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0月9日15:2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乱弹-->故事新编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深爱虞姬的霸王(情到深处篇)

风若兮(10月9日15:20)

  她不知道自己在天地间已飘忽了多久,那么长的时间里,她一直寻寻觅觅着,太久了,久到快忘记一些不该忘的事情了。每次遇到鬼差拿着拘魂锁向她走来,她却只淡然一笑,凝视着森然的他们,柔柔的抬起头,轻抚腕上那坠有银铃儿的玉坠子,上面是凹凸的梵文,趁着他们瞬间的失神,便悄然远去。真是奇缘,象她这样的无主游魂,却与佛家的圣物有缘。但,这却她戴了几世的东西呢。轻抬纤手,注视着玉坠儿上一闪即逝的光点,有些凄然的笑了......而玉坠中的我,笑得却更为凄然!

  初次与她相见,那是几千年前?太久了,太久了呵.......

   第一篇

  深秋,寒夜,我一如往常伫立在山涯边,任微凉的山风吹动我的枝,我的叶,猎猎作响,是的,我是一棵菩提,一棵年代已久的菩提,或者说,一棵已成精的菩提。那高山白云深处,就是我扎根之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是一棵木然的树了。那一夜,忽的电闪雷鸣,狂风骤起,我微微一叹,大概,是上天又要惩罚什么修行的小精灵。正想着,我眼前银光一闪,一只狐,一只雪色的银狐,睁着一双无邪的眼,清粼粼的眼神就这么望着我,盈满了无奈,凄然和哀求。那一刻,我知道了原来雷神找的是她的麻烦,那一刻,我知道了我的世界将为之变色,那一刻,我沦陷在她那清灵的眼神中......我轻叹一声,将枝叶展开,幻出一个深穴,小狐颀喜地低吟,轻灵的一蹿,盈然的飘了进去。是的,只能称之为飘,她是那么的小,那么的有灵性呵。

  那一夜开始,她就在我的身边住了下来,每天,与我一同迎接朝阳,每夜,与我一同共赏明月。山风是冷的,但我却不以为忤,我想的只是如何的不让她着凉,不让我的她,是的,她是我的!!

  许久过去了,我颀喜的见她修为更高一层,那一天,她象往常一样蹲在我的身边看月儿西沉,忽的,不敢置信的低呼。我没有见过她这么失态的样子,她在我眼中一直是沉静而又优雅的,即便是嬉戏,也不象其他精灵那样肆无忌惮,而是仪态万方的样子。但那一刻,我是的确看到了她的惶然,我的心就揪起来了,我是那么的在乎她的感觉。那一刻我看到了什么?那只小小的银狐,一直住在我身边的银狐......是我眼花了么?她慢慢的舒展了她的四肢,褪去了脸上的银光,在一阵恍惚之后,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坠入凡尘的仙女?太美了!她就这么身无寸缕地站在我的面前,任一头长发掩住那如玉雕般的身形,呵,是她成功了,多年修行,终于,她可以幻化成人形了,我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但,心里那种不安......她已成人形,会不会离开我?会不会离开我?很快,那美丽的女子,用纤手抚去了我担忧,我的狐儿啊,她也不想离开我呵.

  远远的,又听到了禅声,呵,那是佛祖,他就是在我身旁悟道的,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带着弟子路过我这里,算算时间,也该是差不多了,又来了。他又坐在我的身边,旁边候着一个年轻的修行者,我轻轻的跟他打过招呼,佛祖抬头的瞧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只淡淡一笑,双掌合拾:“阿弥陀佛.....”我觉得有些诧异,但又没问什么,只静静的听他讲禅。正说着,我的狐儿回来了,她盈盈的飞奔到我的身边,也在我身旁坐下,这美丽又聪慧的女子啊,她知道这听禅的机会来之不易,知道听佛祖讲禅并不是任何精灵都有的机遇。佛主在我的身边讲了三天的禅,她与佛主也相熟了,当然,还有那年轻的弟子,那个罗汉,他们的投缘让我惊诧,一向不理任何人的狐儿,却与他相谈甚欢,这让我心里颇不是滋味,她从不曾对我撒过娇,为什么他就可以让她娇语燕啼?她一向不喜人的碰触,为什么他就可以将我的狐拥在怀里,尽管那时候她幻成了一只银狐?我从没有看到过她对任何事物的依恋,为什么在他随佛祖离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恋恋不舍甚至是依依的泪花?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不解,我开始恐惧,我不想我的担心成为事实。

