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0月30日11:2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乱弹-->故事新编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独孤求败的前生今世

雨燕(10月30日11:20)

  "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着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没多久,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好,咔!"随着欧阳峰那沉重的独白一寸一寸的弱下去,导演也满意的展开了满是油汗的笑容。摄制组很有组织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是一片欢呼。

  "嗨!容喜,发什么呆呢?晚上去happy吧好不好?"剧组里的人向她打着招呼,那曾经很冷酷的慕容嫣可爱地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递给他一个比牙齿还要整齐的笑容,摇了摇头。她知道她这一生的名字叫容喜,是摄制组里最乖巧的一个女孩子。

  她无时无刻不想起那片风沙大漠,在那里她开启了自己将会延续无数个年头的爱情,然后她作了独孤求败。当她独自在海边将剑舞得风声水起的时候,她满心的仇恨激得四周煞气围绕。于是一个并不怎么神秘的老婆婆路过海边,煮了一条永生的鱼,却没有告诉独孤求败永生也是分好几种的,或青春永驻,或老而不死,或死而复生。她只是在独孤求败的剑气里架起了锅,煮了一条来历不明的鱼,然后用不知活了几百年的声音絮絮地告诉她:"孩子,你会一直活下去。"

  于是独孤求败开始了一个计划,她依旧练剑,只是煞气愈来愈弱,练剑只成为了一种消遣,她只想活过许多年,等着黄药师老而将死的时候,无论他在天涯海角,她都要去看望他,带着她那青春不老的容颜。

  可是她错了,她不可阻止地慢慢老去,她每日里的练剑不辍,到是让她多活了几年。望着自己的倒影,几滴泪慢慢干在她的脸上,她将悲怆闷在心里,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是婴孩之躯,虽不能言语,但是从前的记忆居然很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她顿悟。她会老,会死,而后复生,生生世世。于是,她开始"哇哇"大哭,这个时候,她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来释放刚刚感知到的悲哀,任由母亲如何的哄,哭个不住。有经验的邻居说这是前世的孟婆汤没喝干净,想事儿呢,她一惊,哭声顿止。

  在她的复生的第一世里,她还不太习惯带着回忆长大。于是,她虽然是个最聪明的孩子,却是最不讨人喜欢,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那张童真的脸上嵌着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

  在磕磕碰碰中,她学会了掩饰,她的发覆在前额,总是很长,在眼中摒弃所有的往事。她想,她应该能够找到黄药师,失望则如影随形。在她合上历尽了两世的沧桑之前,她很孩子气的想,下一世起,她要把每个类型的女孩子都扮演一遍。

  于是,不知经过几世的轮回,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都市里,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乖巧的女孩子,她很成功,她的眼中看不出半点的荒凉,晴朗得象一片秋高气爽的蓝天。只是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虽然人越来越多,却都活得越来越象她,万分的寂寞。

  她依旧保持她的美丽,最初走进这个摄制组的时候,没人能相信她能演好慕容燕、慕容嫣或是独孤求败,她的样貌玲珑可爱,却不冷艳。只是她坚持要那个角色,请求试镜。当她着了古时的装束,她的苍凉盖过了布景的那份矫揉造作,缀在那种熟悉里,如果不是怕影响试镜,她会马上为这份久违的喜悦热泪盈眶。整个摄制组的人都很奇怪角色差别这么大却为何如此驾轻就熟,只有容喜明白,这是她几百年来的沉淀,这种表现的机会却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的。

  这一世她选择乖巧,那么她就真的能让自己很乖巧。如果不是遇到那个叫胡玉的男人,那么她二十二岁之前和二十二岁之后,除了后者会比前者稍老点之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区别。可是她遇到了胡玉,那一刻,她能够感觉到黄药师的气息,只不过这个黄药师已不认得她了,他没有前世的记忆,他只有这一世的经历,到目前为止的二十五年。

