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1月10日15:4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文化后窗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男妓(二)

蜘蛛1(11月10日15: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5 妓女和歌星  

  有个女人在街上走。突然发现自己的拉练未拉。众目睽睽之下她很从容的拉上。这个女人肯定是妓女。还有个女人在街上走。也突然发现自己的拉练未拉。众目睽睽之下她仍旧很从容的走。这个女人肯定是歌星。

  妓女刮了腋毛就可以当歌星了!

  小媚就是妓女。

  有一次我和小媚逛街她就忘了拉拉练。我觉的她拉不拉无所谓。反正穿了衣服。一个是鸡。一个是鸭。我俩的相遇是对人类的巨大讽刺。我俩的手一相遇便可以打上帝的耳光。我俩的脚一相遇便可以踢佛的屁股。谁也不用付给谁钱。在一个雷鸣电闪的夜我和小媚第一次做爱。震荡的肉体的爱。都不去管谁该羞耻。

  小媚的父母。一个在土里。一个在牢里。家也不是家。那时的她就是院里的一株草。没人管没人关心。堕落是迟早的事。少年一过青春也就完了。若是长的丑还能逃过厄运。她十八岁那年被人轮奸。然后就索性去酒吧当了坐台小姐。

  荷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女人可以出酒吧而不染吗?不能。小媚告诉我她做小姐是自愿的。我说我也是自愿。也许我们觉的干这一行和作家写作歌星唱歌同样是用身上的器官赚钱。同样是种职业?一个忍者表演绝食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

  曾有大款问小媚说实话你爱我吗?小媚不假思索说不爱。于是他们没有结婚却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同居了一段时间大款玩腻了。小媚便卷铺盖来到这个城市做了按摩小姐。

  她对我的印象很好。她说那天她向我跑来。看到有个男人坐在那里。那正是她梦中的人。

  我很容易陷入了情网。甜言蜜语,没人愿意分辨真假。我想过和她结婚。平平淡淡在那个小山村生活。我想看她把洗的干干净净的床单晾在院里。然而这不可能。

  我按摩过的人很多。但真正嫖过我的只有四个。兰姐曾手把手的给我指点过女人的敏感处。耳根。嘴唇。脖子。乳沟。腋下。肚脐。屁股。大腿内侧。膝盖。脚心。兰姐说若是她们觉的还不过瘾就只好按摩那里和那里。兰姐还说千万别忘了要小费。反正她们是有钱的女人。

  第一个来嫖我的是一位三流歌星。她不让我知道她的名字。并且问起我的文化程度。我说我小学毕业。她就放心了。在包厢里做完后她象一只猫躺在我怀里。她说她必须得当大牌歌星。否则就得死。她有这个潜力。所以不能结婚。她哭了。女人的泪宛如浸过水的鞭子。一下一下抽的男人心疼。她把一千块钱放在枕下悄悄走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能结婚。也许我小学毕业我懂的太少。

  6 其余的三个  

  这是一个能把人吓死的年代。所有的美德都将受到挑战。

  这个叫李洁茹的少妇不能否认年轻时很美丽。又高傲。远离她就是远离危险。谁爱上她谁就得死。一个坟头一个鬼。所谓石榴裙下看做鬼也风流。那消魂的双眸曾让多少人彻夜难眠。

  她家里很有钱。又嫁了个有钱的丈夫。有钱人终成眷属。然而婚后她发现丈夫没有性能力。逐渐产生厌恶。为了家产又不能离婚。便悄悄做了手脚。妇人的歹毒能毁灭一切。果然丈夫在高速公路上因刹不住车而被撞成了植物人。她略有遗憾。

  我点上一支烟静静的看着她丈夫。她丈夫也看着我。却不能说话不能动。李洁茹在背后抱住我一颗一颗解我的西装扣子。那个可怜的男人成了观众。他看着我们做爱。人的生命只能承载有限的痛苦。当我们的高潮来临。他就在我和他妻子的呻吟中死去了。

  下辈子他肯定会杀了我。会杀了李洁茹。尽管没有下辈子。  

  钱红晚上约我去她家吃饭。她丈夫刚刚去世。死于老年痴呆。而她只有二十六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钞票。香水。避孕套。小刀。我带上这整套的作案工具出发了。为什么要带把刀呢?又不是去杀人。去抢劫。去强奸。我不知道。也许男人带刀可以高傲。可以蔑视任何人。这样就有了神秘感。吸引着女人又能保持距离。然后她嫖我。虽然彼此陌生却能直接达到高潮。钱呢?

