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心语-->在路上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天使之城

雨燕(11月20日9: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真想不到今年的雪会这样姗姗来迟,可是,毕竟还是来了,起初细细碎碎的,半遮着面。没多久便舒展开来,雪花不大,数量却极多,整齐划一,随着风的方向,如一面轻纱。外面传来哪个男孩子的欢呼,“下雪了!”雪夜里,声音格外嘹亮。

  在北国土生土长,却依旧掩饰不住每年对雪的欣喜,那一片片小精灵的汇聚就象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融在生活中,无雪的冬天,于我是不可想象的。

  一直觉得描述雪的词句总该是空灵的,可面对她的姿态,一句不够,两句不够,千言万语也成了一种贫乏。而莫泊桑却以其惯常的现实手法,婉转刻画。雪在他的笔下平实却又不失其飘渺的美。

  他这样说:“一道白絮帘幕朦朦落下,不断闪耀着光芒;它抹去了形体,在一切事物上铺了一层冰苔。城,笼在静静的冬里,一片寂静之中,只听见雪落下模糊、浮动而又难以名状的rustle(中文输入法中竟无法输入这两个字,形容细小的摩擦声,象声词)。这其实只是一种感觉,而不是声音;这些轻细微粒错杂而落,仿佛就要填满整个空间,覆遍整个世界。”想来许多在北国待过的人,都会有过这样聆听的感觉,这是一种雪的极致。

  而关于这样一种极致的回忆想来也该是美好的吧。

  记得生命中第一次被雪感动,应该是十一岁的时候。那一年的冬天,十分的心血来潮,被同学拉着晨起跑步。五点,天依旧是黑的,走出门外的时候,下了一夜的雪厚厚地铺了一层,司空见惯的景象,并没引起我太多的注意,开始跑步,与其说是跑步,不如说是闲逛。雪以其特有沉静,衬托着我们单纯的笑声,说过的话转成一团团雾气,飘散在空气里,一部分变成了睫毛和鬓发边儿的霜。

  大片大片的新雪,无人踏过,桔黄色的路灯贪婪地用光拥着这一切,而雪则在这样的光中,依稀染上一层关怀,却不失其本白,路灯下,如钻石,整整铺了一地,光芒四射,从来没想过雪的柔和也可以迸发出这样的霸道和璀灿。那一刻的欢喜与感动,已经不再是孩子气的对雪的玩闹,而是一种纯粹的心灵的触动,这种感觉从我十一岁那年,延续至今,大概也会延续我的一生。

  读过的书中,咏雪的诗不计其数,词藻堆砌中,雷同的美丽和浮华,令人混淆,印象反而模糊不清,到是几首调侃的咏雪诗,停留在记忆中,深深刻入脑海。记得有一篇小说,描写的是大学生的生活与爱情,初中时候的阅读理解能力使得记忆中情节的保留不完整,里面的那首打油诗却印象深刻:江上一笼统,井上一窟隆。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至今还能回想起当时略一思量后爆发的一阵大笑,那样忽兀,好在书痴的形象早已树立,我的反应也被家人视为正常的一种。这首诗描画的手法实在是诙谐幽默,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人忍俊不禁。

  而雪对爱情更是一项大的贡献,飘落的雪中,携着爱情漫步,两颗心因雪的缘故,变得那样的帖近而纯净。牵着的手融化着共同的热情,雾气慢慢升至双眼,晶莹明亮,如光般穿透了时间和空间,唇冰凉而湿润,衬着冬的凛洌,显得格外的性感,雪娴静的笑着,慢慢围绕,顺着衣襟缓缓滑落。那一刻,雪是有着生命的,顺着身体抚过,如激情过后的叹息,轻而柔媚。

  仔细想来,雪最实际的作用其实是用来覆盖尘埃、细菌,给大地一冬的滋润。而整个社会的虚名浮利,使得浮躁如尘埃般占据着人的心灵。面对着雪的沉静,不知不觉中,心亦慢慢地升华,得以片刻的宁静详和。

  莫泊桑感觉雪就象是棉花雨,而这些缓缓飘落的洁白,在我的心中更象是一个个纯净心灵的天使,飞向各个角落,安抚着所有的疲惫,给予宝贵的休养生息,也正是她们,造就了整座整座的天使之城。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点评这篇文章请这边
相关文章:
  • 雪·童年·白桦林
  • 生生死死
  • 姜汤
  • 天使之城
  • 苍茫来时路
  • 流放回来
  • 我和上帝在厕所相遇
  • 热力推荐:
  • 8元惊喜价正版VCD
  •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影片全揭幕
  • 硬件报价站:为你省大钱
  • 你敢说没穿过牛仔
  • 塑造完美身段
  • 流行通告板
  • 关闭窗口

    合作伙伴: 南方日报 南方周末 南方都市报 解放日报网络版 中央电视台 凤凰卫视 计算机应用文摘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网站导航-联系方法-广告服务-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