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0月25日10: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网络&文学-->e形文学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思凡(幽谷绝恋)(二)

风若兮(10月25日10:0)



  (二)

  婚后的生活依然是幸福的,梵已经不是当初那么青涩的梵了,二十九岁的他,有了自己的别墅,有了自己的车,小幽也没有出去工作,梵不想让她那么辛苦,而小幽,也实在不适合在社会上交际的。周围的几位也同样闲在家里的太太们,常来约小幽打牌,逛街,小幽却宁可呆在家里,种种花,养养草,如果出去走走,买回来的,肯定是一大堆梵所需要的东西,常常让梵又好气又好笑。

  每每梵下班回来,通常也不太喜欢应酬,就直接回家吃饭,家里肯定是准备好了的,两个人吃过饭,就是梵的“散步时间”。小幽却是懒懒的,非要梵拉着她的手才肯走,走不了多少路,就喊累,又是要背,又是要抱,小幽的撒娇水平是越来越高,但决不肯真的让梵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又是背又是抱的,嫁为他人妇的小幽,还是没有脱了当姑娘时候的羞涩,骨子里的传统。

  小幽是象以前那样喜欢发呆,静静地,浅浅地笑,就是这种静谧的爱,让梵深深迷醉了。小幽是幸福的,她想,别人也这么说,有一个这么出色的丈夫,这么地爱自己。

  “不能给自己妻子幸福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他没有权利结婚,包括精神上和物质上”,这是婚前梵告诉小幽的,的确,他也做到了,他对小幽是极其呵护的。

  幸福的日子过久了,或许,老天都会妒忌吧。

  梵作为高级主管,势必要参加一些应酬,有时也要求携伴出席,这样的生活让小幽感觉有些不适,交际一向是她的弱项,她便浅笑着跟在梵身边,晕红着脸,听他人对自己的夸奖,对梵的夸奖,静静的,少言。久了,便觉得有些厌,但她从来不出口,商场的世界让她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那一夜的宴会特别热闹,梵新来的女秘书,那个与梵一样具有高学历的白领丽人,成了那晚的夜明珠,是那么的闪亮,高雅而大方,谈吐更是不俗,周旋在各人之间,如鱼得水,让梵也挣足了面子。当梵带着醉意回到角落小幽身边时,唇角还挂着难掩的笑意,小幽也笑了:“她很适合这样的场面呢”。

  “是啊,见过市面的倒底是不一样。”小幽又笑了,浅浅地。

  那以后,梵的工作更忙了,有时候,回家也很晚,有时候,甚至要把工作往家里带,这样一来,他的秘书,晴,也走进了小幽的生活里。

  不得不承认,晴实在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她的年纪要比小幽稍大,更显得成熟,小幽平常一个人在家里,免不了寂寞,而晴,因为也是离开家乡很远来这个城市工作,一个人居住,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与梵的二人世界里,话题也多了她一个。看得出,梵是很颀赏晴的。晴除了工作相当出色之外,做女红亦是个能手,而小幽,手虽巧,却死活学不会编织。记得那年圣诞前夜,梵拥着小梵,轻轻地笑:“小幽,给老公织件毛线衣,怎么样?”小幽脸红了,记起了前些年织的那条硬得象木板的“围巾”,不依的捶了梵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还说!”深夜的雪地里响起梵朗朗的笑。小幽事后浅笑着把这事讲给了晴听,在过了一个星期的那一天,晴象往常一样来陪小幽上街,小幽不在,只见到梵,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了他,梵一愣,里面,竟是一件浅蓝色的毛衣。抬起头,是晴那双盈然滴得出水来的眼睛......小幽和梵的结婚纪念日是七巧节,这年,刚好梵说要到外地出差考察,出发前一天的晚上,小幽窝在梵的怀里,晕红着脸,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小小声地说:“梵,我们要个孩子吧,好吗?”梵莫名的一愣神,拥紧了小幽,笑着:“不急啊,我们还年青哪,我可不想让你太辛苦了,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心头,却莫名其妙地烦燥了起来。那一年的七巧节,小幽是一个人过的。

