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聚光灯-->冷眼观潮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七十年代的人看韩寒

fljc@BJ(12月11日12: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看新闻才知道韩寒成了一种现象。

  他写的《三重门》我在书店里翻看了一回,可以说我很喜欢他。

  一直以来中国的教育都是直指一个结论,希望学子们不走任何弯路达到前人的圣地,包括被某些人指称冷漠、自私的我们仍是走的这样一条求学之路。到了韩寒他们仍是这样走着,却走出了很特例,这是件好事,是对现行教育的挑战。

  说韩寒是偶然成功也好,成功的偶然性也罢,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是写不出这种偶然来,更遭遇不到如此的偶然性的。

  以我之见,文学毕竟不是用来哗众取宠的,众人也不省油的灯。张若虚以一篇冠首,谁能评其为偶然?韩寒的确还是个刚刚起步的年轻人,他的种种狂都是年轻人的特质,所以不能因为这些,因为他有的成就就要求他象个儒士般的待人,也不要因为他的年轻,而对他的成功持怀疑态度。

  文学被大众接受,最本质的还是在其内容的,不然那些大腕们出书就会屡遭非议了。

  再说韩寒的傲气。我记得读书年代也得过这样那样的奖,当然不会有韩寒这么出名,心里也是高兴得发狂的,面对同学老师家长的时候少了了轻言细语国家、民族以及种种的感激,再则一定要好好读书云云,心里却是大为不服的,走路也不禁会飞扬一些,笑容也不禁会灿烂些,受到批评却比平时更觉得不好消受。形式主义被我们批评着,也被我们很好的利用着。

  与韩寒一同被列为现象的,还有一种和计算机打交道的孩子吧,名字不记得了,只知道是个乖孩子,接受了录取通知书,并说要好好读书,努力向上,会少和计算机打交道之类,实在的,听乖孩子这些话有些亲切又有些心酸;韩寒却是一幅不屑的样子,言语之下让人浑身长刺却又觉得痛快淋漓。

  他确是有些不懂事的样子,确是说话没有约束,但又怎么样呢?在有人用名声买名学府席位的同时,一个小孩子能弱视这些,他的想法,我们真能掌握吗?

  再想想。我们叫教育改革叫了多少年了?北大怎么样,清华怎么样?制度不好好的改,再高的门槛也只是用教条垒建上去的。韩寒只是表现了一下他的不屑,我们何苦用那些高帽子去给他戴?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想想,教育制度的改革哪里是一句"任重道远"可以搪塞的?

  学校是一个引导学习的地方,社会才是真正的课堂,韩寒入不入学只是形式上的问题,无须大作文章。至于他态度上的偏击,自然会在生活中得到磨炼。

  不要轻易提宽容,那是一种上而下的姿态。他们所没有的经验,我们有,同时他们没有历史的重负,他们的激情他们的视野他们的眼光都是独特的,这些我们没有。我相信尊重理解和好好的交流。

  在其位的人不能给教育一个立杆见影的特效,倒不如放下韩寒让他走,在贫困生的入学问题上多费些心思吧。

  

 有话要说这边请
相关文章:
  • 七十年代的人看韩寒
  • 请宽容韩寒
  • 文学中的兴奋剂:韩寒、卫慧和王朔
  • “大话”的时代
  • 热力推荐:
  • 上人大网校 拿大学文凭
  • 买你想要的便宜货
  • VCD5元惊喜价
  • 蓝调仔秀走进千年
  • 爱恋百分百
  • 拆解男人帮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