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1月1日10:2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心语-->风花雪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无言的结局

寻觅(11月1日10:20)

  有些往事,特别于情感,是那样的刻骨铭心,总也忘不了。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本该淡忘,却总在想忘却的时候逾发清晰------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无奈吧。

  此时,枫独坐在电脑前,听着排萧曲“我为你做的一切”,淡淡的,悠悠的,夹着些许忧伤。眼前又浮现了那一幕:月台上,她泪眼朦胧,神情呆滞,目送着她的初恋情人——一个不敢回头的男人。

  那一年,枫应邀去为一个歌舞团任萨克斯风手,随团外出演出,于是,认识了她。俩人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直至行影不离。枫更不会想到,她就是他那一年演出生涯的另一半,会在以后的生活里写下难忘的回忆,印下无奈的情感,至到现在。

  在A城演出的哪天晚上,曲终人散后,由于时候尚早,枫便走出了剧院。虽然是县城,却不是很大,夜景也不阑珊,剧院又不在城中,使人觉得在小镇上。也许是山区的缘由吧,枫心理嘀咕。还好,天上悬着一轮明月,依稀星星,习习微风,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单车铃声,不时有三五成群的青年嬉闹而过,倒别有一番情趣,枫禁不住想起了家里的新婚妻子---------他在一个比较僻静的夜宵摊坐下,要了碟小吃,一罐啤酒,慢慢的扫描着这山城特有的静逸。

  “你好,我可以坐这么?”“你?!”,枫抬头一看,竟是团里的女歌手,“当然可以”。

  于是,她便在枫的对面坐下,“怎么,想家啦?一个人来这里喝闷酒。”她挑着一双迷人的眼睛。

  “没有”,为了掩饰那一份淡淡思念,枫转移了话题,“你今晚那一首‘无言的结局’真感人,你经历过那样的情感?”“是吗?!,我倒未觉察,若真那样,都是你惹的窝。”她的目光几分挑逗,几分勾魂。

  “我?!”枫显得惊讶。

  “你那萨克斯管一开始就吹得那么伤感,我能不投入吗?”她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是吗,那也不是我的错,是萨克斯管的错,是那作曲者的错,我只是照曲吹奏而已。”枫有点玩世不恭。

  也许是异乡漂泊的缘故,也许是心灵的寂寥,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也许----------- 在这遥远的山城,在这静逸的夜晚,俩颗年轻的心一下子相吻了。尽管,从相遇到相识仅仅一个月。

  就这样,他俩沿着路边的小沟,说不完的话语,亦然一对热恋的情人,迷失在山城的郊外---------- 夜,已经深了。远处偶尔的几声汽笛,使得山城更加幽静。

  他俩坐在小沟边的一棵树下,谁也不言返,静静的感受着对方。枫轻轻拉住她的手,她顺势倒在了枫的怀中。

  “你的歌真美”,枫梦呓般。

  “你的萨克斯一样感人”,她呢喃。

  渐渐的,四片嘴唇粘合了-------- 月亮躲进了云层,天边的星星在闪着朦胧的眼睛。此刻的山城分外温馨、迷人。

  从那以后,他俩便成了团里公开的恋人。没有她的地方一定不会有枫,有枫的地方必定会有她。有一次,他俩边走边聊,枫进路边的公共厕所,她竟然跟着枫进了男卫生间,幸运里面无他人。出来后,俩人相拥着笑出了眼泪,却看傻了身旁的陌生人。后来,她还戏称为“难忘的厕所之行”。

  渐渐地,枫疏远了朋友,朋友也远离了枫。虽然,朋友曾告戒枫逢场作戏,不必太认真,不要忘记家里的新婚妻子。枫也试图控制自己,努力的想与她保持距离,可每次都溶化在她的柔情里。

  就这样,每一个演出城市,都摄下了俩人的柔情蜜意;每一个演出的剧院,都印下了俩人的深情。或酒吧,或排挡,或河边,都能见证他俩的情感。她对枫从不要求,只是付出,甚至纵容。每抽完一包烟,她就会买回另一包。脏衣服脱下,她会洗干净送到枫的手上。