  后来,小幽才知道,原来,七月初七,刚好是晴的生日,在那个离小幽很远的城市,梵帮晴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后来,迟钝如小幽,也发现了有些不对劲,但梵和晴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小幽变得更静了,只浅浅地笑着,身体却渐渐地差了,老是伴着一声声的咳嗽,怕吵了梵休息,掩着口,努力的想不发出一点声音。那一次剧烈的咳嗽之后,小幽那纤纤白晰的手心里,竟有了血丝,泪,就顺着脸颊,滑落在她的掌中,混成了凝然的血。再后来,小幽很安静地说:“梵,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的一切都让我自卑,跟你在一起,我不快乐,请你,放我飞吧。”在梵愕然的眼神中,小幽看出了那么沉的欠疚,她不顾梵的反对,执意签下了离婚证书。再后来,她就搬出了那一幢叫幽谷的别墅,住到了另一个地方,一个人,哥哥和嫂子常常会来看她。小幽依然是沉静的,脸色却愈见苍白了,每次见她,总是躺在一张暖椅上,在织一件白色的毛线衣,那是梵最喜欢的颜色。梵没有跟晴结婚,但是晴却住进了那个叫幽谷的地方,梵也会来看她,每见一次,就多一分的心疼,不说话,小幽也沉默,只静静的织毛衣,甚至连眼都不抬一下,脸上淡淡的倦容,总有泪,一滴一滴渗进那白色的线衣,偶尔,伴着几下轻轻的咳嗽。梵知道,小幽,始终是倔强的。

  小幽织毛衣还不是很熟练,一件毛衣织了拆,拆了又织,春去了,秋又来。到后来,小幽已不能一个人独自地走到屋外了,屋里,有一个中年的妇女在照顾着她,还有医生会天天来给她打针吃药,小幽不愿去医院,这里呆着,能让她见到幽谷那白色的屋顶。

  毛衣终于织完了,小幽忽然觉得那么疲惫,刚才那一针,一针缓慢而仔细的仿佛不是自己做的事,手都抬不起来了,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泪眼迷蒙了,恍惚间,是小幽浅笑着对梵说:“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别的人,我会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不爱你了,我要跟你说,再见......”等哥哥嫂子,父母亲和梵赶到,小幽已不会言语了,只静静地躺在那里,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湮染着浅浅的晕红,在阳光中,仿佛成了半透明的。手中拥的,是那一件完了工却还没扯下线头的白毛衣。梵木然了,许久才感觉到锥心的痛布满了全身,紧紧的抱着病床上的小幽,从不曾流过泪的梵,痛苦的将头埋在了小幽冰凉的身躯里,任泪水肆然的流淌。小幽走了,走的时候,在梵的耳边,留下了一句轻轻的:“再见”。那一滴始终挂在眼角不肯垂下的泪,在梵一声痛彻心肺的苦喊之后,就这么轻轻地,轻轻地滴了下来,沿着她清瘦却又绝美的脸,滑落在白线衣上......。那一夜,小幽亲手栽下的花,在秋风阵阵下,全都谢了,满园的残叶,迎着风,飞舞,飞舞......

  后记:小幽终于还是去了,梵也没有和晴走到一起。梵还是住在幽谷,每年的七月初七,总会在花园里静静地呆一夜,手边,是那件浸满了泪的白毛衣。耳畔,依稀是小幽娇憨的话语:“这颗是织女星,那颗是牛郎星,七仙女思凡,就下嫁了牛郎.......他们好可怜喔,一年只能见一回......”一年只能见一回,小幽,却是永不能再见到的了,泪便也随之滑落下来,隐在了无情的夜色中......

上一页 

 有话要说,这边请
相关文章:
  • 深爱虞姬的霸王(情到深处篇)
  • 思凡(幽谷绝恋)
  • 爱上一条理想的蛇(下)
  • 蝴蝶来过这世界
  • 灵魂是白色的
  • 热力推荐:
  • 硬件报价:不强迫你,诱惑你
  • 网易考研站:助你一臂之力
  • 网易体育论坛重新开张啦
  • 我爱格子:乡村又城市
  • 裸体走秀差毫米?
  • 爱美地带:时尚新地带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