  他又来了,只有他一个,见了我的面,问我狐儿去了哪里,然后说,奉佛祖之令,将一玉坠儿赠与那得道银狐,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眼中一闪即逝的心虚。狐儿回来了,她毫不掩饰她的颀然,扑入了他的怀里,那一刻,我懂了她夜夜愁眉不展原是为君忧,我知道了千年的陪伴原抵不过三日的相处。我听见了我的心在喊痛,很痛,痛得我弯下了腰。然后,我将头转了过去,不经意间,看到他把那玉坠儿挂在的狐儿的纤手上,很碧的玉,坠着一个银铃儿,狐儿纤手一盈,就响起清脆的铃铛声,映着她绝美的容颜,和那很少听见的轻笑声,我看到那年轻的罗汉恍惚了,我也恍惚了,任他携着她的手,飘然远去......清醒过来,我的身边已不见狐儿的人了,她没有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开始痛恨佛祖了,是他把那罗汉带到我们身边来的,让他夺走了我的狐儿,我至爱之人。我开始痛恨我自己,为什么千年修行还不能幻化成人,我要去找我的狐儿啊!!

  这一年的冬季来得特别早,很快就下雪了,飘飘扬扬,覆盖了天地间的一切,那雪很美,银色的,象我的狐儿,她也最爱看雪了,常常,可以站在雪地中向远处凝望,我一直觉得那一刻的狐儿最美,她有一又美丽的眼睛,秋水凝眸,当她注视着你的时候,你会幸福得想死掉。但现在她的眼睛不会再看着我了,自从他出现并带着他的时候,她的眼中就只容得下那个年轻俊秀的罗汉了。

  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到,仙与妖本不是一类,天界怎么会容许一个金身罗汉与一个狐仙共结连理?一念至此,我笑了,残忍的笑容冻结在我的嘴角,笑得我心也痛了。自此以后,那伴佛祖坐化的菩提已不在世间了,剩下的只是我,一个被爱蒙蔽的心智的男人-----入魔道,最好的最快的方法,我可以幻化成人形了,我可以去找他们了,找回我的爱,杀了那个夺走我的爱的男人!

   第二篇

  我找到他们的时候,还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如我认识狐儿的那一夜,我看到了我的爱人,美艳不可方物的狐儿,她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呵呵,好一个罗汉啊,被七情六欲缠得佛光全无。冰冷的雨浇在狐儿脸上,让她本白玉白的小脸更显憔悴了,他们的对面,站着天界的使者,我听见了什么?呵呵,他们告诉那罗汉,回头是岸,然后告诉他,狐儿干扰了他的修行,让他将狐儿击至灰飞烟灭,不得转世轮回。我的狐儿啊,她颤声的轻抚他的脸,告诉他,让他走,不要管他,天的惩罚一直是残忍的,我们都明白这个,狐儿,我美丽又善良的狐儿,是打算以死明志了么?就为了这一个男人?我听见我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的声音,我恨他,恨他!!

  一声炸雷,我知道结果就要出来了。我不会让我的狐儿受一点伤害,我爱她,我要保护她。天终于不肯放过他们。我看到他一个错步,挡在了狐儿面前,狐儿却一直拼命的推开他,让他走,僵持着,闪电来了,那是一道令呵,如果被这令击中,任何神仙都禁受不住啊,我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惊恐又绝望的狂叫:“狐儿,快跑..........”飞身过去想为她挡住那一击。

  “轰!!!!!”

  我感到我身上的痛,心里的痛,狐儿,天哪,只凭我的修为保护不了你啊!但是,坠到地上的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我的狐儿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只是,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身形在颤抖,平素淡然的脸上,有着我从未见过的深深的痛楚和绝望。我困难的转头。啊!是那罗汉,他拼死为我们俩挡住了那一击,几千年的道行毁与一旦,即将灰飞烟灭,年轻的脸上有着凄然和难舍,还有无悔,本来就略显单薄的身形越来越淡,狐儿死死的咬着嘴唇,纤手与之相握,不肯放开。那些天将脸上有着诧异,也许,他们也没想到过这个结果吧。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熟悉梵唱声,那是佛祖,他总不会任自己的弟子灰飞烟灭吧?

  我的狐儿,从不求人的狐儿,这时却跪在了佛祖的面前,不发一言,只是泪流,盈盈的泪流......佛祖又是一声悠长久远的梵唱:“孽缘啊孽缘,我以为你们可以避过的,没想到还是无法逃脱......天意呵.......”这时,罗汉的身形越发的来得淡了,狐儿脸上的绝望也越来越深,我听不过他们说什么话,只是见他们眼神交会,无怨无悔的。佛祖一声长叹:“还不悔悟么??”“佛祖.....弟子......无悔........”从他嘴里出来断断续续的话让狐儿泪流得更凶了,“只求佛祖放银狐一条生路,弟子愿已性命相交换........”“不,不要,我不要你死,你如果死了,我绝不会独活在世间......”那是狐儿低语却又坚决的话。

  ..........