  酒吧里,容喜的同事玩得很开心,他们在玩一种游戏,一张纸在唇与唇之间传递,靠一口呼吸,松了一口气之后,就是放荡不羁的笑。容喜知道现在的世界,男男女女变得没有太多的约束,很快意。她想,如果她最初是生在这样的年代,那么黄药师一定不会在她心里一呆就是几百年。

  酒吧里光怪陆离,她的沉思显然没人理解,不然不会有四面的无聊。她应付着,接受别人心甘情愿为她的宿醉买单,却连吻都不回报一个,她那介于纯洁与柔媚之间的脸,在亦真亦幻灯光下,总是让人的邪念一扫而光,却还是想要为她作点什么。五颜六色的液体顺着喉咙慢慢的跌落,她想,这酒真好看,可是也真淡,没什么味道。

  她想起了前几世曾经遇到过欧阳锋,他的豆腐花小摊子生意很火,他的神色又是那样另人意外的谦卑,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就是转世的欧阳锋,当然他认不出她。她在那个小摊子上吃了一辈子早餐,也让他的媳妇,并不是他嫂子轮回转世的那个女人吃了一辈子莫名其妙的醋,直到他死。

  她想,看不到黄药师,看到欧阳锋也是好的,至少她在那里可以一厢情愿地感受大漠里曾经的相识,好象就能闻到那一阵阵干燥的风。她走过大江南北,东山西坡,白驼山,桃花依旧笑春风。

  而她的生命就象桃花一样,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她的心跳慢慢加快,她认为她这是酒喝多了,她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看着酒保呆呆地望着她,擦杯子的手一动也不动,她"咯咯"地,笑得象个小姑娘。于是,就有了一转头的停顿,笑声嘎然而止的时候,她头一次在这样年轻的时候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幸福总是让人窒息的。

  就在心跳从停止到恢复跳动的那似乎比一个世纪还长的若干秒内,她几乎掏空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就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身边的女人很妖娆,但是显然他心不在焉。擦肩而过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香水也盖不住的大漠和桃花的混合味道,那是前世留在他身上的痕迹,深深的吸了一口,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醉了。她想,先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既然上天安排了几百年之后的重逢,是不会那么轻易错过的。

  容喜想衣服不能穿得重重叠叠,女扮男装是不可能了。这多多少少让她有点沮丧,刻意乖巧的性子让她染上了一点调皮,真想再忽男忽女地戏耍戏耍胡玉,谁让他曾经叫黄药师呢?可惜,这个男人太成功了,成功得不把女人放在眼里。

  不用容喜费一分一毫的力气主动的亲近,酒吧里那个目不斜视的男人,几天后就打听到了她的住址,送上昂贵的祝福,容喜欢天喜地去赴约的时候,发现她的热情多过他的。他看中了她的美貌,无关爱情。一开始的时候,容喜想在这一世成为他的老婆,然后每晚在床头给他讲几百年的故事,让他也让自己当作别人的故事听。后来,她想当不了他的老婆,当他的情人也不错,总要给几百年的寂寞有个交待,之后,再给以后的几百年添些回忆,日子也好打发些。可是,他只是拿她当作玩物,好吃,好穿,没好心。

  记不清是哪一天,她在街上闲逛,身边跟着她的保姆兼伴当,大包小包拎了一手。她嗅到故人的气息,看了满大街的人群,她看见了一个鸡蛋的爱情划过几百年的时空重聚,洪七牵着那个女人的手,两个人衣着平常,神态亲密,走过她的身边。

  所有的人都没了过去,把痛苦都压在容喜一个人的心里,压得她一动也不能动,僵在人行道上。"老公,她的衣服好漂亮,等我们有了钱,你买给我穿好不好?""好啊,我给你买更漂亮的。"缺了一根手指的的洪七抚过那张幸福的面颊,引出一串笑声。在那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容喜或是慕容嫣呆呆在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扯住自己的衣角,神情绝望。身边只有那个小保姆,坐下来看起了街景,没人管她。

  

