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1月8日9:4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心语-->老唱片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朦胧昙花情

寻觅(11月8日9: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虽然时过境迁,可现在回想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是留恋?是羞涩?是惭愧?说不清楚的感觉。不过,还是该谢谢她,给了我最初的情感——尽管,这份情感非常朦胧,只是昙花一现。

  高二那一年暑假,我从学校回到了乡下。暑假是农村的大忙季节,农村的孩子得回家帮助家里“双抢”。记得大抵我家的“双抢”结束不久,突然有一天邮递员送来了一封给我的信件。原来是我的同班女同学S,她家在城里,离我们的学校不远。她在信中说学校办补习班,邀我早点去学校,也顺便给她补习语文——因为我的语文当时在同级中名列前矛,以便明年的高考。

  于是,我把内容大抵的告诉了爸妈。农忙已过,爸妈非常乐意我早回学校学习,只是嘀咕了一句:早去要多花伙食费。农村的经济毕竟不是很富裕,得精打细算。我马上告诉他们在同学家里吃饭,不用付钱。其实,S在信中已经邀请我去她家吃饭。

  就这样,第二天我便出现在县城的汽车站。而她,已经早早在车站等候多时。在她的引领下,穿过几条小巷便到了她家。一进家门,她把我仍在客厅沙发上就进入了厨房,接着便是锅碗瓢瓶声。我独自坐在沙发里,拿着杯子,有点拘束。慢慢的用农村孩子特有的眼光扫描着城市家庭的布局:一间厨房,两间卧室,谓之三房一厅。一间卧室的门敞开着,上面缀满了饰物,我想定是S同学的闺房了。另一间的门紧闭着,没有半点声音。突然,我觉得房间里缺少点什么,这房子应该除我与S外还有更重要的人物——S的父母。

  “S,你爸妈呢?还没有下班吗?”我猛然醒悟过来。

  “他们都出差了,不在家。要8天以后才回家。”S的声音从厨房里飘出,伴着切菜的声音。

  “就你一个人在家?”我有点惊讶。

  “是啊,奇怪吗?”说话间,她已经从厨房里出来;朝我扮了一个鬼脸。

  我不再追问,顺手拿起沙发里的一本书看起来,心不在焉。

  未几,几个小炒便出现在厅中的餐桌上。菜碟里冒出的热气在风扇的吹佛下飘飘悠悠,宛如翩翩起舞的少女的裙幅。而她,身上系着一围花群,手上占满着油腻,额上依稀几滴汗珠,屹然一个家庭主妇;与平常在同学面前的千金小姐判若两人。我暗自窃笑,又不敢放肆,心想她毕竟是为招待我而大煞形象。

  “好啦,我们可以吃饭了,你一定很饿了吧?!”她解下围裙,在餐桌旁坐下。

  “S,还真看不出平日的千金会有如此动人的一面,真不好意思,把你逼下厨房。”我一半是玩笑,一半是认真。

  “算了罢!别把我作笑料。爸妈不在就不吃饭了吗?像你们男生连饭都不会做就值得颂扬?”她挑着饭碗,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朝她笑笑,没有多言。接下来,我们便埋头吃饭,气氛有点沉闷,只有箸子与碟子的碰击声。

  也许是第一次与女同学独处,且在一张桌子吃饭,挨得那么近;我有点莫名的惶恐。很快,我就吃完了,尽管,肚子一点也没有填饱。

  她非常利索的把饭后的桌子收拾了干净,递给我一瓶“健力宝”。然后就斜躺在沙发里,呆呆的望着我。透过她那近视眼镜,我觉得她眼光有点怪怪的。房间里很闷,几乎窒息。我不敢正视她,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至少,超越了普通同学的眼神。我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努力的寻找话题,终于:

  “S,学校补习课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有多少同学回到了学校。”打破了沉寂,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学校补习?”她仿佛如梦初醒。“没有这么快,还要几天呢?”“你说什么?”我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要补习,那我来干嘛!”我有点愤愤然,不能接受S的欺骗。

  “我想叫你来帮助我复习语文,担心你不来嘛。所以就。。。。。。”她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望着她,心一下就软了,也不哼声。房间里又变得寂静了,只剩下风扇转动的声音。

  不久,她轻轻的说:“我们出去逛街,好吗?”我望了她一眼,没有回答,默认了。

  于是,我们便在街上闲荡。年轻人的心情就像夏天的阵雨,来得突然,去得也迅速。很快,我们就把刚才的愉快忘得一干二净。她领着我逛书店,进录象厅,喝冷饮,尝街上的小吃。。。。。。时间就在我们的谈笑中悄然而逝。

