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网络&文学-->e形文学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在泡沫上舞蹈(8)

(12月12日17:40)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自从公司被炒掉了一干“叛乱分子”之后,罗亭的威信倒是空前高大了起来,大家都明显开始对罗亭卖起帐来,一些新进的员工更是“主编长”、“经理短”地跟在他后头,有时候安然会怀疑,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也“享受”到了和自己相同的待遇,但是又真的不敢肯定。不过,安然还是常常接触到罗亭向自己投来的若有若无的目光,而这种目光正一天又一天的使安然坚信,他的心里,的确有着自己。  
  
  又是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夜,下班后的安然照例留在办公室里处理一些未完的杂务,罗亭忽然跑来对安然说,“小安,今天晚上我有些文章想要你帮忙编辑一下,不知道你是否有空?”“哦,没问题,你把文章给我吧。”安然随口就应承了下来。 
  
  “是这样的,这些文章我没带在身边,全都在我家的电脑里,你能不能……到我家去帮忙编辑一下呢?”罗亭的口气忽然软下来,还朝安然歉意地笑笑。  
  
  安然的头脑却“咯噔”一下,去他家?安然的脑中猛然闪过一些小说和电影的情节,但是安然即刻又摇摇头,罗亭都结婚了,孩子又那么小,就算他对自己有点什么,怕也不至于如此直接吧?想到这里,安然便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啊”,罗亭满意地笑了起来,然后对安然说,“我先去拿车,你到大门口等我。”就走了出去,也不知道他是否留意到安然脸上滞留的一丝尴尬,估计他是没有。  
  
  再次坐在罗亭豪华的别克轿车里,安然没有上次那么局促,车窗外正下着瓢泼大雨,车里却是一派暖意。两人依然没有说很多的话,安然有些茫然地看着窗外流过灯和人,雨夜的一切都是朦胧而暧昧的,一如罗亭镜片后面的闪烁不定的眼神,汽车的音响里依然播放着迷人的大自然的声音,听着听着,不知怎的,安然竟然睡着了。好久没有在别人温暖地注视与呵护下安心地睡过了,罗亭的别克轿车忽然如此强烈地给了安然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在他到家推醒安然的那一刻,安然真想就这么睡一辈子不再醒来。  
  
  罗亭的家住在西郊一个著名的住宅区内,在如此冰冷的雨夜,安然倒也无法感受到报纸所宣传的那种风景如画,只是有些忐忑地等着罗亭领自己进门,安然甚至想好了如何称呼素未谋面的罗太太,但安然没有料到的是,那一天,罗亭家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在留意到罗亭家根本没人的局面后,安然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明显地不自然起来,许多关于诸如此类、等等等等的传说蓦地在安然脑海中清晰起来,安然楞楞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其实自己也不是不喜欢罗亭的,可是,可是……
    
  罗亭似乎并未留意到安然僵硬的面部肌肉,他仍然神情自若地去替安然端茶倒水,还帮安然削了一个苹果!
    
  “小安啊”,罗亭一边咬着苹果一边说,“公司这次发生的事情其实对你来说真是个教训呢,你以后做人一定要小心才是。知道么?”“主编,我知道了。”安然诺诺地点头。
  
  “小安,不是我说你,你年龄也不算小了,怎么还是如此幼稚和轻信人呢,是不是生性如此啊?”罗亭笑吟吟地问道。  
  
  “这个……我,我不知道。”安然局促地答道,吃不准罗亭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  
  
  “你不知道?那好吧,我这个人会看一点手相,你把手伸出来,让你罗大哥帮你看看。”“啊”,安然呆了呆,看手相?天!感觉是安然读书时候男追女的最烂招数呢!不过,想归想,在罗亭看似慈善的笑容笼罩下,安然还是犹疑地伸出右手来。 
  
  “让我好好看看小安妹妹的手相。”罗亭嘴里咕嘟了一句,就一把接过了安然的手。  
  
  “恩,小安妹妹你的掌纹非常清晰,命相很好,你的生命线……”
  罗亭后来还说了些什么,安然现在想起来真是一点也记不清了,安然只记得当时自己小小的手掌握在罗亭又大又厚的手心里,一黑一白煞是有趣。虽然罗亭口里正滔滔不绝地说着手相,可安然还是觉得他握着安然的手势越来越紧,紧到安然不得不偷偷向外抽了一抽。  
  
  安然的手稍微一动,罗亭立刻就发觉了,他猛地呵呵笑起来,然后把安然的手归放到膝头,说,“好好好,我们也闲聊了不少,该开始干活了。”罗亭说着就起身去开了写字台的灯,然后招呼安然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安然看错了,安然发现罗亭转身的那一刹那,神情似乎有些愠怒。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飞快,罗亭要编辑的稿子内容并不多,安然定下心来慢慢用心去改,没到一个小时就弄好了。安然把编辑完的稿子存在指定的目录下,然后对罗亭说,“不早了,我还是回去吧。”“好啊,这就打算回去啦?”罗亭干笑着应了一声。“太晚了,我不想打扰你休息。”安然轻轻地说道。“好吧,好吧,让我换件衣服送你回去。”罗亭说着就走到里屋去拿衣服,看着他乐呵呵的样子,安然忽然有些恍惚起来,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的不真实,或许是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离谱,自己神经太敏感了吧。
    
  夜里的车开得飞快,不到半小时,竟然就横跨了整个上海,快到家的时候,罗亭忽然又语重心长地告诫安然,“小安,以后遇到事情要多长个心眼才是啊,每个人对你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几乎都是有原因的,你要多想想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说、那么做,然后该顺着的就顺着,不想顺着的就把话和事情尽量引到自己想要的道路上去,明白吗?”
  “恩,主编,我明白了。”看出罗亭说的的确是他的肺腑之言,安然连忙感激地点了点头。这个年头,能像罗亭这么直率地来点拨自己的人也实在不多了,想到这一点,安然又后悔自己方才的思想,竟然会把事情朝那种肮脏的地方去想,主编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这么想可真是不应该啊!
  
  然而,不知为什么,安然心里还是执拗地觉得,罗亭最后的话似乎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但自己已不愿意再去多想。
  
  
  

·在泡沫上舞蹈
·在泡沫上舞蹈(1)
·在泡沫上舞蹈(2、3)
·在泡沫上舞蹈(4、5)
·在泡沫上舞蹈(6、7)
·在泡沫上舞蹈(8)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你经历或者想象过这样的网络业界生活吗?
相关文章:
  • 在泡沫上舞蹈(8)
  • 长发女孩
  • 死无葬身之地
  • 历史小说:东厂故事
  • 热力推荐:
  • 上人大网校 拿大学文凭
  • 买你想要的便宜货
  • VCD5元惊喜价
  • 蓝调仔秀走进千年
  • 爱恋百分百
  • 拆解男人帮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0