  好一个情深相许,在他们痴痴的凝视中,两个人坠入了轮回转盘中,生生世世受那轮回之苦。我好恨,为什么那罗汉不死?在红尘中,他们还不是一样有机会见面?佛祖倒是好宽大啊,我恨.......恨那命运捉弄人。踉跄地撑起身,一步一步向轮回盘挪去,在天将的惊呼声中,我义无返顾的跳入了那轮回盘。就象狐儿在他先入轮回盘的时候的誓言:生生世世必与你相随!一样,我也发下了毒誓:狐儿,你是我的,我会杀了他再来娶你的!!!

  黑夜还是那么黑,风却渐渐的停了,雨也渐渐的止了,一片苍茫大地归与平静,没有人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只余下悠远的梵音,还在绵绵的响着.......

  第三篇我姓项,是个战士,叱咤战场的霸王,我从没有败过。每个人见到我都很畏惧,这是我所得意的,但是,我并不开心,似乎,我的心底深处,一直在寻寻觅觅的找些什么,我的心,里面还是空的,我在找什么呢?我一直不明白,直到见到她。我想,我找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我是在战场归途中遇到秋水的,她与她的家人在一起,正好遇到拦路的强盗,我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我救了她,但在她淡淡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担忧,我不想她不高兴,我又救了她的家人,我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感谢,这让我很开心。我带着她和她的家人回到了她们的故里,我在路上一直与她朝夕相处,她并不排斥我,但她始终是淡淡的,对任何人都是一样,我正在怀疑她是不是对人没有感情。很快,我的怀疑被推翻,我看到了她喜形与色的一面,那是一路上我所不曾见到的,我看到她扑到了那男人怀里,泪水盈盈地往下落,低诉着心里的委屈和惊吓,而那个男人,心疼与怜爱的与她紧紧相拥,我手一紧,掌中的酒杯一下子就碎了,那里面装着为我接风的酒,是她的家人为了感谢我而设的酒宴。我粗声问:“那男人是谁?”原来是她从小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我心忽的抽痛了,将酒一杯一杯往嘴里灌,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我的脸色一直就是铁青的,似乎在预兆着什么。

  第二天起来,已是下午了,秋色染满了花园,秋叶落似黄蝶舞,我听到了抚琴声,是那么轻灵,还有隐隐的箫声夹在其中。循声走去,一对璧人,在花园石桌上一抚琴,一弄箫,脸上皆是脉脉的情意。我的心一下子就恨了起来,那股恨意连我自己都觉得心惊。只不过是个书生而已,一个略显瘦削的书生,清矍的脸上满是爱意,为什么秋水爱的是他?这让我更恨他。大步的走了进去,惊动了一对鸳鸯,我笑了,笑得残忍而又无畏,鸳鸯么?很快就不是了。我看到他们脸上善意的笑,我也笑了,一挥手,石桌上的琴就掉在了地上,弦断琴裂,我拔剑,刺出,剑入他的胸膛,致命的一剑,呵呵,没有人跟我抢爱人了!我很诧异,我从他们俩人的脸上看不到惊慌,只是看到绝望,我的女人,很快就是我的女人了,她用那素白的手,徒劳的拭着从他嘴角流下到的血,那纤手平日只用来抚琴,不过,以后,听琴的对象会换一个人,换成我,她只许为我抚琴!那书生笑了,是我看错了么?笑得凄然,我似乎.....看到过这样的笑?他吩咐着她什么,我没听见,然后,手轻抚秋水的脸,带着万分的不舍和眷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秋水抬起头,凝视着我,用她那秋水凝眸,盈盈的凝视着我,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这让我有些.....心虚。但心虚也只是一刹那间的,很快的,我走向她,揽住她的腰,带她走向我那匹乌骓马,身后,是她一脸担忧却又无可奈何的家人。

  那一夜,我就与她拜堂成亲了。我带着些微的醉意,进了洞房,看见我的小新娘,她穿着大红的嫁衣,端坐在婚床上,红红的烛泪一滴滴流下来,流个不停。我掀起了喜帕,满意的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素白的脸上点了些胭脂,映得更加的美艳不可方物,端起合卺酒,喂着她喝入口中,醉意染得新娘子微醺,但脸上,还是没有半丝表情,我有些恼火,拥着她倒向婚床,看不到半点抗拒,但也感受不到任何回应,醉酒中的我,让我成为了我的女人。那一夜,她有了一个新名字,我口口声声唤她虞姬。不想叫她秋水,我不想让任何以前的回忆干扰我们。

  我对她极好。要知道,在战场上,没有人带自己的妾,我带了,我离不开她,我希望我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她,而且,战场上穿白衣,很不吉利,但她脱下嫁衣之后,一直是一袭白衣加身,无妨,我是霸王,且她是我喜欢的女人,她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每个人都说我对她好,这是事实,我满意地看着她轻盈的身影为我翩翩起舞,听她用轻脆的嗓音为我低吟浅唱,看她用素白纤手为我抚琴,当然,夜夜少不了她的陪伴。霸王不可以没有虞姬啊!