  街边的路灯不知不觉已睁开了睡眼,散着悠悠的光芒。在她的提议下,我们走进了县城最好的一家影院。片名已经淡忘,只记得与爱情有关,情节较为感人。看到感人处,感觉到S的头依在了我的肩上。我的心在无名的颤动,脸上好象有虫子在蠕动。想将S的头移开,却没有勇气伸手,只好呆呆的坐着,望着宽银幕上晃动的影子,脑中一片空白。。。。。。幸运一切尽在黑暗中。

  从电影院出来,俩人都沉默少语,仿如犯了错的小孩。她提议去县城其他同学家里玩玩,我以时间已晚为由拒绝了。其实心灵深处藏着说不出也说不清的理由。

  回到她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我先冲完了澡,准备洗衣服。他跑过来抢过衣服就洗起来,全然不顾站在一旁红着脸的我。我只好怏怏的走开,打开电视机,躺在沙发上顾自欣赏。

  未几,她也冲完了澡,站在冲凉房门口。一件水红色睡衣恰到好处的裹在了身上,乌泽发亮的秀发很闲意的泻在睡衣上,象征少女魅力的两点欲隐欲现,宛如一朵出水的芙蓉。我傻眼了,心里隐约一种从没有过的躁动,有点菲菲然了。。。。。。

  “电视好看吗?”她提醒了我,我的脸唰的红遍了脖根,茫茫然不知所从。

  突然,我站起来,拿起书包要去学校。她挡住我,说:

  “你有毛病吗?这么晚去学校,学校没有开学,你去了也没有地方,你想挨老师的骂!”我无言,无奈的躺在沙发上,一副疲惫的样子。她要我去她房间睡觉,她睡她爸妈的房间,我赖在沙发上不动,告诉她睡沙发就行了。

  我闭上眼睛,不想见她,更不想说话。她大抵在我身旁坐了一会儿,欲言又止。然后,就关掉客厅灯光进入了她的房间。

  我睁开眼睛,望着厅顶上隐约晃动的掉扇,回忆今天她对我的一切,总觉得她有点别有用心,不是补课那么简单,但不敢往深处想,无法入睡。她并未成眠,卧室里的灯光透过门缝渗透出来,照在客厅的地面上,斑斑点点,如天上难以琢磨的星星。

  忽然,她卧室的门开了,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她轻轻的走到我跟前,将一张毛毯盖在我身上,俯下身在我的唇上轻吻了一下,便回到了她的房间。

  我睁大了眼睛,大脑模糊一片,耳跟发烧。。。也有一点莫名的渴望。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失眠了,在S的家里。

  而她,也似乎彻夜未眠,好象在写着什么,不时从房里传来沙沙的写字声。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便准备回家,因为学校没有开学。尽管,她想尽了办法,用尽了理由挽留我,我还是离开了她家。临走,她交给我一封信,说是一夜没睡所写的。

  我在回家的车上打开了信:

  。。。我没有办法,去控制想你,只想见见你。所以,趁爸妈出差的机会,编制了一个谎言,本想与你单独相处几个时日,留下美好的记忆。无奈你对我没有一点心意,在你眼中我只是你普通的同学,甚至害怕半点谣言。我没有资格要求你,只求你在回到学校后不要不睬我,将来无论在哪里能记起我就足够了。。。。。。

  我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物,第一次拥有了莫名的情感,泪珠在眼眶里蠕回。

  转眼,中学已经毕业。我进入了大学继续读书。而她,留在了县城,不久便参加了工作。世界太小,何况我与她生长在一个县城。前年回老家,在县城火车站广场遇到了她。我们相对无言,仿佛当年的夜晚。她已是为人之母,岁月的痕迹已经无情的印在了她的前额,难以连想起当晚的“出水芙蓉”。

  但是,那朦胧的情感,最初的心动却永远的留在了我心中。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诉说你的心情故事请这边
相关文章:
  • 悲哀
  • 无言的结局
  • 朦胧昙花情
  • 给G弦最后悲痛的文字
  • 那年那月
  •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 热力推荐: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硬件报价:货比三家
  • 供求信息:互动二手车市
  • 因为单身所以单身
  • 模特人体摄影有多美?
  • 女性网站指南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