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心语-->风花雪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婚礼

风若兮(11月23日17: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从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呻吟着,缓缓地睁开眼。还是一片漆黑。

  黑色浓重的床毯床罩,黑丝绒的厚窗帘,黑色吊带的真丝睡衣......全是黑色的一片,除了那墙,还是原来的浅绿色,淡悠悠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屋里变得那么多黑色了?那是认识他不久吧,因为他喜欢黑色,所以,跟着他喜欢起黑色来,现在,却发现原来黑色是最适合自己的颜色,那神秘又伤感的黑。

  混沌的脑袋慢慢开始清醒,按了一下床头的音响遥控器,让轻悠的音乐流泄了一地。慵懒的随手抓起莹光闹钟,居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为什么还是这么黑呢?轻叹一声,从床上起身,赤着纤白的小足,踏在黑色地毯上,慢慢地挪向窗边,掀起那厚重的黑丝绒窗帘,一缕残冬的阳光从缝中探入,有些苍白,却仍亮得刺目,让她有些晕眩,一时难已适应。禁不住皱起了眉,闭上眼睛。靠在窗边良久,才想起,今天有个婚礼。

  淡淡地笑着,走到了浴室的落地镜前,缓缓地褪下了身上唯一的遮蔽,那件他最喜欢的黑真丝睡衣,看着镜中的女人,细密黑亮的长发有些凌乱地披在颈间和背后,白晰娇柔的肌肤,纤细的腰身,夜不安眠让她的脸显得有些憔悴,却更显得柔弱诱人。她慢慢地抬起手,纤纤手指轻轻地抚过自己的全身,让肌肤映出一丝红晕。幽幽地叹息着。这是一个怎样美的躯体,曾让他为之倾倒,为之疯狂。拿起一瓶香水倾入少许进浴缸,那是他最喜欢的BURBERRY,也是她最喜欢的。让温水冲洗着自己,细密的水流让她有些气闷,又想起他曾经狂热的吻,那紧紧地拥抱,同样的,让她喘不过气。还是镜中的女人,浴水而出,依旧美丽,眼中带着迷离,轻轻的撩起一旁黑色的浴巾,拭干身上的水珠,一丝不挂地回到房中。打开衣橱,那是一套黑色的礼服,黑缎的礼服,贴身而制,美丽,高贵,性感,娇艳。他亲手设计的,说是给她结婚的礼物,他以为会看到世界上最美的的新娘,是啊,最美丽的新娘,女人脸上漾起幸福的笑容。

  轻轻地拉起黑色靴子的拉链,直起腰,往门里看了一眼,还是黑色的,让音乐在屋里响着吧,拉上了门,把黑色锁在里面。

  幽谷工作室,女孩在那里有一个专门的化妆师,他曾告诉女孩,如果,她要结婚,会把她装扮成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推门而入,迎上来的,是熟悉的笑颜,一如既往的不多话:“今天要什么感觉?”“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回一个淡淡地笑,女孩轻启朱唇。

  化妆师一愣,却没有说什么,开始为她化妆。淡淡的粉底,淡淡的胭脂,淡淡的唇彩,简单地勾勒。将头发挽成一个髻,垂下几缕散散却不凌乱的腻在颈间,衬着嫩白的肌肤,余下的披在肩上,镜中出现了一个美丽又冷艳的女子。她盈盈对化妆师一笑:“你最懂我的,谢谢。”在去婚礼的路上,还是有些冷的,冬的寒意侵袭的那个娇小的女子,尤其是跨出带着暖气的车,将戴着黑纱手套的手搭在同行人的手上,清冷的空气让她打了个寒颤。缓步走入大厅,她的美丽成功的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浅笑着,看到了他。他正从楼梯下来,还是一样傲气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扫过所有人,她相信他看到了自己,因为,那眼神忽然显得有些凌乱,有些迷离,一如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空寂的心里忽然有些暖意。

  然后,她看到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女孩子,同他一起慢慢走下来,穿着白色的婚纱,偎在他的身边,象她经常做的那样,把手伸进他的臂弯,幸福地笑着,周围,响起婚礼进行曲。