  任何东西放在口袋里都是有用的。一块小石头。一个别针。一张破纸……

  我用那把小刀削苹果。削的很慢很仔细。皮连着。我不能让它断了。我想起那个在上海滩削梨的男人。他死了。

  客厅的茶几上有一堆削好的苹果。

  客厅里很静。钱红想放段音乐再做爱。浪漫?人有时会面对很多无谓的选择。碟片很多。她随便拿了张放出的却是京剧。看来是个新手。我一笑。钱红问喜欢吗?

  我大声说节奏太慢了。

  钱红也一笑。坐在我对面喝咖啡。她坐下的姿势很优雅。屁股那样的下沉。令我想起旗袍。当抬抬抬当~~~~~~~。最后一个苹果削完了。

  她大胆的看着我。当她吃完第三块应该放在咖啡里的糖之后。她开始软化。撩起裙子极其丑陋又极其妩媚的跨过茶几。跨过真正的楚河汉界。贴在了我怀里。

  我动作娴熟。准确的吻住蛇的信子。轻轻抚摸她下流攀爬的手。绸质的长裙从她身上滑落。我突然想放屁。当然不能放。……她……。伟大的省略号。

  我非常讨厌赵太太。这个假烟贩子。小媚称她“卖香烟的大娘”。这个大娘常来嫖我。她很有钱。出手大方。不过她有狐臭。她还不刷牙不常换内裤。长的象猪。和丑女人做爱是一种折磨。性幻想是最好的春药。我闭上眼一边动一边把她当成某个影星。谁?果然我兴奋起来。弄的她宝贝心肝乱叫一气。她精力充沛。性欲很高。在包厢里做完她还要到大厅里跳一会黑灯舞。我知道她被别人摸时是怎样的冒充少女尖叫一声。

  赵太太常约我吃红烧肉。我不喜欢吃红烧肉。喝酒时她摸我的大腿。这个贱人随时随地都想干。手机响了救了我一命。我早就有手机了。是楞子打来的。他又输了钱。我说我在大排挡和一位妇女在喝茶你来找我吧。赵太太吃醋了撅着猪嘴问哪个幺妹打来的?我说别误会是我养的一条狗。一条公狗。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一百七十多斤的赵太太坐在我怀里撒娇说以后不许别的骚货再碰我。我累的喘着粗气说行。门开了。楞子说老表再借我两个钱我不信——他看到赵太太就楞住了。停了两三秒钟他扭头就走。我喊哎怎么回事你?

  赵太太坐回到椅子上说我告诉你怎么回事——我是他娘。

  那晚我和赵太太都喝醉了。也都哭了。

  我想起了我娘。有年冬天我过河冻伤了脚。我娘用小肚子给我暖。暖了一夜。还有一回我被疯狗咬了。我娘追了二里地硬是从狗身上拔了毛回家烤成灰敷到我伤口上。娘的花棉袄让狗撕的都不能穿了。娘,娘,儿对不起你……

  另外,爹的门牙不知长好了不。

  我在街上遇见了一位老乡。他说我娘病了。却没钱看病。恐怕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7 出事了  

  早晚要出事的。嫖过我的那位三流歌星想通过自我炒作而扬名。便去找了个小报记者声称自己和男妓有染。记者又乐于报道此类桃色新闻。双方一拍即合。第二天就付诸报端。舆论哗然。尽管兰姐有公检法中的败类做后台。但华清池还是被查封了。

