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1月9日11:40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乱弹-->故事新编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悟空日记-离开紫霞的日子

萧萧0253(11月9日11: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一)

  那天下午,我犹豫了好久。我望着面前的金箍圈和手中的金箍棒。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和‘箍’字有缘?这完全背离了我离开花果山的初衷。

  我之所以从石头中蹦出来,就是因为周围的石质箍得我太紧了。我感受到了呼吸的艰难,我太难受了。

  刚出来那会儿,我果然很轻松:风和花,草和叶,天上的鸟,地上的松鼠...... 还有,还有猴群。我在树丛中腾越,我在猴群中叫嚣。我以为自己有绝对的自由。

  但时间一长,我就感觉天地间有一个更大的箍。这个箍我看不见。
  
  但它让风变幻,让花凋谢,天上的鸟儿坠落。

  我还看见老猴走向寂寥的密林深处,再也没有出来。

  我又感受到了呼吸的艰难,这一切让我难受。所以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我终于登上了木筏。

  我在苍茫的尘世学到了非凡的本领,我拿着金箍棒经历了风云岁月,我认识了你,紫霞!

  我原想用它破天碎地,横扫河海。

  我要花,永远都盛开;我要鸟,永远能飞翔。

  我要天真的,永远天真;我要喜欢的,永远喜欢。

  我差点就做到这些了,但是我毕竟没有做到。我得到了一个金箍圈。

  他们要我戴上它,心甘情愿地戴上它,去西天。

  金箍棒是我战斗的武器,我要用它争取自由。金箍圈是羁绊我的符咒,它让我失去自由。

  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反讽!

  我问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呢?为什么还不去死呢?我不是一只没有自由就不能再活的石猴吗?

  我在等待什么?我在留恋什么?我在倏忽之间领悟了自己。

  我惊觉自己已经不是石猴,我是有血有肉的。我是有灵魂的。有了灵魂的躯壳是不幸的。

  我终于戴上了金箍圈。我倒提着金箍棒。

  我要上路了,紫霞。

  我走在三藏,猪,沙丘的后面。我的脚步夸张而矫情。我装作快乐的吃着香蕉。

  更要命的是,我还不时回头,露出几个猴子的笑脸。“那个人的样子好奇怪啊!”“他好像一条狗啊!”听到这样的话,猪笑得肚皮乱颤。我没有笑。

  三藏说:悟空,我与你有师徒之缘。

  紫霞,我觉得,我觉得我们有夫妻之缘。

  (二)
  
  大漠黄沙,长河落日。映红了猪的肚皮。

  猪说:刚才你的样子,好无辜,好无助,好无奈啊!连我的猪心都要碎了。

  我被风尘迷住了双眼,没空搭理他。我看看疲惫的三藏,看看沉默的沙丘,看看故作幽默的猪,继续前进。

  我们不知道自己已经颠沛流离了多久,也不知道还要颠沛流离多久。

  我们的命运就是不断的流落。从一条大道到另一条大道,从一座城池到另一座城池,从一个妖洞到另一个妖洞......从此世到彼世。

  金箍圈预言了我的未来,我注定是寂寞的。我久久地抚摸它,想要将它取下,但是我没有能够。

  在高原上惨白的夜华里,在山川下苍茫的冰河边,我和猪大声地唱着老掉牙的歌谣。

  猪说:猴子,你和紫霞一起唱过歌吗?我说:自然唱过,我们唱的好听极了。

  猪难过地说:我没有和高小姐一起唱过。猴子,我唱的不好听吗?

  我说:你唱的好极了,好的象猪头一样。猪马上反击说:你唱的像臭猴子一样。

  我们不断地唱着,暂且将一切都忘记,让天地一时只剩下歌声。在歌声里,我们前进,继续。

  遇妖降妖,遇魔伏魔。但事实令我悲愤。

  三藏无数次地被劫走,我无数次竭尽全力去救他,最后当我要结果那妖魔时,就会有一个神仙出来。

  神仙说:那妖魔是他的坐骑。

  紫霞,每当我这时就想起了你,才能把金箍棒收回。我实在是很想一棒结果了它们。

  我已经忍耐了太久。这一次,我不想再忍了。

  我看了看三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看了看那个喝止我打死妖魔的神仙不容置疑的样子。

  我冷笑了一声。我一棒就敲了下去。

  一棒下去,落花流水,胸怀大畅。

  神仙说:你等着瞧吧!我说:你们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你们把自己的坐骑放出来,去折磨派出取经的凡人。你们真的以为这个游戏很好玩吗?你们为此哈哈大笑,得到了无穷的乐趣吗?

  神仙面色惨白,他说:你等着瞧吧。神仙把目光投向了三藏。

  猪突然说:猴子,我们就要有出头之日了,你这是何必呢?何苦呢?

