和月芽儿一般的笑,平安的活力、聪慧、率真,种种优点在我眼中,都闪光得象金子一样,连她对着高数一筹莫展的神态,在我眼里,都成了女人略带傻笨更显迷人的见证。20几年里,我一定碰到过比平安更美丽、更聪明或者更温柔的女子,可是,在我初进大学,离乡千里的时候,平安一人分饰三角,扮演着我的妹妹、女友(有名无实)、姐姐------端午节粽子、落雪天的烘山芋、伤口上的红药水、斯汀的波旁街的月亮......那些细碎的小片断堆积起来的依恋爱慕,也就一点点的写上了我这张憨憨的大白纸,擦都擦不掉了。

  大三的时候,平安恋爱了。

  我不难过,我真的没有难过,我从没指望过自己能与平安如何如何,那样的女孩子,她的故事势必一咏三叹,毛头小子若要冒冒失失闯进去谋个角色,伤元气的总归是自己。平安恋爱后,我很少见到她,我愈发卖力地读书,我写信给大姐,说我一年后打算去美国继续读书。

  中秋节下午的时候,平安给我带来一套好吃的月饼。平安现在不住校了,我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她。她瘦了些,眼睛却还炯炯的,也依然谈笑偃偃。说话的时候,见她手指上有一只好看的戒指,那钻石,同我大姐的差不多,一看就知不一般。我隐隐约约地听说平安的男友是个很有点名气的大律师,早已有了老婆,我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糟糕,也没觉得有向平安求证的必要,我对平安几乎有种盲目的认同,她所做的一切,再荒唐,我也不以为意。

  平安在我臭哄哄的寝室里坐了好久,我们话也不多,听听老斯汀的歌、吃着月饼,间中平安提醒我晚上记得打个电话回家问候一下爸妈哥姐------平安总是这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周到体贴。五点半的时候,我对平安说:“我请你吃饭吧。”平安说要走,我这才想起来,平安已不是过去的自由身了。下了楼,我望着平安,觉得有很多话还没说,我呆望着平安,有一秒钟的思维停滞。

  平安笑笑道:“晕头,我挺好的,勿要担心,有事儿我会第一个来找你的。”“没事儿也别忘了同我保持联络啊。”“好的,晕头。”接下来,我越发象头蛮牛一样埋首做学问,还报名去读GRE,专心读进去后觉得GRE不过而而,难不倒我。时间在圣贤书、稿纸堆中麻木的大把溜走,不觉秋冬。夏季到来的时候,我办妥了所有的手续,向美国马萨诸塞州出发。临行前,我把大半年来没见的一众朋友统统聚到席家花园,大吃一顿。这大半年我闭门谢客、息交绝游,只是春节的时候,与平安以及另两个特别关系好的人打过一次牌,一面打牌一面挂住签证的事情,他们知道我的心猿意马,也都不大再来拉我作乐,只是平安偶尔还有个电话问候一下。听谁说平安好象与大律师分手了,平安并没提起,我也没往心里去。

  席家花园的晚饭上,平安话也还是说的,也仍然有笑容,可是,那些举止神情中,缺了点往日的明媚,男男女女一大堆,我并没有与平安特别多说话。临走,我送平安去车站,平安问:“几时的飞机?”“3号中午,平安你还好吧?”“我去送你吧。”平安轻轻的说了一句,就上了车,我似乎听她还有声叹息。平安没有直接答我她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终于觉得好象有什么不妥,但我后天就走了,离平安更远更远了,又能怎样呢。

  妈妈和小妹在机场眼泪汪汪,我看得心慌意乱,我妈身体不大好,一直到了机场的这一刻,我突然才觉得自己书读得再好,再不调皮捣乱,都算不得一个孝子,这一走,没个四年五年是不大会回来的,我的有心脏病的亲娘......“晕头。”我正眼睛酸胀着,听到了平安的声音。一抬头,看见平安微笑的样子------平安总是这么恰到好处,需要的时候,她就在了。呵,这一刻,记忆回归至三年多前第一次见到平安的那天,当时大笑着的平安,现在微笑着的平安,哪怕50年后平安73岁了,73岁的老平安仍旧是我晕头心中的迷人百合。

  对平安,我倒是有比对妈妈更多的耐心与仔细------我看见平安的眼睛有点青色,失眠的痕迹。

  “平安,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晕头,你都要走了,还记挂别人那么多作啥。自己多保重,这里有什么事情还不放心我可以帮你的?”我想了想:“我妈妈的心脏病、我妹妹的功课、谢平安的幸福。”我顺着意识说了,轮到平安怔怔的望着我,忽然,平安掂起脚,轻轻的抱住我,头枕着我的肩:“王晕头,快去快回,我保证她们三个都会好好的。”平安额角的绒发挠在我脸上,我哆嗦了一下,一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除了小妹12岁生日上,我这辈子还没抱过别样女孩子,还有半个多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妈妈和小妹仍旧只是哭着,站在身边,并没追究平安的来历。我突然大着胆子------我王晕头从来没有这么豪情万丈过:“平安,读完书,我马上回来,你等我?”平安不语,带笑一转身。我也深觉自己造次,有点懊悔的入了闸,不敢回头。

  我与平安从此别过,万水千山。

  我不是一个感情激荡的人,我的世界总是平和的,哪怕此后,平安嫁给了别人,我想我定不会捶胸顿足的哭泣,我也还是会好好工作、乖乖结婚、快快生子------唯一不同的是,除却平安,别的女孩子美则美矣、好则好矣,似乎都与我关联不大了,世界上平安只此一个,在我开眼看世界的时候,我有幸见到了她,这感情不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不是排山倒海式,可是,耗着青春、磨着精力,一点点的,在谁都不知不觉间,却划进了心里,贯彻始终。

  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好好读书,如果有出人头地的时候,兴许,我能理直气壮地回去找到平安。

  我是没有料到,到下次再见时,各自竟已是31岁了。

下一页

,,>

  

有话要说,这边请】 【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