  查封那天是情人节。那天下了雨。有人送小媚很多湿漉漉的玫瑰。我在房间里煮方便面。小媚怒气冲冲进来将玫瑰扔到了油锅里。锅里滋啦一声立刻升起难闻的青烟。美丽竟如此真实。玫瑰对一位妓女来说象征不了什么。

  我说怎么了你。小媚气哼哼坐下迅速点燃一支女士香烟说他什么东西,虚情假意,脑子一热,竟然向我求婚。我说这是好事啊。我将锅里的发黑的玫瑰倒掉重新煮了面。好事个屁,他又不爱我。我看她一眼。你又没练过@!#$你怎么知道他不爱你。小媚将话题一转扬着脸问,你今天不打算送我什么吗?

  我盛了碗热腾腾的面放在她面前。

  我说吃吧!心里突然感到空荡荡的难受。后来我隔着监狱的铁窗看到院里有一株被淋的蔫啦吧唧的月季。那时我很想送给她。虽然月季不是玫瑰。

  小媚看着那碗面捂着脸哭了。

  晚上我们照例做爱。似乎有了爱情的力量。互相调情也不冲动。很理智的溶合在了一起。高潮如陨石撞击了地球,有一点震荡,有一点眩目。我说我得走了。她问去哪。我说回家。她立刻哭起来但又很快把泪擦了。不回来了……有什么打算吗?我说没有,你呢?她说她也没有。

  就这样睡去吧!

  几个民警突然撞门而入。接着肩扛摄象机的记者也冲了进来。我和小媚吓了一跳。一位民警抓住我的头发问,嫖客?我说不是。另一位民警问小媚,妓女?小媚摇摇头。记者问我可以拍照吗。我还没来得及说不这孙`子已经照了一张。我在心里骂一声妈`里`个嘴。有个当官的说既然不是夫妻,带走。

  我说我们是。然而还是被带走了。

  审讯室里。做笔录的民警问,嫖了几次了?我蹲着不说话。难道民警是可以忽略不鸟的人物吗?于是我挨了一脚。几次?我说两,三次吧。另一位民警让我站起来对我讲了一些大道理,然后说要么罚钱要么拘留你,你看着办吧。我问罚多少。他说八千。我想了想,想起了等钱治病的娘。我说我没钱。他给我一耳光,你他`妈没钱还嫖娼,关起来。

  误会了。究竟谁嫖的谁。误会也好。要是他们知道我是“抠仔”就不是拘留的问题了。我侥幸成了一条漏网的鱼。但后来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在等着我。

  所有的罪人都应该先进监狱再下地狱。监狱是个有诗意的地方。正如写有禁止倒垃圾的墙下肯定有垃圾一样的有诗意。

  铁窗冰冷。同号的犯人哼着《南泥湾》。好的音乐使人入睡。我却睡不着。窗外的月亮象她的半片苍白冰冷的唇。我立刻联想到了吻,想到了索取。小媚现在不知在哪里。也许交了罚款已经出去。她或许会来看我。如果她来看我,我决定隔着这铁窗就向她求婚。

  我想象着铁窗外的那一回眸。其实早就在我心里种下了姻缘。从那天她赤身裸体向我跑来。她说逮住我了。那是多么美妙的相逢。不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会在那里坐着。也许因为那里有把椅子。

  在监狱的那几夜里。我一闭上眼就看到她亭亭玉立。眼含深情。她的发束静止。她很美。可她的下身已经烂掉。我的也是。

  然而小媚始终没有来。我再也没见过她。直到我死。看来情人节那天就是永别。

上一页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

 行走边缘,我们不拒绝沉默,但我们痛恨偏见
相关文章:
热力推荐: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硬件报价:货比三家
  • 供求信息:互动二手车市
  • 因为单身所以单身
  • 模特人体摄影有多美?
  • 女性网站指南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网站导航-联系方法-广告服务-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