  

  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做梦,梦见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狐狸,一只绝美的银狐,她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还有菩提树,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觉得自己变了。以前上战场,我意气风发,纵横天下无敌手,但我现在却只感到累,我迷上了听禅,常常去听一些高僧说道。

  霸王不会永远是霸王的,天下没有不变的事,况且我现在根本无心作战,我败了,败得很惨,我逃了,曾经不可一世霸王逃了,我隐隐的想起了些什么。在我身边没有留下多少人了,唯有虞姬,她还伴着我。我倚着一棵枯树,席地而坐,看着江水涛涛,风也茫茫,任风吹我的衣袂,目不转睛地盯着虞姬,她还是那么淡然,风卷起她的白衣,我似乎看过这样的场景,看过这样的她。我明白了,她从来就不曾爱过我,是我,是我从她爱人的手中将她夺了过来。但我不后悔,我后悔的只是没有让她真正快乐过。我低叹:“你走吧,离开我,不要让我连累到你......”那一刻,我看到她笑了,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炫目,秋水凝眸盈盈的注视着我,缓移莲步,走向我,一双纤手轻抚我的脸,脸上的伤,脸上的胡渣,将我的头揽在她怀里,那是她第一次主动碰触我,我听到她轻笑出声,我看到她眼中的绝决,我一惊,但是......她轻轻的抽出了我那把宝剑,当初杀她爱人的那把剑,轻轻的滑过她洁白无瑕的玉颈,然后,缓缓地倒了下去,风吹起她的衣袂,还有她腕上从不离身的玉坠儿和银铃,清脆的铃声不绝于耳........我大彻大悟,什么霸王,什么虞姬,什么书生,无非是前世的菩提,狐儿和罗汉,我生生世世追随着她,她却生生世世追随着他,我输了,输得彻底,我不光输给了他,我也输给了自己,以前那个一心向善,一心修行的菩提到哪里去了?被爱欲情仇蒙蔽了心眼,我错了,大错了,不该的!真心爱一个人,又何必一定要拥有?我们三人也只不过是命运转盘中的三颗棋子,又何必?我可怜的狐儿,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天界不容的一段感情,我爱她,所以,我要保护她,终于想通了,我要保护她找到她的爱人。生生,世世,如此。

  一念至此,我笑了,也淡然,其实狐儿比我高深得多,她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至于罗汉,他也爱惨了狐儿。站了起来,拔剑,自刎。就那我坠入乌江那一刻,化作了一道灵光,附与狐儿的玉坠子上,本来光洁无比的玉坠儿,在那一刻间,多了几行深深的梵文,我将自己封印在了玉坠儿之中,用我千年的道行,我要守护她......

   结尾

  狐儿与她的爱人在轮回盘里一次次擦肩而过,每一次,我都见她黯然神伤的寻寻觅觅着他的身影,每一次相遇,总是一段惊世骇俗的恋情,总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痛楚,我看着她的喜,看着她的哀,看着她与他的相恋。看着她那秋水凝眸追随的身影,每一次,狐儿总不愿喝那孟婆汤,她要记住他,永远永远的记住他,每一次,鬼差来拘游魂时,我总能护着她安然离去,然后,再伴她踏上寻爱之路。抬起头,望着满天星空,夜越发的清冷了,又是狐儿喜欢的秋了,我还在伴着她,她是不会放弃的,也许,有一天,狐儿会站在你的背后,盈盈的看着你,就是那秋水凝眸,当然,还有我,在玉坠儿之中的我。在那寂然清冷的夜,你看到狐儿的爱人了么?你听到银铃声儿又在盈盈地响起了么?......

  

 有话要说,这边请
相关文章:
  • 深爱虞姬的霸王(情到深处篇)
  • 大话奥运之女子三米跳板决赛
  • 笑傲江湖之江湖任我行
  • 赵云和阿斗的关系
  • 热力推荐:
  • 新闻论坛:不妥协的观点
  • 这些政客真的烦
  • 股票大观园 逛逛就赚钱
  • 玫瑰相思成泪成灰
  • 秋衫秋颜秋水伊人
  • 品牌时尚(服装篇)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