  三藏说:悟空...... 我说:师父,你不要叫我悟空,我永远都悟不空。你叫我悟不空吧。

  紧箍咒响起。

  我被吊在蔚蓝的天空中,两棵树的中间。我不知道这两棵是不是菩提树。

  我晃晃脑袋,知道自己被剥夺了所有的法力。我闭上了眼睛。

  一个声音问:泼猴,你知罪吗?

  我轻蔑地笑道:我不知罪,不知道罪是什么。我在等待。

  我在等待下一个轮回。下一个五百年。

  (三)

  五百年又过去了。

  我睁开眼睛看四周,竟然有不少的猴子。我怀疑自己回到了花果山。

  但这里并不是花果山,而是杂技团。

  我们作巡回的演出。每一天,每一个地方,我们都作雷同的动作和表情。

  我们的任务就是惹人发笑。这个时代的人们好像自己都不会笑,都失去了笑的本能。一定要求助于它物。

  我甚至知道了这是一个‘悟空’大行其道的时代。悟空在电影里,在电视里频频出彩。人们为他欢呼。

  但我知道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他们欢呼的是那个法力无边的大英雄,不是我这只平凡的猴子。

  历史学家说悟空其实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我曾经也有不死的欲望,我现在也还有欲望。

  但是这个时代的人们,他们心中的欲望是不同的。但他们不管,也冠之以悟空的名字。

  我唯一的快乐,就是看到孩子们的欢叫。他们的欢叫单纯,热烈,朴素。我为他们表演时,丝毫不觉得厌倦。

  我还是很要强,我总是爬到最高的地方,作着最危险的动作。站在高高的钢丝上,我恍如云端。紫霞,我四面寻找你,东面的天,西面的天,但是都没有你的影子。

  紫霞,我失去了法力,不能再腾云驾雾了。我不能再驾着七彩祥云,穿着金甲圣衣来迎娶你。

  我现在就是一只平凡的猴子,我已经不是大英雄了。

  但我的身手依然矫健,我的笑容依旧苍凉,我相信你可以在千万只猴子中一眼认出我。

  也许,也许我还是大英雄。

  有一天,我忽然听到对面的房间有轻微的‘嘟嘟...’的声音。

  紫霞,是你的紫青宝剑在呼唤我吗?你就在附近吗?

  我越过了栏杆,穿过了荆棘丛,到了那个窗边,但是我看不见里面。‘嘟嘟...’的声音还在响着。

  我终于撞开了门。我失望了。

  里面没有紫青宝剑,也没有紫霞。一切都是我的幻觉。那个‘嘟嘟...’的声音只不过是一个电话在响。

  我明白了,我心中不死的欲望就是紫青宝剑,就是紫霞。她们时刻都在召唤我。我好失望啊!

  我再次失望的时候,有人在后面用什么东西狠狠地敲断了我的腿......

  我被出售了,一只断了腿的猴子是没有用处了。但是也未必。

  一个富翁买了我,用极高的价钱。富翁有一个笨笨的女儿,老是考试不及格。

  于是他买我,要他的女儿吃猴脑。据说人吃了猴脑会聪明许多,我早就听说了这件事。

  我被锁在一个铁笼里,在死之前我还有幸看了一段关于悟空的电视。原来富翁也是悟空迷。

  富翁看着电视里的悟空要和紫霞分离了,竟然也十分感动,他的眼圈红红的。他站起来,一手拿着榔头,一边还回头看电视,恋恋不舍的样子,看来他真的喜欢悟空。富翁对他女儿说:这是你吃的第5次猴脑,希望有效。

  我看了几眼电视。紫霞,我说了你不要生气,里面那个扮演你的人身材确实要好了那么一点点。

  我看了几眼榔头。突然想到一个人可以在崇拜一个偶像的同时悠然地敲开他的脑袋喝他的脑浆,这件事实在是太有趣了。我咧开嘴呵呵大笑起来。

  富翁过来说:这只猴子竟然懂的看电视,真是没买错。他的榔头重重的砸下来。

  我在意识空白的一刹那,诡秘地笑了一下,刚好被那个笨笨的女儿看到。不知怎么的,她忽然伤心地哭了起来。

  紫霞,我还是觉得,我们有夫妻的缘分。

  所以,我又要等待了。

  等待下一个轮回。

  下一个五百年。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你感动吗?不感动吗?
相关文章:
  • 才女管道昇的幸福生活
  • 悟空日记-离开紫霞的日子
  • 东邪西毒之春光乍泄版
  • 东邪西毒之夜叉乱弹
  • 热力推荐: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硬件报价:货比三家
  • 供求信息:互动二手车市
  • 因为单身所以单身
  • 模特人体摄影有多美?
  • 女性网站指南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网站导航-联系方法-广告服务-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