  时间在俩人的柔情里悄悄溜走,他俩忘情在流失的日子里。尽管,俩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但谁也不愿意将它点破。转眼,已近年底,剧团在安排着归程的日期,也将结束他俩无言的结局。

  最后一晚的演出,团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居然让枫与她合作了一首“无言的结局”。

  你——

  曾经说过,这是个无言的结局,就让那回忆,淡淡而去;你——

  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离开,脸上不要有泪滴;分手时说分手,不要说难忘记,就让那记忆随风去。

  但我——

  如何能停止,再一次想你;我——

  怎么能够,埋藏一切回忆;让我再看看你,让我再说爱你,别将你的背影离去;也许会忘记,也许会更想你,也许已没有也许。

  词真意切,似诉似泣。舞台上的枫与她全情投入,如醉如痴,都留下了伤感的泪水。唱到最后,竟忘形的相拥在舞台上,久久不愿分开。台下,掌声与唏嘘声响成一片。但观众谁也不会明白当时舞台上的表演者根本不是在表演,而是俩颗伤感心灵的自然流露。

  演出结束后,俩人走进了一家名为“难忘吧”的小酒吧。酒吧里依稀几人,灯影朦胧,有点沉闷。俩人选一个角落圀下,要了两杯饮料,静静的凝视着对方。此刻,酒吧里飘荡着萨克斯管音乐“一起走过的日子”,悠悠的,仿佛是为他们而奏。 “这萨克斯音乐有点象你吹的”,她终于打破了沉默。

  “是吗?我有这水平就好了,我们现在就不会呆呆坐在这。”枫本想把气氛轻松一下,可说出来就变味了。

  “难道你认为我们的相遇是错?”她神情恍惚。

  “不知道,也许根本就不该。好啦,反正即将过去,明天就要回家。就让它成为美好的记忆吧!”枫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明天回家?不行,我要你跟我走,一起去我家。”她显得有点激动。

  “我——跟——你——回——家?不行!我告诉过你家里有新婚妻子在等我,你也说过该分手时就分手的嘛。”枫也显得激动起来。

  “那我去你家,行了吧!?”她嘟囔。

  “当然行,不过,最好不要在明天,过一些时日好吗?”她不哼声,两行泪水挂在了脸上------- “都是我的错,我会记住你的,原谅我好吗?”枫搂住她的双肩,泪水在眼眶里蠕动。

  “你以后会去看我吗?你明年还来歌舞团好吗?”她抽搦着。

  “好,我一定去看你。”俩人不再作声,紧紧的依偎,静静的感受这难得的夜晚,直到酒吧打祥。

  在回家的火车上,团友们兴高采烈,谈笑风生。枫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别了近一年的新婚妻子,看着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努力的把头伸出窗外,让寒风打理他无奈的心情。

  珠洲站到了,枫与团友们一一道别,准备在珠洲改乘汽车回家。枫背着行包走到她面前,欲言又止,终于下了站台。团友们从窗口招手向枫示意,而枫不敢回望,怕看到那一双眼睛。

  “阿枫——”枫一回头,发现她已经站在站台上,双手无助的垂在两旁,泪眼朦胧。枫心里酸酸的,咬咬牙牙,继续往前走,他知道再也不能回头。

  喀哧——喀哧——

  火车终于启动了,她也被团友拉上了火车。枫望着逐渐消失的列车,眼睛模糊,久久不能离去------- 后来,枫再没有去那歌舞团,也没有去看他。虽然也曾收到过她的几封来信,但枫没有回信给她,让它变了尘封的记忆。只是,偶尔听到那一首“无言的结局”时,颤动在心灵深处。

  

 有话要说,这边请
相关文章:
  • 无言的结局
  • 分手了我并不快乐
  • 爱情码头
  • 后现代的爱情夜
  • 热力推荐:
  • 全面快速传递硬件资讯价格
  • 网易互动新闻排行榜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女性网站:招谁?惹谁?
  • 明星写真还算污点吗?
  • 流行报告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