  是的,这是一场婚礼,她爱的人的婚礼,新娘却不是她。她来了,只因为他说:“我希望你能来,真的,希望你能来祝福我们......”。于是,她来了,带着笑意,来参加爱人的婚礼。

  浅笑着,看着新郎带着新娘走向大厅,在宾客中周旋,每个人手里都执着那晶莹透明的酒杯,互相寒喧着,喜气洋洋,她忽然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哪里,这里没有多少人是她认识的,她从来都不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认识的,只是他的几个好朋友,而现在,正帮着他在应酬宾客,人太多。她知道他交际广,却也没想到广到这种程度,这幢本就大的别墅竟是满满的人。谢绝了好几个想邀她跳舞的年轻男孩子,恍恍惚惚地移到了角落里,那里有她亲手种的一盆花,一盆黑色的郁金香,看着众人的喧哗,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新娘子,那是一个很高很瘦的女孩子,看起来不是很美,但有一种很精神的感觉,不象自己,成天懒洋洋地,她自嘲地笑笑。

  她看到他走了过来,很熟悉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一直很平静的心忽然又跳了起来,一下,一下,一下,越来越急促,抬头,微笑,她的笑一直让他眩惑,她知道,果然,看到了他眼中的迷离和疼惜。“你来了?”“是的,我来了,新婚快乐,新娘子很漂亮!”低低柔柔的嗓音,一如枕边的耳语。

  “今天你很漂亮。”他轻轻的执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印下柔柔一吻。“你的手好冰。”紧紧的将温暖的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上面。

  “是的,我知道。”“你是今天这里最漂亮的女孩”。他的眼神复杂,有着矛盾,有着歉意,是的,他看出了她微笑背后的伤痛,看出了她眼神中的柔弱和无助。“或许,我不该叫你来。”话音未落,身后一阵香风,那个孤独的新娘,不解地看着两个人,不语。他笑了,笑得很苦涩:“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就象我的小妹子一样。”转头对着女孩:“今天开始她就是你的大嫂啦!”女孩笑了,笑得那样高贵傲气,伸出一只手:“大嫂你好啊,今天好漂亮。”新娘脸上一闪即逝的复杂神色,随即释然.也伸出手去与她相握,对她微笑,然后顾不上说话,就转头对他说:“爸爸叫你过去。”将他拖离她的身边。

  女孩看到了他脸上的欲言又止,忽然笑了。看着他在人群中应酬,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往嘴里灌酒,看着他对新娘噜嗦的不耐,又笑了。他和新娘都是高高瘦瘦的样子,包括自己,想起三年辛苦的爱情长跑,大概太累了,所以胖不起来。还是笑了,笑得眼中都有了泪意。笑着,女孩就有了离去的冲动,径自走向他,脸上是平静的浅笑,柔柔的嗓音在微醉的他耳边响起:“大哥,我要走了。”看到他的愕然,“不吻我一下吗?告别礼啊。”在他俯身吻向她的额头时,她忽然抬起头,将唇迎向他,轻轻的,温馨的感觉刷过两人的唇,女孩子绝美的脸上显出轻轻地笑意,转身向门外走去,在跨过门槛的一瞬,回过头,看见他高高瘦瘦的人隐没在人群中。懒懒地摘下中指那个黑钻戒指,一扬手,让它消失在黑色的夜空中,那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深夜,在一个单身女子的房间里,黑色笼罩着一切,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床,黑色的窗帘。幽幽暗暗的灯光胆怯地亮着,落地音响空灵的乐声在屋里流泻,一个穿着黑色睡衣的女孩,在窗台边,浅浅地笑着,很静,很静谧的感觉,娄着窗外的梧桐叶,一片一片,枯黄地在寒风中飞舞,一片,一片,一片,又一片......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点评这篇文章请这边
相关文章:
  • 东邪西毒(残梦桃花篇)
  • 思凡(幽谷绝恋)
  • 思凡(幽谷绝恋)(二)
  • 深爱虞姬的霸王(情到深处篇)
  • 婚礼
  • 黑发如云
  • 如果相遇很美丽
  • 左右为难
  • 热力推荐:
  • 8元惊喜价正版VCD
  •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影片全揭幕
  • 硬件报价站:为你省大钱
  • 你敢说没穿过牛仔
  • 塑造完美身段
  • 流行通告板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