  偌大的双人床,她只能占据很小很小的地方。她慢慢地知道,胡玉最近常去一个酒吧,那个酒吧有个很漂亮的女老板,酒吧叫"waiting"。让这个酒吧名震江湖的除了女老板,还有一种很出名的酒叫"醉生梦死",据说可以埋藏记忆,紫紫的颜色,象是隐藏了魔鬼,透彻你的心肺。

  胡玉着了魔,容喜却不相信在这样一个充满着现代气息的地方,会有一个女人名字叫桃花,这是一个属于过去的名字。她身上的气息若即若离,容喜不能肯定她是不是昨日的桃花,只有胡玉的疯狂映了她满眼,她一直认为胡玉是不可能为一个女人疯狂的,那天,酒吧里热气腾腾,她的心却象刚灌进去的一杯冰水,彻骨的寒。

  她记得这种酒可以让人遗忘,千杯万杯下去,往事依旧历历在目,她不知是在大笑还是大哭:"骗人,骗子!",别人带着忘怀的笑容,一脸的诧异。

  胡玉开始和所有的女人分手,最后身边只剩下容喜和桃花,容喜知道胡玉真的打算结婚了,只不过新娘不是她,她只是最后一个和胡玉分手而已。

  桃花异常幸福的面带着笑容供应免费的"醉生梦死",整间酒吧都醉生梦死的喜气洋洋。胡玉认真的将一双眼睛定在容喜脸上的时候,容喜觉得自己的心剥去了回忆,便是空的。她将胡玉的歉意撕得粉碎,胡玉在那一刻心尖一颤,晃过一段知已般支离破碎的似曾相识,想这实在也是个好女人,当然,如果没有桃花的话。

  只是在那个桃花盛开的日子里,并没有一场婚礼,只有一个女人坐在囚车里,得意的笑。她想起胡玉那一双临死前不甘心的眼,黄药师离开她的日子实在是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容喜的乖巧背后是一份多么狠毒的仇恨。她看着沾满鲜血的手,仰天长啸,她知道那种充满邪恶的快意,本来就存在于她体内,一直都没能离开过。她知道这血和着她的爱情,和流过几百年之后的顿悟。

  模模糊糊的想起一句话:"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不但不忘记,而且还要让这不能拥有的断送在自己手里,这样才干脆。

  容喜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一门心思地在家里边回忆边等着认罪,从家里被押出来的时候,一个乞丐伏在街边的树下,容喜两手颤抖地将所有的钱都丢在那顶破帽子里,心想欧阳锋啊欧阳锋,你怎么总是这样的时运不济。

  公审叛决后,照例要问罪犯有什么最后的要求,容喜说想看看自己主演的那部片子,在漆黑的放映厅里容喜落下了她前生后世里最沉重的泪,她想她不能再停留在被抛弃的阴影里了。银幕上的她可真美,可惜了,这是押着她的女警在窃窃私语。

  黑暗中露出她微笑的牙。

  一路上,她神态安详,她在想她很快又会活过来,下一世她要好好的爱一个男人,为自己活上一辈子,这样也许会活得很快活。

  夕阳西下,你也许已经看到一个女人每天在那里优雅地撕扯着片片桃花,桃花妖艳地顺风飘落,带着故人的气息,这是她唯一生生世世都不会改变的习惯。


狗尾续貂《东邪西毒》  

 有话要说,这边请
相关文章:
  • 很多年以前,我是一个马贼
  • 很多年以前,我是一个马贼(二)
  • 很多年以前,我是一个马贼(三)
  • 《东邪西毒》精彩对白
  • 《东邪西毒》精彩对白(二)
  • 《东邪西毒》精彩对白(三)
  • 《东邪西毒》精彩对白(四)
  • 《东邪西毒》精彩对白(五)
  • 东邪西毒续之独孤求败
  • [盗版寓言]蛇足
  • 玄奘觉得有点奇怪
  • 东邪西毒之什么也不是版
  • 热力推荐:
  • 全面快速传递硬件资讯价格
  • 网易互动新闻排行榜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女性网站:招谁?惹谁?
  • 明星写真还算污点吗?
  • 流行报告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